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八)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周泽楷长大了一点。


叶修将人拉到面前站定,用手从周泽楷头顶向自己身上比划,刚好能到自己胸口的位置。


“长得这么快?”叶修挑眉,虽然他知道随着妖力渐渐回归,周泽楷是会长大,但这也太快了点吧,昨天还是需要他抱着的团子,今天就已经是翩翩少年的模样了。


“当然还是没我高。”叶修笑眯眯地拍拍周泽楷的头。


周泽楷已经逐渐适应叶修这样嬉皮笑脸的性格,后者可是口头上一点亏都不肯吃的人,周泽楷觉得自己就别妄想能同他在语言上讨得了好。


“真不考虑让我帮你编辫子?”叶修颇为可惜地摸摸周泽楷长长的头发,结果惹来少年的严词拒绝:“感谢前辈的好意,不用了。”


叶修耸耸肩,只得继续百无聊赖地把玩自己的辫梢,那一小簇头发弯成俏皮的弧度,像是某种动物的尾巴尖。


唐柔离开后,两人也继续赶路,林间绿意重重叠叠,马儿踏在碎石路上嗒嗒作响。


“嗒。”慢悠悠的马蹄声中忽然混入杂音,一颗石子携裹着破空之声击打在叶修他们的前方,逼得人不得不勒紧缰绳停下脚步。


然而袭击者显然并不满意这样的结果,一颗接一颗的石子打在他们周围,偏偏又避开了猎物,简直就像是过于恶劣的玩笑,如同猫在进食前偏偏要不断玩弄食物。


“王大眼,你说你一个微草家主,还玩这种把戏,你幼不幼稚!”叶修拍拍身下的坐骑,安抚住不断原地踏步的马儿,扬声向林间发问。


“都是叶家主玩过的伎俩,拿到你面前确实不够看。”罪魁祸首此时才走出丛林。


微草家主王杰希,端方君子,其德行品性都是他们这些家主里首屈一指的,但只有像叶修这样和他相熟的朋友,才知道王杰希其实是个蔫坏的家伙。


“你还真对得起你们鬿雀家的名头啊,坏到骨子里了。”


鬿雀一族,骨骼有毒,叶修也不知道是第几次拿这个事嘲笑王杰希了。


“论这方面我是比不过那边那位,喻家主,还不出来是打着黄雀在后的主意?”


“岂敢岂敢,不过是看两位斗法看得入迷了。”喻文州被王杰希卖个底朝天也毫不生气,笑眯眯地从另一边林中踱步而出。


微草和蓝雨是有些积怨的,这事在山海界不算什么秘密,要真说源头是什么,那也不算什么大事,不过是这么多年磕磕绊绊最后变成打不开的死结,让两家都梗得不好受。


到了这一辈,温润如玉的蓝雨家主和一本正经的微草家主都不是省油的灯,加上手下那几个爱打架的家伙,山海界里都知道,遇蓝雨不说微草,见微草不提蓝雨,夹在两家之间,大家都不好做啊。


而现在能让微草家主王杰希和蓝雨家主喻文州暂时放下芥蒂,那只有一个理由。


叶修笑了:“一口气两位家主,这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太快了,自周泽楷来到兴欣不过半月,新的追兵便已赶到,现在即使是周泽楷也隐隐感觉到不对劲,似乎这场追杀太过于迫切和草率,而在这之后掩盖的仿佛是,恐惧?


“算你的位置可花了我不少功夫。”


王杰希素来有九鬿之名,取自北斗七星之意,说的就是他在占星一途上的造诣,这人说完话锋一转:“结果喻家主就这么跟在我背后捡了好大个便宜。”


“小把戏,不入王家主眼。”喻文州倒谦虚两句,直说得像王杰希夸了他一般。


王杰希算好位置出发后就感觉到喻文州跟在自己身后,三番两次都没甩得掉,冉遗一族穿梭于梦与现实,打架喻文州可能不行,但在其他旁门左道上他倒是天赋异禀。


“我最烦和他们这些人说话,你看这一句话能转一十八个弯,小周你长大可别学他们。”叶修笑嘻嘻地同怀里的周泽楷说话。


“叶家主——”


“别,我现在已经不是家主了。”叶修抬手打断喻文州的话,“鄙姓叶,单名修。”


到底是喻文州,要是黄少天在场立刻就能闹起来,好脾气的蓝雨家主点点头:“那么叶修,那一日在即翼山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王大眼不是会算么?让他给你算算。”


“我算不出来。”王杰希倒没为这样的绰号动怒,“甚至那一天之后你的星轨就被斩断了。”


