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龙

※我流架空西幻背景

※巨龙周X旅人叶

※又到了放飞自我的时刻!

※灵感来源b站歌曲【言和原创epic】雌龙之死(内容无关,可搭配食用)







临海的小城迎来了远道而来的旅人。


他带着人们未曾见过的故事与宝物,热情好客的城民们款待他以上好的啤酒与美食,女孩们飞扬的裙摆与篝火相缠绵。


而旅人,或者该被称为叶修,向他们询问了一首流传已久的赞诗。


“掳走公主的恶龙就栖息在这片海的中央,那座孤岛就是它的巢穴,伟大的勇者孤身前往,与恶龙大战三天三夜,最终斩下了它的头颅,鲜血染红整片海洋,而勇者成为了新的国王,和公主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流传了数百年的故事,歌颂着勇者的传奇与他们的爱情,鼓舞着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


“真是一个令人感动的故事,”叶修笑着点头,“我这次来的目的,正是前往赞诗中恶龙曾经的巢穴。”


烛火不安地晃动,刚才抚手相笑的人们陷入沉默,最终年长的老者重重地用拐杖敲打地面:“那里非常危险,祖先告诫我们不能靠近那座岛。”


“可是恶龙不是已经被勇者斩杀了么?为什么你们还对它恐惧至此?”


来自旅人的问题,却无人能答。



 


叶修独自驾船出海,如同赞诗中多年前勇者的身影。


而人们看着他们的眼神,如出一辙。



 


龙,这是永远活在人类传说中的强大生灵。


它有着坚硬的鳞片,有着庞大如山的身躯,它的骨翼展开可遮天蔽地,它的眼瞳能给予人最深的绝望,它拥有人类无法企及的力量。


但它不是人类。


所以它总是脾气暴戾,它热爱宝石财富和美丽的人类女子,大肆掠夺,携裹着火焰和毁灭尖声长啸。


可是不应该啊,这样的疑惑一直扎根于叶修的心中,神明给了龙如此多的恩赐,又怎会吝啬一枚伊甸园的禁果。


而如今他终于得以亲眼所见。


强大,而美丽的生物,他的外形如同书中的描绘,却还要更美。


他的脖颈如最骄傲的天鹅一般纤长美丽,他的翅膀如同最英勇的雄鹰一般威风凛凛,船只荡开的波浪将他从沉沉睡梦中唤醒,他的眼瞳里,藏着深海与高空。


他如同神明一般,不带任何感情地俯视着叶修。



 


周泽楷被唤醒时,这天地仍然没有任何变化。


风带来了数百年间所有的故事,那些浓墨重彩的喜怒哀乐在他眼里却是消遣都算不上的戏目。


这世界仍然如此乏味。


“你好。”周泽楷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叶修已经离他很近了。


这个大胆的人类在看到他醒来的时候没有尖叫也没有拔刀,反而是兴致勃勃地爬上了里他最近的一座山丘,叶修和他离得很近,近到周泽楷一摆头就能将他连着山丘全部击碎。


但他没有这么做,反而弯下头颅,让自己的视线与叶修齐平,然后用独属于龙的低沉浑厚的声音说:“你好。”


那时候他是怎么看叶修的呢?大约就像人类俯视蝼蚁,没有多大的善意也没有额外的恶意,仅仅是看着玩物一般,随时都能移开目光。


他便是赞诗里,掳走公主而后又被勇者斩下头颅的恶龙,但他确实活得好好的,叶修想起他来之前城民嘴里偶尔念起的“恶灵”和“怨魂”,大约就是无意间靠近岛屿的人看到了周泽楷,误以为被勇者斩杀的恶龙还残留着一丝怨恨。


和赞诗完全背道而驰的现实,叶修捞起披风的后摆,毫无形象地一屁股坐在山丘顶端,他曲起一条腿,问:“你听说过那首赞诗么?”


周泽楷没有说话,仍然用湛蓝的眼瞳看着他,于是叶修便自顾自地念起。


“曾经有一位公主/她在红玫瑰的祝福中诞生/她睁开眼睛/于是神明弯腰落下轻吻”



 


公主是作为政治斗争的失败品被送到岛屿上的。


是的,仅仅作为失败品,连失败者都算不上,粗鲁的男人们本来得到的命令是将她抛于远海处,但他们突然有了更好的主意。


既然是失败品,那么他们享用一下也不为过吧?


