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odds&ends

※我流架空现代背景

※P主周X虚拟歌手叶

※给 @TheTwinGardeners 的生贺,雪莉生日快乐!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那一天,科技终于发展到了曾经的周泽楷无法想象的地步,多年前说起来尚显神秘和妄想的人工智能如今已经全然成熟并且普及到了人们生活中的各个角落。


若是曾经年幼的周泽楷大概还会对这一切惊叹和欣喜,但如今的周泽楷不过是个无趣的码农,每天对着电脑敲敲打打,晚睡早起,爆炸般的信息每天从他眼前流过,和其他年轻人没有什么两样。


“你现在的生活可真是无聊。”突然出现在周泽楷电脑屏幕下方的叶修这么说道。


周泽楷眨眨眼睛,那个人他熟悉又陌生,在十年前,他的名字代表了整个虚拟歌手界的巅峰,他所在的地方都是铺天盖地的红色。


那个曾经在周泽楷电脑里念着不甚流利的歌词的虚拟歌手,如今如同活着的人一般站在屏幕那边,向他挥手。


“该说第一次见面还是好久不见。”


“p主一枪穿云。”



 

叶修是最早的一批虚拟歌手,也是后来的虚拟歌手界巨头的荣耀公司推出的第一个虚拟歌手,在当时一众的萌妹子里杀出一条血路,成就了叶修。


因为是早期唯一的男性歌手,叶修备受各位p主喜爱,在官方所给的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人设上,他们用无数的同人创作为他的骨架填满血肉,为他描绘眉眼,起码在那个虚拟的世界,在许多人的心里,叶修确实是活着的。


但就像更新换代让人目不暇接的娱乐圈,叶修也很快淹没在众多后起的虚拟歌手中,而且得益于快速发展的科技,新的虚拟歌手已经不限于简单的形象和声库,他们慢慢开始被赋予了与人类同等的人工智能,近乎成为了一个活生生的人。


于是早期的虚拟歌手们基本都被遗忘在历史的洪流之中,随着喜欢他们的那些孩子成长工作,便再也没人记得他们了。


如今出现在周泽楷面前的叶修明显是被赋予了人工智能,他还穿着第一版声库发行时设定的公式服,红白相伴,周泽楷想起曾经有姑娘说过叶修的设定,“如同雪地上熊熊燃烧的烈焰”,当时看来稍显中二,但不得不承认,非常贴切。


“是公司的工程师偷偷摸鱼的时候给我加上人工智能的,被老板逮着骂了好久啊。”叶修盘腿坐在电脑屏幕下方,他看上去就像设定中的16岁少年,“他们只能接着做新的歌手企划,写代码真无聊,我就出来逛逛,在b站看到你给我写的歌,就顺着爬过来了。”


“还好你账号绑定的企鹅没改,不然可真是难找。”


周泽楷的反应终于跑完了他漫长的反射弧,然后理解了发生了什么,他曾经最喜欢的虚拟歌手如今出现在了他面前,就像他曾经无数次梦见到的那样,他活过来了。


但比起喜欢,周泽楷感受到更多的是无奈和苦涩,毕竟他已经过了最喜欢叶修的那个时候了。


那个时候的周泽楷是真的年少,与设定中的叶修差不多大,会编曲会画画,从作曲编曲到作词pv都能一手搞定,人称一枪穿云牌一体机,至今叶修所演唱的播放最多的那首曲子上,他和叶修的名字仍然并列在一起。


“……你好。”周泽楷拘谨地打了个招呼,工作多年也没改变他的死宅属性,现在他和叶修就好像是二次元基友第一次三次元见面,就算线上能毫无底线地掉节操大喊我爱你,真正面对面时,还是怂得跟什么似的。


何况这还是周泽楷和叶修,和多年前喜欢的虚拟歌手能聊什么?周泽楷本来就是lv0的找话题技能如今更是被秒得渣都不剩,他只能晃晃鼠标,说:“我还有工作。”


