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全职高手】关于你的梦想和我的眼见为实

※看完文的絮絮叨叨

※献给蝴蝶蓝的全职高手






最开始的时候,就是自己一个人站在狂风暴雨的海边。


那双眼睛被湿透的头发遮挡,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近乎自虐地把啜泣声逼回心底,雨打在肩头疼得让人瑟缩。


然后就是很轻的一声,非常轻,却如惊雷响在耳边,他比阳光温柔,比月光炽烈,比所有的星星加起来都要璀璨。


他在向前,千机伞的锋刃划破了夜空,海浪在他脚下也只能退避。


而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开始迈步,开始追逐,蹬掉磨脚的水晶鞋,撕掉累赘的裙摆,连最华美的王冠也被置之不顾。


这是属于我最疯狂的冒险,没有任何准备和预料,就此降临。


这里仍然盈满风雨和黑夜,但我跟在他的身后,纵身跃进漆黑的海面。


在地平线的俯视中,在纷纷扬扬上升的气泡中,完全无法睁开双眼,然后竭尽全力向下伸出手,指尖所碰到的暖源。


是光啊。



 

活在这个世界上,只要做对的事情就好了么?



 

小时候曾一笔一划写下的《我的理想》在多年后被旁人从箱底翻出来大声朗读,然后大肆嘲笑,被人撕碎,从屋顶用力扔下去,如同雪落。


年幼时人人都争当拯救公主的勇者,而转身长大后,却恨不得将小人的标签贴满全身,来躲避怪物们的追捕。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啊,他们向你的右耳吹一口气。


不顺从我们的你才是傻子,他们向你的左耳吹一口气。


你捂住自己的耳朵,却挡不住他们的笑声。


将你的脊背压得再也直不起来的窃窃私语。



 

看全职那段时间正是我迟来的叛逆期,或者该说,是他们觉得我终于到了该改造的时候。


那些在我小时候尚能忍受的缺点终于在那个时候被千夫所指,不合群,孤僻,根本无法交流,生活不能自理,以后无法独立。


真实与否无人可判,当事人的我证词不足以呈堂,围观者的众指手画脚也无法跨进来。


你问法官?没有法官,伟大的生活从不屑于低头为谁挥动手腕。


那是世界第一次在我面前露出獠牙,比一般人都迟缓,也比所有人都清晰。


对错被一脚踏碎,正义被随手扫落,掰折的善良,红肿的坚持,每一个人都在问我,你为什么不低头?


我们将你涂白,不就为了在这个时候能随意涂抹么?


这样的世界真是任性啊,他在我年幼之时将一切美好摆在我面前,我无知无能,于是全盘接受,乖巧如羊羔。


而在我长大之后,他将所有的花朵连根拔起,告诉我,之前都是骗你的,你要按着这样的规则才能活下去,这样的,泥沼般的,曾经你唾弃的规则。


如果不肯接受,没关系,那只是你还没长大,所有的人摁着你的后颈时,你总会低头的。


你总会在某一天,面对你曾气愤得无以复加的事情时,心虚而心安理得地说一句,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啊。


泥浆的涂抹才能避开阳光的暴晒,你听懂了么?


可是我明明看到,架在我脖子上的刀并非命运所执,加害者凭什么冒充引导者的角色,还以为我能顶礼膜拜。


但那时的我只有一个人,孤立无援,溃不成军。


然后有一个人点亮了星星。


从北极星到大熊星座,一颗一颗,突然满天都亮了。



 

【我更珍惜一切人在后天里面不断修正的特征,比如先学会左右逢源的虚伪,然后再懂得以诚待人,比如不可避免地世故,再选择某种层面的质朴和天真,如何从这一端走到另一头,他们经历过的,才是人性最闪光的挣扎。】



 

如果全职和其他作品一样,叶修是个不过十五的少年,一腔热血闯进荣耀,然后打败所有对他不怀好意的对手,避开所有肮脏的手段最后成功,那全职就不会那么经典。


因为太多了。


我们所看到的少年的热血和冲动,太多,也太稚嫩,以至于我们后来看到只会感叹,那是只属于年轻人的青春。


我们为他们欢呼雀跃,却也在内心深处某个角落悲观地认同,他们会长大,他们也许会沦为无趣的大人,也许他们会继续少年,但这样的命运,不是我们。


但叶修是不一样的,那些属于他最辉煌的嘉世王朝时期已经成为相框里泛黄的记录,他曾经的战友们四散奔走,然后有了新的勇者,他被迫离开。


美人迟暮,英雄末路。


故事从这个最糟糕的时候落笔,要按照套路,叶修带着满腔仇恨杀回去,一个一个打败所有轻视他的人,然后冲出亚洲走向世界,成为别人难以企及的存在。


都没有,那个人连生气都不会。


在见识过这个世界之后,选择怀抱过去停步不前还是屈服现实改变自己?


