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四)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那天晚上,叶修捏着肩膀,漫不经心地同陈果说:“老板娘,明天我出个远门。”


“嗯。”叶修的语气如此平静,仿佛不过是出门买个烟丝,以致于陈果第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就应声。


片刻后,陈果停下手上的动作,瞪着叶修:“你要去哪?”


“虽然说起来挺丢人的,不过下一批追杀的我可能应付不来,必须出去搬救兵了。”


“应付不过来?不都是你以前教出来……”陈果说到这里猛地停住。


她终于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因为叶修和苏沐秋是从嘉世逃出来,她便也默认了之后的追杀是嘉世的人,她以为叶修不肯多说原因是提及嘉世的背叛伤心,但现在再细细回想,不对,有太多的疑点无法解释。


如果仅仅是嘉世,怎么会请得动轮回家主周泽楷?其他各大家主又怎么会缄默至此?以那帮家伙的德行,现在不正是收编叶修千载难逢的机会么?说得难听一点,在没有了叶修日渐式微的嘉世和有斗神之称的叶修之间,该怎么选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陈果是有些粗心大意,但她并不傻,她当即一把抓住叶修,厉声问:“追杀你的到底是哪方的人?”


或者,陈果不敢问,只怕问出口就变成了真实。


或者,是所有人都想要你的命?


叶修笑得有点无奈,他知道陈果早晚会反应过来,但偏偏是这个节骨眼。


“老板娘。”苏沐秋突然出声,“山海界里,能让轮回家主心甘情愿为他办事的,还有谁?”


烛火不安地低下头,答案溜到了陈果嘴边,但她不敢说出来。


不可能,这个答案不可能,这太荒谬了,然而一旁周泽楷淡定的神情已经证实了陈果心中的答案。


“……神?”



 

山海之上有神焉,天地间众妖,莫有敢忤逆者。


神站在整个山海界的最高处,据说唯有每年的朝圣会上各大家主才有资格一见,对于其他人来说,神更接近于一种概念,即使没有真正直面,也能唤醒骨子里的敬畏。


那一瞬间陈果陷入了无解的矛盾之中,神和叶修,站在不死不休对立面的两方,她根本不知道该选择哪一方是对的,哪一方是错的。


她也听说过有亵神者,蓝雨前家主就是因为在朝圣会上出言不逊而被神放逐,但叶修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其中的缘由太过复杂,而且还有太多我拿不准的地方,所以不能和你详说。”叶修放轻声音,试图安抚陈果,“选择来兴欣也只是缓兵之计,现在我只是把之后的打算提前而已。”


“那你更不能去!”陈果死死攥住叶修的袖子,仿佛这样都能改变他的决定,“如果是神的话你根本逃不了,如果在路上遇到……”


“我躲在这他们不是也找过来了么?”


是的,短短的时间内叶修已经遭遇了两场刺杀,显然他藏身兴欣的事情已经暴露。


不能躲,也不能自投罗网,每一个选择都通向死路,陈果根本无法在混沌中找到一丝光明。


“别担心。”


轻轻巧巧的三个字,却不容人质疑。


叶修的膝上横放着千机伞,他抬眼的一瞬间,烛火的光在他眼中流转。


久居上位者,举手投足之间是藏不住的,即使是周泽楷,在决定了一件事之后也容不得第二个人置喙。


嘉世算得上山海界中最古老的大家族之一,而家主叶修,自然更是山海界数一数二的大人物。


叶修恣意张狂之名周泽楷自然有所耳闻,自两人直面交锋以来,周泽楷一直在观察他,却无法从他身上看到属于斗神的分毫。


草莽之气和独属于市井之间的烟火之气使得叶修比起所谓的嘉世家主,更像是行走于红尘之中的落魄侠客。


但这一刻,周泽楷看到了,叶修坐在那,他说出那三个字,那么即使前路黑暗渺茫,即使他仅仅身着普通的粗布短打,在场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相信,相信他所说的一切。


“我会去一趟忘川。”叶修慢条斯理地说着自己的打算,“为了防止我走后有不开眼的来兴欣,我先去把小唐找回来。”


