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二十五)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攀过盘踞在九重天半山腰的云海,天地瞬间便颠倒。


“你若上这九重天,抬头便该看这山川万物。”


这是曾经神对他们说过的,从九重天望下去,足踏皆为缥缈云海,日月在云中隐而不现,而若抬头,便能看见山川湖海,世界万物皆倒悬于其上。


天地之间有逆行的水柱相悬,间或还能看见摇曳着火红鱼尾的鲤鱼顺流而上,自云端游向山川。


家族中有不少小辈这还是头一次跟随家主来到九重天,一个个竭力端着,圆溜溜的眼珠子却到处乱飘。


此时距离朝圣会还有三天,所有的家主携着自己带上来的人先行于山腰的山庄休憩,待到三日后,每位家主只能带一个随从登上山顶,面见神明。


而这一次朝圣会,轮回成为了所有家族的目光焦点所在。


周泽楷的事情在各大家族之间流传,关于内情的猜测数不胜数,神谕只干巴巴地说要处置周泽楷,却没说为什么,在叶秋陨落这数月之后,轮回家主又下狱,实在是让各大家族人心惶惶。


因此这次一上九重山,不少家族都派人想去轮回打探消息,这可苦了目前的代行家主江波涛,他本就是个不爱打笑脸人的性子,面对前仆后继的询问,只得全部打太极般推回去,后来实在是烦不胜烦,干脆闭门不见客。


门没了,自然还有其他路可走,黄少天毫不客气地翻墙而入,仗着自己作为飞廉天生的敏捷速度,闪过了轮回的守卫,径直闯进江波涛的房间。


“所以周泽楷真被抓了?这是为什么啊?我不听喻文州说神挺看好他的么,怎么这才多久就翻脸了,你们轮回到底是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啊,你倒是说说啊你不说我这心里急得啊,一急我就得翻墙……”


饶是江波涛也被黄少天烦出三分火气,这人翻墙还赖他身上,他叹口气,说:“三日后朝圣会一切都会真相大白,黄长老为何不等到那个时候呢?”


“不都说了么,我急性子啊。”


“事关轮回内部机密,恕我不便多言。”


江波涛这下也顾不得什么君子动口不动手了,直接拉着黄少天的袖子,暗中使劲,将人带到屋外。


“你别拉我我还没问完呢,事关机密你就把机密的部分去掉给我讲剩下的啊,我和你说我很聪明的,你就给我讲讲我肯定能明白,这件事太蹊跷了。”


将人送到门外,江波涛身形敏捷地退进门内,假惺惺地说着“不便远送”,一边用身体将门堵死,断绝任何黄少天再闯进来的可能性。


黄少天看江波涛这守口如瓶的架势,估摸着自己今天也撬不出什么有用的情报,只得扛着冰雨转身离开。


“不过,”黄少天停下脚步,“周泽楷下狱对你而言应该是件好事吧。”


江波涛握着门框的手一紧。


“毕竟作为轮回二把手的你,自幼又是在轮回内部长大,人脉与能力都不必多说,虽说妖力上是逊周泽楷那么一点,却也算不得差。”


“那么这次轮回若没了周泽楷,你代行家主中的‘代行’二字,怕很快就要去掉了吧?”


黄少天平素里看起来总是大大咧咧,加之又爱絮絮叨叨,于是很多与他不熟的人,都忘了他那蓝雨长老是如何走上去的。


他那把冰雨剑下,不知斩下过多少妖类的头颅,他出剑永远都是飘而玄,却一击致命,一如黄少天此人。


江波涛没有说话,只直视着黄少天,没了平时的温和笑意,江波涛整个人如即将出鞘的刀般锋利。


“开个玩笑,回见。”黄少天背对着江波涛挥挥手,很快就消失在走廊转角。


江波涛在门前站了一会,确认黄少天真的离开轮回后,才关门退回屋内。


“叶前辈,别来无恙。”江波涛冲着空荡荡的屋子拱手。


“现在的年轻后辈真是不得了,我还以为我没有被认出来。”叶修自房梁上显形,他一跃而下,站在江波涛面前。


“不敢,我也只是在感应妖气方面有一些天生的天赋而已。”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鲲鹏在山海界中亦算是少见,即使相较于同类年岁尚轻的江波涛如今还是鲲,未能展翅化鹏,但确实如他所说,他在某些方面已经有了远超其他妖类的天赋。


“叶前辈到九重天所为何事?”江波涛继续发问,“这个节骨眼上,怎么看前辈也不该跑到这里来吧。”


这是实话,但江波涛这问句却问得毫无诚意,胸有成竹的模样仿佛早就知道了答案。


“小周被关在哪?”


