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兴欣】山海绘卷(一)

※我流古代架空背景,感谢山海经等志怪古籍妖怪赞助【×

※夫诸周X乘黄叶

※我终于能贯彻我周叶党兴欣吹的本色

※大量兴欣私货,大量写手自己私货,大量妖怪二设,瞎几把乱写瞎几把嗨

※禁止转载,转载拉黑




古籍有云,传说四神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镇守天际四方,而以此为界,高山浩海被划分为东西南北四个方位,神居中位,妖匿山海,是以人称,山海界。

 



阏逢大渊献之年(1),世称斗神的嘉世家主叶秋,命丧即翼山。


据说虚空家主李轩亲自提灯入魂塔查看,代表叶秋的长明灯确实已经熄灭。


按说这么个大人物陨落,就算是山海界也该抖上三抖,但叶秋效忠数百年的嘉世却对此只字不提,家主去世,嘉世闭门数月不出,绝口不提为叶秋出殡的打算。


叶秋一生光明磊落也狡黠异常,与其他家主素有来往,然而在这件事上,所有的大家族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缄默,一时之间叶秋两字成为山海界人不能提及的禁忌。


死寂的海面之下仍有汹涌的洋流,不久之后有消息传出,叶秋之死是由他所带领的嘉世一手造成,内情无人可知,但从嘉世之后异常的反应看来,倒有几分可信。


山海界从来不缺亡命之徒和贪婪之人,叶秋洞府位于槐江山,而山脚,重重黑影正在聚集。


失去了主人的洞府里,还剩两样名震山海界的宝贝,叶秋的长枪却邪,以及山海界第一美人,苏沐橙。


而山顶,乌云正在缓缓汇聚。



 

苏沐橙总是身着白衣,明眸皓齿,巧笑倩兮,如同天仙下凡。


当时说这句话的人大概是没注意到自己的声音,背对着他的叶秋和苏沐橙都听见了。


叶秋没忍住低笑两声,他难得顺从陶轩一次来参加这样冠冕堂皇的聚会,没想到就听到这样的笑话。


旁边的苏沐橙笑意不动分毫,这样的场景对她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她轻抚滑落肩头的长发,耀眼的珠白掩去了她发中暗沉的红色,也掩藏了她骨肉之中深重的血戾杀气。



 

红!


红!


红!


满目皆是燃烧的炽热颜色,叶秋的洞府门前,堆满了黑色的骸骨,他们还保持着死前痛苦的扭曲形状,不剩一丝血肉和生机。


幸存的人几乎是连滚带爬地从洞府逃出来,慌不择路之时被同伴的尸骨绊倒,重重地摔在地上。


“不……不……”他们回头看着洞府,眼中深种彻骨的恐惧,止不住地战栗。


最先映入他们眼眸的,正是他们心心念念的却邪。


传说却邪是苏沐橙的兄长,叶秋的好友苏沐秋打造,其中封藏着一只狰的灵魂,这种仅仅在章峨之山出没的凶兽,五尾一角,音如击石,而今却只能不甘地在一杆战矛中低声嘶吼。


纯黑的矛身浮现出妖异的花纹,之间隐隐有岩浆流动,叫嚣着跳动着,贪婪着空气中血的芬芳。


而拿着它的人,却不是叶秋。


她一脚踏碎足下的骸骨,将那些不自量力的蠢货碾成粉末,素白的手指如同花藤攀附于长枪之上,却邪的矛尖在地面拖行,跳动的火花伴随着狰吼的声响,听在幸存的人耳中就像死神的催促声。


哦也对,他们不是幸存的人,不过是暂存人世的亡魂罢了。


苏沐橙的白衣已经被血染成刺目的红色,失了衬托,那些粘稠的殷红慢慢从三千青丝浮现出来,而她为人所称道赞扬的明眸也成一片通红,她的瞳孔猛地紧缩,变成如同猛虎一般的锋利模样。


曾经大声意淫她的男人们如今被直面死亡的恐惧吓得失禁,在地面上留下蜿蜒的水迹。


他们语不成句地哀求着,讨饶着,唯恐化为却邪刀刃下的怨魂。


山海界第一美人苏沐橙?那样的称号不过是恶心的男人们给予她的侮辱,他们不甘于仅仅亵玩青楼里美貌的花魁,给深居简出的苏沐橙冠以这样的称号,明里是赞扬,而私下的龌龊心思却不可告人。


苏沐橙举起却邪,如同有形一般的红色大口吞食着他们的思维和生命,火从却邪的矛尖轰然燃起,代表着力量的鬼角从苏沐橙额头缓缓长出,漆黑的角身布满了和却邪矛身如出一辙的花纹。


在她的力量中凝出形状的妖兽在苏沐橙身后张开了血盆大口,九只头颅睁开猩红的眼睛,锋利的牙齿渴望着咽喉。


九婴,苏沐橙!



 

自此之后,再无人记得所谓的第一美人苏沐橙,人们只记得如血的残阳下,挥舞着却邪杀出一条血路的獠牙猛兽。


他们以为她是花,那她就用那把斗神一战成名的长枪告诉他们。


苏家的女儿,这一刻,如同恶鬼临世!



