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山海绘卷.雪中絮语

※山海绘卷番外,正文时间线后续

※夫诸周X乘黄叶

※老叶生日快乐!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那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梦里的一切都变得迟钝又模糊,周泽楷在白雪皑皑的天地间也能感受到春日阳光下的熟悉暖意。

 

他和江波涛并肩站在轮回的祠堂前,今天是轮回第一任家主的忌日,作为家主的周泽楷自然需要负责繁琐的祭祀流程。

 

在梦里周泽楷的记忆被打得粉碎,他模模糊糊想不起自己和江波涛究竟为什么留在祠堂,短暂的热闹之后祠堂重归长眠的寂静,檀香的味道在人鼻尖轻轻绕过,片刻后便消散。

 

门外的雪也安静得很,江波涛最后确认一切无误后,转身准备离开,周泽楷跟在他身后,走了几步,又回过头去望。

 

轮回第一任家主算是一位勤勉而没有什么天赋的妖类,或者该说到周泽楷之前的几任轮回家主都是这样的人,他们仅仅能护住轮回,却再难进一步,于是轮回的长老们才孤注一掷,培养了周泽楷。

 

江波涛发现身后的人突然停下,他站在门槛前,回头问:“怎么了?”

 

周泽楷摇摇头,江波涛笑笑,又问:“想知道家主们的事?有人记着的,我记得你的书房里还能找到,或者你想到陵墓里去看看?”

 

轮回的家主们都葬在山巅的某处,在白雪中安然沉睡。

 

这句话触动了周泽楷某种思绪,他问:“家主们都要葬在那么?”

 

“按以前的传统是一贯如此。”江波涛思索片刻,他心思敏锐又善测人心,“小周你……是不喜欢那儿么?”

 

“不是。”

 

周泽楷转过身,跨过高高的门槛,门外的雪已经积得很厚了,谁也看不见雪下本来是什么模样。

 

“我死后,不要入陵墓,将我葬在山腰就行。”

 

轮回山顶常年积雪,山腰却是一派春暖景和,长长的石阶从山麓到山巅,就像从夏炎步入冬寒。

 

“为何?”

 

飞雪落在周泽楷的睫毛,如同软软的绒羽,他望着天边,目光却像越过山海飞到那个人身边:“我可能没办法活着等到叶修回来。”

 

“轮回山顶的雪太大,他若是在我死后才来,隔着厚厚的积雪,我如何才能看到他。”

 

死后还有什么呢?魂魄?骨肉?思念?周泽楷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无理和幼稚,他们若是隔在生死两端,那么一层积雪又算什么呢?

 

但他总是忍不住,如若生前等不到那个人归来,那么死后就算只剩白骨,也想离他更近一些。

 

黄土将他深深掩埋,永远沉眠在通往轮回的路上,那个人活着,便一定会归来。

 

他若是死了,忘川茫茫,周泽楷也总能找到他。

 

 

 

周泽楷是被脸颊旁边的布料滑动弄醒的,丝质柔软,沾染了体温,让他恍惚间以为是那个人的手。

 

“吵到你了?”叶修俯下身,他的手指拂过周泽楷的头发,将半梦半醒的人好不容易挣扎着冒出芽的那点起床念头尽数抹去,窗外还在下着雪,天光暗沉,周泽楷干脆伸出双手,正好将靠坐在床头的叶修抱个满怀,他耍赖般地将头埋在叶修的腰际,被抱的人也不恼,叶修轻笑,那声音打着转落进周泽楷耳中,“做梦了?”

 

“梦到……陵墓……”周泽楷含糊不清地说着,还未等叶修听到他接下来说什么,周泽楷便将脸一埋,再次坠入梦乡。

 

感受到另一个人逐渐安宁的呼吸,叶修愣了片刻,屋子里烧着暖炉,他只穿着单衣也感受不到寒意。

 

叶修将手放在周泽楷的后颈,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他大概知道周泽楷梦到什么了。

 

那还是他刚回来第二天,周泽楷忙于公务,怕他一个人呆着无聊,便让江波涛领着他在轮回四处转转,路过祠堂的时候,江波涛便将这件事同叶修说了。

 

那一刻叶修仿佛回到了从即翼山猛然坠落的时候,但这一次在崖底等着他的却不在是怪石嶙峋的地面,而是周泽楷温暖又结实的怀抱,牢牢地将他接住。

 

妖的一生多长啊,但那个人却还是怕在如此漫长的岁月里等不到他,就连死去也要固执地等在叶修归来的路旁。

 

叶修突然有种冲动,想去问问周泽楷,如果他早已预见到如此遥遥无期的未来,那当初为什么还执意陪着他踏上那样的道路。

 

“你会璀璨如星辰,而我会成为拥抱你的天空。”

 

但叶修明白,周泽楷早已给了他答案。

 

他宁愿与轮回无尽的雪一同停留在原地,也不愿叶修在启程的时候从他眼中看到一丝一毫的担忧和恐慌。

 

于是那样的等待变得平静而永恒,仿佛这是和呼吸一样自然而不可缺少的东西,没有悲伤,没有愤怒,只有源源不断的思念,让叶修的心紧紧揪起来。

 

