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疯蝴蝶(二十九)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三天前,一份关于停止向三号楼患者注射改良药剂的申请递到了院长面前。

 

院长拿在手中粗略地翻看了两页,他放下手中的钢笔,向站在面前的周泽楷示意:“坐。”

 

周泽楷顺从地在办公桌前坐下,他的手肘撑在桌面上,等待着院长翻阅申请,办公室里有着巨大的落地窗,阳光让他有些走神。

 

无论叶修他们在乌托邦中如何无所不能,在现实中他们依然是只能在囚笼中窥视天空的精神病人。

 

第一个是叶修,第二个是苏沐橙,那下一个又会是谁?

 

周泽楷无法忍受这样凌迟前的等待,鲜红的药剂带给他们的只有无法承受的毁灭,蝶蛹,钢铁之花,克苏鲁,侵略与抗争,毁灭与重生,乌托邦已然千疮百孔。

 

所以周泽楷决定从源头上解决问题,几分钟后,院长放下申请书,温和地询问周泽楷:“既然你申请停止注射药剂,那你具体说说叶修注射后有什么不良反应。”

 

“多梦,情绪暴躁,抵触与人交流……”周泽楷将早就准备好的说辞列了一遍,他是叶修的主治医生,对于叶修的情况没有人比他更有发言权。

 

但这之中有多少是捏造的就只有周泽楷自己知道了,关于叶修的反应有太多不能说的地方,他只能安慰自己这也是权宜之计。

 

“听起来是比之前还要严重一些啊。”院长皱起眉头,接着问,“那其他方面呢?”

 

其他方面?周泽楷愣住,他思考片刻,回答:“身体指标上没有太大问题。”

 

“不不不,我是问——”院长摘下老花镜,周泽楷此刻才发现,这位永远都笑眯眯的老人有着一双鹰隼般的锐利眼睛,“他用妄想构建出来的那个世界,如何了?”

 

“我记得你们称呼它为乌托邦,对吧?”

 

窗外还有鸟儿的鸣叫声,但周泽楷却什么都听不到,他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那股寒意踩着鼓点爬上他的脊背。

 

周泽楷觉得自己的嗓子干得厉害,没有任何防备,他们藏得最深的秘密被老人毫不留情地刺穿,他哑声反问:“你怎么会知道?”

 

如今多余的抵赖毫无意义,难怪院长一直对叶修的情况不问不管,原来他知晓的比周泽楷想象的要多得多。

 

院长只是笑笑,回答:“这个问题没有意义。”

 

是的,现在去追究院长是如何得知没有任何用,对于伊甸园来说叶修他们太过于渺小,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出。

 

“所以乌托邦怎么样了?”

 

院长仍然语带笑意地询问周泽楷,仿佛问的只是天气如何。

 

“……它烧起来了。”

 

院长随手将一旁的文件夹拿过来,仔细查阅片刻后,摇头:“看来这次试剂的改进确实不行。”

 

“你的申请我批准了,回去以后好好安抚下叶修他们,在新的药剂研发出来后我们在继续注射。”

 

周泽楷双手狠狠地拍在桌子上,院长的茶杯被碰倒,深红的茶水沿着桌面涓涓流淌,香气馥郁。

 

“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如今的周泽楷对于院长之前想要治愈病人的说辞一个字都不相信,他们根本不关心叶修的情况,伊甸园对待叶修等人的态度与其说是病人不如说是小白鼠。

 

院长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向后靠在椅子上,问周泽楷:“小周,你知道伊甸园成立以来死了多少人么?”

 

不等周泽楷回答,院长又自顾自地说下去:“伊甸园成立至今已经六十八年,尽管我们已经重重防范,依然有一万五千八百六十七人死在了这里。”

 

“他们都是严重的精神疾病和心理疾病患者,其中很大一部分患有严重的妄想症,抑郁症以及躁郁症,他们跳楼,割腕,甚至用吃饭的餐具插进自己的咽喉,以求结束他们被无尽折磨着的生命。”

 

“我们常说死亡的可怕,但当活着的痛苦已经让人难以承受时,死亡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心理疾病的致死率一直居高不下,与普通疾病不同的是,它让人难以承受的并不是脏器的衰弱和身体的病变,情绪的恶化,难以分辨的妄想和现实,以及精神上如有实质般的压力最终会导致病人选择通过自杀来解脱。

