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折叠世界.被祝福的你们

※原著背景

※又名周泽楷的背锅之旅【×

※时间轴沿用原文时间轴【即以2004年为叶修叶秋出生年月

※收录于本子的番外,时间点为世邀赛集训期间

※老叶,生日快乐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黄少天你就不能别说话么!”孙翔一推键盘站起来,身后的椅子轰然倒地。


“我靠你他妈是对我有什么意见!”黄少天又岂是好相与的角色,当即把耳机重重往桌上一摔,上去就要扯孙翔的领子。


“别别别!冷静冷静!”李轩一把从后面抱住孙翔不让他冲过去,而另一边方锐赶紧拉住黄少天:“天哥天哥!咱们算了算了!”


气氛一点即炸,训练中的众人都停下手上的操作,而同时响起了两个声音。


“孙翔。”


“少天。”


周泽楷和喻文州的声音堪堪挽回了两个人的理智,孙翔不耐烦地甩开李轩的手,胡乱揉了一把头发冲出训练室,无奈的李轩和肖时钦也跟着追出去。


而黄少天泄气地往靠椅上一坐,嘴里还在嘟哝:“什么人啊这是……”


耳机落下桌面也无人问津,只能悬在耳机线上晃晃悠悠。


面对这一片狼藉,没有人笑得出来。



 

现在是在苏黎世,世邀赛期间中国队训练室。


而时间,是总决赛前夕。



 

中国队走到现在这个位置,确切来说,是情理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在中国队前往苏黎世前的发布会上,吊儿郎当的领队面对记者询问世邀赛目标时,熟知他德行的人已经捂起了脸。


“世邀赛啊,那就拿个冠军吧。”


《中国队剑指世邀赛,不拿冠军誓不还!》当天荣耀论坛置顶帖子就是这样的标题了。


虽然叶修那个样子离剑指这样豪情万丈的形容还是有点远……


一片信心十足欢天喜地的气氛中,总是不会少泼冷水的人,黑子阴阳怪气地劝中国队说话收敛点,别到时候小组赛都挺不过就尴尬了。


在这样支持与质疑的声音中,中国队冲出了小组赛,赢下八强赛,摘过半决赛,直到在离冠军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竖起战旗。


世邀赛的赛制与国内荣耀职业联赛有相似之处,为了最大程度保持比赛的公平性,决赛和国内一样分为三场,中国队在拿下第一场的情况下,被对手逆转拿下第二场,两队进入最后的决战。


总的来说国内大家对于中国队的前景还是非常看好的,论坛大佬一波接着一波就着前两场比赛的信息在纸面上分析两队赢面,最后都喜大普奔地表示,这样你告诉我怎么输?怎么输?


但即使国内论坛一派喜意,也掩盖不住国家队内日益严重的问题。


即使是轻飘飘的羽毛,汇集以成千上万的数量,也能压死人。


善意的期待,仍然给国家队的各位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压力,孙翔的爆发只是冰山上的一角。


他们或许已经在荣耀联赛中磨炼许久,但这样世界级的赛事面前,他们都是新手。


“这下可麻烦了。”训练结束后,叶修留下来,“早不闹别扭晚不闹别扭,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候。”


两个小年轻的情绪变化最大,而就训练的结果看来,除了几个老妖怪,大家的状态都有不同程度的波动。


“因为压力很大。”周泽楷倒是直言不讳。


“对啊,上一场比赛给大家的心理压力太大了。”


他们谁也没想到对手居然这么大胆,在第二场比赛突然变更的配置打了中国队一个措手不及。


第一次在团队赛出场的战斗法师在清空孙翔的血条后,居然在聊天框打出一行中文:“斗神一叶之秋,也不过如此。”


他是故意的,谁都看得出来,但仍然成功地激怒了孙翔。


对手的挑衅甚至延伸到了场下,几次险些引起两队冲突。


对于赢,有些人坚持原则,即使输也磊落,可对于有些人来说只要能达到目标,在所不惜。


自身的压力加上对手的干扰,中国队的情况终究还是出现了问题。


作为领队的叶修看得透彻,但一时也想不到有效的解决办法,要讲道理谁不懂?要是黄少天之流估计比叶修更能说,但真正相信并能着手调节自己又是另一个问题。


恋人在烦恼,周泽楷自然也想要为他分忧,他思考片刻,问:“我去劝劝他们两?”


