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REATORS】致我笔下的世界

※看完番的絮絮叨叨

※献给Re:CREATORS






前段时间花了一天时间,把Re:CREATORS捡起来,从茉美香死去的地方重新看完。


我倒很少有看到一半扔到一边的番,唯二做过的只有FZ和REC,所幸的是,这两部作品都让我能对自己再次去接着看而感到庆幸。


虽然争议很大,虽然我也仔仔细细看了其他人指出的问题,但REC在我这里是能排进前五的,比起质疑真鉴的行为动机,以及质疑某些发展的合理性,我更喜欢和关注的,却是整部作品都在竭力叙述的,关于创造与被创造者的缘分。


是关于作者,和他们笔下的朋友们的,一个小小的故事。



 

我记得今年叶修生日的时候,虫爹给叶修写了人物短评,里面有这么一段话。


【所以老有人问你写主角是不是在参照自己时,我都会不假思索的否认。

怎么可能呢?书里的人物比起我自己实在美好得太多太多了。我会那样写,大概很大程度上也是出于一种自己的向往吧。】


女神难得的谦虚正经啊。


但或许确实是这样吧,比起我们所能书写的,那些美好勇敢的人物,作为作者的我们,确实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甚至于很多时候,面对命运的戏弄,我们也只能咬牙切齿地诅咒,哪里又做得到他们那么一往无前。


但有时候如果切换到读者的角度,又觉得太过于神奇。


这样的一个人,和我们一样活在世界上的人,居然能创作出这么庞大的世界和精彩的人物,牵动着许许多多人的心绪,陪伴他们走过最黑暗的日子。


太奇妙了,那样的作者,简直就像是神一样。


所以在REC里,阿尔泰尔对初到现实世界的赛蕾嘉和米特奥拉说,欢迎来到神的世界。



 

我至今也认为REC最震撼我的片段,是关于骑士爱丽丝特莉娅。


爱丽丝在来到这个世界的最初,是愤怒的,她来自一个深陷于战争之苦的地方,而来到现实世界之后,她却发现自己的一切居然只是一个故事,供人娱乐,那些对她来说死去的子民和战友,却是现实世界里无关重要的一笔。


没有谁在面对这样的落差时不会愤怒,她想要通过对现实世界的影响拯救自己的国家,于是她站在了阿尔泰尔那一边。


我想如果没有后来,也许爱丽丝直到最后死去,也是抱着这样的仇恨和执念。


但在她与米特奥拉的战斗中,男主挡在了米特奥拉身前,面对爱丽丝的质问“我的世界,不过是你们的娱乐”时,男主说,不是这样的。


那样的爱丽丝,那样奋不顾身战斗着,保卫着自己国家的爱丽丝,带给了他,以及和他一样的许许多多的读者勇气和坚强,他们从未将她的世界视为娱乐,他们在另一个世界,陪着爱丽丝战斗,为她祈祷,为她流泪,以及执着地相信着,关于爱丽丝的结局,一定会是光明和和平。


是的,也许这个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的娱乐故事,但起码关于爱丽丝的故事,不是娱乐。


就像我们看过的许许多多的故事,那不是娱乐。


而这,正是真正出色的作品的魅力所在,并不是让人笑一笑就忘记的,它真正成为了一个世界,那里面有欢笑有悲伤,有好有坏,丰富多彩,也一定有作者想要传达的心声,最终随风送到所有人心底。


所以爱丽丝在那一刻得救了。


从她的故事里得到勇气的少年挡在她面前,大声地喊着:“如果是你的话,不也会这么做么!”


我想很多很多的人都有着这样的愿望。


亲自站在自己喜欢的角色面前,亲口对他说,你曾经救赎过我,你给予了我梦想,光明和面对未来的勇气。


这是写多少字都无法替代的,也是创作多少东西都无法替代的,想要亲口告诉那个人的愿望,或许到时候会慌得口不择言,也许言语贫瘠,但还是很想亲眼看见他,亲口告诉他。


所以爱丽丝能听到,真是太好了。



 

布里茨的女儿曾经在作品中牺牲,于是来到现实世界的他心里只有怨恨和绝望。


但后来在面对自己的作者时,他的女儿又回到了他的身边,而骏河说,我可是你的神啊。


我觉得可能是我的解读误差,可能骏河不是这么想的,但那一刻我是真的体会到,面对角色的悲剧,作者所承受的悲伤,也许远比角色和读者来得多得多。


死亡,病痛,误会,对立,作者赋予了角色种种不幸,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没有心的神一般。