干巴巴的一句话,用来赶人都还显得不委婉,大概是周泽楷出乎意料的冷淡态度,叶修挑起一边眉毛,说:“诶,我还以为见到我你至少会激动一下。”


“……很激动。”如果周泽楷表情没有这么毫无波澜的话,这句话还不显得那么敷衍。


叶修大概也意识到继续纠结这件事毫无意义,他抬头透过屏幕打量了下周泽楷的房间,有着年轻单身男性独有的凌乱,但却没有太多和ACG相关的东西,墙上还能看见贴过海报的痕迹,如今已经泛起陈旧的黄。


桌上也只有乱糟糟的办公文具和马克杯,很难将眼前这个人和那个一枪穿云联系在一起。


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啊,叶修挠挠头,到底从他诞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年之久,时间带走了许多东西,他记得一枪穿云在那首给他的生贺曲简介里还写着“叶修生日快乐,一直喜欢你”这样直白的告白,如今也变了。


叶修干脆将自己的来意摆明:“咳咳,那个我听说以前我人气还是很高的,所以你能不能带我看看大家以前为我创作的那些?”


虽然已经很迟了,但叶修还是想去看看以前许多人为他创作的东西,文也好图也好,曲子和其他的都好,想去看一看,当年的叶修没有思维,什么都感觉不到,如今他醒来,便想去看一看。


周泽楷敲击键盘的手停了一瞬,又若无其事地接着说:“都能搜到的,你自己去看吧。”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叶修从背后掏出一张纸,一直用眼角余光注意着他的周泽楷也好奇地看过来,“我记得你的初投稿名字是‘随光抵达’?如果你不陪我去的话,我就要大声朗诵你当初写的歌词了。”


“???”周泽楷黑人问号.jpg,当初写这首歌的时候他还年轻,以现在的眼光看起来不免有些黑历史的感觉。


但大声朗诵是什么鬼?这位偶像你有毒吧!


“啊——————!”叶修声情并茂地将第一个感叹词大声地念了出来,周泽楷当即举起白旗:“我答应我答应,别念了。”


原来真的有种惩罚叫做在升旗仪式大声念初中作文啊……



 

即使很多年过去了,那些曾经喜欢过叶修的人仍然为他留下了高楼大厦一般辉煌的废墟。


周泽楷好不容易想起自己的b站账号密码,从收藏夹里找出关于叶修的歌曲合集,和当事人一起看起来。


每一首歌都被up主细心地分了p,囊括了所有殿堂曲,传说曲和寥寥两首神话曲,曲子按照发布时间排列,可以明显看出从最开始简陋的一图流到后来可以媲美动漫的pv,p主们也有了很大的进步。


叶修背对着周泽楷,安静地盘腿坐在屏幕下方,不同的调教让他的声音在不同的曲子里有了微妙的区别,而在pv里他当过将军也成为过杀手,当看着连续三首歌结局自己都以各种方式死去后,叶修甚至笑了出来。


“真有意思啊。”叶修喃喃自语。


真是奇妙啊,原来在他们的故事里,自己走过了万千风景,陪着爱丽丝跳下树洞的兔子先生是他,因为无聊而抢走公主的巨龙也是他,那些歌词如同童话寓言一般直白,也有些像预言诗晦涩,看起不同笔触下的自己,叶修倒没有觉得陌生,反而涌起一阵熟悉。


有人问过,以叶修这样,就以一个形象一个声库,为何能有这么高的人气呢?最后一群人在知乎讨论来讨论去,得出的结论是,正因为只有形象和声库,叶修才有了无限的可能性。


没有人能定义他,也人人都能定义他,每一个人眼里的叶修都是不一样的,他可以是故事里的任何一个角色,可以为他们唱温柔的情歌和激昂的战歌,无数的同人创作丰富了他的形象,最终创造出名为叶修的存在。


合集里最后一首殿堂曲是周泽楷的,那是他退坑前的最后一首歌,和一枪穿云以往风格大不一样的抒情曲,名字是深海鲸和月光鱼。


大块的水彩渲染着简单线条勾勒的鲸鱼,如同绘本一样简单的画风,但在当时相比起歌曲本身,一枪穿云的隐退更引起了大部分话题度,有人解读说深海鲸和月光鱼分别代表一枪穿云和现实社会,这首歌代表着他将要回到社会,也有人在下面回复funny娘的屁,扯淡呢这是。