叶修稍微想象了一下周泽楷和黄少天或孙翔交谈的画面……


“不,你别去火上浇油了。”叶修扶额。


周泽楷确实在荣耀上有着非凡的天分和实力,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全知全能。


说起这个事,叶修后知后觉地想到,作为前后第一人的他们,一个出口瞬间拉仇恨,一个不言不语难交流,莫非成为荣耀第一人就得有点缺陷。


叶修默默摇头,真是人才招天妒。


把跑远的思绪拉回来,叶修就看到身边周泽楷微皱的眉头。


太阳路过整个天穹,最后留给人间的只有金红的火焰残像,训练室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肩并肩坐在一起,这是曾经从未有过的亲密距离。


他们没有再刻意去说过折叠期间的事情,但双方都心知肚明,对方接触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这是一种微妙的默契,我不用说,我也知道你知道,你也知道我知道你知道,听起来绕口令一样的自信事实。


大概是因为之前的经历,周泽楷反而比王杰希甚至喻文州看起来还要平静,或者说一直活在风口浪尖的周泽楷大概已经习惯了。


一根手指点在周泽楷的额头,他疑惑抬头,正好看到叶修,骄傲的,让其他人恨得牙痒痒却让他无法移开目光的脸。


“周泽楷大神就一点就不紧张么?”


周泽楷握着叶修的手指笑得傻里傻气,他想起那次折叠里叶修也是这么在比赛前问他紧不紧张。


不同的是那次他们隔着屏幕和遥远的距离,而现在他们肩并肩,不再畏惧任何困难。


“紧张。”周泽楷点点头,“需要叶修领队的帮助。”


“什么帮助?”


“需要一句必胜咒语。”


叶修琢磨着,必胜咒语?难道要他给周泽楷喊他们轮回的夺冠宣言?虽然他从兴欣退役了但这也不太好吧……


但另一个人却妥帖地将他的手握在手心,轻轻在手背落下一吻。


“先欠着,现在去吃饭。”



 

黄少天洗完澡出来时,喻文州已经打开视频了。


喻文州从他进浴室之前就在自家副队房间的电脑上鼓捣什么,黄少天本来以为他在看比赛视频,现在远远一看,屏幕上那几张熟悉的脸好像说着不是这么回事。


“瀚文?”毛巾还搭在头上,黄少天凑近电脑,屏幕上的人一看到他眼睛都亮了:“黄少!”


视频顿时一阵人仰马翻,黄少天听到了郑轩的声音:“小卢你轻点,碰到摄像头了。”


趁着这个空隙黄少天拉过凳子坐在喻文州身边:“怎么突然想起要视频?”


“这是领队的主意。”喻文州漂亮的手指在桌面敲了敲,“说是队内精神建设活动。”


黄少天对于这种官方说法嗤之以鼻:“少来了,这老叶当上领队越来越不会说人话了,说不定这词都是百度来的,不对就老叶的无耻程度绝对是百度来的,队长啊我和你说你千万不能被叶修欺骗啊他本质就是个混蛋,上次我们……”


“好了少天,瀚文在叫你。”喻文州无奈打断黄少天。


到底是日夜并肩作战的队友,黄少天下午积累于胸的怨气在和对面一来一往的打趣间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现在他正和卢瀚文你唱我和地嘲笑郑轩,好脾气的弹药师已经放弃反抗,直接趴在桌上装死了,而宋晓坏心眼地把卫生纸揉成花放在他头上,后方的徐景熙和李远憋笑憋得拿着手机照相的手一个劲地抖,还记得叫视频那边的黄少天截图。


“黄少,比赛要加油,我们都等你回来!”             


