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冬阳.狂想曲

※我流架空现代背景

※抑郁症周x书吧老板叶

※仅仅属于一个人的自我战争和自我救赎

※主观而矫情的向内描写,没有主线,大量负能量,并不建议跳坑





狂想曲,属于狭路相逢者的荒诞华尔兹



 

十一月七日   多云

你满身是血又如何】

【你手足皆断又如何】

【那条路被血浸泡得绵软也是你的路】

【你的未来】

【不过是个打不开的盒子

                                       来自    空白账号


狗的名字是周泽楷起的,叫玖玖。


那时候的他和叶修趁着雨势稍小,将玖玖用浴巾一裹,悍匪般冲进了宠物医院,值班的护士被他们震住,忙不迭地将医生叫了出来。


玖玖被送去检查,两个大男人得以空闲歇口气,叶修坐在长椅上,揉着自己的手腕,玖玖实在太重,他中途帮周泽楷抱了一段:“狗是你捡回来的,取个名字?”


周泽楷停下拨弄头发的动作,仔细思考,毕竟无论是对任何生物,名字总是很重要的标志,但狗的名字又不和人一样,他不得不通过其他狗来寻找灵感。


首先被想起的是周泽楷以前看过的电影,忠犬八公的故事,那么也要叫小八么?


名字相似,命运也会相似么?


想起玖玖不自然蜷缩的后腿,周泽楷半垂下眼睛,忠犬八公的故事令人感动,但于小八而言却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当事人能感受到的悲痛也一定是他们在屏幕前能感受到的百倍千倍。


“叫……久久吧。”


在那条悲剧道路前错开了微妙弧度,再加以长长久久的祝愿。


“九九?小九九?”叶修不确定地用手比出九的样子,向周泽楷确认。


周泽楷苦于言语解释,向值班的护士借来纸笔,他写下了“久久”两个字。


不过玖玖好像是男孩子吧,在脑内不觉得,但写出来后周泽楷倒觉得这名字有点像小姑娘的昵称。


几乎是下意识的举动,周泽楷又在久字边上加上王字,变成了“玖玖”。


在他最后一笔落下的瞬间,叶修发出一声不可避免的轻笑。


这个名字很好笑?周泽楷疑惑地皱起眉,叶修连连摆手,然后伸出一只手指压在纸面,缓缓地沿着字迹的边缘滑动。


“霸气一点?”


仅仅是没头没尾的问句,周泽楷却觉得自己刚才藏于心中的无聊纠结都被这个人看得通透,到底还是年轻人,他不可遏制地有些耳根发红。


长期单向拒绝接受世界声音让周泽楷变得迟钝,以至于这时候的他没能发现从一开始叶修就是这样。


观察和猜测已经是他的本能,眼睛从左边转到右边,谜底就已经被揭露。



 

早上是周泽楷一天中最不喜欢的时间,以前是,现在尤甚。


就像习惯了平静水面的石头被扔进波涛汹涌的大海,在周泽楷难得的睡眠时间,那些诡异或真实的梦境轮番登场,让梦中人焦头烂额。


这一次周泽楷的梦境很慢,阳光明晃晃的,走在街上的周泽楷却冷得发抖。


他刚经历了一场逃亡,从那些扭曲如獠牙的手中,但他现在却更清醒地知道,他正在向来处前进。


一点一点,一步一步地看到自己走向死路,那种绝望几乎把周泽楷逼入绝境,他的脑袋飞速转动,想要为自己找到一条出路。


所有的可能性都被一一否定,知道周泽楷对自己说,醒过来吧。


睁开眼睛的一瞬,和梦中相仿的日光落了满地,周泽楷知道自己醒了,他也知道刚才只是梦,但残留下来的负面情绪却没那么容易离开,他泄气地翻个身,一觉醒来反而跟跑了一万米一样累。