周泽楷猛地攥紧拳头,星轨被斩断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这个人死去了。


这太荒唐了,叶修明明就好好地在他身边,之前听说他的长明灯灭了,周泽楷也只当是他的金蝉脱壳之计。


但没有人能蒙骗星辰,即使是神也不行。


越是接触周泽楷就越是疑惑,神的反常,叶修身上的重重疑点,和传闻截然不同的现实,这些都在推动着周泽楷去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来你学艺不精,乖乖回去把周易再默五百遍。”


王杰希和喻文州的问题都被叶修轻飘飘地挡了回来,在场的都是聪明人,叶修既然不想说,王杰希和喻文州也就不再问。


“那你带着周家主是要去哪儿?”喻文州一早就认出了周泽楷,“轮回的人已经在路上了。”


周泽楷久不归去,轮回肯定不会置之不理,但他现在这个样子是没法回到轮回的。


“去忘川见见老朋友。”


“你以为你进得去忘川?”王杰希皱起眉头。


忘川严格来说已经是山海界和冥界的交界之地,从很久之前进入忘川的入口就被关闭了。


“你们嘛可能不行,但我就可以。”


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看看他们前进的方向,推测道:“你们要去即翼山?”


即翼山,正是叶修的丧命之地。


越来越多的疑点,越来越迷离的前路,叶修将马鞭递给周泽楷,他耳边的朱色流苏从少年脖颈边扫过,轻得像是一阵风:“你们觉得,神于我们的意义是什么?”


“我们为什么要跪俯在他的脚下?”


没有人想过这个问题,无论是王杰希喻文州还是周泽楷,比起他们神是太过古老的存在,他们的生命漫长,但似乎从他们出生起,那位神明就已经高高在上,他们跪在他脚下亦是天经地义,不容得质疑。


“你到底想说什么?”


喻文州的脸色完全冷了下来,蓝雨的上一任家主魏琛正是因为亵神而被当庭放逐,那时候是尚且年幼的喻文州一力担下了蓝雨,才让这个家族不至于被其他虎视眈眈的鬣狗撕得粉碎。


气氛紧绷起来,在场的四个人都知道,他们现在的谈话已经触及到了禁区。


“我的意思当然是……”叶修突然一脚狠狠踢在马肚子上,马儿嘶鸣着向前飞奔,而同时他抽出背上的千机伞,机栝几番动作,雪亮的锋利暗器铺天盖地向两人袭去。


“小周驾马!”缰绳到了周泽楷手里,而叶修则反身,握紧了千机伞。


“这可真是大麻烦啊。”那点小把戏自然挡不住两个人,面对逼近的王杰希和喻文州,叶修着实是捏了把汗。


如果是之前他要以一敌二不说稳赢,逃走还是很有把握的,但如今的他……


伞面如花朵般轰然绽开,那些暗藏在伞骨末端和伞面边缘的刀刃都露出了锋利爪牙,千机伞旋转着来到王杰希和喻文州面前,美丽的背后杀机毕现。


喻文州没有使出全力,比起神谕他还有更想知道的秘密,蓝雨家主本质上就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但这也不妨碍他感受到,叶修的不同。


妖力的不同,甚至于连战斗方式都有了变化,许许多多的细节线索被推到喻文州面前,聪慧的冉遗已经模模糊糊接触到真相。


“叶修你——”


王杰希的动作更快,他的右手已经显出妖形,虎爪直指叶修的咽喉。


叶修没有躲开,或者该说,他来不及躲开了。


似乎连王杰希都没料到叶修居然没躲开,在锋利的爪尖即将抵达时,他被逼退了。


磅礴的妖力如同海浪,将喻文州和王杰希都逼得不得不几个起落退开避其锋芒。


叶修抓住机会翻身跃回马背,周泽楷握紧缰绳,纯正的黑色爬上他的瞳孔,那是不折射一点光芒的黑色,属于夫诸的双眸。


逼退两人的正是周泽楷,当年选择他作为轮回家主时,轮回不是没受到质疑,毕竟夫诸多性情温和,没有人能想象周泽楷要如何成为一个杀伐决断的家主。


但他做到了,于是当初的那些人都闭嘴了。


夫诸的妖形在周泽楷身后若隐若现,马儿被吓得低下头,却不敢逃离。


少年抬头直视那两人,他抬起右手,护住了身后的叶修。


周泽楷说:“他是我的猎物。”







TBC。

————————————————————

梳理了一下山海的大纲把自己绕晕了。。。。。。。。。

评论(14)
热度(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