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妄想症系列】我爱你,和这个世界

※听完曲的絮絮叨叨

※献给雨狸,DELA以及所有staff的妄想症系列





妄想症系列完结的时候我萌生过为它写点什么的念头,但回头再看这个系列,又觉得故事非常完整,有种无从下笔的挫败感,遂搁置。


而前不久,有朋友问我,加害者和守护者你喜欢谁呢?


我第一次认真地回忆妄想症系列里的每一个人物,然后说。


我还挺喜欢泠珞的。


那个冲破重重妄想梦境回到现实的姑娘。



 

眼睛所见即为真实么?



 

我曾经有过一次很可怕的错觉。


那是夏天的中午,我乘公交回学校,我坐在车厢后方,就在很短的一瞬间,我看见车门旁的空地上出现了一片树木光影。


非常漂亮的光影,带着暖意的阳光从树叶之间的缝隙落下,在车厢地面绘出一副岁月静好的美丽画卷。


可就那一瞬间,我被吓得在夏天出了冷汗。


公交车行驶在路中央,离路两旁的低矮树木都很远,以正午阳光的角度绝对不可能投影到车厢里,而公交车顶部也是完全密封的。


那么我看到的树木光影到底是从何而来?


以前微博上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脑洞,说我们时常在生活中听到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而转头身后却空空如也,那么会不会事实其实是这一切都是我们自己的梦境,而真实世界的我们可能是躺在病床上的无意识人,那一声声呼唤就是亲人的语言。


无厘头,却让人不敢细思。


因为我们都知道,起码在做梦的时候,不管里面的逻辑多么荒谬,不管那些画面多么模糊,我们都是相信并全身心投入其中的。


那么眼前所见的一切呢?是真实么?是相对于这个世界的我们的真实?还是相对于真实世界的我们的梦境?


如果真的落入重重妄想之中,溺亡的人还能握有呼救的意识么?



 

泠珞的妄想非常鲜艳,浓墨重彩。


那并不是个安稳的梦境,执刀的加害者,深爱的守护者,还有形如骸骨影影绰绰的零羽,起码在我看来前四重梦境里的泠珞是被迫坠落,就像死死扣在门上的四道锁,隔断了她和现实所有的联系,让她一个人在狭窄的道路上狂奔。


鲜活又苍白,闭上眼的时候仿佛被旋律拉进了故事里,害怕,慌乱,爱意,怀疑,被逼到绝路不甘的反噬,以及贯穿所有梦境里哽咽般的自卑与自责。


梦是现实的投影。


就像沉入浅海的人,一切真实都被冰冷海水挡在门外,只有耀眼的日光纵身跃下,在被重重扭曲后,仍然轻吻泠珞的眉尖。


她无法面对零羽离开的现实,所以她在加害者手下奋力逃避,她仍然怀着巨大的爱,所以她期待着与守护者的相遇,那些怪异而鲜艳如巨大花朵的梦境,这整个在现实与期待中不断被拉扯的中间位世界,都是她所创造的。


最伟大的造物主,最无力的受害者。



 

这是一场战争。


一场我和我的战争。



 

于是在铺天盖地的血色泼墨中,她睁开了眼睛。


我总是在想,那个时候的泠珞,多疼啊。



 

痛苦,是永恒的话题,也是最廉价的粗糙艺术。


那是每一个人怀抱着的不可言说的秘密,没有人能完全理解,没有人能完全接纳,有些人终其一生也只能背负着它踽踽独行,而有些人只能抱着膝头,看着它从手腕滚落,开出妖娆花朵。


它曾经于我而言只是白纸黑字里别人的嚎啕大哭,我看不懂,我也摸不透 ,我在一片痛哭流涕中漠然并以此为豪,直到那一天,我落入深渊。


详细描述太过困难,最后我所能将它概括的画面,大概就是我被相互拔起交错的石柱钉在半空之中,伤口从不愈合,所以一呼一吸都痛彻心扉。


而我想,泠珞所落入的地方,大概比我还要痛苦,地面上的人俯视之下,不过是不能触及的深渊,而于真正落下的人,方知什么是地狱。


我曾经问我的师姐,为什么有人不逃出来呢?


她说,因为他们已经被痛苦压得无法呼吸,何谈逃离。


留在原地固然痛苦,但人总是这么耐磨,反复折磨之下慢慢就学会向痛苦跪下臣服,以求得片刻安宁。


而选择从地狱之中,一步一步,一点一点,踏着刀尖,握着锋刃,淌着鲜血,踩着曾经自己的尸体回到人间。


那样的路光是想想,就让人胆怯。


清醒对泠珞来说并不是幸福,离开那些光影交叠的妄想对她而言意味着重新拾起残酷的现实,那些欺骗,抛弃,伤害和背叛都还深入骨髓,妄想如同鲜艳的鸡尾酒,麻痹了她所有触觉。


但她在梦中都还在被现实逼迫,爱终究打破了她对幻想的所有信任,生生将她撕扯下来。


五重空洞里我听到了她哭到无法呼吸的声音,一声一声,面对痛苦现实,面对离开的零羽,面对层层重叠的妄想。


而就在那一刻,泠珞在那一刻,选择了那条道路,选择亲手撕裂自己创造的蚕茧,选择在缝隙中挣扎着舒展翅膀。


就是那样的姑娘啊,她说自己胆小而有罪,她说她虚伪而无用,可她在睁开眼看到地狱般的现实的时候,选择了亲手将石柱扳断,将那些染着自己血液的粗糙岩石扔到一旁,踏上回归之路。


那么勇敢,那么坚强。


人,是软弱的生物,是会被许多许多痛苦打倒的生物,会一蹶不振,会嚎啕大哭,但这就是人啊。


和励志漫画里永远不会被打倒的主角是不一样的,但我始终认为,落入深渊,还能挣扎着回到人间,是比主角更伟大的奇迹。


落入痛苦的最深处,看过最黑暗的深夜,就算被枷锁死死锁住,仍然不放弃向黎明伸出的手。


如同从岩石之下破土而出的嫩芽,如同所有在最恶劣环境下挣扎求生的动物。


泠珞回到了现实,即使未来对她而言是注定的毁灭,她也纵身跃出。


而世界终究没有辜负她,她的爱,她的梦,再一次回到了她的怀里。


泠珞是值得被爱的,她值得被自己爱,那样努力回到现实的自己,最值得爱与被爱的自己。


这个世界还会对她施以锋利的刀剑和冰冷的叱责,可这个世界终究没有夺走她的根。


那是她赖以生存,支持着她呼吸生长的根,她还能去爱,就还能活下去。


她会从冰雪中破土而出,喧闹的绿色会对这个冷硬的世界宣战,携着笑,携着耀眼的红色,战马的马蹄重重踏下,整个世界都在震颤。


她还活着。


她回来了。







end。

评论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