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三十九/完结)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这一年的春光实在是好。


邱非踏进兴欣的时候,衣摆上沾了几瓣桃花,随着他的走动又依依不舍地落下。


茶馆里喧嚣一如往昔,有小妖正高声呼喊着,一脚踏在凳子上,晃动着手里的木盅,骰子在其中被摇得哗哗作响。


同乔一帆和陈果打过招呼,邱非驾轻就熟地走进后院,自九重天一战后,他来兴欣也许多次了,如今完全不需要人带路,也能顺利找到苏沐秋。


苏沐秋正细细擦拭着手中的却邪,邱非那日不顾自己身上的伤,跌跌撞撞来到兴欣,将断成两截的长枪交到苏沐秋手上,他回到嘉世后,却不肯应下家主的头衔,只说一日没有却邪在手,便一日不登家主之位。


三年,苏沐秋花了三年时间修好了却邪,他将和从前别无二样的长枪递到邱非手上,说:“虽说修好了,但到底是断过,威力肯定不如往常,还是让我重新给你铸一把吧。”


邱非用手拂过枪身,摇摇头,低声说:“谢谢,不过只要它就够了。”


少年将长枪背在身后,头也不回地离开兴欣,走向嘉世。


三年,这是九重天一战后,叶修不在的第三年。


苏沐橙从厨房走出来,走到自家哥哥身边,苏沐秋叹气:“邱非还是不肯原谅自己。”


不肯原谅当时无能为力的自己,也不肯原谅将却邪折断的自己。


苏沐橙温婉地笑着,她的眉目依然美丽:“邱非是个好孩子,他能走出来的。”


他还肩负着嘉世的未来,时间会将他打磨得更加成熟。


“我也没资格说他,走不出来的又岂止他一个呢?”苏沐秋摇摇头,千机伞的残骸仍然躺在他房间的箱子里,等着有一天在苏沐秋手中恢复原样。


春日的阳光微带暖意,风中也满是花开的香气,苏沐橙抬手压住被风吹起的鬓角,眯着眼睛看向远方。


“是啊,岂止他一个人呢。”



 

苏沐橙伸手将斗篷裹紧,白色绒毛的边缘软软地贴着她的脸颊,无论外界四季如何变化,轮回仍然覆满皑皑白雪,寒冷彻骨。


她被江波涛领着找到周泽楷的时候,这人正倚在窗边,望着满园的红梅出神。


“小周。”苏沐橙轻声呼唤,将人的注意力拉回来,周泽楷转头看见是她,便笑了。


屋子里燃了暖炉,和外面相比简直像是另一个季节,苏沐橙迟疑片刻,还是将怀中的东西拿出来。


那是一只红梅,被人精心打磨,变成了发簪。


“我在叶修的房间看到的,想来应该是你的,便带了过来。”


周泽楷拿起红梅,萦绕之上的妖力让花朵保持着鲜艳的色泽,一如当初他簪在叶修发间的时候。


“有劳了。”周泽楷点头,小心地将红梅放在书桌上,苏沐橙顺着他的动作看过去,被桌上堆得高高的木牌吸引了目光。


“那是何物?”


周泽楷顺手拿起一块递给苏沐橙,木牌之下还系着红色的丝带和铃铛,而那之上,写着苍劲有力的四个字。


“叶修,平安。”


那是一块祈福牌,苏沐橙在花灯会上曾见过,她一时竟无法言语,手中的祈福牌似乎在发烫,连带着她的心也沉甸甸的。


那一战他们没有找到叶修的尸体,但是那样的爆炸,连千机伞都变得支离破碎,何况本就只剩半边身躯的叶修。


一开始他们也相信说不定叶修真的在某一天,会回到他们眼前,嘲笑他们的自以为是,可是一年又一年,没有人回来,这山海界少了一个人,便也变得安静得可怕。


时间越来越长,于是连苏沐橙都快要相信,叶修死了,不会再回来了。


桌上的祈福牌有很多,苏沐橙无法想象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周泽楷写过多少,这样的思念平静而执拗,沉默而固执,一如周泽楷。


“他……”苏沐橙张嘴,对上周泽楷安静的眼神只觉得难受,“已经三年了,你还要等么?”


苏沐橙说不出那句叶修可能已经死了,她想那把刀可能一直插在周泽楷的心脏上,她若说出来,那把刀就会搅动。


这个人还在等着叶修回来,所以苏沐橙说不出那句话,只要不撕开伤疤,便不会流血。


周泽楷只是笑笑并不回答,苏沐橙有些着急,她追问。


“他若一年不回来呢?”