叶修选择了第三条路,他闲庭信步,从那团墨色中走过,却分毫不染。


他经历过背叛,但他仍然选择相信,他经历过为难,但他仍然选择坚持,正因为他走过所有世界所恐吓我们的艰难和风景,所以他说那句相信的时候,我会信。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懦弱无能的生物,也是这么勇猛无畏的生物,我们需要一个成功的过路人,也仅仅只需要一个,便能无知无惧地向前奔走。

 



很长一段时间我在怀疑对的意义。


什么是对?是谁来规定对?为什么他享受规定权?如果对本身只是出于利益的需求,那这是否是一场宏大的骗局?


而我呢,在这一切面前又该如何自处?


那个时候我就要相信了,我就要相信没有什么是对的,只要能活下去,活得更好,遵守谁的法则都无所谓。


抄袭嘛,无所谓,因为大家都这样,欺凌嘛,无所谓,因为大家都这样,我可以和他们一起卑躬屈膝,也可以活在厚厚的面具之后,学着将冷眼旁观和投机取巧奉为人生哲学。


我紧紧地闭着眼睛,下一刻就要松开手。


但不甘心啊,怎么会甘心呢?


我相信的美好,我深信的正义,在我相信他们十多年以来你随口告诉我他们没有,扔掉吧。


我怎么会甘心呢?我为之沸腾十多年的热血,怎么可以这么片刻就冷却?


那就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就好了。


叶修就是这么做的,大步地,不回头地走向他的荣耀,他不会抱怨他遇到的困难,也不会自怨自艾。


那是我之前很难想象的一种姿态,非常的纯粹,也轻松得让人艳羡。


梦想的实现总是如此坎坷,那么就应该去埋怨么?去埋怨给你使绊子的社会,去埋怨无能的自己,去埋怨不给予自己帮助的人。


还是幼稚的孩子啊,所以还在傲娇地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


每个人都曾说过为了梦想能付出一切,那么遇到挫折时的放弃和焦虑的失态也该被付出啊,不光是热情和动力。


然后就像他一样,双手插兜,然后迈步向前就好,很简单。


没有勇士是不需要打败巨龙就能救回公主的,但只要心里面认定了,就大踏步向前吧。


事情总是被人们无限地复杂化,但其实这件事很简单啊,要么去实现,要么放弃。


不甘心的话,那就快点跑吧。


这世间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仍他妖魔鬼怪魑魅魍魉,是我看着这个世界,那么对的规定者,便只有我。



 

全职另外我觉得极为难得的一点,是它塑造了更多魅力不输叶修的角色。


不觉得很奇怪么,为什么在好多好多的小说里,配角就真的只是配角,他们只是为了衬托主角而存在,或恶毒或仗义,默默配合主角演完一幕就退场,再没有其他痕迹?


这种故事不觉得幼稚得难以下咽么?仿佛整个世界都以主角为中心,其他人要么选择和他为敌要么选择为他无私奉献。


他们也是人啊,如果有平行世界,他们也是活生生的存在啊。


全职里有很多人,他们和叶修之间是有利益冲突的,所有的战队都想要冠军,他们站在彼此的对立面,四面楚歌么?


这是全职真正打动我的东西,那是一整个,偌大的,我连想象都不敢的乌托邦。


对手之间亦敌亦友,他们公正地和彼此战斗,也尊重自己的对手,叶修沦落的处境爆出来的时候,没有一个战队的队长会对他落井下石,他们大概比叶修自己还期待他回来,回到这个赛场,再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在这里,真正地让我看到了胜者可傲,败者不耻。


那是我连想象都不敢具现的梦啊,虫爹就这么仔仔细细地刻画出来,将他们送到我面前,让我终于能够回头,和那个一直坚持着,不合群着的自己和解,然后牵起她的手。


我选择了另一条让自己活下去的路,心甘情愿。



 

我很多时候也想,全职里很多人拎出来,单单放在恐吓我的世界里,也是那么格格不入。


黑暗中闪烁的光芒,谁都不会错目。


他们也不合群,也理想化,也按照恐吓所说那样在世界活不下去。


可是你看他们那么多理想化的人组成的世界,有多美好。


那一刻所有的张牙舞爪都被瓦解,我无知且无畏,无惧所有被我踏碎的荆棘。

 






end。

——————————————————————

恭喜动画开播!

【】里的内容来自微博,几经转载已经找不到原来的作者,侵删致歉

评论(7)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