而周泽楷翻过身,正好对上将脑袋搁在床上的玖玖。


玖玖的床放在了客厅,周泽楷睡觉时特意给它留了个门,结果这家伙大早上悄咪咪地跑进来,把脑袋搁在周泽楷的被子上。


“傻。”连叫唤都不会,周泽楷伸手摸它的头,明明是大型犬,玖玖却像粘人的猫咪一般蹭着他的手。


如果只有周泽楷那么他什么时候吃饭都无所谓,但家里多了一张嘴就不一样,周泽楷起身洗漱,准备带玖玖出门觅食。


清水拍在脸上,周泽楷才稍微有点醒过来的感觉,拧开洗手间的门,他就看到费力地抬头看着桌上风信子的玖玖。


医生说玖玖的后腿已经是老伤了,基本没有治愈的可能,缺少一只后腿,玖玖连站起来或者跳跃的动作都没法做,桌子太高,它只能转来转去,给自己寻找一个方便注视的角度。


人高腿长的周泽楷将花瓶拿下来,凑到玖玖面前,它翕动着黑色的鼻翼,仔细地嗅着翠绿的风信子,最后侧过头打了个喷嚏,不感兴趣地离开了。


花瓶里的风信子适时地歪倒,圆圆白白的球茎看上去像是某种小动物四腿蹬天露出的柔软肚皮。


周泽楷难得地露出点笑意,他几乎能脑补出风信子面对突如其来的敌人手忙脚乱的样子。


画下来吧。


周泽楷拿起那天回家后被自己丢在玄关的素描本。







end。

————————————————————

尝试了很多次,还是决定给这个故事一个交代,期待的姑娘对不起了,这个故事我已经写不出来了。

冬阳我本来准备分为三个部分

呓语,属于深渊沉眠者的窃窃私语

狂想曲,属于狭路相逢者的荒诞华尔兹

唱诗班,属于相依为命者的光下尘埃

呓语代表了周泽楷一个人沉沦的描写,而狂想曲里,以玖玖作为契机,周泽楷和叶修的接触开始变多,对于已经快要对整个世界丧失兴趣的周泽楷,叶修说,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帮我画出来,如何?

在狂想曲里,叶修讲述了资源耗尽的世界被白雪覆盖,法厄同在一场暴风雪中看到了被冻在冰柱里的女孩,女孩醒过来,隔着冰冷的隔阂她向他讲述灾难前的世界,但这场独属于少年少女的聚会被跟踪而来的村民打破,他们毫不留情地告诉法厄同,女孩不是人,她仅仅是以前的艺术家留下的一件作品,她是脚下是能源,是能拯救村子的东西。

法厄同该怎么选择呢?叶修问周泽楷。

他还能选择?这是周泽楷的答案。

是的,法厄同仅仅是少年,他只能看着村民们打碎冰柱,看着他的女孩随着碎冰飞溅。

叶修说,这个故事叫做世界支柱。

故事是桥梁,周泽楷开始和叶修交谈,他们谈论艺术和人生,谈论故事里的人,周泽楷惊奇地发现他们有太多相似的地方。

平静的日常毁于一场灾难,周泽楷在小组任务的成果差一点被人占为己有,不善言语成为了周泽楷的软肋,被人狠狠击中,辩解不能。

回到家的周泽楷将自己关了起来,那一场“小玩笑”将他击溃,最后是叶修打开门,在情绪的崩溃边缘,周泽楷终于向叶修袒露病情。

“为什么啊?叶修这是为什么?为什么突然之间这个世界就对我板起了脸?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

抑郁症,就像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冬天,世界所有的花朵都凋谢,所有的色彩都落幕,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与世界的纽带慢慢断裂,然后落入深渊。

周泽楷失去了爱的能力,无论是爱自己还是爱这个世界,当一个人睁眼和闭眼的世界都毫无区别,那他会不会就此选择死亡呢?

叶修将周泽楷紧紧抱着,就像拉住溺水的人的手。

他说,感谢你自己吧小周,这么难的路,这么多年,你自己都没放弃,你还没死,这条路太难了,去感谢你自己吧。

就那么一瞬间,就那么一句话,周泽楷突然就决定和自己和解了。

叶修和他说了很多,他说你不要觉得未来毫无希望,要不把我放进去,我还有很多故事给你讲,我们可以一起做很多事,这样的未来会不会好一点?

一个承诺,给了周泽楷面对未来的勇气。

在最后的唱诗班里,我想写的那个画面,是午后的阳光里,吃了药非常嗜睡的周泽楷枕着叶修的大腿,梦里是久违的宁静,他知道自己还会复发,还会面对那些可怕的情绪,但因为有这个一个人在身边,他就不会害怕。

周泽楷等来了独属于他的救命稻草。


我想过很多次要不要写冬阳,那些粘稠的情绪和挣扎,写呓语的时候我几次被拉进去,但现在的我已经写不出来了,应该是好事

很少有人能了解抑郁症,那些情绪太庞大和黑暗,抑郁的人又大部分拒绝与人交流,于是很多人都在说,你在矫情什么?

这条路太难了,但只有他们本人知道有多难,就连活着都是巨大的奇迹,所以叶修对周泽楷说,感谢你自己吧

呓语篇里就是他们的情绪,你们试着去感受,那只是他们承受的冰山一角,无数的日日夜夜,这是一场和自己旷日持久的战争

我知道看我文的妹子有人还在这样的战争里,我也想对你们说的,就是感谢自己

可能没有另外的人看到,可能连你自己都忽略了,但能和这样庞大的黑暗对抗的你,非常勇敢,非常厉害,所以和这样厉害的自己和解吧

寻求帮助和倾诉并不可耻,你不想再看一眼这个世界色彩斑斓的模样么?

每一个人走出迷宫的路都是不一样的,小周的路并不一定是所有人的路,但只要迈出第一步,就一定能走出去。

非常抱歉,但这个故事,到此为止

评论(5)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