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二十三)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叶修做了一个梦。


他醒来的时候正是傍晚,连叶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躺在屋顶睡着的,夕阳将天空染成赤红的颜色,那样鲜艳,光是看着,叶修就觉得自己的眼睛越发灼热。


他不明白这样的灼热感究竟是真实还是仅仅只是梦境的残留,指尖触及的眼睑却是微凉。


看来那并不仅仅只是梦境而已。


在那场异常真实的梦境中,叶修看见自己身处水牢之中,黑铁的锁链从他的腕骨穿过,将他死死绑在巨石之上。


叶修知道这是梦境,因为他并没有感受到痛苦,就连这具身体不住的粗喘,他也只是听到而并非感受到。


环绕在四周的水面平静无波,叶修却认得这水。


凤麟洲,在西海之中央,地方一千五百里,洲四面有弱水绕之,鸿毛不浮,不可越也。


即使是关押叶修,这样的组合也算是高规格了,漆黑的空间里只能听到水滴在岩石上的声音,身体上的痛苦叠加着精神上的折磨,而承受这一切的人——


叶修将手从眼前放下,一时有些不敢说出那个名字。


只有短短一瞬,叶修有些自我逃避般地希望刚才那真的是梦境。


最终还是理性占了上风,逃避什么都不能改变。


“我操你搞什么,跑这上面来偷闲,害得老子好找。”魏琛骂骂咧咧地爬上屋顶,他拍拍身上的灰尘,“消息来了。”


要说魏琛其人,上三教下九流,就没有他没结交过的,那时候要是叶修想打探个什么消息,扛着却邪去蓝雨转一圈,总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而这次也不例外。


“这一次朝圣会提前了,下个月月中。”


朝圣会,一年一度属于山海界的盛会,无论任何家族都要派出家主和精锐前往神所在之处,对一年的功绩和过失论功行赏。


但这么多年以来,朝圣会都是在冬春交际之时,从未改变过时间,而这一次……


叶修没说话,等了片刻,果然魏琛继续说了下去:“据说是因为,为了处置与你勾结的,轮回家主周泽楷。”


叶修坐起来,脸上的表情很平静,魏琛不由得有些纳闷:“你提前知道了?”


叶修摇摇头:“我看到了。”


那一瞬间魏琛在他眼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金色,仿佛某种鸟儿的尾羽。


“你说那个人是什么意思?”魏琛干脆也坐下来,毫无形象可言地盘着腿,“轮回这些年也算是为他鞠躬尽瘁了,他这是要自断手臂?”


“他急了。”叶修评价,“我一日不死,终究是他的心头刺眼中钉,家主们各自有各自的顾虑,至今仍未放开手脚,他要借小周杀鸡儆猴。”


魏琛皱眉,有些不可置信:“他当那些家主是什么?他养的狗?扔块骨头出去没人动,他还要挥鞭子抽?”


“如果是你是他,你会怎么做?”


叶修这话转得突然,魏琛愣了片刻,然后顺着他的假设思考:“如果是我,首先我得明确告诉其他人你到底冒犯了我什么,你与其他家主关系匪浅,光是一句亵渎神明其他家主肯定心存疑惑,而且家主之中和你关系也有疏有近,考虑到家族之间的角斗,如何平衡也是一个问题……”


他还未说完,叶修倒是先笑了,这下魏琛就不乐意了:“笑啥呢你?不是你问我的么?”


“我笑的是如果我是你,大概和你考虑的也差不多。”


“但那个人不一样。”


“我们无论如何考虑,都逃不脱如何平衡这个问题,这从某种意义来说,是一种王权之术。”


“但那个人要的不是成为王,而是成为神,神应该是所有人毫无疑问毫不迟疑地去相信的存在,只要他挥手所指之处,所有人都该责无旁贷。”


“这种想法未免太过嚣张了。”魏琛严肃起来,他之前的说法还有所保留,这样的想法,简直是将他们当成蝼蚁在看。


叶修只摇摇头,关于神的想法合不合理正不正确他们说了都没有用,这并不是靠说服就能扭转的差异。


魏琛自己也想明白了这点,进而觉得无趣,他站起身准备下去时,却又停下来:“叶修,你真的想明白你为什么要去推翻那个人了么?”


