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疯蝴蝶(二十四)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上帝说,我承诺不会再有洪水淹没一切有血肉的生命。”


“人们无法信任他,于是开始共同建造通天的巴别塔,上帝得知后震怒,使人们开始讲不同的言语,再暗中引导人们分散各地,不再交流。”


“那座塔像是参天的长剑,让云端的神明都恐惧不已。”



 

火焰无时无刻不在灼烧着,那些恶龙吐息般的气息舔舐着周泽楷,却让他从骨子里开始感到冰冷。


乌托邦的一切都还在正常运转,他们看不见火焰,也看不到逐渐崩坏的城市,两个人明明在面对面交谈,其中一个人不堪火焰吞噬化为飞灰,另一个人也只是顿一下,便离开,仿佛之前交谈的人不曾存在一样。


周泽楷咬牙,顾不上试图攀附衣角的火苗,拔腿往城市中央的巴别塔跑去。


他知道的,整个乌托邦全是基于他们八个人的过去创造出来的回忆之城,在伊甸园里被囚禁的漫长岁月里,他们默默咀嚼着之前的人生,才为自己创造出这么一座妄想之城。


痊愈绝对不是以抛弃过去为代价,就像叶修所说,逃避是懦夫的行径。


然而显然伊甸园并不准备轻易放过他们。


燃烧着的克苏鲁站在周泽楷面前,那份会摧毁乌托邦的火焰却让它愈加亢奋,它用蹄子不断地刨动地面。


周泽楷不敢轻举妄动,两方陷入了诡异的平衡中。


周泽楷仔细打量着眼前的怪物,他曾经死于它之手,要说不怕那是骗人的,他试图寻找克苏鲁的弱点,却发现了一个细节。


在之前,因为克苏鲁头上锋利的双角,周泽楷自然而然地将它归为山羊,但现在细看才发现,较短的四肢和卷曲的毛发,使得克苏鲁的外形更接近绵羊。


绵羊,黑色的……周泽楷的脑海中突然闪现过一个词,black sheep。


在纯白的羊群中,有很小的概率会长出黑色的羊,但由于黑色的羊毛不如白色的珍贵,black sheep常被用来形容败类,不幸之人甚至害群之马。


原来从一开始他就该明白,克苏鲁是伊甸园对叶修他们最大的嘲讽,嘲讽他们的无能为力和天真自大。


名为愤怒的感情渐渐溢满周泽楷的胸腔,这是周泽楷曾经二十多年从未领略过的,让他整个人如同灼烧起来一般。


荒火与碎霜出现在他手中,他太过用力,枪身上的花纹让他手心生疼。


黑洞洞的枪口指向克苏鲁的头颅,也指向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伊甸园。



 

01号病房中,叶修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床头的仪器显示他的生理指标一切正常,而他的主治医生周泽楷却趴在床沿昏睡不醒。


病房的门打开,院长对眼前的一切毫不惊讶,他对身后两个医生说:“把小周送回宿舍吧,他这几天都守着叶修太过辛苦了。”


医生们点点头,其中一个赞叹道:“小周年纪不大,但非常敬业啊。”


院长笑笑,对此不置可否,医生们架着周泽楷离开后,他的目光才转向床上的叶修。


“可别这么轻易就被抹去了。”


病房的门被再次紧紧关闭,院长离去前却只留下这么一句话。



 

周泽楷跌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火焰疯狂地撕咬着他的左手,疼痛几乎让他握不住枪,他的手指因为长时间用力的弯曲已经僵硬。


当然,一只左手的代价不能白白付出,克苏鲁被深渊之眼吞噬了半个头颅和三分之一的身躯,若是按照往常它早就死了,但此时它却像完全感受不到疼痛一般,继续向着周泽楷缓缓逼近。