 最简单的祝福,但蕴含的是他们最真心的希望。


“那当然,我可是蓝雨的剑圣。”



 

孙翔被周泽楷叫过来的时候是十分不情愿的。


下午冷静下来后孙翔为自己的冲动有点不好意思,但更不好意思去找黄少天道歉,整个人都要纠结成麻花了。


看到屏幕上的江波涛和方明华时孙翔第一反应就是跑路,妈的周泽楷居然背后告我黑状!孙翔悲愤得简直无以言表。


“坐下。”周泽楷摁着他肩膀将人带回电脑前。


“翔翔!”吴启在后方奋力挥手。


“滚!都说了不要叫我那个名字!”孙翔成功地被转移了注意力。


损友三人组才不管这边被惹得快抓狂,翔翔的叫声此起彼伏,孙翔恨不得立刻定最近的一班飞机回去揍人。


江波涛和方明华倒没和孙翔讲什么,大致说了下彼此的情况,全然不顾身后已经群魔乱舞的三人。


这是轮回战队的日常,大家都已经习惯了。


最后视频快结束的时候,杜明扑到屏幕前认真严肃对孙翔说:“翔翔你要相信,你比对方那个战斗法师帅多了。”


出乎意料孙翔并没有反驳杜明的称呼,他挠着下巴想了一会,点头:“你说得很有道理。”


轮回男神教,一个将颜值与战斗力挂钩的战队。


周泽楷:怪我咯?



 

唐昊关掉了和呼啸队员的视频,然后有点郁闷。


大概是组成时间太短的原因,或者又是因为队员们都太年轻,大家的交流有几分例行公事的味道,结束视频的瞬间大家都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唐昊甩甩头准备去洗漱睡觉,但又一个视频邀请发了过来。


发起人,邹远。


接通的瞬间唐昊就被那边的人数吓了一跳,除了邹远,居然还有不少百花的队员,其中大部分都是和唐昊有交情的。


“日天!”队员们开心地向他挥手。


这是他还在百花时他们给他的外号,而因为听起来格外霸气的原因,唐昊也就半推半就地接受了。


“你们还不睡啊?”唐昊看看时间,现在国内应该是半夜了。


“叶神说今天可以和你们联系,尽量给你们鼓鼓劲。”邹远是个老实孩子,立刻就把原因和盘托出。


唐昊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我又不是孙翔那个蠢货。”


不过这样的举动他也比较受用啦。


一群人七嘴八舌问着唐昊苏黎世的情况,不知道谁起了个头,话题很快就跑偏到在苏黎世开一家云南米线会不会很赚钱。


K市土著唐昊同学颇有点凄凉地摸摸肚子:“你们谁开,明天就来,我出钱。”


天天西餐谁受得了啊。


最后还是邹远掐着时间结束对话,他摸摸鼻子,稍微有点脸红地说:“唐昊你方便的话,也给张佳乐大神带一句加油吧。”


唐昊点点头,然后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你们的真实目的其实是张佳乐吧!”



 

“啊嚏!”张佳乐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旁边的张新杰立刻扯了纸巾送过去:“空调房里也要注意保暖。”


张佳乐无法反驳,只能顺手把搭在床上的外套拿过去穿好,视频对面的韩文清认可地点点头。


霸图的交流显得泾渭分明,由韩文清,张新杰和宋奇英组成的一问一答有条不紊小分队和张佳乐白言飞带头的永远不知道下一个话题是什么小分队。


“下次比赛你……”


“真的假的黄少天居然那么怂!”


