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犯罪心理】濒死之刀

※看完文的絮絮叨叨

※献给长洱的犯罪心理

 

 

 

 

 

 

 

 

 

实际上到现在犯罪心理我还没看完,只看到了正文完部分,不过看到这里对我来说刚刚好。

 

我想把番外留给写完长评躺在床上的自己,希望看完后能够平静下来睡个觉,而不是继续失眠到三四点。

 

人生这么苦,总是要给自己一点奖励不是么?

 

虽然我觉得由于我现在刚放下手机,思绪还完全是混乱的,导致我只能分为一部分一部分的模式来讲,看起来大概会很碎片化,希望不会影响观感。

 

那么,开始吧。

 

 

 

林辰

 

在四声后半部分之前,我完全被林辰骗过去了。

 

我基友在得知我开始补犯罪心理的时候就一直很紧张我的心理状况,基本隔一段时间就要问我,觉得怎么样,我的回答是,看得心平气和神清气爽甚至想考个心理学研究生。

 

她之所以这么担心来源于我不算是什么特长的特点,我的共情很高,大概比一般人都要高一些,我在看文的时候,基本情绪和心理状态与主角同步,在四声后半部分之前的林辰看上去那么游刃有余,即使面对自己的小师妹在面前死去,也能迅速冷静,我那时候也差不多以为林辰很坚强,面对这些也能调整过来,他和刑从连的谈话显得逻辑清晰又有理有据。

 

直到四声后半部分,在林辰茫然寻找刑从连的那一瞬间,我和他的精神状态一同崩溃,我那一刻突然明白,一沙,双程,三坟,四声,这些事对林辰来说根本不是什么轻易就能消化的东西,甚至该说它们对林辰影响大到他需要一次次把这些强压下去,直到无能为力地爆发。

 

我差不多那时候才开始正视林辰,他说自己是一个命不太好的心理学家,不过事实证明,他不是命不太好,而是他那个人就注定了,该去走那样的路。

 

就像林辰自己说的,人是有迹可循的,人的行为,动机,思维,逻辑都受自己遇到的人和事影响,所以我一直认为人本身就是一个无数过去堆叠而成的现在,林辰是一个心理学家,所以他注定要去思考罪犯的想法,去猜测他们的行为,人是很容易怀疑的生物,何况是心理学家这样不断探索人性本质的人。

 

他会不会突然有一瞬觉得,人性就是这么坏,人就是这么不可救药,幕后黑手设计了著名的轨道问题递到他手里,他选择是杀人,后退是怯懦,他无论怎么做都代表了一种人性中的黑暗,进而成为幕后黑手的论据,向所有人证明,人性本来就是垃圾。

 

我当时认为这个场景是无解的,我甚至认为可能在最后一瞬林辰扳动了操纵杆,但我想这样的话他一定会愧疚一生甚至陷入幕后黑手的陷阱,是否怎么做都没有办法,是否怎么选择都是错误,我想要真这么做了,林辰就不是后来我看到的林辰了。

 

然后林辰说,黄薇薇跳下去了。

 

那个姑娘以幕后黑手根本无法理解和想象的姿态纵身一跃,破解了这个让无数人争论不休的选择难题,幕后黑手本来想将一段黑暗的录像摆在所有人面前,而那之中,却有了一团光。

 

那团光让幕后黑手尖叫着退开,它留在林辰的胸膛,让他在后来无数次选择里,能够相信人性,能够放手一搏。

 

他见过最美的太阳了。

 

于是就有了后来的林辰,一个命不太好的家伙,当然这命不太好里我认为起码他自己要负百分之六十的责,他在我想象中更像是一个千疮百孔的发光体,他没有变得坚不可摧刀枪不入,因为善良而柔弱易伤。

 

可疼是多重要的事啊,会疼的才是人啊。

 

林辰在最后也陷入了无法自救的困境之中,医者不自医,当他所学的一切都无法将黑白的世界拂开时要怎么办?

 

然后一个小胖子来骗了他的钱,一个小女孩来抱着他嚎啕大哭,一通来自小偷的感谢电话,一个曾经的爱人朋友来和他说一件往事,最后林辰站起来,去找他的爱人。

 

我们跟着他看过太多不可触及和无法理解的黑暗,好像因此冷漠下去也不是什么大事。

 

直到回过头,看见了爱和光,就突然找到了活着的感觉。

 

人是一个无数过去堆叠的现在,林辰是走过无数的过去走到现在的林辰,人们常说善良无用,但你看现在,善良不就是他最好的盔甲么?