“怎么,到现在你反而怯场了?”叶修调侃。


“难道不都是这样的么?看上去我们都像认准目标坚定前进,但无论是什么时候,我们都在一遍一遍问自己,这是对的么?这是应该的么?一遍遍质疑自己,再一遍遍去回答自己的质疑。”


“当初将他拥上神位的是我们,如今要将他推翻的也是我们,但这也意味着将过去的我们全盘否定,这样的路一旦有一点迟疑都会有破绽,在击溃他之前我们就将会被自己的战争击溃。”


就像行走在独木桥上,如果不能只看着前方坚定地走过去,必然会坠入深渊。


“我没有想那么多。”叶修坦言,“比起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我更在意的是,坐在神位上的那个人,已经不是我们所想象的神明了。”


“他残暴,贪婪,就像你说的,将我们视为蝼蚁,或许现在他还藏在那片神的矜持背后有所收敛,但有些界限一旦打破,就会越加让人无所畏惧。”


从蓝雨死去的四十三精锐,到与叶修的即翼山一战,甚至到如今对周泽楷的处置,无不在彰显出,那个人并不在乎他们的生命,整个山海界于他而言,大概只是手中的玩物,他们连为妖的资格都没有。


“为了这样的理由……”魏琛最后只留下这样一句话,“你是想成为一个英雄么?”


这个词很陌生,久违后的相逢一般,自从有了神,山海界仿佛就没有了英雄。


叶修将手臂搭在眼睛上,将一切光明都掩盖在外。


“英雄么?”



 

英雄应当伟大,应当无私,应当是人们的神祗。


但叶修想他可能不是一个英雄,毕竟他还有私心。


即翼山一战之后,叶修已经不会做梦了,所以那个被关在水牢里的人,是周泽楷。



 

“给你。”烤得焦黄流油的烤鸡被递到叶修面前。


“还是自家妹子贴心。”叶修从苏沐橙手里接过盘子,沉甸甸的食物让吹了半夜风的他从心里感受到了温暖。


虽然是食物的温暖。


“这是柔柔才烤好的,据说用了新的调料,你快尝尝。”


唐柔的手艺自不必多说,叶修三两下就将一只烤鸡消灭得干干净净。


苏沐橙坐在一旁,名动山海的第一美人毫无顾忌地直接坐在屋顶上,见叶修吃完,苏沐橙笑得眉眼弯弯。


叶修打量了下,问:“却邪呢?”


“在我哥那,他说给我改改,让我用得更趁手些。”


“啧。”叶修挑眉,“你们这是明抢啊。”


“你有千机伞了啊。”苏沐橙吐吐舌头,“而且我哥说了,却邪本来就是他做的,这只能算是物归原主。”


要真翻旧账估计三天三夜都说不完,叶修识相地选择了闭嘴,啃完的鸡骨头被他杂乱地堆在盘子里。


“事发突然我也没料到后来的事,从槐江山出来辛苦了。”


叶修说的自然是苏沐橙当初一人一枪独自从他的洞府杀出来的事。


苏沐橙摇摇头:“还好,来的都不是什么成气候的家伙,若是黄少天韩家主那样的来,才有些棘手。”


因为年代久远,于是也很少有人知道,在当初山海界动荡不安的时代,在骸骨成山的战场上与叶修并肩而立的,正是苏沐橙。


两人都是悍勇的路子,一杀红了眼就什么都不顾了,苏沐秋不不得已只能跳着脚在后方掩护他们,本来潜心研究武器的他硬生生练出一手好暗器。


“叶修,”苏沐橙突然发问,“即翼山那件事,和嘉世有关系么?”


外界众说纷纭,但真正的真相却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叶修低头摩挲着盘子的边缘,半晌才回答:“我不知道。”


这是实话,那时候的嘉世究竟扮演的是什么角色,是与他一样的受害者,还是帮凶,叶修都不知道。


“有些东西是不可揣度的,所以事实如何,我也不知道,但无论如何,结果都没有变化。”


“我和嘉世的缘分,大约是尽了。”


嘉世终究是作为山海界中的古老家族存在,叶修如今独自一人,自然可以恣意妄为,但嘉世却是一发牵动全身,它的根须深深埋入地下,再无法如当初那般遨游天际。


“我以为你会问我和神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叶修笑道。


“之后我听我哥给我说了些,不过这个我并不在意,毕竟我信你,只要跟着你就好。”


“你就不怕是我错了?”


“这世间哪有那么多对错,如果只用黑白就能分割所有,那活着岂不是会轻松很多。”苏沐橙将盘子端起来。


“不是真正身处漩涡之中便不能对此评头论足,你又何须管其他人想什么,只管往你认为该去的地方走便是。”


“我们自会跟上。”



 

天还未亮,而楚云秀的马车已经启程。


“楚家主,有我们这样的保镖伙计是不是特有面子。”苏沐秋整理自己身上的服饰,让烟雨的标志露在明显的地方。


“你们这样的大神我可请不起。”楚云秀向着身后的四人摇晃手腕。


为了混进朝圣会,叶修,魏琛,苏沐秋和苏沐橙乔装打扮混入了烟雨的队伍。


而神明已经在山巅端坐,等候他们的到来。


 





TBC。

————————————————————

大家国庆节快乐!!!我要在家里宅八天!!!

评论(17)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