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疯蝴蝶(四)

※我流原创架空双重世界背景,欢乐日常(?

※研究生周X精神病人叶

※不想成为医学生的物理狗不是好文手(???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我不喜欢你。”周泽楷回答得干脆坦荡,反而将准备看好戏的叶修噎了一下。


拒绝的人毫无愧意,被拒绝的人就更不放在心上了,叶修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准备找出问题症结所在:“因为我不是你喜欢的型?那如果张佳乐呢?就刚才扎个小辫儿咋咋呼呼那个傻子。”


正在整理店铺的张佳乐打了个喷嚏,手一抖差点把怀里的食盆丢下去。


周泽楷摇头,叶修不依不挠:“那就是老孙?就是孙哲平,刚才举着自动售货机虎得跟头熊一样那个。”


孙哲平也紧接着打了个喷嚏,旁边的哈士奇欢乐地嚎叫起来。


这个人怎么总有本事找出最让人火大的形容词,偏偏形容得还很贴切,起码现在周泽楷的脑子里张佳乐和孙哲平的形象已经朝着叶修形容的方向一去不复返了。


见周泽楷还是否认,叶修只能扩大搜寻范围:“那你喜欢话多一点的?那我下次介绍黄少天给你认识,我保证他一说话你就算在棺材里都得跳起来。”


这个形容听起来就让人不怎么向往呢,周泽楷只得举手打断叶修的举例式相亲:“这和喜欢不喜欢没有关系,为了自己和孩子着想,还是应该遵从超级电脑的意见。”


“怎么会没关系呢?不喜欢你为什么要结婚?”叶修挑眉,然后抢在周泽楷开口前接着说,“别提什么为了人类的未来这种话,真是让人听得烦躁。”


周泽楷也只是笑笑,在被一连串的突发事件搅得晕头转向后,现在的他又找回了自己的定位,他是医生,而叶修是病人,要想让这样的病人听话,慌里慌张可是不行的。


“你还真是这个社会的得意作品,你这样的人怎么就能进乌托邦里来呢?”


叶修轻巧地踮起脚,脚尖用力,向后退开一步,夜风吹动他的风衣,连带着他脖子上那根系得歪歪扭扭的领带,叶修飞扬的发丝又让周泽楷想起了那只蝴蝶。


说起来自从进入乌托邦,他就再也没见过那只蝴蝶了。


“周泽楷。”


叶修的声音突然严肃起来。


“我也不管你来伊甸园是为了什么,但我劝你最好赶紧离开这里,装病找学校还是其他什么都随你,越快越好,趁你还没陷得更深。”


“可是我是你的主治——”


“别开玩笑了。”叶修摆摆手,看着周泽楷的眼睛里有着疏离的冷漠,“这里是可是伊甸园的三号楼。”


“整个伊甸园的人都知道,三号楼里关着的,是怪物,是重度精神病人,要是放出去,说不定比疯狗还吓人,你是没看到一号楼里,有些陪着孩子治疗的家长专拿我们唬孩子,‘你要是再不听话,妈妈就把你送到三号楼和那些怪物待在一起’,然后孩子还真不敢闹了。”


“和怪物待在一起,要么被怪物杀死,要么总有一天,你也会变成怪物。”


“我不会……”周泽楷向着叶修伸出手,他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但那时候叶修独自站在离他不过一臂的地方,平淡地将一切娓娓道来,像是说着别人的故事。


周泽楷想说他不会变成怪物,他会把叶修治好的,院长答应了他会全力支援叶修的治疗。


但他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得虚幻,仿佛两个世界重叠又分开,他恍惚觉得自己看到的还是穿着黑风衣的叶修,眨眼又看到的是站在病房中穿着条纹病服的人。


“伊甸园在天堂,乌托邦是空想,哪里都不是人类该来的地方。”


那是周泽楷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周泽楷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花板还在旋转,他不得不再次闭上眼睛,让自己乱成一团浆糊的脑子清醒起来。


“好点了么?”