“咳……我们刚说……”


“哈哈哈哈哈真的,超难吃,别信网上说的。”


张新杰被他吵得无可奈何,只能戳戳张佳乐的腰:“队长要给我们讲话。”


张佳乐立刻坐直,表示很愿意聆听队长的金玉良言。


“这次比赛,我希望你们都抱着必胜的信念去,要相信作为霸图人,我们一定能——”


“打倒叶修!”张佳乐立刻接嘴。


场面一时十分尴尬,张佳乐轻咳两声,示意韩文清接着说。


然而韩文清抱着手坐在那良久,直到张新杰发问:“队长?”


“我忘了我要说什么了,刚才张佳乐那句打倒叶修让我觉得很有道理……”




微草这边的情况就大不相同,反而是王杰希关心国内的情况比较多,怪不得叶修总打趣他是幼儿园园长。


高英杰仍然稚嫩,但王杰希不在的期间,他一肩担起了微草,他目光坚定地和王杰希说:“队长,你放心比赛,微草还有我。”


当年被风吹得伏地的小草,终于也长出了坚韧的枝干。


刘小别笑嘻嘻地揽着高英杰的肩,说:“队长,魔术师打法帅呆了!”


王杰希有一瞬的愣怔,他翅膀下的雏鸟们,都展开了羽翼。


“嗯。”



 

和王杰希最有共同语言的一定是雷霆战队的肖时钦,他现在正对着视频那边的队友们笑得嘴角抽搐,这帮家伙为了给他一个惊喜,没有开灯,于是肖时钦打开电脑的时候就看到屏幕上一个个幽幽的人脸。


不用说了肯定是戴妍琦的主意。


肖时钦觉得自己迟早要得心肌梗。


不过雷霆的队员们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肖时钦的内心吐槽,争先恐后地给他交代最近他们在网游里的大获成功。


戴妍琦骄傲地说:“只要学着叶神不要脸一点,抢boss还是很简单的嘛。”


肖时钦捂脸,叶修你看看你都教了联盟后辈们什么!



 

“你是最好的鬼剑士。”鼠标还在结束视频的按键上没有点下去,李轩就听到了吴羽策的声音。


他的副队长抱着手,认真的样子仿佛在陈述一个真理。


“比我厉害,所以别丢双鬼的脸。”                                                        



 

“我们把你落下的几集都下载下来了,你回来就能看。”舒家姐妹对楚云秀的爱好显然一清二楚。


李华点头:“到时候你想吃什么零食我去给你们买。”


楚云秀没忍住笑出声:“我们哪次看电视的零食不是你买的。”


“也对哦……”


“这次回来我要蟹黄味的瓜子,沐沐推荐的。”


被外界多次讽刺软弱的元素法师,这次大概会为了一包瓜子炸翻全场。



 

方锐探头,问:“这么进女孩子的闺房不太好吧?”


叶修一巴掌拍他头上:“收起你的猥琐留着场上用去。”


兴欣的视频选在了苏沐橙的房间,这两人来的时候苏沐橙已经抱着瓜子和对面笑意盈盈地说着话了。


对面人实在太多了,屏幕都挤不下,魏琛的脸勉强从右上角入镜:“哟猥琐方。”


“哟猥琐魏。”


两人互相打招呼还是这么的……独特。


之前苏沐橙和其他人说话时还好好的,但一旦叶修方锐和魏琛齐聚一堂,立刻变成了垃圾话对练现场,两边隔着屏幕损得唾沫横飞。


“不把对面的兔崽子摁在地上摩擦就别回来了,回来我也让老板娘把你扔出去。”魏琛冲着屏幕竖起两只中指。


“还需要你说。”叶修和方锐回以四只中指。



 

方式不同,说法不同,但最本质的东西都是相同的。


他们是被祝福着的。


那些轻飘飘的羽毛给予他们多少压力,也会带给他们同样的甚至更多的动力。



 

他,她,他们,都如此相信着。


冠军是中国队的!



 

“准备好了么?英雄们?”叶修似笑非笑地问。


苏黎世荣耀世界邀请赛最后一场。


“下面有请,中国队!”


