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十四行诗

※我流架空原著向背景

※小周暗恋老叶设定

※矫情预警

※反正老子写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叶,生日快乐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所有的爱恋都应该被镌刻成诗。


那么即使地狱的丧钟响彻天际,即使精灵颤抖着羽翼低声哭泣,即使星海纵身跃下拥抱大地。


在那本硬壳烫金的古老诗册里。


我仍然爱你。



 


那里本来是一片荒野。


天高云阔,一往无前的风未曾驻足。


然后周泽楷遇到了叶秋。


被那个人坏心眼种下的石头转瞬间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


高低错落的树枝像是钢琴的黑白键,穿着轮回队服的王子小心翼翼地攀登而上,然后在树冠之中熟睡的人身边坐下。


周泽楷脊背挺直,慌得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在哪。


这棵树仿佛是谁的仓促之作,那些光秃秃的漆黑枝干茫然不知所措地支棱着,土地里刚冒出头的嫩芽也还未来得及舒展茎叶。


一切都还是大雨前湿润灰尘的味道。


周泽楷目不斜视地将初遇时他紧张得没有说出口的话轻飘飘地拿出来:“你好叶秋前辈,我是轮回战队的周泽楷。”


回答他的,只有低泣的风声。


意料之内的答案,周泽楷挠挠头,终于悄悄地看了一眼熟睡的叶秋。



 

“毕竟,这只是我的梦而已。”



 


“叶神。”


这是一个叶修记忆里分外重要的节点,它毫无预兆地到来又令他印象深刻。


张益炜侧身介绍身后的青年:“这是我们轮回的新人,叫周泽楷。”


相较于之后的枪王,那时候的周泽楷还如同璞玉一般,无论是在叶修看来还稍显稚嫩的打法,还是尚未经过各位化妆师修饰的外貌,他满身都是遮挡不住的青涩气息,面对叶修涨红了脸,张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得出来。


张益炜大概也习惯了他这德行,无奈地同叶修解释。


而就在叶修转头的瞬间,一个不容错认的声音划过他的耳边。


风的精灵路过,匆匆的脚步触动命运女神的丝线,冥冥之中叶修似乎受到某种召唤,他转身,线头从他指尖堪堪滑落。


线的另一端是脸颊红晕还未完全褪去的青年,此时叶修才注意到,他身上特有的介乎于青年与少年之间的纯粹气息,而察觉到叶修突然投过来的目光,他微微睁大眼睛,然后笑了。


这就是叶修对周泽楷的第一印象,不是打法也不是容貌,而是那双眼睛。


如同流动的琥珀,在灯下闪耀着摄人心魄的光彩。



 

而划过他耳边的,是鲸的声音。


幽远如深海,亘古荒凉。



 


第七赛季,治疗之神方士谦退役了,第一弹药专家张佳乐退役了,微草再次捧起了冠军奖杯,而轮回战队也磨砺着他们的爪牙,静静等待着反击的那一刻。


这是一个结束与孕育的赛季,就像春天,新芽从过去的尸体里破土而出。


丑陋而怪异的大树也开始冒出嫩芽,大抵他也知道这生机的来之不易,用银色的绒毛将其细细地包裹起来,生怕初春还嫌冷冽的世界伤害它分毫。


坐在树枝上向远方眺望,这个世界开始有了不同的颜色,而周泽楷身边的人依然沉溺于梦境之中,对这一切毫无所知。


这一年,因为有了江波涛,周泽楷终于能够完全融入轮回的队伍,枪王的名号终于越来越名副其实,这一年,嘉世战绩越来越差,越来越多的人质疑叶秋的实力。


越来越多的人将他们作为前后第一人来对比,即使周泽楷还未走上顶峰,即使叶秋还未跌下神坛。


事物的生长总是伴随着旧事物的消亡,即使觉得荒谬,周泽楷还是忍不住会想,是不是因为他,叶秋才会这样,一路滑落呢?