周泽楷也不知道那一刻他是怎么想的,他突然想要出言阻止叶修,就他所知,蓝雨微草烟雨三家的家主已经出动了,叶修凶多吉少。


但看向叶修的一瞬间,周泽楷又说不出口了。


因为他没有立场,也因为他明白,这些叶修说不定比他更清楚。


被注视着的人站起身,千机伞的伞面流淌过暗色的光晕,叶修在伞柄处轻轻一拧,手中的伞应声而开。


三十七根银色伞骨支撑起整个伞面,与普通的伞不同,千机伞上过于繁多的机栝和节点暗藏杀机,周泽楷领教过它的厉害。


所谓物随主人形,某些意义上来说,千机伞格外地适合叶修。


复杂又简单,坚硬又柔韧,退一步,他只是摇着木盅的兴欣店小二,而进一步拿起千机伞,他仍是无所畏惧的斗神。


此时的叶修将千机伞靠在肩头,闲庭信步如同雨中漫步的人,他心中有着无论谁都无法撼动的目标,在抵达之前,他无人可敌。



 

“据说人有折柳送行的习俗。”苏沐秋说完这句左右张望,镇子边缘树木不少,但柳树是真没一棵。


“是个形式,咱们将就一下。”他顺手从路边薅了几根狗尾巴草塞进叶修手里。


叶修破天荒没嫌弃苏沐秋的品味,狗尾巴草在他指间几度穿梭,被他编成了小小的草环。


草环被挂在马鞍上,马背上的周泽楷好奇地伸手碰了碰,毛茸茸的奇妙触感。


清早,陈果和苏沐秋将叶修和周泽楷送到镇子边缘,鉴于周泽楷目前的特殊情况,叶修再不愿意也得带着他走。


难得要出远门,叶修将自己的长发在脑后编成细细的一股辫子,而过短的头发只能耷拉在他的脖子和耳边,辫子歪歪扭扭,颇有其主人所称的“洒脱潇洒”。


周泽楷摸摸自己同样变成孩童的短发,因为不用遭到叶修毒手默默松了口气。


马是陈果亲自选的,膘肥体壮,黑色的毛泛着亮色的光泽,周泽楷被他们放在马背上从茶馆走出来,不得不说一路上四平八稳,是匹好马。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叶修向两人挥挥手:“就到这吧。”


陈果抓住欲翻身上马的叶修,将手里的东西递过去:“这里面有我和苏沐秋的一丝妖气,遇到危险毁了它我们就知道了。”


陈果这话说得毫无底气,毕竟连叶修都无法面对的危险他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叶修倒没有如平时一般出言不逊,他看着手中的朱色流苏,拎着金色的弯钩摇了摇,迟疑地问:“这是……戴耳朵上的?”


陈果脸一黑,她昨天就知道叶修要计较这个,没好气地一巴掌拍他背上:“谁叫你走得这么急,我手边只有这个,要不我现在给你换个玉镯子?”


眼看着陈果作势要把手上的玉镯子取下来,叶修忙不迭地将流苏戴上:“别别别!就这个就这个!”


朱色的流苏在叶修耳上摇曳,应和他身上天生自带的洒脱,自成一派风流。


叶修在马背上坐定,双手正好能环着周泽楷握住缰绳,马儿低头烦躁地小步移动,显然迫不及待。


“走喽。”没有再多的告别,叶修双腿一夹,两人一马飞奔而去。


这山海广阔,陈果不知就此一别后,他们还有再见到叶修的机会么?


“老板娘你不用担心。”苏沐秋双手枕在脑后,“祸害遗千年不是么?”


关于叶修的传言太多,他也曾经无数次这样提枪踏上别人看来毫无转机的道路,从他还是妖力微薄的幼年时到之后一呼百应的嘉世家主,唯有那个一往无前的背影不曾改变。


叶修就是这样的人,与其让他东躲西藏中狼狈地活着,不如放他前行,他能在刀光剑影中击缶而歌,战鼓声喧嚣震天。


陈果露出自昨晚来第一个笑容,她抬手将耳边的碎发挽上去:“是的,他死不了。”



 

而走到密林中放缓速度的两人,叶修直视前方,仿佛闲谈般说:“小周,你接到的命令不止一个吧?”


在茶馆叶修没有问过,于是周泽楷也没有说,他们都默契地避免将其他人拉入漩涡。


现在只有他们两人,叶修发问了,周泽楷听他的语气也不再藏着掖着:“嗯。”


“让我猜猜,一个命令自然是要我的命,而另一个呢。”


不是问句,答案他们都心照不宣。


“夺山海卷。”周泽楷回答。







TBC。

————————————————————————

居然卡在吹叶修的部分卡了半个小时,我可能不是一个真正的粉丝……

明天高考!各位要高考的加油昂!给你们上个全属性up的buff,各位武运昌隆!

评论(13)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