 

 

 

缄默

 

四声看到前面的时候,看得我脊背发凉,无法动弹。

 

这种冷并不是因为案件或者剧情,或者该不全是,四声的视角放在了一个很微妙的地方,我们一开始就跟着林辰,知道了事实的真相,那时候我们再去看李景天,理所当然地义愤填膺。

 

那种感觉像在深海,我们能看到辽远如海的真相,但海面上的人不知道,他们在网络上对骂,在自媒体的可以引导下东倒西歪,在李景天的刻意引导下去围追一个姑娘。

 

我们在深海窥视天空,觉得他们愚蠢,荒谬又无法理解,但这仅仅是在故事里。

 

现实的我们,也在海面。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了,真相总是一转再转,这些年我们已经开始慢慢察觉那些所谓的自媒体或者媒体说出的并不是真相,我们的视野被社交网络塞得满满的,于是就有人刻意引导一切,在海面下兴风作雨,海面上的我们晕头转向。

 

如果现实里,也真的有那么一个宋声声呢?

 

想都不敢想的可能性,我首页的大佬们总是在反思,反思我们是否越来越执着于二元对立的正确与否,是否越来越在意所谓立场大过是非,是否真的是自己思考得出结论而非他人可以引导,但答案总是那么让人悲观。

 

毕竟舆论,是多么好用的一把刀啊。

 

以前曾经在哪看过一个讨论题,是否该把舆论引入司法,当时我也想过如果这样是否能够帮助更多被强行按压的人申诉冤情,但现在我的答案是,不。

 

舆论从来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公正,一个不怎么恰当但经常被说起的例子是,我国要是一人一票投领导人,你们猜会是谁当选?

 

我们真的看到了我们想要的真相么?

 

我想从此以后我在很多事上会选择缄默,现在的人们好像很容易冲动和愤怒,立场大于对错。

 

可是啊,如果,我只是说如果,我们大放厥词的时候,也有那样一个宋声声在缄默呢?

 

某些事情过后,媒体在我这的可信度快要降为0了,我看过太多谎言了。

 

于是选择缄默,心平气和地等待真相降临。

 

 

 

善恶

 

这是一个不可逃避的论述题。

 

我曾经自己问自己,正义是否是一种基于大多数人利益定义出来的伪立场?是否它本身是无意义或者并非他们所说那样崇高?是否我们活在一种为了更伟大的利益的骗局中,而且也许终其一生也有人毫无察觉?

 

没有答案,想不出来为什么。

 

善良在我这一直是一种对人优点对己缺陷,人人都歌颂善良,但我始终认为,这是一种缺陷,因为善良是最容易被拿捏住的所谓优点。

 

宋声声要是个阴险狡诈的小人那肯定就能躲过李景天了,也不对要他是那样估计李景天那种变态也不至于跟嗅到骨头的狗一样赶过来。

 

可宋声声还是那个宋声声,我想起美景说他们打他,侮辱他,在他面前杀了他的粉丝,他说那个年轻人眼里还是有火燃烧,宋声声像火种,像凤凰,像太多太多我能说出来和说不出来的美好,他在最黑暗的地方也能往上生长,整个四声他没有说过一句话,那时候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在舞台上光芒四射的男孩了。

 

他的追悼会上,那些女孩在浓浓黑烟里唱着他的歌,唱着他用最粗俗的语言写出来的给他们的情歌,那些歌声像鸟一样,盘旋着飞过了时间长河,飞过了生死彼岸,美景和那些暗网上的变态们一定无法理解这些女孩,血液和死亡才能让他们兴奋。

 

他们的人生里没有美和善,自然也没有痛苦和眼泪,善良是缺陷,被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捏住时疼得人浑身抽搐,人们为它畏手畏脚,为它痛哭流涕。

 

那是人们代代繁衍发展以来,一把插在天性深处的尖刀,它让天性自私又怕死的人拥有了英雄的勇气和奇迹,让他们在幕后黑手层层相扣的严密剧本里横出一笔。

 

幕后黑手想要证明人性只有黑暗和自私,但这本来就是错的事情,就该怎么去证明?