毫无根据毫无理由的自我责备,最终都来源于只能旁观他陷落的无力。


一切汹涌的感情都只能隐匿于他的心底,他与其他人没有两样,他想为叶秋做什么,或者他应该为叶秋做什么,都毫无立场。


被束缚于旁观者的位置,毫无作为。


叶秋的睡颜依然如此安宁,周泽楷眨眨眼睛,落下满身的灰色情绪。



 

“对不起。”



 


指尖在键盘上跳跃,最终落下宣告结束的音符。


训练室只剩下叶修一个人,雨后的傍晚天空遍布绚丽的火烧云。


一直都是这样,从第一赛季,从网吧到现在的嘉世俱乐部,那些嬉笑怒骂的人越来越少,回荡在叶修耳边的渐渐只剩下键盘和鼠标的声音。


机械的,毫无美感的音律。


嘉世的成绩下滑,于是他们问他,你为什么不去接广告呢?


陶轩急于复制一个周泽楷般的存在,苏沐橙都不够,他越是眼红,那个一直固执着冷眼旁观的叶修就越是刺眼。


仿佛一切不利都能归结于叶修拒绝商业化,即使这之间的因果荒谬到令人发笑,即使这只是穷凶极恶者的自我开脱。


曾经不可一世的人越来越镇静,他放弃了无用的辩词,因为无人去听。


看看时间苏沐橙的广告拍摄快要结束了,叶修站起身,准备去接她。


鲸鱼的歌声再一次低低响起。


从那一个节点开始,叶修时不时就能听到这个声音,这段时间越发地频繁,它低声哀泣,温柔又缱绻,急于将某些无法表达的言语送到叶修耳边。


叶修慢慢地习惯了它的存在,就像习惯一位形影不离的朋友。


有什么好难过的呢?


叶修拿起外套,推开了训练室的门。



 

海面越是平静,之下的暗涌就越是在舔舐血肉。



 


于是所有的画作都失去了颜色。


这个世界迎来了属于他的黑夜,大树的嫩芽终于长成了幼小的叶子,脆生生的绿,大抵这世间的生命在最初都是这般如玉晶莹。


这些幼小的生命轻轻地搭在叶秋的身上,仿佛在安慰熟睡的人,周泽楷摩挲着它们,沿着脉络。


一开始是什么样的呢?


周泽楷已经说不清了,因为太多了,从烙印在眼底深处的那个身影到第一次见到真人,他的沦陷是如此的顺理成章。


毫无道理可言,可是爱上叶秋又是一件如此理所应当的事情。


叶秋的退役来得如此突然,让周泽楷措手不及,不算季后赛,他每个赛季只有两次能见到叶秋的机会,他还惴惴不安地期待着下一次相逢。


然后就没有下一次了。


揣着时钟的兔子失去了他的帽子,最心爱的帽子。


没有星星的夜空黑沉沉,压得人喘不过气,周泽楷将耳朵贴在粗糙的树干上,听着不存在的跳动。


他开始回忆,那些少得可怜的相遇。


连命运之神都未曾眷顾过他。



 

“我很想你,叶秋。”



 


这是一个故事的转折,也是一个故事的开端。


落笔者将他放在一片人仰马翻兵荒马乱之中,无数的人连番登场,叶修的世界再次变得纷繁而热闹。


这场传奇的开始定格在仓促的奔走中,他们晕头转向,似乎只有一个人尚能从容相对。


看完嘉世比赛的那个晚上,叶修破天荒地失眠了,许多思绪沉甸甸地压在他的心上,平时沾到枕头就失去意识的人,现在躺在小小的储物间,毫无睡意。


天光渐亮,窗外的世界开始变得嘈杂,叶秋躺在床上,脑子里还回想着刚才的比赛。


他是嘉世的队长,也是第一个看清嘉世失败未来的人。


叶修不是全知全能的神,他在队内就无法挽救日益涣散的人心,在被驱逐的现在,更是只能眼睁睁看着红枫叶的神话变成过去。


现实不是英雄电影,队友更不该是等待拯救的人。


可惜他们并不明白。


从小窗落进来的倾斜日光之中,灰尘缓慢而自由地跃动,如同宝石的光辉。


鲸鱼的歌声再次响起的时候,叶修烦躁的情绪突然得到了安抚,他伸出手,在空中如同弹钢琴一般,手指带起的气流将灰尘搅乱。


叶修侧过身,闭上眼睛。



 

“你是谁?”