周泽楷被吵醒的时候,就看到几个男人嬉笑着抓着她的手,而公主一声不吭,只紧紧咬牙竭尽全力反抗。


苏醒的巨龙无需更多动作,便将那群男人吓得落荒而逃,被遗弃的公主在发现周泽楷根本对她连个眼神都欠奉后,终于松了一口气,挨着巨石坐了下来。


白纱的裙摆早就染上污渍,她毫不在意地撕成布条包扎伤口,嘴里用着最恶毒的语言咒骂敌人。


而逃回去的男人们很快就传出公主被恶龙掳走的传言,不过在他们的话语中,周泽楷残暴而毫无理性,言下之意,公主大概是凶多吉少。


国王病逝,唯一的公主又遭遇不测,不安和悲伤在人民之间奔走。


勇者就是这时候出现在岛屿的。


那时候公主正啃着酸涩的野果,那时候的她蓬头垢面,根本和传说中的美丽毫不相关,但那位勇者仍然彬彬有礼地亲吻她的手背,如果不看他眼里炽热的野心欲望的话,这确实该是个浪漫的爱情故事。


公主也不为所动:“你不怕巨龙?”


而勇者的回答淡定从容:“我在远处看到了公主美丽的身影,看来巨龙和传说中并不相符。”


“如果看到的是我的尸体呢?”


“那这个世界就会少一位美丽的公主了。”


勇者和公主的会面毫无温情,反而涌动着黏腻的阴谋和欲望,周泽楷被这两个人吵得睡不着,无奈地等待着他们商量交易,定好之后的计划,乘船离开,才得以片刻清静。


勇者带着公主回到国家,迎接城民们的欢呼,王城的大门为他而开。


恶龙对这乏味的一切毫无兴趣,重新陷入沉眠。



 


“那这一切里你不过是个旁观者?”叶修啧啧称奇,“充满野心的勇士和地狱归来的公主,也算是良配了。”


周泽楷颇为惊奇地看了叶修一眼:“这样就算良配么?”


“为什么不算?他们各取所需,也算是互相扶持着过了一生。”


“风告诉了我后来的故事……”



 


一年,勇者与公主互相扶持的人生,仅仅只有一年。


一年后的那一天,公主亲手执剑杀死了成为国王的勇者,在众多的贵族与臣民面前,她提着染血的剑,不顾裙摆上刺目的血迹,昂首挺胸从大门走进来。


她仍然美丽,甚至于这份美丽已经被命运的刁难磨砺得更为精致,她脚踏镶嵌着宝石的高跟鞋,自门口走来时便高昂着天鹅般的脖颈,她已经将自己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刀,如今锋刃出鞘,雪色流光晃了所有人的眼。


公主坐在属于国王的王座之上,随手将一旁的王冠戴于自己头顶,而王座之下的所有人被公主的军队挟持着,不敢有一句异议。


这是一场寂静无声的加冕,柔弱的公主终究重生,成为杀戮的王权者。



 


“人类,不断地想要通过打败我来证明自己的强大,甚至不惜将谎言流传下去。”


“他们真的自卑至此么?”


“这样的人,和蝼蚁又有何区别?”


这是来自于龙的责问,周泽楷就是如此看待着人类,不带感情,漠视,甚至于鄙夷。


他当然不会主动去伤害人类,毕竟没有谁闲得无聊会去为难一只蝼蚁。


他的眼瞳多美啊,湛蓝的颜色,如同能让人窒息的深海。



 


“那么请允许我为你讲一个故事吧。”


旅人坐直了身体,那一刻周泽楷感受到他身上有某种东西苏醒,他说不出那是什么,但它让他想起了战场,想起了鲜血,也想起了伟大的天空。


周泽楷问:“也是赞诗么?”