 

月色凉如水。


所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明月高悬的深夜,镇上的人都陷入了黑甜梦境,所以自然也无人可见,那些安静生长于瓦片和地面上的,在所有不被遮蔽的地方的银色月光如羽毛般向上漂浮,在毫无依靠的半空中凝成微微颤动的水滴。


所有的光辉都被人攥住,如萤火一般在空中漂浮,小镇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黑暗之中,那些间或从窗户洒下的月光都被人带走,只剩烛火不安地跳跃。


周泽楷踏风而来,在狭窄的屋脊上如履平地,月亮里的金华猫方锐探出半个头,看见来者立刻缩回身,连连摇头:“来了尊大佛啊。”


轮回家主周泽楷,而山海界人人皆知,他的妖身正是兆水之兽,夫诸。


月光乖顺地聚集于他的身旁,照亮了他清隽无双的眉目,山海界里关于周泽楷的相貌有众多说法,但最终阅人无数的青丘九尾狐一锤定音。


“周泽楷呀,”绝色的美人半倚在锦绣的绸缎软枕中,涂满丹蔻的纤长手指缓缓划过玉枕,她眉眼一扬,便是万千风情,“便是我们青丘一顶一的美人,也不及他半分风采。”


话虽轻佻,理却是那个理。


妖力顶尖容貌俊秀的轮回家主为何会出现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镇呢?


“沙。”


很轻的铃声,非常轻,一不注意就会从人的耳边掠过。


周泽楷伸出手,深色暗纹的衣袖略微滑落,露出他的手腕,他指尖轻轻一划,月光如同颜料一般,留下了优雅的长弧。


而到达末端的指尖未歇,堪堪转过方向,向着来路势如破竹般一去不回。


长弓渐渐在月光中凝出形状,而就在这么短短的时间里,铃声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包围了周泽楷。


是的,包围,铃声的来源并不止一处,那些在黑暗街巷中来回穿梭的白色身影也显出真身。


是狐狸,形如普通的白狐,四肢却都佩戴着如同孩童般的金色铃铛。


狐狸们出没于街巷的角落,铃声从未断绝,以周泽楷为中心的前后左右,铃声连成一片,吵得人几欲发狂。


八只狐狸,周泽楷在心里默数,他丝毫不受铃声干扰,狐狸们看似毫无规律地行动,但它们隐隐占据了周泽楷的八方。


乾、坤、震、巽、坎、离、艮、兑,狐狸的脚步越来越快,它们停留的地点终于慢慢固定显现,正是八卦中的位置。


周泽楷伸手拉开长弓,他身边悬浮的月光纷纷向他指尖汇聚,凝出三支羽箭。


第一只狐狸仰头发出尖利的叫声,但这声音却被人生生掐断,周泽楷松开手,三支羽箭,精准地送进三只狐狸的咽喉。


兑巽离破!


他再度拉开长弓,这是一场无声的杀戮。


坎震艮破!


最后三支羽箭离弦。


乾坤破!


三支羽箭的最后一支奔着黑暗之中而去,隐藏于其中的人不得不抽身而出。


叶修徒手抓住羽箭,他一跃飞身站上屋脊,与轮回家主遥遥相对。


“我这种小人物,还轮不到轮回家主出马吧。”叶修吊儿郎当地站着,然而即使是普通的衣着依然掩盖不了他身上锐如刀锋的杀意,这是一个从战场上厮杀过来的男人,他手上拿着一把不伦不类的伞,周泽楷隐隐能看到伞柄上复杂的机关。


这就是嘉世前家主叶秋,也就是周泽楷这一次的追杀目标。


口舌之争从来不是周泽楷的强项,他与叶秋不算熟识,但他曾远远看过叶秋在众人之中侃侃而谈的身姿,和这个人争辩,毫无意义之举。


羽箭携裹着破空之声呼啸而去,直指叶修面门,结果这人不退反进,他的手指在伞柄轻轻一按,无数复杂精巧的机栝开始运作,转眼间那把伞就变成了弩箭,之前被叶修抓住的箭被他置于之上,叶修矮身躲过羽箭,同时手上纵弦发射。


这算不得一个明智的选择,周泽楷的指尖轻点在羽箭之上,坚不可摧的兵器瞬间就消散成点点光沙,这毕竟是他的妖力所凝,嘉世家主已经慌不择路了?


结果周泽楷一抬头,发现本来站在他对面的叶修撒丫子跑了。


趴在月亮上看戏的方锐都忍不住捂住了脸,猥琐,太猥琐了。


“我日你仙人板板!”脸颊上被羽箭划破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和来自巴蜀之地的陈果混久了,叶修也不免得学会了几句特色骂词。


出乎周泽楷预料,追上叶修并没有费他多少力气,果然如方明华所说,此人狡诈无比,周泽楷决定不再和他多做周旋,他反手从身后抽出难得出鞘的长刀,刀尖指向叶修的心口。


铃声突然停了。


而此刻的周泽楷才发现,他明明杀死了那八只狐狸,铃声却直到现在才停止。


拔地而起的金色尖刺毫不留情地折断了周泽楷千钧一发之际挡在胸前的长弓,直直刺进他的腹部。


金克水,叶修从一开始布的局就是为了这一刻。


长刀失了准头,划破了叶修的腰际,泛黄的卷轴掉落,叶修发觉而回头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卷轴正好沾染上周泽楷溅出的鲜血。


“别!”叶修的话音未落,卷轴已经发生异变,一切发生得太快,两人都没来得及做出有效的反抗,轮回家主瞬间就被重重卷轴包裹。


山海卷迅速变回最开始的无害模样,仿佛刚才将周泽楷吞吃下肚的不是它。


“嗝。”山海卷没忍住打了个嗝。






TBC。

——————————————————————————

本来我是想直接改在原来的文档上的,但为了净化tag我还是重新发一下,麻烦大家也重新收藏一下昂~

(1)阏逢大渊献之年:采用星岁纪年法,对应天干地支的话就应该是乙亥年


话说,收到折叠世界的各位,发现封面的小秘密了么

肝贺文去。。。。。。。吐血。。。。。。。。

评论(19)
热度(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