云狐不归

【周叶】Fate/gamble of degraded products(二)

※我流架空fate背景,有二设

※servant周Xmaster叶

※一定要看的预警→

※中二的不是我,是fate

 

 

 

 

 

 

 

 

利比昂家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中世纪,这个庞大的魔术家族有着自己的一套生存规则,年代久远的城堡中仆人们统一穿着深色的制服,来去匆匆。

 

而如今这座压抑又顽固的老旧城堡里飘扬起猩红的亮色,那颜色如同最伟大画家笔下的恩赐,他们用这样浓烈又高贵的颜色去点缀舞女的裙摆,教堂的屋顶和王的披风,时间和风沙也只能在他脚下匍匐称臣。

 

那是一位王。

 

直面周泽楷的叶修脑中唯有这样一个念头。

 

初冬苍白的月色下,叶修看清了英灵的眉眼,原来传说中轮回的王,不破的壁垒,居然是如此英俊又年轻的人。

 

确实啊,毕竟历史上周泽楷死的时候,不过二十三岁。

 

 

 

Archer,周泽楷,轮回之王,不破的壁垒,重重荣耀加于他一身,传说中轮回与三国接壤,因为地域环境和人文原因,这个国家的国力一直不算强盛,甚至后来被邻国借口发动战争,连国王也战死其中。

 

而周泽楷就是那时候,接过代表轮回的白蔷薇旗帜,那时候他不过十五岁,却率领轮回取得胜利,将敌人打得溃不成军,签订了历史上有名的亚特兰蒂斯协议,为轮回换来百年安宁。

 

而就如同他生来就是为了拯救轮回那样,在亚特兰蒂斯协议签订的次年,这位传奇的王便病逝在自己的宫殿。

 

如今,借由圣杯的力量和叶修的魔力,周泽楷出现在距离轮回数百年的未来。

 

就在周泽楷出现的那一瞬间,澎湃的魔力触动了利比昂的防御魔术,花园里所有花草树木在一瞬间全数枯萎死去,就连栖息之上的蝴蝶没能逃开,它们的生命力汇聚成魔法阵的源头,赤红的魔法阵在叶修和周泽楷脚下长出獠牙。

 

根本无需多言,以花园为场地的巨型魔法阵,能够绞杀所有踏进来的不速之客。

 

古旧的城堡外墙几乎是同时展开天衣无缝的防御魔术,从叶修这里看过去,那些阴影中的窗口晃动着怨毒的目光,冷冷看着花园中的将死之人。

 

赤红的光芒落在叶修的皮肤上引起实质的刺痛,无论是因为偷盗圣遗物还是擅自召唤从者,利比昂今天都不可能让他活着走出这里,针对叶修的杀招来得又快又准,直指他的咽喉。

 

叶修的脑内飞快地计算自己的退路,突发情况让他准备的不少东西都派不上用场,死了就一切都结束了,他绝不接受这样荒谬的结局……

 

然而不等叶修做什么,突然一簇亮光飞上夜空,即使是渐盛的赤红颜色都不嫩掩盖它的光辉,叶修转身,正看见手持长弓的周泽楷。

 

那簇光芒升上夜空,在最高处裂为三瓣,它们从高空气势汹汹地俯冲而下,分裂再分裂,最终如同一张铺天盖地的繁星之网,此时叶修才看清那根本不是什么光芒,而是魔力充盈的箭矢,它们的目标正是自己脚下的魔法阵。

 

“抱歉。”

 

周泽楷冲到叶修身边时只小声地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便直接将人拦腰扛了起来,他身上穿着繁复又正式的宫廷礼装,叶修在英灵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周泽楷肩上的的硬物装饰重重撞上他的腹部,简直不亚于被人捣了一拳。

 

叶修眼前一黑,一句脏话差点脱口而出,好在他还记得此时情况危急,干脆地俯下身抓住周泽楷的背部。

 

从天而降的箭矢将魔法阵撕得粉碎,冲击造成的爆炸扬起烟尘和火焰,利比昂引以为傲的蕴含着悠久历史的花园终于被完全毁去。

 

叶修紧紧闭上眼睛低着头,他甚至能感觉到砂砾划过自己的颈项,在下坠的失重感中,唯有他依靠着的人还有活着的温热错觉。

 

 

 

“欢迎下次再来。”

 

伴随着导购小姐甜美的送行,叶修拎着购物袋走出服装店,被他嘱咐站在角落的周泽楷身边围着三四个女孩,没办法,他那身打扮加上那张脸,想不引起注意都难。

 

“小哥哥,你cos的是什么角色啊?”