周泽楷被他堵在一条小巷,逼仄的空间让人的压力越发的大,小巷里堆满了杂物,如果此时转身肯定会被绊住手脚。


在绝境之中,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


周泽楷站起身,后方不可能,正面硬抗是下下策,那么唯一的选择是……


周泽楷突然将碎霜荒火向上一抛,克苏鲁到底不是人类,它不由自主地向上看去,而趁着这一瞬间的空隙,周泽楷的脚在小巷粗糙的墙壁上用力一蹬,借力反身又踏上另一边的墙壁,他强迫自己忽视左手的灼烧感,伸手在砖缝中扣住,整个人以最快的速度跃上半空中。


碎霜和荒火还没来得及落下便被他接住,双枪直指下方的怪物。但周泽楷万万没想到的是,克苏鲁的反应快得超乎他想象,火球从克苏鲁口中喷射而出,而此时半空中的周泽楷避无可避。


细微的震动从周泽楷右手袖口处传来,他眼睁睁看着一直安静匍匐着的疯蝴蝶从他袖口飞出,在瞬间展开接近两米的翅膀,挡在了周泽楷的面前。


疯蝴蝶的翅膀向前扇动,以拥抱般的温柔姿态将火球团团包围,炽热的火焰瞬间将它诡异又丑陋的翅膀焚尽。


太快了,这一切都太快了,快到周泽楷连伸手去触摸都做不到,疯蝴蝶的灰烬便被火焰的高温造成的气流吹散,它以自己的身躯挡下了威胁到周泽楷生命的一击。


乌托邦的创造者不会被创造物杀死,但克苏鲁对他们是致命的,这些怪物顺着药剂从他们的血液侵入乌托邦,让他们无从抵抗,只能日复一日与它们陷入战争,厮杀。


日复一日,日复一日,这样的追杀何时才是尽头!


“杀了你!”


太过于复杂和磅礴的感情充斥周泽楷的脑中,疯蝴蝶以自己的消亡的换来了周泽楷片刻的喘息,灰烬散去的那一瞬间,深渊之眼已经发动,巨大的球形黑洞向克苏鲁砸去,甚至没有给他逃亡和哀嚎的机会,连带着小巷的部分墙壁和地面,它们全都被深渊之眼吞入腹中,从所有的平行世界抹去存在的证明。


扭曲的废墟中,周泽楷伸出手,灰烬从他的指缝间飞走,什么都没留下。


那个人明明已经被蛹重重束缚失去意识,却仍然在生死之间挡在他面前。


这也是爱么,叶修。


太多的感情让周泽楷无法辨别,他突然想起在荣耀高中时,叶修为他述说什么是爱。


那个时候他已经爱上自己了么?那么在听到自己问他什么是爱的时候,叶修又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难以言喻的苦涩浸透了周泽楷的心脏,火焰还在疯狂燃烧,他想着巴别塔缓慢却坚定地走过去。


叶修还在等他的答案。


叶修一定还在等着他。



 

无论乌托邦如何变化,巴别塔永远都如此沉默地伫立着。


周泽楷来到塔顶时已经精疲力竭,他还记得喻文州的交待,将手放在塔身上,缓缓放松,让自己的力量融入巴别塔。


因为红雾而被隔断了与外界联系的力量们瞬间被安抚了,它们欢欣鼓舞地围绕在新来力量的周围。


围绕在乌托邦周围的红雾被巨大的力量排斥散去,星空重新显出眉眼。


但失去的都无法追回,消失的人,被破坏的建筑,甚至刚才周泽楷制造的废墟,依然原样沉默着,提醒着所有人,那不是噩梦,而是现实。


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将残余的火焰全部熄灭,雨水将周泽楷浇了个通透,他的左手被烧得焦黑,灼痛感直刺心尖。


周泽楷慢慢地将手握成拳,全然不顾皮肤的痛苦,他茫然地看着眼前,心却飞回了那个废墟般的房间。


叶修说爱他,却也说没有人的感同身受。


那是多么悲伤的一件事啊。


焦黑的手抵上他的心房,周泽楷蜷缩起身子,这么多年来叶修所受到的,是这样强烈到无法忽视的痛苦和煎熬么?


暴雨中,周泽楷闭上眼,失去了最后一丝清明。


“叶修,这样算不算和你感同身受呢?”







TBC。

评论(12)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