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二)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叶修破窗而入的动作停在半途,陈果的刀无声无息地挡在他的脖子前,只要他再进一步就会尸首分离。


“老板娘淡定,是我。”叶修用两只指头捏着冰冷的刀身,生怕陈果一个激动出现误伤事故。


如今正值深夜,兴欣茶馆二楼的客房却一反常态还有烛火摇曳,在被黑暗眷顾的镇子里格外显眼,叶修远远就看到这景象,思索片刻干脆直接从窗户翻进去,哪料到陈果他们一直戒备着,差点把叶修当敌人砍了。


“你没事吧?”陈果旋身让叶修进屋,蓝紫的裙摆扬起漂亮的弧度。


陈果来自于巴蜀之地,她漆黑顺亮的长发束做高挑的马尾,身上却穿着极具苗疆特色的交领上衣和百褶长裙,布料上细细地绣着艳丽的杜鹃花。


就在晚上茶馆准备打烊的时候,本来懒洋洋靠在门边的叶修突然变了脸色,只留下一句“小心偷袭”就匆匆离开。


叶修几步走到桌边坐下,平时总是同他调侃的苏沐秋难得也严肃起来:“是谁?”


叶修夺门而出的时候,陈果本来也准备跟上去帮忙的,是苏沐秋拦了下来,虽然不清楚来者是谁,但他还是能察觉到威压极强的妖力,不出所料这次来的至少也是几大家族中的人。


“轮回,周泽楷。”


房间的温度都随着这个名字凝固下来,即使再不情愿,他们也得承认,这次的敌人强到棘手。


这位迅速崛起的轮回家主妖力高深,颇受神的眷顾,旁的人不清楚,但曾经处于漩涡中心的叶修和苏沐秋自然知道,周泽楷的实力只怕比现在的叶修还要高上一些。


陈果对周泽楷的了解不及两人,但也模糊明了事情的严重性,她皱着眉,下意识地咬着嘴唇,问:“那他人去哪儿了?我们需要离开么?”


说到这个问题,叶修将怀中的山海卷往桌上一扔:“这呢。”


两个人一头雾水,苏沐秋小心地拿起山海卷仔细观察,在看到卷轴边缘的血迹的时候直接变了脸色:“谁的血?周泽楷?”


“嗯。”


“怎么回事?”唯一还弄不清情况的兴欣老板娘只得发问。


“咳,简单来说,周泽楷现在被困在了山海卷里。”苏沐秋


将卷轴在手中转了个圈,卷轴外部的暗纹在灯光下隐隐发亮。


“那不正好斩草除根么?”陈果疑惑,她虽不知叶修是如何做到的,但这是除掉周泽楷千载难逢的机会,现在不除他无异于放虎归山,“一个法器换轮回家主我觉得是值的。”


山海卷“啪”地一声掉落桌面,咕噜咕噜地向叶修滚过去。


传说中,越是年代久远实力强劲的法器,越是容易生出灵智,但说归说,这种等级的法器于山海界众人而言大多都还只是口耳相传的故事,真正得见的人少之又少。如果现在有另一个人在场,一定会惊异于山海卷非同寻常的灵气。


“老板娘,周泽楷可是轮回家主,旁的不说,要是他死在我们手上,轮回真的会轻易放过我们?”


非常实际的问题,陈果一时冲动只想着赶紧绝后患,却忘了周泽楷的身份。


“何况,”苏沐秋敲敲桌面,“山海卷可不止是一个法器,若是山海卷被毁,叶修也必死无疑。”



 

陈果和叶修他们相识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当时外出的叶修和苏家兄妹在兴欣茶馆歇脚,容貌出色的苏沐橙遭到了一个不开眼的家伙的骚扰,结果这边两人还没出手,陈果的九节鞭就先至。


这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不打不相识,嘉世变故发生后,叶修和苏沐秋突然出现在兴欣茶馆,陈果倒是追问过事情原委,却被两人插科打诨给躲了过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果皱眉,这次她需要叶修和苏沐秋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老板娘,并不是我们刻意瞒着你,只是这件事背后牵扯太多,其中也有太多我也没有查清楚的事情,并不适合现在向你解释。”叶修说着,将山海卷拿在手中,“当初我们也算是慌不择路跑到兴欣来,没想到他们还是追过来了。”


“很抱歉,连累你了。”叶修这句道歉说得真心实意,陈果第一次看到这个吊儿郎当的家伙露出这样愧疚的表情,当下心里就不太舒服,一掌拍在叶修背上:“我看你是脑壳有饼蹦!硬是哈戳戳瓜兮兮的!”