但骏河说,当然是哭啊,一遍一遍地哭,一遍一遍地写,直到后来哭到麻木,哭到再也不会悲伤,才能写出好的故事。


很多时候,一味的甜美和快乐是写不出好的故事的。


就像黑夜之后的光明,寒冬之后的第一朵鲜花,走过了最悲伤的过往得来的幸福,才能使人铭记。


但这一切伤害得最多的,往往是作者本身。


我记得曾经看外国著名作者的轶事,看到说是哪位文豪,写悲剧的时候往往会哭得一塌糊涂,甚至哭到晕厥,那时候的我其实并不是很明白这样的心情。


直到那时候我写到戏骨里女人死去那一章,还没到结尾的时候已经哭得看不清屏幕,硬撑着写完最后,发表了之后我一晚上没敢去看那一章,哭得几乎不能自已。


一想到那么通透和聪明的女人死去,她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爱情,也没有得到想要的安宁,最后死于爱人枪下,最后留下的话却是“没关系,我不爱他了”。


我能感受到的大概是比所有人都要多的悲伤和绝望,所以我想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给每一个人好的结局,就像骏河将布里茨失去的女儿送回他身边。


如果可以的话,哪一个作者不希望自己的角色有最好的结局呢?


我可是你的神啊,无所不能,也深爱着你。



 

来自作品里的角色们,纯粹又美好,就像降临于每一个作者面前的奇迹,让人慌了手脚。


就像赛蕾嘉和松原崇,看上去好像只是勇敢的女骑士和普通的中年大叔,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但看到后面我才发现,果然不愧是赛蕾嘉和她的创造者。


赛蕾嘉性格里那些勇敢,英气和正义在松原崇身上也许并没有那么纯粹,但仍然在之后面对可怕的战斗时,在面对赛蕾嘉死去的时候,让松原崇拿出电脑,勇敢去走一条不可能的奇迹之路。


那些角色和他们的创作者也许并没有完全一致,但他们本质里的东西却没有不同。


勇敢的赛蕾嘉和勇敢的松原崇,英勇公正的爱丽丝和面对她的枪尖也不肯说谎的高良田,看起来不着调和不好惹的优夜和八头司。


那是不可能回避的事情,在创作和塑造一个人物时,作者无法避免将自己的想法和三观给予角色。


创作是孤独的,那时候整个世界只有你一个人,你一点点看着角色从粗线条的简笔画到活过来,是奇迹,也是恩赐。


我一直有种近乎理想化的看人方式,我觉得通过作品是最能了解一个人的途径,能写得出好作品的人,一定也是一个好人。


听起来很天真,但我还是觉得这是藏不住的,不管怎么用套路伪装,如果是用心创作的人物,大概是很大程度上作者的投影。


我仍然记得当初某部原耽的作者爆出侮辱一个画手,我当时看完作者的发言,就在群里说了一句话,那部原耽一定有问题。


因为我不相信那样一个糟糕的人能写出这么好的作品,果然不久之后被爆出那部作品是抄袭。


总有人告诉我人品和才华没有关系,但我觉得可能创作故事是其中的特例,毕竟那里面所需要作者投入的东西要多得多。


一切都无所遁形。



 

创作是非常非常辛苦的事情。


为了去创造一个更好的故事,作者需要去阅读和看的东西太多太多,那条路孤独而黑暗,太难以走下去了。


但能走下去的人,大概心里都燃着一团火。


以燃烧自己的心为代价,让自己能在这条路上昂首信步,痛苦悲伤绝望永远伴随左右,但只要那团火还燃着,就一定会走下去。


那样的光芒明亮温暖,照亮了许许多多黑暗中哭泣的孩子,他们中也许有人会擦干眼泪继续走下去,也许会诞生新的火焰。


创作与交流,作者,角色,读者,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奇妙的缘分了。


相遇不易,所以千万不要后悔。


不光是美好和光明,也会有痛苦和愤怒,但世界上,甚至是不同世界的人,透过薄薄的纸面或者屏幕相遇,是多么难得的事情。


不需要后悔,也不会后悔。


是独属于笔尖与世界的奇迹。






end。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