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三)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清晨时分,夜幕也融化了。


深蓝的星空渲染在早春还稍显冷凛的空气中,将整个镇子包围在被反复冲泡的藏青天光里。


鸡鸣伴随着犬吠,木门被推开的时候发出刺耳的声音,吆喝与喧嚣渐起,镇子慢慢在明亮的光中醒过来,一切满溢人间烟火和活着的味道。


这也是一天中陈果最喜欢的时候,她手里端着碗熬得粘稠的小米粥,倚在门边打量来往的人们。


隔壁的门被向内打开,作为兴欣茶馆邻居的王大娘手里的木盆一扬,将水泼洒在门前的青石板上,路面顿时聚集起发亮的水洼。


“陈家妹子,这么早啊。”王大娘在身前的围裙上檫干了双手,冲着陈果打招呼。


“王大娘你也早啊。”陈果笑眯眯地回应。


“哦对你等等。”王大娘猛然想起什么似的,几步迈回屋内,陈果好奇地探头张望,不一会就看到妇人揣着什么东西走过来。


“昨儿你王叔买了些黄粑回来,我琢磨着你们小姑娘肯定爱吃,给你留了些,拿回去热热就能吃。”


乡野间的糕点被层层包裹在深绿的叶子中,沉甸甸地被交到陈果手里。


陈果对外都是说自己是一个人开茶馆,邻里街坊都对这个开朗的姑娘印象极佳,今儿送点吃的,明儿提只兔子,倒是陈果感觉受之有愧,只得三不五时从茶馆做点吃食送给周围。


“这……”陈果对着热情的王大娘实在是无法拒绝,只得收下,“那就谢谢您了。”


“别介,就一点小东西。”王大娘上了年纪,笑起来眼角的皱纹都堆到一起,“你说你一个小姑娘开着这么大的茶馆,也没个人帮衬着,看这胳膊腿儿瘦的,多吃点,长结实点才好。”


送完糕点的王大娘满意地回去继续忙碌,陈果一手端着碗,一手提着黄粑站在门口。


不得不承认,陈果很喜欢这样的氛围,以致于她在来到这个小镇后,索性就开了个茶馆,定居下来。


就像是漂泊不定的种子落到了土壤,曾经手执九节鞭游遍山山水水的蛮蛮如今也只想在天气好的时候端一碟盐水煮花生坐在门口发呆。


这样的日子确实不如之前有趣,却又因为有所归属而有一种细水长流的安心。


同样可遇不可求的幸福。



 

妖的一生大抵都漫长,于是不少妖类都精于如何给自己找点乐子。


陈果的茶馆虽说开在镇子上,却在门口布下结界,非妖类不得入内,这可乐坏了周围一群老不死的妖类们,这些家伙见天缩在兴欣茶馆插科打诨,兴欣俨然成为了方圆百里内最大的妖类聚集地。


叶修打着哈欠抱着周泽楷走下楼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他一眼就看到柜台后的苏沐秋端着碟盐水煮花生笑得贼兮兮的。


“什么事这么好笑?”叶修将周泽楷放在柜台上,小孩还没睡醒的样子,抓着叶修的衣襟不松手。


周泽楷现在不光身体变成了孩子的模样,作息时间都在往孩童靠拢,叶修早上是捏鼻子挠脚心都用遍了,愣是没把这小祖宗叫起来,只得自己动手抱下来。


他倒是心宽得很,左右叶修自己说了,现在不能杀他,周泽楷也干脆,与其提心吊胆的不如养精蓄锐,一切等妖力恢复了再说。


“看他们玩呢,说是从人那学的新玩法,叫骰宝。”


叶修探头看了眼,说白了就是赌大小,圆底木盅里滴溜溜转着三个骰子。


“哟叶哥!”见叶修下来三个小妖也不玩了,挥手叫叶修过去,“来一起啊。”


叶修怀里揣着个团子几步跨过去,倒把人给颠醒了,周泽楷揉揉眼睛,还没搞清楚是什么情况。


“一晚上不见,叶哥你就多个崽了?”小妖们打量着周泽楷,叶修来兴欣大概也有几月的时光,和小妖们算是有几分交情,“长得真俊,叫啥啊?”


“哪能啊,这一看就不是我的崽,朋友的,帮忙带两天。”叶修说瞎话眼都不带眨的,“叫周……,就叫小周。”


“朋友?苏哥的?”


“诶对,你们别到处说啊,你苏哥媳妇跟人跑了,说了他得哇哇大哭。”


脑后一阵破空之声,叶修头也不回地伸手,正接住苏沐秋扔过来的碟子,一看乐了,还有几颗花生。


“来来来咱们玩。”叶修在桌旁坐下,伸手将木盅拿出来,漂亮的手几个起落,小妖们已经眼前一亮。


看来是懂行的。


“叶哥看来你也是老手,废话咱们不说,一人一把,比谁大如何?”


“成啊,来来来。”


小妖又从怀里掏出个木盅,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叶哥你可别用妖力,那就是欺负人了啊?”