“等一年。”


“他若十年不回来呢?”


“等十年。”


“他若这一生都不回来呢?”


“等一生。”


他将怀抱着这份思念,等在这里,等着那个人踏雪而来,等着将这颗代表爱意的心头血重新挂在他的耳朵,等到春去秋来,等到垂垂老矣,等到白发苍苍,魂飞魄散,等到自己走过整个轮回,消散在世间万物之中。


也还是很想再见他。



 

那条走廊太长了。


被漆成朱红色的柱子蜿蜒绵延,破开云海,廊顶上挂满了祈福的木牌,坠在铃舌上的红色丝带被风吹得左右摇晃,铃声在空旷的云海里传出去很远。


叶修觉得自己在做梦,但死去的人怎么还会做梦呢?他掐了自己一下,疼,好像又不疼。


木牌挂在他伸手就能够到的位置,上面的字迹密密麻麻,叶修颇费了些力气辨认。


“老大你去哪了?罗辑说你去拯救世界了,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带着我一统山海界啊?你要快点回来啊老板娘最近脾气越来越不好了她是不是没吃饱啊?但我看她平时……”后面的字迹糊成一团,叶修失笑,这口气肯定是包子。


“望家兄叶修,万事如意,顺遂喜乐”这是沐橙的字迹,叶修认出来了。


“老叶是个祸害,阎王爷你可长点心吧别让他去祸害地府了。”这么损的语气叶修一时还拿不准是魏琛还是方锐。


“希望叶前辈能够平平安安,赶快回到兴欣。”这么乖一看就是小乔。


用标准的祈福格式的是安文逸,还顺便写了自己的新发现的是罗辑,气急败坏但焦急之情溢于言表的是老板娘,还有一块可以和前面的放在一起,反正不是老魏就是点心大大,字体格外大气的肯定是唐柔。 


每一块都不一样,叶修不知道他们每个人写了多少,竟然能将这里挂满。


他一边翻看这木牌一边向前走去,除了兴欣众人,他还看到的其他的人,比如他的老对头韩文清,蓝雨家的两个,黄少天的都是打个结好几块挂在一起,一块完全不够他写。


叶修默默地在心里数着,霸图,蓝雨,微草,烟雨,虚空,百花……他知道的,甚至是他不知道的一些小家族。


他伸手去拿下一块的时候,正好风袭来,他手偏了一下,拿到了旁边那块。


“叶修,平安”


叶修瘪嘴,一看就知道是周泽楷,寡言的风格连这时候都不改。


太阳从云海的一端升起又落下,繁星从叶修眼前走过,走过四个日夜之后,木牌只剩下了一句话。


“叶修,平安”


只有那么一句话,再也没有任何花哨的形容,只是在漫长的重复中,将这四个字刻在了岁月里。


铃声悠远,叶修不再抬手去抓木牌,他只需要抬眼,就能看到一模一样的字迹。


他的脚步越发轻快。



 

今年轮回的雪下得格外的大。


即使是熊熊燃烧的火炉也难以驱散浸骨的寒气,周泽楷推开窗户,堆积在窗棂上的白雪应声落地,融入地上白茫茫的一片中,难寻踪迹。


再冷的天周泽楷都喜欢打开窗户,他的书案就摆在窗下,冷风缠绕着他的指尖,偶尔也会让从小就在轮回长大的周泽楷冻得指尖都失去知觉。


但他总是开着窗,就像固执地给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的人留下的怀抱。


江波涛已经在昨天就把祈福牌放在了周泽楷的桌上,一摞挨着一摞整齐地摆着,等待着轮回家主亲手将它们拿起,然后将沾满墨的笔尖落下。


叶修,平安。


这四个字周泽楷已经不知道写了多少次,却每一次都珍而重之,从起笔到回锋都虔诚如同信徒。


有人说周泽楷寡言,连带着写祈福牌也吝于多写一个字,但只有周泽楷自己知道,这四个字就够了。


就像那一夜他牵着叶修的手为他许下的誓言一般,他不祈求他的归来,也不祈求更多的奇迹。


他写下叶修,含着爱意与思念,他写下平安,便是对那个人最大的期盼。


春去秋来,轮回的雪融化又凝结,周泽楷有时候想,若他只在一块祈福牌上书写,那只怕再好的木质,也会被他的思念浸没腐朽。


天色一点一点暗了下来,周泽楷拿过最后一块祈福牌,却突如其来地发现有光了。


暖如春日的灯光落在他的书案,他愕然地抬起头,才看到不知何时,有个人斜倚在窗棂之上,他手里执着灯笼,便将所有的暖意都带回了周泽楷的世界。


叶修顺手将灯笼架在一旁的书柜,他语带笑意:“那个地方我也不知道是哪儿,只记得有意识之后,看到云海之上那条朱红色的走廊。”