他也说不清是什么样的心情,就像亡魂浸透在忘川水中,明明冰冷刺骨,却因为深知这是通向生的道路而温暖明亮。

 

“那他该做一个大一点的棺材。”

 

“嗯?”江波涛疑惑。

 

“做一个大一点的棺材,大概这么大。”叶修张开双臂,“能让两个人并排躺下。”

 

“生若不能同归,至少死后能同穴。”

 

叶修想,若是那时候他还活着,便躺在周泽楷的身边,他本就是失了半身血肉的家伙,自然没资格嫌弃周泽楷已经化为白骨的尸骸。

 

叶修还可以握着周泽楷的手,不管是白骨还是血肉,从山海到忘川,时间和生死都带不走他。

 

 

 

叶修和周泽楷回到兴欣的那天,方锐因为和苏沐秋魏琛两个老狐狸玩骰宝输了,不得不坐在柜台挨着门的那边,对着每一个来往的客人软绵绵地挥着爪子:“欢迎光临兴欣茶馆喵。”

 

魏琛和苏沐秋坏心眼地不断进进出出,想要捉弄方锐,却被金华猫挠在脸上,两人大呼小叫地去后院找安文逸了。

 

是的,安文逸如今开始跟随镇上的医馆学医,已经有所小成。

 

“欢迎光临——”捣蛋的被挠走了,但赌注还是要兑现,方锐有气无力地挥着爪子,却在抬头看见进来的人是谁时声音戛然而止。

 

“哟,好久不见啊。”叶修笑眯眯地握住金华猫的爪子,他身后还跟着微笑的周泽楷。

 

下一秒方锐如同被人踩住尾巴般炸起毛,呼喊穿透整个兴欣:“叶修回来了!!!”

 

那一声呼喊如同插上翅膀,在瞬间飞遍了山海界,无数次在生死边缘危险游走的叶修这一次又奇迹般地归来,敌人已经消失,英雄便摘下荆棘的王冠,回到他的家。

 

向来稳重懂事的乔一帆这一次在叶修面前哭得像个耍赖的孩子,直到现在他仍然记得自己在兴欣醒来后,陈果红着眼睛告诉他所发生的一切,那一刻乔一帆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刚睡醒听错了。

 

叶修叹口气,只能揉揉乔一帆的脑袋,什么都说不出来。

 

陈果背过身去抹眼睛,苏沐橙眼巴巴地抓着叶修的手,力道大得叶修都有些疼,但他只是拍拍女孩的手背,用力地回握住她。

 

他们曾经几度分离,又几度重逢,连一向爱和叶修抬杠的魏琛和苏沐秋此刻也偃旗息鼓,魏琛拍拍叶修的肩,开口时他的声音也已嘶哑:“回来就好。”

 

回来就好。

 

叶修看过无数人踏上不归路的背影,他们都未曾愤懑或者退却,他们留给身后人的,都只有无畏的笑容与拨开迷雾的未来,而这一次轮到叶修,头也不回地冲进夜幕深处,撕开黎明。

 

而这样的路,叶修能回来,其他人便已经别无所求。

 

叶修和周泽楷并未在兴欣多作停留,两人小住几天后,便再次启程。

 

他们来到蓝雨的时候显然叶修归来的消息还没传开,黄少天看到两人的时候愣了片刻,立刻揉着眼睛转身往回走:“卧槽喻文州你看看我是不是最近用眼过度产生幻觉了,我居然以为老叶那个祸害又回来了,天啦我就说秋葵吃了不好你还不信,我是不是该去找王杰希拿点药或者让他算一卦,这别是什么大凶之兆吧……”

 

他们一起走过霸图,烟雨和微草,那场大战确实带给了整个山海界难以磨灭的伤害,但他们仍然生机勃勃。

 

割掉了腐烂的伤口确实会流血,会痛苦,然而只有这样伤口才会好起来,血肉和骨骼一刻不停地在新生,终会痊愈。

 

叶修和周泽楷最后来到了嘉世,元气大伤的家族人比之前少了许多,不需要人带路,两人熟门熟路地摸到了书房,邱非正一丝不苟地写着什么,抬眼看见倚在门边的叶修时,邱非感觉自己的喉头被梗住。

 

“看来你这个家主当的还是不错嘛。”叶修点点头,他们一路看来,嘉世虽然不如当年繁盛,却也井井有条,在后院训练的孩子们喊声动天。

 

邱非走到叶修面前,他的眼泪倏地就落下来了,自他记事以来似乎就与眼泪无缘,摔倒了,被叶修训斥了,被其他人排挤了,他也只是咬牙抹掉嘴边的血迹,继续舞枪。

 

但这一刻邱非突然就忍不住了,在叶修面前他似乎又变回了那个年幼的孩子,他蹲下身,嫌弃不停掉泪的自己太丢人了,邱非将头埋进膝盖之间,叶修也蹲下身,止不住笑起来。

 

“师父,你回来了啊。”

 

邱非的声音闷闷的,带着鼻音,让叶修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还小小的孩子。

 

