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戏骨.世间尘烟

谢谢阿银大大!!!!!!!!!!!!你不叫我姐我会更开心!!!!!!!!!!!!!!!!

追禾:

1.《全职高手》同人的同人,原著   @云狐不归   《戏骨》,授权图如下。




2.狐狸生贺,cp周叶。

3.多虫,未修。

4.夹带私货,很多私货。



叶修每翻过一页文件,眉头就皱的更深一分。

周泽楷坐在叶修对面,叶修每皱一下眉头,他的心就“咯噔”一下。

 

叶修端起水喝了一口,周泽楷目光一寒;叶修目光转变方向扫了扫页脚,周泽楷目光一寒;叶修换了个姿势靠着椅背,周泽楷目光再一寒。

 

作为一名出色的导演,叶修的阅读速度其实是非常过人的,但如今一份薄薄的文件,装订起来只能说得上是册子都不是书,他看了半个小时了。

半个小时后,他看完了第一遍。

 

“小周啊。”叶修合上那个册子,开口喊面前的人的名字,周泽楷听到这个声音用这个语气说话的时候心又“咯噔”了一下,这语气实在是和一开始劝说他不要接戏骨的江波涛一模一样。

周泽楷故技重施,直接把自己面前的水“刷”地推到了叶修面前,满脸就写着:“喝一口,喝一口。”

然而显然对付江波涛的方法实在对付不了叶修,叶修只是看着那杯水滑到自己身前,就再次把目光看向周泽楷。

他说:“小周,我们来讲道理。”

周泽楷适时地接了一句:“就接这个。”

 

对小周曾经就是这么说服这自己经纪人接《戏骨》这件事完全不了解的叶修,叹了口气,翻开手里已经看完合上了的文件。

 

那是一封邀约函。

一封来自电影的邀约函。

 

这种东西对于周泽楷来说稀疏平常,他自从凭借《戏骨》一战成名拿影帝都拿成梗之后,每隔三五天就会有剧组对他发出邀请。江波涛作为尽职尽责的经纪人会帮他进行商业上的筛选,他自己会过一轮文化性的筛选。充电器三个月过去之后,他递了这么个本子给叶修大魔王做最终的试炼。

而叶修的反应,也是他料到了的。

周泽楷想着要怎么说呢?这个本子,是真的一言难尽啊。

 

这是一个关于逃亡与梦想的故事。

主要讲述一场大灾难之后,几个年轻人逃离自己本来居住的城市,聚集到一个新兴城市,年轻人们成为朋友,一起在一个所有人都是外来客的城市立足。最终却因为价值观和追求的不同反目成仇,本来这样的故事理应不牵涉到生死,但是因为中间有几个角色加入了黑手党,所以最终还会导致了昔日好友的死亡。

对周泽楷而言,这是一言难尽;于叶修而言,他是愿意说一句天马行空来进行夸赞的,但是天马行空带来的是巨大的难以执行性,饶是叶修这样的人,也对这个本子的可行性表示深刻的怀疑。

更让他头疼的是,着个本子的封面上制作人那一栏写着大大的“喻文州”三个字,这是一个找的来大额投资,担得起所有风险,且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家伙。

自从黄少天自己找饭吃策略大获成功,他又在新人提携那里找不开新出路以后,就开始转战做幕后了。叶修一直都知道他要搞个大事情,但是不知道搞得这么大,还拖上了周泽楷。

喻文州的话自然是能够通过江波涛那里商业那关,这样的剧本也肉眼可见地符合小周挑剧本的眼光,但是叶修怎么看,怎么有问题。

 

“先说篇幅。”叶修开始正式和周泽楷讲道理:“这个故事进行整体丰富以后,拍个电视剧才是最好的,而现在,塞进一部电影太艰难了。”

“所以分上下部拍。”周泽楷表示乖巧。

“其次人设。”叶修翻到人物介绍那一页:“你演的是个鼓手,”他说:“你们的投资商知道投过来的架子鼓都是要被砸的么。”

周泽楷更加乖巧:“喻文州说有办法让投资方看着砸。”

“其他主演都定下来了,就差你一个人。”叶修用手划过定下的演员表,周泽楷顺着他的手指头看下去:“黄少天,肖时钦,甚至还有孙哲平张佳乐——谁发了疯让他们去演电影的,哦是喻文州。这些人的音乐素养都比你好,但是人设里你是唯一一个音乐人。”

其实这些都不是问题,周泽楷也曾经在所有演员演技素养都比他好的时候挑大梁演主角,这些合作的都是老朋友了,他只会更加游刃有余。

但是这个配置,怎么想怎么怪异。

叶修看周泽楷不说话了,便乘胜追击,他指着其中一个角色:“这个物理老师原型是苏沐秋吧。”

周泽楷低下头点了点。

叶修往前翻一页,指着编剧名字:“别说这不是苏沐橙。”

周泽楷抬头,看了看编剧那栏排在首位的苏沐橙笔名沐雨橙风,又点了点头。

叶修就知道!