“那里挂着很多很多的祈福牌,风一吹,坠在末端的铃铛就晃悠起来,铃声连成一片,像海浪一样。”


“我看到了很多很多人的字,看到了老板娘,沐沐和沐秋,还看到黄少天喻文州,看到了王杰希他们,看到了很多很多人。”


“我顺着走廊走着,慢慢的祈福牌都变成了一个人所写,我顺着那四个字一直走着,走过日出日落,终于走回了人间。”


叶修的手指落在周泽楷的眉间,他看着另一个人,轻巧地将周泽楷眼角的白雪抹去。


“我得救了,小周。”


拥抱来得如此理所应当,叶修措手不及,被人抱着倒在地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周泽楷的身上,而这对周泽楷来说,却是如此真切而实质的幸福。


他们走了多远啊,走过山海,走过忘川,走过了生机和死寂,周泽楷有时候都在想,或许他会等到死去,然后在曼珠沙华盛开的地方变成一棵树,将根须深深扎入土地,继续等着那个不知道去往山海何处的人。


但他回来了。


叶修听到了他颤抖而带着哭腔的声音:“不,不……得救的是我,是我才对。”


他到底让这个孩子等了他多少年啊。


叶修闭上眼睛,那些他所背负的使命和责任已经走到了尽头,如今的他重生于某个人的思念,那个人固执地攥紧红线,将他从混沌之中带回人间。


“是啊,我们都得救了。”



 

没有更好的形容了,于是便只能用山的巍峨去形容海的广阔,这世间他们是彼此唯一的知音,是唯一的势均力敌。


这山海间,周泽楷只有叶修,叶修也只有周泽楷,他们是彼此的唯一,他们相遇于月色凉如水的城镇,相逢于三千弱水中央的岛屿,最后他们终得在轮回的冬雪红梅中执手。


自此便是一生。







end。

——————————————————


写到这里,山海正文部分就算全部完结了

磕磕绊绊,中间也停停走走,山海这个故事我写了半年多,但若是要算上构思的时间,只会更长,几年都不止

最开始很简单,只是觉得很喜欢山海经,得写一个以山海为背景的故事,又觉得作为兴欣粉不写一个兴欣的故事不够格

于是便有了山海

山海整个的核心是在我想出小乔的故事时定下的,叶修曾经在原著里说,这一赛季我们兴欣的主题就是成长

于是我也写了他们的成长,却不是那样的平稳喜乐,就像蝴蝶破茧要挣扎着让血液流淌到翅膀所有角落才能飞翔,他们也经过撕心裂肺的痛苦和分别,才成为了后来的样子


山海是我写得最痛苦的一个故事,不仅来源于故事本身,在我定下山海这个名字时,就注定了这是一条极其艰苦的道路

我构思故事的时候,告诉自己最多的话是,不能辜负山海这两个字

其实按照我的计划山海应该再后一点再写,因为在提笔的时候我就知道,我那时候还没有能力完全驾驭这个故事

所以第一版被我推翻了,两三万字,眼睛都不眨全部推翻,咬牙再来一次

山海,多大的一个词啊,所以这一次我往里面装了很多东西,爱情固然美好,但除了周叶的爱情之外我还写了很多,痛苦,亲情,思念,仇恨,很多很多东西,好坏皆有,于是便是山海

于是几乎每一个故事都需要我将自己掏空一样去书写,我中间停过两次,除了三次元的事情外,最大的原因就是我撑不下去,我曾经好几次都想过,我写不下去了,干脆不写了吧

可是最后还是躺够了就爬起来,继续去写

即使到现在写完,山海里依然有我不满意还想重写的地方,修文的时候估计也是任务艰巨

我在构思的时候在想,我能写这个故事么?就像有姑娘说过,这个故事太大了,大得好像不适合成为同人

可是我想,什么样的故事,是他们配不上的呢?

写完山海,大概直到明年春天之前我都不会再写长篇,因为太累了,而我计划中的下个故事又需要很多的资料,关于宇宙,关于海洋和天空,所以在明年之前我可能最多摸摸短篇,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很痛苦,很累,但写完回头看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会惊讶,我竟然真的将这个故事写完了

对我来说,真是奇迹一般

喜欢全职和老叶的这些年,多好啊

谢谢喜欢这个故事的你们

我们下个故事再见

评论(46)
热度(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