“不。”


“这仅仅是一个讲给孩子听的睡前故事罢了。”



 


有一座城市,由最伟大的雕塑家修建了快乐王子的雕像,人们用金箔装饰他的身体,用蓝宝石雕刻他的眼睛。


快乐王子不能移动,却拥有一位灵巧的朋友,燕子。


快乐王子是善良的,他央求自己的朋友用他身上的金箔去救助城里因为贫穷而遭受苦难的人们,一片一片,直到他失去了曾经的金碧辉煌,变得灰头土脸,毫不起眼。


燕子被他的眼泪和善良打动,一次一次放弃了南飞的机会,选择留下来陪伴他,燕子将他最后仅有的两只眼睛,也就是蓝宝石,送给了病痛中的年轻人和卖火柴的小女孩。


冬天来了,燕子根本无法抵抗这样的寒风和冰雪,它终于在快乐王子的肩头闭上了眼睛,小小的身体再无温度。


那场雪太冷了,冷得即使作为雕像的快乐王子也难以忍受,他帮助了许多人,但那一点点财富并不足以挽救他们,他曾经拥有朋友,但他导致了燕子的死亡。


他的铅心咕噜噜从心房处滚落,在地上碎成两半。



 

十一


“然后呢?天使带走了他们?”周泽楷听过类似的故事,在人间难以圆满的故事最后只能得到一个看似温暖却飘渺的结局。


天堂的永生,就算是吧。


“并不是呢。”出乎他意料的是叶修摇头,恶作剧得逞般地挑眉,“天使?如果她也算的话……”



 

十二


来到快乐王子面前的,正是之前卖火柴的小女孩,她仍然穿着单薄的衣裙,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果然是您呢。”小女孩费力地仰头看着快乐王子的雕像,绽放出一个笑容。


她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包裹,被打着补丁的手帕包裹着的,正是曾作为快乐王子眼睛的蓝宝石。


它还是如此的晶莹剔透,一如被雕刻师精心打磨的样子。


“没有眼睛的话,王子殿下怎么去寻找属于您的公主殿下呢?”小女孩踮起脚尖,颤巍巍地伸高手臂,然而瘦小的身形注定她最多只能够到快乐王子的胸膛。


她退而求其次,将蓝宝石放在快乐王子心房的凹陷处,然后满足地握紧自己冻僵的手指。


“祝福你,我的王子殿下。”


小女孩死了,她安详地闭着眼睛蜷缩在快乐王子的脚边,去往她相信的天堂,那里没有苦难,只有温暖和幸福。


而另一个人,睁开属于自己的蓝色眼睛,他颤抖着蹲下身,将女孩和燕子的尸体紧紧抱在怀中。


快乐王子无声地恸哭着,他没有眼泪,蓝宝石般的眼睛里却溢满了难以言喻的哀切。


他有了一颗心脏,不是冰冷的铅心,而是一颗跳动着的,温热的,在小女孩的祝福中诞生的心脏。


快乐的王子,被悲伤的卖火柴的小女孩,救赎了。



 

十三


“这就是人类。”


“残忍也天真,奸诈也善良,你见识了属于人的最糟糕的一面,却没有见过属于人的最温暖的一面。”


“你站得太高,一切在你眼中都如蝼蚁。”


叶修说完,不顾周泽楷的回答,便乘船离开。


留下巨龙在夕阳的余晖中,陷入沉思。



 

十四


短暂的休整后,叶修即将离开这座临海的小城。


世界辽阔,他还有更多东西需要去看。


一位不速之客挡住了他离开的道路,穿着黑兜帽的男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抬起头,眼瞳是叶修熟悉到心惊的湛蓝色。


周泽楷看着眼前的叶修,说:“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唱给大人的赞诗背后是残忍的杀戮,念给孩子的悲剧背后是温暖的救赎。”


“我有很多不明白的事情,或许就如你所说,是我站得太高。”


“那么现在我和你并肩,你能带我去看看么?”


“我在高处所不能看到的一切。”



 

十五


“走吧,英雄。”







end。

————————————————————————————

依然是听歌之后的突然码字

快乐王子的那个故事是童话书里属于黄少的往事设定,反正都是我自己的拿来用了【理直气壮】

又一种可能性

开心

评论(5)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