 

人本来就是不完美的生物,于是那点善良的缺陷看上去也不是那么碍眼,虽然它总是疼得我翻来滚去,但也总有那么些时候,它会赐予我无上的勇气。

 

黄薇薇死了,宋声声死了,还有很多很多善良的人都死了,而活着的人,因为善良不断地责备自己,这种自责几乎没有缓解和消除的办法,它与人的缺陷一同存在,怎么也没法摆脱。

 

你看多不公平啊,善良的人光是活着就如此痛苦了,那些恶人还能欢天喜地地跳着舞,哪有什么老天爷啊,怎么就没个雷劈死他们呢?

 

但总有人会因为这些善良活下来,于是那一瞬间人们又放下了心结,又能站起来,精神百倍地冲着那些蹦来蹦去的人竖中指。

 

***,我才是对的,正义就是要战胜邪恶,战不胜老子就亲自给你一铲子。

 

我们研究罪犯的动机,研究基因上的问题,却不是为了他们开罪。

 

最后林辰摆在沈恋面前的,是两张脑部扫描图。

 

那比一切空口谬论和实验探究都有力,他能让所有人都沉默。

 

那个活得像个圣人的段万山,也是一个天生的犯罪基因携带者。

 

他的命也不太好,不小心得罪了一个学生,错过了自己的爱人,死在了异国他乡。

 

就像天海女王说得那样,有许多人处在你们那样的艰难境地,甚至更黑暗的地方,但他们也没有选择犯罪,没有选择伤害别人。

 

他们活着,比任何说辞都要有力,比任何假设都要真实。

 

那个名为善良的缺陷,是人类自己选择的未来。

 

 

 

美学

 

好了文评部分结束,以下纯属我个人的胡言乱语和猜测了。

 

纯粹从一个同样写点小故事的我看来,犯罪心理实在是非常符合我的故事美学,这并非指的措辞优美,那是文笔,这更是一种节奏和情节设计上的美学。

 

最开始看的时候我就同朋友说过,犯罪心理的画面感很强,我阅读时更像是在看电影一样,我认为这已经不是努力的问题,更是一种作者的天赋技能点,长洱天生就有这样的能力。

 

这确实是一种能力,我所见过的作者里,有不少能将故事写得好的人,但能在故事里有强烈画面感的不多,这是一种天赋,是从构思开始前就决定的东西。

 

而长洱将这种天赋用在了刀刃上,我记忆最深的地方是林辰向刑从连坦白那里,对那里我觉得是坦白都说不上告白。

 

那时候精神混沌的林辰走过劫后余生的废墟,在一片混乱中听着宋声声的歌,寻找着他的爱人,说实话这个设计那一瞬间击中我的心,这个情节有着超乎寻常的美感,是的是美感,长洱当然可以简单写林辰穿过人群找到刑从连,但那就不美了。

 

画面的背景有劫后余生的人们,有来去匆匆的警察,宋声声的歌像是老式留声机里淌出来的背景音乐,画面的中间只有迷茫的心理学家,哪里都没有他的爱人。

 

名画级别的美感。

 

这一点上我一定要抱怨下,我实在是很少很少在文里看到这种设计美感,只能偶尔和基友聊起。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偏好,这让我在长洱的笔下看到这种设计时十分开心。

 

长洱在节奏上的把握也是极佳,这让整个故事有了电影般的观感,我只能从自己的角度猜测,大约长洱在构思时,是基于画面甚至一段慢镜头在思考。

 

我以前觉得自己对故事的呈现手法没有太大要求,故事为主,能看就行,但现在我觉得还是这样的美学让我愉悦,超越所谓的文笔,我更想看到的是设计和节奏。

 

今日份痴心妄想(1/1)。

 

 

 

尾声

 

于是这个胡言乱语的长评就结束了,虽然按照我的习惯应该要缓两天,好好回味下再写。

 

择日不如撞日,虽然我知道明天起床我就会骂今天的自己是傻逼,但今天的我还是很开心。

 

我现在会躺下去,看完我留给自己的番外,然后睡一个好觉。

 

明天醒来就能看到太阳升起来,看到晨光如流金如轻纱,看到无数生命向上生长。

 

于是便是新的一天。

 

 

 

 

 

 

 

 

 

 

 

 

 

end。

评论(12)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