 

从江波涛手里过到周泽楷的剧本有十几部,想着他充电期一直在看书,也可以多看看剧本。江波涛和公司本意都是换个剧组就最好多接触一些之前没有接触过的人,不要让他定型,且现在周泽楷因为《戏骨》声名大噪也赢得了看好,拥有不弱的选择权。所以这样一个几乎是戏骨原班人马的剧本是不被看好的,哪怕这个电影是站在喻文州的肩膀上。

但是周泽楷一眼就喜欢上了。

他翻开剧本,关于鼓手的第一幕场景,就是大灾之后,他开着自己破旧的小货车行驶在宽阔的公路上,车上载着他的鼓,副驾驶上是一箱单薄的行李。

对于剧中角色而言,这个场景是在逃亡,而对于饰演者而言,这个场景,这是在赴战。

看到这个场景的那一瞬,周泽楷就想要欣然应战。

 

但是此刻,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叶修,他难以表述出自己对于这个角色的渴望,同戏子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到日久生情不同,他对于这个角色是再单纯不过的渴望,是可遇不可求的一见钟情。

但是叶修觉得这个企划很有问题,这个电影可以有更精准的选角,更切合逻辑的展开,更适合的团队,但是它并没有。所以对于总是纵观全局来考量的叶修来说,这很别扭,这很不对劲。

 

叶修看周泽楷沉默了,决定打出致命一枪,他问道:“小周,你知道为什么最后只有鼓手和物理老师能够活下去么?”

周泽楷一愣。

“他们同时逃亡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相遇,相识,立足,成为好友,他们确实在很多方面都并不相同,但是小周,你知道他们都不是坏人。那么为什么,只有这两个人能够活下来呢。”

周泽楷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他一直都觉得,鼓手最后能活下来,是一件非常顺其自然且理所应当的事情,故事这么写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再顺畅不过。其实鼓手的人设是一个疯狂且偏执的摇滚家,他最后会把同他一起逃亡的架子鼓砸掉。那同样是周泽楷很喜欢的一场戏,他为此已经看了很多摇滚乐的mv和live现场,已经开始想象自己拍摄那场戏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身后是漫天的火光,身边是茫然立着的好友们,他的情绪激烈但并不尴尬,自此以后,他们分道扬镳,再见已物是人非。

作为鼓手这个角色而言,这场戏甚至比最后群像的死亡更加重要。

这个电影吸引周泽楷的,就是开始的逃亡,和此时的毁灭。

他从未想过,为什么这么多人,最后只有他和物理老师能够活下来。

 

叶修这个问题算真正问中周泽楷了,他看到对面的小周皱起了眉头,江波涛给他预约的一个星期的脸部护理基本算是作废了,这样程度的皱眉。

 

叶修甚喜,端起水杯准备喝一口,然而在水刚刚入口的时候,听到了本来沉默着的周泽楷突如其来一句:“接这个。”

叶大导演万万没想到,有生之年会在言语的博弈里栽在周泽楷身上。

 

叶修忍住没把一口水喷出来,放下杯子,看到眼前的周泽楷明亮的眼睛。

做音乐的人来做电影其实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很多时候这其实是很可怕的。明明知晓眼前是一片迷雾,对于周泽楷本人,他连只看过一遍梗概的叶修的问题都回答不上,但是他还是想要和这个角色一起逃亡。

 

周泽楷给出答案,已经是五天以后的事情了。

“他一直想要活下去。”这是周泽楷给出的答案:“只有他和物理老师,一直把想要活下去作为目标。”他们在新的城市,时间线横跨十几年,希望与人心一直在经历着巨大的变革,他们希望拥有安稳的生活,希望能够拥有闪着光亮的未来,也曾经希望所有的朋友都能度过最艰难的时光。

但是,至始至终都希望能够活下去的,只有那两人。

这在现实中并不是紧紧相连的因果,但是在电影中,只有这样的两人,始终都把最大的希望赋予在了活下去这一项上,他们每人都守护住了了自己最为珍视的东西,恰巧对于鼓手和物理老师而言,这样东西是生命。

叶修与苏沐橙相识多年,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意识到,这个女孩如此温柔。

 

其实叶修看到的东西和周泽楷并不一样,他当时准备着回应周泽楷的反问,虽然周泽楷只是沉默了让他准备好的言语没有用武之地。

他当时因为戏骨番位事件被《DRRR!》的叙事手法惊艳,这次充电器一头栽进了动漫里,阅番量剧增,他准备的回答其实是鲁路修的台词:“因为他们做好了死的觉悟。”

鼓手驾驶车辆行驶在宽阔的道路上,不远处的身后是轰然倒塌的巨大建筑,弥漫的尘烟和货车鲜艳的颜色形成巨大的对比。叶修想,如果是他,一定会把货车涂成鲜亮的红色,来象征鼓手生的期望,而周泽楷的眼神,则要赋予向生而死的无畏之感。

 

叶修放下手里已经翻了五天的故事梗概,因为保密协议周泽楷并没有给他剧本,他对周泽楷的语气十分认真:“并不一定要做最好最严谨的事情。”叶修说:“如同<戏骨>那样严谨而无可挑剔的团队固然很好,但是有趣也很重要,如果你觉得有趣并且值得,那么为什么不去尝试呢?”

他的小周应该是这样的人,他的小周应该拥有选择的自由,尊重本心的权力,以及,没有后顾之忧地赴战的战士般的背影。

 

叶修说完这些,如释重负。

小周收回叶修递过的资料,看了一眼封面上一个大大的空缺,沉默五秒钟,鼓足勇气般地说:“叶修,其实……我们还差一个导演。”

叶大导演万万没想到,短短五天之内,在语言的博弈里,他会在周泽楷这里栽两次。

 

半年以后电影开机,王杰希在监视器前做出机位正常的手势。叶修拿起大喇叭,他的面前是一辆漆成红色的半旧货车,坐在其中的周泽楷已然入戏,他的眼神看向大摇臂处的镜头,既是在看向闪烁着生之光芒的远方,也是在看自己即将戎装奔赴,不胜不归的,尘烟战场。


END


现在是我们认识的第七年了,七年以来,十分感激。

感激能与你相遇,感激同班曾经同班的情谊,感激到现在,依然能称为至交。希望今后的更多的七年,依然能有勇气期许闪烁着光芒的未来。

生日快乐,我的挚友。




评论(4)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