叶修眯起眼睛,说实话来之前他确实是有些担心,毕竟他并不清楚江波涛的态度,何况就当时从忘川出来后轮回的作为看来,叶修并不认为江波涛会向着自己。


但就在刚才,几句话的功夫,叶修心里便有了计较。


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人,看起来懒懒散散粗枝大叶,却总是能从细微之处了解人心所在,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将自己掩饰得分毫不漏。


江波涛也没了和他打太极的心情,他沉声说:“轮回这边的探子给的消息是在九重天东方位的熊之穴,前辈知道么?”


叶修略一思索,他确实知道那么个地方,没想到那个人居然把水牢设在那个地方。


他下意识摸摸自己的眼睛,这几天一晃而过的画面都是一片漆黑,很大的可能性便是周泽楷已经失去意识了。


三日后的朝圣会周泽楷便会被当众处决,所以留给叶修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需要人手么?”江波涛问。


叶修摇摇头:“我带了人,再说人多了也累赘,能不惊动其他人将他带出来最好。”


“而且,我也不希望有轮回的人插手,这件事势必会暴露,你们就在此地安分地等着,这件事便沾不到你们身上。”


江波涛认真思考片刻,同意了叶修的提议,他如今是代行家主,那么在周泽楷回来之前,他必须带着轮回好好蛰伏。


未免节外生枝,叶修决定立刻离开,他偷偷摸摸地推开江波涛屋后的窗户,准备直接翻墙出去。


“你如此信我,就不怕到时候我转头将你和小周卖出去么?”叶修离开前随口调侃道,不过他确实心里存疑,按理来说江波涛这么谨慎的人,不该对叶修报以如此的信任。


“因为这是小周交代的。”


叶修当时就愣住了,周泽楷的交代?


江波涛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叶修一无所知,他叹口气,说:“从忘川回来后,到神下令将他带走,这期间大约有半月时间,小周花了半个月,将轮回内部全部清洗了一遍。”


无论是哪一个有点年头的家族,内部必定都是盘根错节,而向来脾气温和好使唤的周泽楷这次却一反常态,用强硬的手段将不少蛀虫般的老人清洗下去,他雷厉风行的手段震慑了不少长老,将权力完全集合在他的手中。


“他回来的第一天,就和我说,他要走你要去的那条道路,他认为那是对的。”


“自小他便与我们都不一样,他肩负着轮回所有的希望,这件事我们都知道。”


“他是轮回的家主,所以我们相信他的选择。”


人人都有自己的思量,也人人都总是从自己去考虑万事,但对于江波涛,还有轮回许多人来说,他们将轮回的希望放在周泽楷肩上时,也就意味着他们将自己的信任也给予了周泽楷。


他们相信着周泽楷能将他们带向正确的方向,那么对于周泽楷的选择,他们或许不解,或许难以想象,但最终他们还是选择了跟随周泽楷。


相信他即使是在漫长的黑夜之中,也能为他们劈开黎明。



 

叶修从高墙一跃而下时还有些恍惚,他未曾想过周泽楷做到了这个地步。


周泽楷在他身边时,大部分时候都是个寡言的孩子,以至于叶修下意识将他当做了孩子。


但他是轮回家主,无论是清洗内部,还是提前做出安排,这些都在说明,周泽楷已经是一个不输于他的男人。


周泽楷到底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命运么?若是叶修不出手,难道他真的打算低下头颅,就这样死在这里?


叶修的脑子里乱糟糟的,以致于他都没能第一时间发现,墙根下抱着手等待他的两个人。


“叶修。”


韩文清和张新杰从阴影处走出来。







TBC。

——————————————————————————

尝试日更一下。。。。。。。。如果没有过劳死的话。。。。。

评论(6)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