 


那是盛夏的来临。


炽热,水汽和遮蔽一切的树荫。


周泽楷看着繁茂的枝叶,觉得稍微有点不可思议。


脚下曾经黑色的土地也覆满了向上舒展的花木,他坐在粗壮的树枝上,感受着风的流动。


这个荒凉的世界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美丽的呢?他曾经拾级而上的枝条已经淹没在重重喧嚣生机之中,大树依然沉默,无声地连接天地。


只有那个人,深深地陷入绿叶的簇拥之中,呼吸平稳。


周泽楷忍不住笑起来。


叶秋,不对,是叶修又回到了荣耀的赛场,就像回应着他只在心中一遍遍咀嚼呼喊的期待。


暗恋,是一种隐秘的幸福,仅仅是怀抱着对那个人的感情,就能从中得到无上的快乐和痛苦。


周泽楷的心变成了一个丑丑的提线木偶,而线头全部都黏在了叶修那双漂亮的手上,即使那个人只会在他的注视中转过身,问:“小周,怎么了?”


庆幸于他的不知,也缄默于他的不知。


与你再相遇的日子就快要来了。


周泽楷小心地挪动身体,让自己离熟睡的叶修更近,然后轻轻地,小心翼翼地,近乎虔诚地执起他的手,然后将自己的手指嵌进他的指缝,让他们十指相扣。


周泽楷将他们相握的手放在心口。



 

“叶,修。”



 


第九赛季挑战赛,兴欣战胜嘉世,他们称之为奇迹。


而对于叶修而言,这只是一年来奋力一搏的必然。


兴欣缺席赛后记者会,有人是真的毫无经验,比如陈果,而有些人就是刻意选择性遗忘的了,比如叶修。


庆祝的地点选在了他们经常去的一家饭店,叶修清楚自己一杯倒的人设,任魏琛如何巧舌如簧,也只端着自己的果汁笑得神秘莫测,左右被逼急了,一声令下让包子去对付魏琛。


“很开心?”苏沐橙自然也在,她稍微喝了一点度数低的果酒,漂亮的脸蛋红扑扑的。


“赢了当然开心。”叶修笑着用手里的果汁去碰苏沐橙的杯子。


联盟女神很快就被老板娘揽到一处,叶修找了个人少的角落,平时一张嘴就能撩得人跳起来的家伙,此时反而沉默下来。


耳边的鲸鱼歌声一直没有停歇,高亢而欢乐,连带着听的人都溢满满腔喜悦。


这样的歌声叶修是第二次听到了,上一次正是他带着兴欣宣布参加挑战赛时。


嘉世的抹黑,不看好的讥讽,不被理解的道路上,唯有耳边的鲸鱼歌声,赞歌般欢拥着他踏上回归之路。


藏于心中的那个猜测越来越明确,只需要最后的一个条件,就可以解开谜题。


歌声仿佛张开翅膀的鸟儿,欢喜让它即将冲上云霄,叶修的手指合着歌声敲击着杯壁。



 

没有任何语言,却因为相通的心意让远隔两方的人能够轻声哼唱。



 


“个人赛第一场,我来。”


