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疯蝴蝶(十六)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周泽楷在09号病房前停下脚步,他敲响房门,合金振动的声音在寂静的走廊显得震耳欲聋。


但就像之前三天一样,09号病房里未有任何回应,就仿佛房间里的女孩陷入了沉睡,再也不会醒来。


那天周泽楷告诉09院长的身份后,09便陷入疯狂,周泽楷试图安抚她,但隔着房门收效甚微。


门内的声音越来越激烈,09在痛苦地哭喊,周泽楷甚至还能听到椅子倒地的声音。


周泽楷一咬牙,拔腿跑向研究室,值班的几位医生听了他的叙述后,赶紧就冲了出去。


周泽楷正准备跟上,却被留下的一位医生拦住:“09号病房的家属签署了保密协议,你不能去。”


“我——”周泽楷脑子里乱糟糟的,一急就更说不出话,他在研究室转了几圈,终于等到医生们回来,告诉他已经给09注射了镇定剂。


而从那之后,周泽楷就再也没能听到09的声音。


对于曾经的周泽楷来说,这个世界非常简单,他接受的是最好的教育,用最科学的角度去了解世间规则,在超级电脑的帮助下,每个人都拥有最合适的工作伙伴和家人,他们的人生是一张容错率极低的计划表,但相对的,只要你每一步都走得认认真真,直到死去的那一瞬间,大概也不会有什么遗憾。


而现在的周泽楷面前出现了太多他无法明白的事情,叶修,乌托邦,克苏鲁,伊甸园,09,院长,他知道自己如果去询问超级电脑,也只能得到冷冰冰的一句“这对您的未来毫无益处,建议放弃探究”。


顺遂的人生和谜团的背后,选择其中一样就意味着放弃另一样,蒙住眼睛将自己的人生交给别人主导,简单,并且愚蠢。


这是二十多年来周泽楷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眼前空旷无比,他的未来根本不是一条路,那是一望无际的平原,有着太多的不可控性和可能性。


如果没有答案,那就只能自己去寻找答案。


周泽楷大步走向叶修的病房,这一次他决定放弃所有其他人的建议和话语,就算是妄想,就算如院长所说那一切都是假的,但如果人连自己的眼睛都不相信,那还能相信什么呢?



 

“明知前方布满荆棘,人们却坚持前往,只因为想要知道世界尽头是什么。”


“这是人的天性,从原子的组成到宇宙的起源,人类渺小,却因为求知欲而不断前进,人类的生命短暂,于是只能一代一代地接替前人的梦想,前往世界的尽头。”


“人们渴望和平安定,却也不知好歹,非要抬头睁眼凝视星空,即使因此死去也不会后悔。”



 

叶修的声音懒洋洋的,和他的人一样,他躺在自己的高脚椅上,慢悠悠地念着手里的书。


一段念完,另一个人却毫无反应,叶修翻个身,周泽楷盘腿坐在椅子脚边,手边还放着五六本书,从叶修的角度能看到周泽楷的半个头,他聚精会神地看着手里的书,连叶修的动静都没有发觉。


最近周泽楷一反常态,一头扎进世界树里,阶梯攀附着图书馆的墙壁盘旋而上,那些书籍仿佛被人从时间长河打捞而起,以文字和纸张镌刻世界的碎片。


茂盛的世界树伫立在图书馆的中央,白色的鸟儿在树冠中穿梭鸣叫,这里是属于叶修一个人的世界缝隙。


之前叶修也向周泽楷表示过可以随意使用世界树里的资源,但当时周泽楷拒绝了,因为从小时候开始他所受到的教育便告诉他,与前途学习无关的书籍不需要看。


但为了寻找自己需要的资料,周泽楷翻看了不少世界树里的书籍,一只白鸟停在他的肩头,缩成一团睡着了。


“你想找什么?”叶修抽走了周泽楷手中的书,盘腿坐着的人不得不抬起头来,“这里的书我都看过,你不如问我。”


“都看过?”周泽楷惊讶。


“不然这十年要怎么过?”叶修轻笑。


叶修看了眼手里的书,挑眉:“你在查超级电脑的历史?”