解说的声音已经传来,决战的时刻已经来临。


由喻文州带头,中国队鱼贯而出。



 

“怎么还能没有准备好呢?”


蓝雨训练营里,被叫做吊车尾的少年还在练习,一遍又一遍,他的眼神平静甚至温和,却固执到燃烧。



 

“上吧各位。”


王杰希看着被递到手上的王不留行账号卡,这张轻薄的账号卡上承载的却是沉甸甸的微草的未来。



 

“你今天话太多啦老叶。”


夜雨声烦被索克萨尔带人堵在死角,即使装备都死红了仍然源源不断地刷着垃圾话。


要不要和我一起打荣耀联赛啊。


那是魏琛对黄少天说的第一句话。



 

“答案当然是肯定。”


肖时钦被带到雷霆其他人面前时还有点局促,但队友比他更快接受了这个事实。


欢迎你,小队长。



 

“那还用说?”


你会是荣耀联赛里第一位女队长,这是经理对刚拿到风城烟雨的自己所说的话。


自己的回答呢?


那时候阳光透过账号卡的边缘,亮得晃眼。


“第一位?那可真是再好不过。”



 

“ok啦。”


苏沐橙第一次上场比赛之前还是很紧张,但叶修握着她的手。


不需要紧张,她不是一个人,一直都不是。



 

“看我的吧。”


西部荒野,有狂剑士在他面前伸出了手。


嘿, 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 要不要和我一起来个组合?



 

“嗯。”


他第一次上场面对的就是嘉世,而韩文清却告诉他。


不用怕,终结嘉世王朝的,一定是霸图。



 

“领队都发话了,我们岂敢不从。”


你会成为最好的鬼剑士。


李轩第一次站上赛场时,相信着这句话。



 

“哼。”


他拿到了被称为斗神的一叶之秋,就像在越云的时候一样,没有人相信他能承担起。


那又如何,只要我相信就可以。



 

“知道了。”


他曾经在百花一直不受重视,只因为他既不是弹药师也不是狂剑士。


他捏着自己的流氓账号卡,一拳打破了所有偏见。



 

“放一百二十个心。”


方锐第一次见到林敬言的时候,想的是这个家伙可真爱笑。


那个时候的呼啸队长领着他走进大楼,他说,你是呼啸的未来。



 

通道里只剩下了叶修和周泽楷,叶修打趣:“怎么了?要个鼓励的抱抱?”


周泽楷不回答,他逼近叶修,将人堵在门后的转角,将一切灯光和欢呼都暂时隔绝,让他眼里只有自己一个人。


叶修感受到一向温吞害羞的后辈突然爆发的和场上的一枪穿云不相上下的气势。


这可真要命啊,叶修依然笑着,微仰着头,鼻尖擦过周泽楷的下巴。


周泽楷的声音被压得极低:“不要抱抱,要一句必胜咒语。”


叶修猛然想起周泽楷之前说先欠着的那句话。


“什么?”


不等叶修反应过来,周泽楷凑近叶修的耳朵,低声念出:“marry me。”


不是疑问,而是陈述句,这是一个关于人生的邀请,不由得叶修缺席。


叶修眼睛猛地睁大,这个刺激可大发了。


告白被叶修抢了先,那么求婚自然是周泽楷先行一步。


“求婚也得给点诚意吧?”


周泽楷牵起叶修的左手,落下一个轻吻在他的无名指,那是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戒指我会赢回来。”


世邀赛参考了各国联赛的赛制,不仅颁发奖牌,还有纪念戒指。


以红旗做嫁衣,以荣耀做戒指,以全世界的欢呼雀跃,为证。


这就是他们的爱情。



 

荣耀第一届世邀赛冠军,中国!







END。

————————————————————————

老叶,生日快乐!

就把世邀赛的冠军作为礼物送给你吧!

评论(16)
热度(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