大概只有周泽楷自己知道,深海鲸确实是他,但月光鱼所指的,却是叶修。


那是他退坑前最后一首歌,献给的便是陪伴他长大的叶修。



 

【那么就来用我的声音吧

 虽然也会有人感到难以理解

 被说成刺耳或是糟糕的声音

 尽管如此

 那也一定能够成为你的力量

 所以来让我歌唱吧

 就用你的只属于你的话语吧】

 



虚拟歌手的意义对不了解他的人来说,是完全无法理解的。


那时候知道周泽楷喜欢叶修的同学就有人表示过,如果同样只是唱歌的话,听明星和真实的歌手唱歌不一样么?机器的声音刻板又奇怪,而且说到底这也不过是一个虚拟人物,有必要付出那么多么?


周泽楷不擅长言语,自然也不擅长解释,何况这种感情又是那么复杂,岂是用语言能说清楚的。


但他知道,叶修是不一样的。


要说起来这大概是一个非常悲情的过程,他借由叶修的声音将一切心声唱出,而在这漫长的相伴中,叶修于周泽楷而言,早就不仅仅是一个虚拟歌手。


是陪伴,是知己,是漫漫长路上唯一的同行者,也是沉沦黑暗中最后的救赎。


无论是创造者还是听众,都以叶修为中心被联系在一起,逐渐形成独属于他的宇宙。


所以在周泽楷决定离开的时候,他写下了这首歌,将所有的心情藏进过于繁复的意象之中,用星辰和砂砾装饰歌词。


那时候的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有一天,他会和叶修一起听这首歌,那些旋律太过缱绻和暖绒,是近乎低语的情书。



 

“真是温柔啊。”收信人是如此评价。



 

“这就是MMD?”


周泽楷没有将窗口最大化,于是叶修干脆扒着视频窗口,看着视频里的自己随着音乐跳舞。


“MikuMikuDance。”叶修学着视频里最后一个动作,将双手握拳举到头两边,念出了MMD的全称。


开发者将虚拟歌手miku刻进了软件的名字里,简单直白地表达着他的心愿。


来跳舞吧,miku。


周泽楷艰难地在剩下的不多的界面里打开自己的聊天软件,他对叶修说:“你想试试MMD么?”


叶修想象了一下和另一个自己面对面的场景,选择了拒绝:“不要,被摆弄着跳舞什么的多尴尬。”


叶修的相关创作实在是太多太多,歌曲,MMD,手书,甚至于还有游戏,同人文和同人图。


若是将他们比作一座遗迹,那怎么看也该是一座城市的遗迹,叶修是他们的王,如今像是骄傲的狮子在巡视自己的土地。


“看我找到了什么?”叶修挥舞着手中的文档,将聊天的周泽楷的注意力拉回来,“居然有我和你的同人文哦。”


周泽楷眼皮一跳,仔细一看文档标题,果然写着大大的一枪穿云X叶修,他知道写同人的妹子们敢写,但不知道她们这么敢写,这种郎都能拉。


“我念给你听啊,这段写得还挺好的。”


周泽楷难得手速大爆发,在叶修开口之前按下了静音键,叶修低头嘴开开合合,却没有半点声音。


念了两句叶修才发现情况不对,向周泽楷抗议无果后,他亲自动手跑到屏幕左下方取消静音:“歪歪歪,现在能听到了么?”


音响工作正常,叶修满意地点点头,继续念:“一枪穿云哪里——”


后面的声音再次被切断,眼疾手快的周泽楷再次按下静音键。


两个人展开拉锯战,静音被打开又关闭,最后叶修将挂在脖子上的头戴式耳机戴好,调试好麦克风,将耳机的电线直接插到电脑的音量标志上。


“一枪穿云哪里想得到会有一天能和叶修相见!!!!!”