“不用不用。”


叶修两手都松开,周泽楷只得自己扒着桌子边沿,他睁着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看着,这把戏他也是第一次见,新鲜得很。


之前叶修还是嘉世家主的时候,周泽楷与他接触甚少,之后更是势同水火的追杀与被追杀者,所以在难得和平共处的现在,周泽楷第一次发现,长期执枪的叶修的手,居然出乎意料的好看。


骨节分明,肌肤白皙,居然连最容易被磨损的虎口都没有茧子。


这一双手就像是躲过了时间的磨砺,漂亮得少了几分实感。


周泽楷的目光还黏在叶修的手上,那厢被看的人已经将木盅往桌上一放,开骰,三个五。


“围骰,运气真不错。”叶修笑嘻嘻地嗌骰,小妖本来抱着自己的外八门已经以为胜券在握,结果没想到居然被翻盘了。


小妖们拉着叶修非要他说是怎么回事,正巧此时有客人进门,陈果丢不开手,便一叠声地叫叶修。


“诶诶诶。”叶修趁机脱身,走出几步,周泽楷突然在他怀里抬头问:“怎么做到的?”


周泽楷清楚叶修没有用妖力,但他的直觉更告诉他刚才没有那么简单。


叶修的手腕动作在他看来十分不自然,但又说不出是为什么,于是寡言的轮回家主也发问了。


“用人的话来说,这叫出千,是门学问呢,等你长大哥教你。”叶修扯起淡来就没个正形,话里话外仿佛真把周泽楷当个小孩子。


他是存着逗一逗周泽楷的心思,结果这人点点头,也不知道是没听明白他的意思,还是不在乎,明明是个雪团子般的小孩,却少年老成地板着张脸,惹得叶修一时手痒,戳了戳他软软的脸颊。


周团子嫌弃地偏开头,躲开了叶修的指尖。


新来的客人整个人包裹在厚厚的黑兜帽里,帽檐拉得极低,只露出过分苍白的下巴。


“客人您里面请。”叶修熟门熟路地招呼起人,走近时他敏锐地嗅到了一阵不同寻常的味道。


像是海腥味。


黑兜帽的客人没有挪动脚步,反而微微侧过身,似乎不能忍受什么气味一般。


叶修也停下脚步,妖类中不乏特立独行的存在,黑兜帽实在不算什么特别,但是叶修感受到另一种让他不太舒服却又太过熟悉的气息。


“血。”周泽楷瓮动鼻翼,立刻辨认出了藏在浓重海腥味之下的,是血的味道。


暴起不过片刻的事,客人突然贴近叶修,披风下伸出一只苍白到能看清交错血管的手,泛绿的刀锋逼近叶修怀里的周泽楷。


那一刻在周泽楷眼中被无限放大,他感受到了杀机,却毫无防御之力。


“珰!”金属撞击发出让人牙酸的声音,千机伞挡在了周泽楷身前,匕首结结实实地迎上伞骨。


然而情况容不得他们松懈,因为刺客的匕首永远不止一把,就在叶修挡住正面出击的佯攻时,刺客的另一把匕首直指他毫无防备的身侧。


刺客的目标从来不是周泽楷,而是叶修!


破空之声再次响起,铜板毫不留情地打在刺客拿着匕首的手腕,看似轻巧的小物件此刻却力道十足,苏沐秋选的角度也十分刁钻,刺客只觉得手腕一麻,差点没拿稳武器。


第二枚铜板结结实实打在刺客迈向前的右腿,阻止了他接下来的不顾一切的反扑,而这片刻,叶修已经将千机伞重重往前一送,将人逼到茶馆门外。


眼见着偷袭的最佳时机已失,刺客转身毫不留恋地跃起,几个起落就消失在叶修的视线死角。


穷寇莫追,何况叶修现在抱着个人也没有追穷寇的条件,茶馆里的人都被这突发事件惊住,交手不过片刻,叶修的命却真真切切地从生死边缘走过一遭。


叶修来兴欣已经几月,但常来的客人却仍然对这位看似吊儿郎当的小二没有了解,甚至连他的真身都看不破,山海界的恩恩怨怨已经太多,此刻大家默契地没有追问叶修,知道得太多没有好处,这群老妖怪都知道。


叶修走回柜台边,苏沐秋敲敲桌面,问:“那位派来的?”


“除了他还有谁这么急着要我的命?”叶修摸摸自己的脖子,又低下头同周泽楷说,“不过看来你们事先没通过气,还是那位大人要拿你的命换我的命?”


周泽楷抿抿嘴,最后什么都没说,那个人身上浓重的血腥气息已经说明了他的身份,但那位大人又怎么会和他有交集?


苏沐秋抛弄着手中的铜板,无不得意地对叶修说:“怎么样?关键时刻还是得我出马吧?”


“是的是的,那么你记得去把铜板捡回来,要是老板娘扣工钱我可不帮你说话。”


“叶修。”


“诶。”


“你能不能要点脸?”

 






TBC。

————————————————————————

围骰:三个骰子点数一样

外八门:两个骰子点数一样

嗌骰:喊出点数

瞎写的,如果有什么不对,就当异世界的他们玩法不太一样吧。。。。。。。。

评论(10)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