人人都知叶修固守在兴欣的阵前,选择个人赛第一个出场,也就是选择了与他的交锋。


在比赛的前一夜,周泽楷再次梦到了那棵树,仍然是黑夜,漆黑的天幕终于点缀着璀璨的星星。


怯弱而洁白的花苞从绿叶中探出头颅,星星点点,在树冠或者低矮的花木,柔软,汇聚在一起却不输星海。


越来越繁盛的绿叶和花苞就快要将熟睡的叶修吞没,周泽楷认认真真地看着他,大概正是因为现实里他见过了赛场上意气风发的叶修和私下吊儿郎当的家伙,出现在他梦里的,才会是他不能也不曾遇见过的熟睡的叶修。


美好而无法实现的梦。


周泽楷接触荣耀时,遇到的是嘉世三连冠的叶修。


他懵懂,他一战成名。


踏进荣耀圈之时,他遇到的是逐渐走向成熟圆满的叶修。


他的故事才开始,他的故事就进入低谷。


周泽楷带领轮回一路登上顶峰时,叶修离开嘉世走向新的未来。


而如今,他站在最高处,迎接归来的人。


这是注定会被后来的人反复观看讨论的一场战斗,是值得被人大书特书的传奇。


你的荣耀一定会被人记录成书,而他们也一定会写,在这场剧目的最高潮,有我和你。


周泽楷弯下腰,拂开叶修额头的绿叶,落下了一个吻。



 

“我爱你。”



 


再一次,站在这里,捧起奖杯。


叶修的手已经失去力气,但没有关系,他的队友们帮他将奖杯高高举起,它在聚光处闪耀的辉煌一如往昔。


太阳再一次落进叶修怀里。


一路起起跌跌,无法不被歌颂的传奇,无法不被称道的奇迹。


所有过去和未来的无足之鸟向他们鸣叫,所有时间之海的人鱼为他们歌唱。


就像有人收拢了纺织的丝线,叶修听见耳边的鲸鱼歌声被拉扯着远去,他循声望去。


是周泽楷。


那一刻如同五年前的时光再临,察觉到叶修的视线,那个一直注视着他的青年笑了。


不闪不避,不退却不前进,他深深地凝视着叶修。


而叶修在他眼里,看到了飞扬的花瓣。



 

十一


那三个字是世界上最神秘的咒语。


周泽楷的世界狂风骤起,原本该有沉睡着的人的地方,绿叶和花朵都迎风而起,而那里,空空如也。


他的衣摆在风中猎猎作响,那些柔弱而细微的花苞却在这一刻全部盛放。


六瓣的白色花朵从大树一直蔓延到天的尽头,而在花海与天的交界线上,跃然而出的,是太阳。



 

十二


叶修终于在梦里见到了那只鲸鱼。


无边无际的星海包裹着整个梦境,那只巨大的鲸鱼浮上水面,叶修向着他跑去,他的每一步都在脚下荡起涟漪。


鲸鱼的身躯缓缓下沉,在最后一刻,叶修纵身一跃,死死抓住了鲸鱼的尾巴。


耳边熟悉的歌声响彻天地,叶修眼见无数星辰迎面而来,而后他们一起落入了云海之中。


他们从星空坠落而下,晨曦之中星光如雪消散,而在漫山遍野的白色花海中,叶修透过重重花影,看到了仰着头的人的眼睛。


那双眼睛如同流动的琥珀,倒映着叶修的身影,闪耀着摄人心魄的光彩。



 

十三


于是花树与鲸鱼相遇了。


周泽楷的世界因为叶修而繁花盛开。


叶修追寻着鲸鱼的歌声闯进了周泽楷的梦。



 

十四


——这是哪?


——这是我的梦。


你是万里繁花,你是高举光明的引路人,你是求而不得的珍宝,你是从星空坠落于我怀中的奇迹。


你是我的梦中人。

 






END。

——————————————————————————

这应该是我最艰难的一次写文经历,连续三天反复想情节推敲语言,bgm都换了一大波

不过都是值得的

遇见你的第三年,老叶生日快乐

周叶万岁~\(≧▽≦)/~

评论(9)
热度(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