“伊甸园的出现是因为大量的心理疾病出现,我对比了时间,发现差不多在超级电脑面世25年后出现了大量的心理疾病患者,而二十五年正好是一代人成长的时间,虽然只是猜测,但我觉得心理疾病的爆发可能和超级电脑有关。”


时间点都对得上,但周泽楷实在是想不太懂这两者有什么关系。


“那你查过超级电脑出现前的社会么?”叶修问。


周泽楷一愣,历史这门课在高中他就学过,但不知道为什么,课本里的历史最多只能追溯到两百多年前,洋洋洒洒地讲述了超级电脑出现以后的社会的高速发展,以及因为最优人生选择而出现的各行各业的天才们。


所有人都忘记了在超级电脑出现前人类是如何生活的,就好像人类从一降生就是现在的模样,维持着岌岌可危的和平假象,从未改变。


但就算没有超级电脑,应该也不会有太大变化吧。


周泽楷尝试想象没有超级电脑的人生,所有的一切自己做出选择,那也该是根据自己的条件进行最优选择,和现在会有很大的差异么?


叶修用一只手支着头,他都能猜到周泽楷在想什么,稍微代入一下这个人成长的环境就能想象他思考的方向,叶修问他:“我们现在假设一个情景,如果一个已婚男人出轨了,和小三有了孩子,你觉得他的妻子该愤怒么?”


周泽楷点点头,婚姻应该忠贞,这个他还是明白的。


“然后小三说知道错了,她独身一人无法给孩子最好的教育和最好的环境,所以要将孩子送还给男人,让他抚养,你觉得妻子应该接受么?”


周泽楷下意识想要否认,却又犹豫了。


“你是不是想说,选择收养孩子才是最优选择,因为小三的考虑是正确的,孩子的父亲条件显然要好得多,跟着父亲是最好的选择。”


叶修将周泽楷的考虑说了出来,然后他轻描淡写地投下重磅炸弹:“如果人类种族的繁衍高于一切,那么为什么还要要求婚姻的忠贞呢?你看大部分动物的族群都并不是一夫一妻,妻子为什么要生气呢?让丈夫去外面生更多的孩子不是更有利于人类的繁衍么?”


周泽楷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叶修是这一席话像是重炮袭来,将他心中保有的某些观念轰得摇摇欲坠,他下意识想要守住那些坚持,却又觉得叶修的逻辑是对的。


“那么我们再退一步,为什么要有婚姻?为什么要求忠贞?人类和野兽到底有什么区别?”


“……我不懂。”周泽楷无法回答叶修的追问,他仿佛处在两个交战国家的中间。


“妻子当然会愤怒,但社会会要求她收养孩子,因为这是最有选择,在之后面对这个孩子和出轨的丈夫的漫长时间里,她都会沉浸在无法抒发的愤怒里,最终患上心理疾病就不是什么意外。”叶修用两根手指夹着书脊,仿佛那是妻子摇摇欲坠的理智,“最优选择只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的最优选择,但人不是机器,仍然会愤怒和悲伤,两百多年前人们做出选择时并非全部考虑是否最优,也会考虑自己的情绪,他们做的不一定是对的事,但一定是自己用心选择的未来。”


“还记得沐橙在剧本里写的那句话么?‘即使是选择死亡,那也是一种自由’。”


“自由?”这个词对周泽楷来说太遥远了,它在周泽楷的印象里仅仅是一个中性词,这个社会更多的将服从,奉献当做赞扬和追求,自由已经太久没有出现在周泽楷的生命里了。


“愤怒是自由,悲伤落泪是自由,选择不合适但深爱的人是自由,想要知道所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也是自由。”叶修慢悠悠地细数着他认为的自由,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却仍然是自己的选择,“这是人的天性,即使渺小又脆弱,也毕生追逐着自由的脚步,即使明知那条路会通向深渊,也不会听从别人的规劝。”


“人啊,天生就是如此不知好歹的生物。”







TBC。

评论(16)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