温软的牛奶气息萦绕在周泽楷鼻尖,他一转头,正好看到放在床头柜的牛奶,还有头发花白的院长。


“我怎么了?”周泽楷一张嘴,才发现嗓子里又干又哑。


“监控里,你和叶修聊了一下午,当然遵守心理咨询的七大原则,我们这边是听不到声音的,然后你站起来突然就晕倒了,守在门口的医护人员很快就把你带了出来。”


周泽楷没有反驳,看来从监控里是看不到乌托邦的。


在不科学的空想世界里走了一遭,如今周泽楷对于监控的bug反而更容易接受了。


“小周,我得先向你道歉。”院长叹了口气,说,“叶修的危险性我没有对你细说,主要是怕你知道了会对他有抵触情绪,你知道的,患者对于情绪其实是很敏感的,我们全程都监控跟着,就怕他会对你做什么,没想到还是让他钻了空子。”


“这事是我们不厚道,对不住了。”


周泽楷扯扯嘴角,实在是没笑得出来,他现在应该安慰院长其实没什么,毕竟他也没缺胳膊断腿,比起那些丢了性命的,其实算好了。


但他实在是没力气了,这都算什么事啊。


周泽楷现在只想有一个人来向他解释来龙去脉,但他的直觉告诉他,即使问院长也得不到答案。


“我的孙子也和你一样大,为了研究所的事情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院长突然说了这么一句,他伸手仿佛要揉周泽楷的头,但终究觉得不太礼貌,半空转了个弯,拍在周泽楷的肩上。


“叶修在三号楼已经快十年了,说白了三号楼当初就是为了他才建的,这么多年,我们都不知道搭进去多少医生了,叶修对治疗非常抗拒,我们也不敢刺激他,只能慢慢来,这么一慢,就是十年了。”


“我认识的人也经常问我,图啥呢,但我们医生不就是和病魔抢人么?就算患者放弃,我们也不能放弃,不坚持到最后,谁知道奇迹会不会降临呢?”


“不过这些都只是我的坚持,确实不该把你卷进来,要是你真出点意外,你冯老师还不削了我。”


院长说完自己笑出来,他站起身,周泽楷只能仰头看着他,眼镜的反光让他看不清院长的眼神,满头花白的老人站起来,半晌,似乎下定了决心,开口说。


“我认识的老骨头不少,回头我会把你介绍到城东那家医院去,那里的规格比起伊甸园只好不差,你在那也能得到很好的锻炼。”


“好好休息吧小周,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



 

周泽楷活在这个世界二十三年,他一直按照超级电脑的计算脚踏实地地走着,因此也算一帆风顺。


如今他面临着的选择,似乎简单到不需要超级电脑,无论是叶修的排斥还是院长的劝告,他都应该选择立刻离开,到新的地方,继续自己的研究之旅。


他以后会顺利地毕业,成为一名医生,超级电脑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告诉他,最好的未来就是成为医生。


数年后他会找到最适合他的妻子,他们会有一到两个孩子,会和和睦睦,超级电脑会为他选择性格,学历,爱好,职业都最匹配他的人。


他会在人生路上信步向前,直到白发苍苍,闭上眼的那一刻大概连遗憾都不会有。


如果他选择了这样的未来。


如果他离开了这里……



 

一只诡异又丑陋的蝴蝶飞过他的思绪之海,闪闪发光的鳞粉从那个人的指尖落下。



 

“我觉得我已经该说的都说了。”


第二天,就在叶修以为周泽楷肯定落荒而逃的时候,这个人又推开了301病房的门,这一次他倒是记得多此一举地敲门,然后再开锁进来。


“嗯。”周泽楷点点头,金属的大门在他身后合上,阻断了他的退路。


他还有太多想要知道的东西,临场退缩可不是他的风格。


“不怕么?这可不是过家家。”


叶修站在他面前,双手揣在口袋里,就像乌托邦里周泽楷见到的那样。


成千上万只周泽楷曾见过的蝴蝶簇拥到他的身边,永远被囚禁在黑夜之中的乌托邦如同洪水一般侵蚀着现实,这一次周泽楷清清楚楚地看到,随着那些蝴蝶扇动翅膀,空想的世界一点点将他所认知的现实击碎。


穿着黑风衣的,乌托邦的君主再次出现在周泽楷面前,他并不觉得周泽楷这一次的决定有多聪明,不过像是飞蛾赴火般不自量力。


但那个孩子的眼睛里燃着火,乌托邦早已在他们都不未曾翻开剧本的时候便给出了答案。


“我会救你。”


“那你倒是来试试啊,小周医生。”


属于他们两人的漫长的拉锯战,此刻终于拉开帷幕。







TBC。

评论(24)
热度(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