 

“近年来送进乌托邦的病人只增不减,人类发展到现在已经走入了某种绝境,如果不能破而后立,人类还不知道能够再走多远。”

 

“我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如同身处黑暗之中,因为我无法找到出路,直到我看到了叶修,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人类进化的可能性。”

 

“异常基因是一把双刃剑,更是人类最后的机会,它们身上一定蕴藏着通往未来的钥匙。”

 

在那一瞬间,周泽楷几乎要被说服,人类社会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如果真的按照院长所说,叶修他们身上的异常基因里有人类进化的可能性,那确实是再好不过。

 

周泽楷的心被猛地攥紧,他想起了化为蝶蛹的叶修,想起了嚎啕大哭的苏沐橙,他无法冷漠地说出,牺牲他们。

 

“那叶修他们算什么呢?”

 

“骑士恪守骑士道,他们在乎的是他们所做的行为是否正确,而结果是次要的,但国王要着眼与远处,为了最终的胜利牺牲一小部分人也是必要的。”

 

“如果为了进化人类需要牺牲其中99%的人呢?”

 

院长皱起眉,认真思考片刻后说:“那也是可以的,只要还有1%的人存活,人类就能延续下去,那么之前的牺牲就是有意义的。”

 

最大利益化,院长是典型的效率社会思维,在他的想法里,为了达到最后的目的任何手段都是可取的,但这样的想法冷冰冰没有一丝人气。

 

周泽楷在这一刻终于理解叶修所说的“社会在压抑人性”是说的什么,当懒惰,感性,偏见等等一切会影响人类未来的负面被超级电脑修正后,那些善良,温柔,正义也将湮灭,绝对效率至上的社会宣扬人们抛弃一切无关的思维和感情,他们说人类的一个整体,为了整体应该付出一切。

 

如果是之前的周泽楷大概不会觉得什么不对,但他现在有了一颗心,一颗叶修给他的心。

 

周泽楷的手抚上自己的胸膛,他能感觉到心脏的跳动,叶修说爱与自由都存在于人心之中,谁也无法将其磨灭。

 

“你坚持心理疾病的爆发是因为人类自身,那你是否想过这是因为社会的问题?”

 

院长明显愣了一下,他皱眉思考起来,半晌,他叹口气:“我觉得我们无法达成共识。”

 

这一句话宣告了交谈的破裂,院长始终保持着学者的矜持,即使是面对难以理解的周泽楷,依然风度翩翩。

 

院长看了眼表,他站起身准备离开,走过周泽楷身边时,青年突然发问:“那如果是我呢?”

 

“嗯?”

 

周泽楷站起身,他直视着院长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进过乌托邦,我如今也是叶修他们那样的怪物,如果我来做你的实验品呢?”

 

“如果你在我身上得到了你想要的结果,那么对于叶修他们你是否能将他们作为人放过?”

 

当一个人无能为力的时候,那他就不得不赌上一切,包括他自己。

 

院长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周泽楷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但正如他所说,周泽楷是最好的实验品。

 

他身上没有异常基因,但他却能够进入乌托邦,比起叶修等人,他的研究价值更让人垂涎。

 

院长脸上再无笑意,他问:“你想清楚了?”

 

“对。”

 

“让我来成为三号楼的第十位病人。”

 

 

 

三天后,乌托邦归来的周泽楷脱下了自己的白大褂,穿上了病号服。

 

将他送进研究室前,院长终究是停下脚步,问:“你还有什么要求么?”

 

周泽楷没有看他,说:“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活下来。”

 

一旦进入这间研究室,周泽楷是死是活就没人说得清,在巴别塔上他告诉叶修,下一次见面他会给叶修回复。

 

前提是周泽楷能活到他们下一次见面。

 

“好吧。”

 

院长如同之前做过的无数次一样拍拍周泽楷的肩,然后松开了手。

 

周泽楷闭上眼睛,将刺目的灯光隔断在黑暗之外。

 

他前所未有地想要活下去,想要活着再见到叶修。

 

然后告诉他,他爱他。

 

 

 

 

 

 

 

 

TBC。

评论(27)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