“说什么连累不连累,还拿不拿我当朋友?得不想说就算了,你们这些家伙就是心思太深。”


陈果将搭在肩上的马尾辫向身后一甩,直接将问题拉回最重要的部分:“那周泽楷到底要怎么办?”


“先放出来吧,不能放任他在山海卷里。”苏沐秋说。


叶修点点头算是同意,他从怀里掏出一只紫檀的毛笔,这支笔似乎被人反复使用,笔杆都磨得发亮。


笔尖在空中行云流水地勾勒出一个“开”字,最后一笔落下的时候,山海卷骤然暴起,卷轴在空中游动如同蛟龙,而在环绕的中心,人影慢慢浮现。


三人看着桌上明显最多两岁的孩子,还是苏沐秋先发话了。


“轮回家主……是不是太年轻了点?”



 

山海卷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奇怪的法器。


就山海卷这个名字而言,乍一看上去仿佛只是随便取的,但山海界中,何样的宝物敢冠以山海二字?


山海卷的名字在山海界并无多少人知道,但不巧的是,周泽楷正是这少数人之一。


烛火的照映下,周泽楷在半开山海卷里看到了一只小小的夫诸,它烦躁地摆头和撩蹄子,急于冲破桎梏却又不得其法。


如果周泽楷是一个旁观者,那他可能还能去赞赏下夫诸精妙的画工,但现在作为当事人他实在是笑不出来。


他的大半妖力被封存在了山海卷中,这是叶修和苏沐秋讨论之后得到的结果,周泽楷体内寥寥无几的妖力证实着他们的猜测。


妖力被封,连外貌都缩小成孩童的模样,周泽楷几乎已经认定了自己毁灭的结局。


即使现在向轮回发出信号也来不及了,那么是否选择燃烧最后的妖力向他们传达自己的信息呢?


周泽楷坐在桌上,出色的容貌即使是变成如今的孩童也依然让人心悸。


叶修伸手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将人的注意力拉了回来:“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要忙着自爆妖力,我没准备杀你。”


周泽楷抿抿嘴,被人猜透所想实在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你很幸运,山海卷沾到了你的血,所以在你的妖力没有全部回到你身体里之前,你和山海卷的命连在了一起,我不想毁了山海卷,所以你的性命还是安全的。”


房间里顿时陷入了沉默,周泽楷眨眨眼睛,脸上没有太多变化:“所以?”


叶修和苏沐秋对视一眼,该说不愧是轮回家主么,在面对关于自己性命的大起大落时都能如此镇定自若。


“只要你在山海卷附近,妖力就会慢慢回到你身体里,我暂时也不想再被轮回追杀,所以作为交易,我会将暂时没有自保能力的你带在身边,方便你回复妖力。”


“我呢?”交易一定是双方都有付出和所得,这个道理周泽楷还是懂。


“你这段时间自然就没办法追杀我,算是我们暂时停战吧。”叶修笑了。


说是交易,但其实根本没有周泽楷选择的余地,若是不选择和他们合作,就算他现在能离开,也无法在这个情况下回到轮回。


“成交。”


就在周泽楷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刻,一只发着光的虫子飞到他面前,而在非常近的距离,周泽楷才看清,那是一只鸟。


根本来不及躲避,鸟儿冲进了周泽楷的眼睛,一阵针刺般的疼痛袭来,周泽楷捂住眼睛。


暴风骤雨般的疼痛来得快去得也快,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周泽楷已经感受不到异样,仿佛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他的错觉。


“苏沐秋你在搞什么?”周泽楷抬头,正好看到叶修也捂着眼睛,他放下手的瞬间,周泽楷在他眼中看到了隐隐的鸟儿的影子。


不是错觉,而且被袭击的也不是他一个人。


“放轻松,不是什么坏东西。”苏沐秋摆摆手,“只是一点小小的把戏,之后周家主你就不能离开叶修太远,超过一定距离你们就会强制共享视野。”


周泽楷顷刻就反应过来,苏沐秋并不放心自己,他担心自己向轮回送消息。


叶修甩甩头,那东西对他的影响比周泽楷大,现在都还能感受到不适。


苏沐秋这一招相当于将他们两栓在了一起,叶修看向另一个人,周泽楷仍然镇定,但稍显冷凛的脸色还是泄露了他的心情。


“你想要活下去对吧?”叶修问周泽楷,他现在比周泽楷略高,目光中具有某种压迫性。


他说的是对的,周泽楷想要活下去,他的肩上还有整个轮回,所以只要有能活下去的方法,他都愿意去尝试。


“对。”


“真巧,我也是。”叶修从腰间掏出烟杆,“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做。”


“所以我一定要活下去。”







TBC。

——————————————————————

恢复夜更党本色

评论(16)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