 

“今天是有舞台剧还是出外景啊?”

 

“小哥哥给个微博呗,互粉了解一下。”

 

女孩们不知道周泽楷的身份,只当他是个帅气的coser,围着他叽叽喳喳想要搭话,周泽楷的脸憋得通红,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最后好在叶修及时解围,将人带到了僻静的小巷中,他将刚买来的羽绒服扔给周泽楷。

 

好歹将那身显眼的红披风换了下来,周泽楷将羽绒服的领口拢住,帽子边缘的白色绒毛软软地簇拥着他的脸颊,叶修选衣服的品味实在只能用普通人来形容,但这也架不住周泽楷长得好看,羽绒服遮住了青年华贵的礼服,脱离了战斗的周泽楷没了那股锐利的杀气,看上去仿佛真的只是个普通人。

 

 “如果是不想引起注意的话,我可以灵体化。”周泽楷犹豫片刻,还是提出了建议。

 

灵体化,也就是在非战斗情况下,从者是可以让自己如同隐身一般不被普通人察觉,叶修摇摇头,说:“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的么?”

 

通常的从者召唤后,master和servant会对彼此有一个简单的了解,但当时他们面对利比昂的魔法阵,逃命都还嫌来不及,何况谈话?

 

小巷空荡荡的,唯有巷口有一盏惨白的路灯,叶修看见面前的周泽楷,青年低下头开始认真思索,鸦羽一般的睫毛在眼睑投下浓厚的阴影。

 

传说中的轮回之王百战百胜,严于律己,他几乎将自己活成一位神明,叶修没想到这样一个人私下居然如此腼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可见历史这种东西,还是要亲眼所见才是真实。

 

“你是谁?”

 

叶修举起自己的右手,鲜红的令咒在叶修的手背上勾勒出简单又抽象的花形,如果有人事先对轮回的历史有所研究就能轻易认出,叶修手背上正是轮回的国徽,盛开到极致的白蔷薇。

 

“你的master,我叫叶修。”

 

听到叶修的回答,周泽楷的眼睫微微颤动着,那是独属于master的,能令servant无条件服从的三道圣痕。

 

没有比这更有力的证据了,周泽楷默认般再次低下头,叶修还是第一次和他这样的人打交道,不善言语到这种地步实在是让人有些为难。

 

初冬的风来回穿过两人之间尴尬的距离,叶修将烟头扔在地上,一脚将火星踩灭,他做结束语一般开口:“先离开这里吧,利比昂的人不会轻易放过我们。”

 

叶修说这句话的时候状似无意扫过周泽楷,他用了“我们”,将两个人放在同一个立场,而周泽楷只是点点头,似乎并没有对此产生意见。

 

几百年前的人都这么难沟通么?叶修率先走出小巷,他回忆自己所知不多的轮回历史,这位王明明如同圣人一般,他成为英灵……

 

成为英灵?

 

叶修突然停下脚步,他转过身,被迫也停下脚步的周泽楷眼里的纯然的迷惑。

 

周泽楷身上有着让叶修看不懂的东西,他同时拥有王的威严和孩子的涩然,按理来说一个历经战争的人不该有着这样的矛盾。

 

难得的,叶修对眼前的人产生了好奇心,如果周泽楷如同传言般几乎活成了圣人,那么——

 

“你参加圣杯战争想要实现的愿望是什么?”

 

叶修没想到的是,听到这个问题周泽楷没有惊讶没有迟疑,仿佛这个答案已经在他心中徘徊过千万次,隔着数百年时光也能听到声声回响。

 

“我想再见到一个人。”

 

“再见到我的人间神明。”

 

 

 

 

 

 

 

 

 

 

 

 

TBC。

——————————————————————————

缓慢复健中……

想写的东西很多,所以节奏会比较慢,可以攒着看

评论(13)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