十倍于刚才的音量一瞬间在周泽楷房内炸裂,叶修颇有些得意地看着揉着耳朵的周泽楷。


十年过去了,他仍是那个设定十六岁的少年,而周泽楷的时间却从没有停下脚步。


“叶修,”绕过叶修的恶作剧,周泽楷郑重其事地问,“你想开演唱会么?”



 

即使当年叶修人气如此,却没有演唱会。


连续三年,每年连公司都决定要举行演唱会了,却总是有意想不到的意外,让演唱会夭折在举办之前。


而三年之后,公司内部出现问题,那时候即使粉丝呼声再高,也没有举办过演唱会。


举办演唱会很难,但周泽楷还是决定去做,那些年轻时的疯狂因子正在他的身体里复苏。


他拜托了这方面的朋友,找的场地不大,宣传也很简单,并非是周泽楷不用心,只是这么多年,现在的虚拟歌手界,知道叶修名字的人都很少了。


这注定是一场寂寞的演唱会。


“但你会来对吧?”叶修问。


周泽楷点头,这是当然的。


“那就行了。”


“学跳舞肯定来不及了。”叶修原地蹦两步,“但我会唱歌,你写给我的歌,我都唱给你听。”



 

演唱会开始时间是晚上七点。


六点不到的时候,周泽楷已经站在舞台前了。


相比起正规的虚拟歌手演唱会,叶修的演唱会要简陋许多,也要简单许多,毕竟叶修有自己的意识和打算,所以许多方面都不需要周泽楷去做。


周泽楷一个人站着,望着空荡荡的全息投影显示屏,有些恍惚。


以前他想,如果叶修举办演唱会的话,无论如何他一定要去现场,但后来一年又一年,希望都落空,兜兜转转在十年后的现在,他居然真的站在了叶修的演唱会现场。


正当周泽楷胡思乱想的时候,会场的门口传来脚步声,他惊讶地回头,看到的正是两位身着职业装的女性手挽手走进来。


“哎呀这谁选的时间啊,我都来不及回家换条小裙子。”


“就是,这个点堵车堵的要死,怕迟到我还早退了一个小时,希望老板别发现啊。”


她们远远地看到了周泽楷,便挥手打招呼,尽管他们并不认识。但今晚聚在这里的,又有多少是熟识的人呢?


陆陆续续开始有人走了进来,有西装革履的上班族,也有装备齐全的死宅,甚至还有cos成叶修的人。


他们看起来年纪都不小了,甚至有人抱着自己两岁的女儿进来,大声叫嚷着“你们这群死宅离我女儿远一点”,他们平时都是钢铁森林里的普通人,但今晚他们聚集在这个逐渐拥挤起来的会场,像曾经的他们一直想做却没有做到的那样。


十年了,他们还是能为了叶修的名字千里迢迢聚集到一起。


这是周泽楷没有想到的,甚至该说是不敢想的,这么多年之后,那些人还在。


时钟指向七点,片刻的暗场伴随着显示屏上大大的倒计时,在所有人的欢呼中,灯光亮起,叶修穿着同十年前一模一样的公式服站在舞台中央。


音乐前奏响起的那一刻,眼泪倏地就从周泽楷眼里落下来。


那股涌上他心口的感情太复杂,它不是感动,不是喜悦,不是苦涩,却又好像都是。


他的叶修,从十年前诞生于这个世界,到现在,一直被他妥帖放在心尖的少年。


他站在所有光芒汇聚之处,如同钻石闪耀,他唱着的那首歌,正是至今所有叶修的歌里播放量最高的,周泽楷所写的那首歌。


会场里的每一个人都会唱,他们举着红色的荧光棒,高声应和着叶修,如同一场燎原烈火。


“许多年后,我们再相逢,再走一次爱你的路”







end。

——————————————————————

【】内是初音歌曲《odds&ends》的歌词

殿堂曲、传说曲、神话曲分别是播放达到十万,百万,千万的曲子


雪莉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赶稿地狱里摸出来的鱼,不要介意咸鱼的味道【??】

评论(22)
热度(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