“对啊,我回来了。”

 

 

 

天光亮起的时候,周泽楷终于醒了,叶修手里拿着昨晚他放在床头小桌的书,察觉到身边人的动静,叶修将书一合,捉狭地说道:“小周家主,太阳都要晒屁股了,快起床。”

 

芙蓉帐暖度春宵,从此君王不早朝。可惜的是叶贵妃并不给周君王面子,周泽楷穿好衣服回头一看,叶修还稳稳地坐在床上,在周泽楷的目光中,他坦然地指指自己的衣服:“来爱妃,给朕更衣。”

 

倒不是叶修犯懒,只是今天轮回给他准备的衣服实在是繁复,叶修刚趁着周泽楷还睡着仔细研究了下,愣是没搞懂那些绳子是系在哪的。

 

周泽楷好脾气地拿起衣服,一件一件地往叶修身上套,叶修难得享受了一把家主穿衣的待遇,跟着周泽楷的指示抬手抬腿,深红的长袍被妥帖地穿在他身上,映衬着叶修耳边的流苏越发妍丽。

 

悬在叶修腰间的玉佩是周泽楷的杰作,一面绘着如云般缥缈的乘黄,而另一边则是他亲手刻下的平安二字。

 

“今天要去哪?”周泽楷的指尖微凉,叶修索性将他的手握住,企图用自己的热度温暖周泽楷。

 

周泽楷的眉眼弯下来,满是笑意:“去赏花。”

 

 

 

“怎么,赏花还没赏够?”

 

“想让叶修也看看。”

 

 

 

微草竹林蓝雨湖,霸图落日轮回雪,这四样一向是并称山海奇景,而真正来到这里,才会知道语言在面对瑰丽山海时有多么乏力。

 

习惯了轮回的寒冷后,叶修倒不觉得被外人所说的严寒之地有多么难熬,大团的雪如柳絮一般柔软绵密,很快将他们都覆上一层白色,叶修想起在九重天面对烛九阴的时候,他和周泽楷走着走着,就看见彼此的头上生出白发。

 

如果他们没有发现,就这么走下去,大概也能算另一种形式的白首。

 

如火一般的红梅被雪压了颜色,反而透出别样的温柔,叶修用指尖拂开花上的白雪,他侧过头问周泽楷:“你送我那只簪子就是用的这个做的?”

 

那是还在安家的时候了,周泽楷亲手为他簪上的,那只簪子曾经被叶修遗落,而后兜兜转转又从周泽楷手里回到他身边。

 

“嗯。”周泽楷点点头,“想让你看看,所以就带了过去。”

 

终究能力有限,周泽楷只能将轮回偌大的雪景缩小成一只红梅,以妖力留住,送到叶修眼前。

 

叶修不免想起安家时,两人未完的婚礼:“那还是我人生第一次走进喜堂,看别人成亲许多次,但若主角是自己还是大不同。”

 

“那时候我们没有行完三拜,就不算是成亲,择日不如撞日——”

 

周泽楷感觉自己的心随着叶修的话跳到了嗓子眼,他清楚地听见了叶修接下来的话:“小周,你愿同我行完三拜么?”

 

没有红烛,没有往来的宾客,没有喜服,也没有繁琐恼人的礼节,周泽楷和叶修跪在茫茫雪地之中,见证他们的唯有天地与满园梅花。

 

一叩首,拜天地渺渺,周泽楷于月下与叶修相遇,那时候他们都如同野兽撕咬,只想扼住对方的咽喉,何曾会想过在以后他们的命会被绑在一起,死生不复离。

 

二叩首,拜山海巍巍,在这场漫长坠落中叶修抓住了周泽楷的手,他们曾站在完全不同的立场,好在命运的激流最终将他们汇入一处,让他们不需要在公义与爱人中夹缝求生。

 

三叩首,周泽楷和叶修面对面,这一次没有了盖头的遮掩,周泽楷能直直地望着叶修,那双眼睛可真好看啊,周泽楷想,连他的心头血凝出的红玛瑙也比不上分毫,而配上那个人却是正正好。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次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叶修再一次念出他曾对周泽楷说过的那段话,这一次他握着周泽楷的手,将两人十指相扣,再无半点缝隙。

 

“此证。”

 

那时候的周泽楷什么都不懂,不懂人间也不懂情爱,是叶修牵着他的手,走了那么远。

 

“如若两个人相爱,那便可以告知天地与亲人,从此天高云阔,漫长时光间,总会有一个人陪我度过。”

 

叶修说过的话,周泽楷都未曾忘却,他落下一个吻在两人相握的手,然后将叶修的手贴在自己的心口。

 

他对叶修的爱曾被具象化为红玛瑙的珠子,但爱却不同于其他感情,它如同永不停歇地涌动着的泉水,绝不会因为具象化而干涸。

 

他还爱他,从开始到现在,从未变过。

 

“我遇到了那个人。”

 

 

 

 

 

 

 

 

 

 

 

 

end。

——————————————————

我居然写了三年生贺 ,真是奇妙

老叶生日快乐呀

评论(10)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