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鬼

※我流架空不知道什么背景

※定位不知道啦随便啦

※撩完就跑真刺激,诸君我喜欢新的BGM!

※灵感来源b站歌曲【洛天依原创】心里有鬼【内容上没有关系,可以配合食用】






从门口到酒吧内部还有段距离。


激烈的鼓点从黑暗中伸出苍白指尖,撩动着来人的心绪。


周泽楷稍微有点紧张,身上的衣服让他很不舒服,一边的头发也被强行用发胶固定起来,不过最碍事的还是右耳上的耳坠,子弹型的金属饰物显然做工精良,毫不偷工减料,沉甸甸地昭示着它的存在感。


倚在门口的壮汉叼着烟,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繁复的纹身从袖口透出狰狞的须末。


这是酒吧的安保,周泽楷得到的情报里,清清楚楚地写着壮汉的来历,他并非每日都会出现,这家酒吧还没有资格让他如此尽责。


除非,是有重要节目。


周泽楷自然也是冲着节目而来的观众之一,他整理好表情,经过壮汉身边的时候听到他粗鲁而低沉的骂声:“妈的,小白脸。”


周泽楷蓦地就笑了,这个定位不错,要是能用这张脸把那个人钓出来,那就省事多了。


马丁靴踏在玻璃地板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完全隐没在渐起的喧嚣疯狂中。


“啊——”


黑色礼裙的女孩拿着麦克风飙出作为导火索的高音,在每一个听众的耳边摩擦回荡,掠夺他们的理智和思维,片刻后,掀起一场人体爆炸。


如同末日前最后一刻般的狂欢,在每一个夜晚循环上演地狱之门开启的荒诞剧。



 

肆无忌惮的目光从周泽楷踏进来就没有停止过,昏暗的灯光和酒精无限制地膨胀着人的欲望和胆量,何况今天的周泽楷看起来又是那么可口。


大开的领口能看到锁骨和一部分胸膛,贴身的长裤更是曲线美好,那些露骨的色欲被人调在暧昧的目光中,一寸一寸巡视着周泽楷,从领口向下抚摸,从裤腰向里窥探,肩膀,脊背,臀部,胯部,长腿,那些渴望着占有或者被占有的影子掩藏在霓虹灯的背后,毫不收敛地舔舐着焦点中心的男人。


如果能和这个男人上一次床的话……


性欲先于爱欲,勾引高于观望,独属于夜晚的交往法则。


而被宠爱着的人却似乎对着一切一无所知,他挑了个清净的吧台边的位置,调酒师脸上挂着职业的微笑,未出口的询问却被不速之客打断:“两杯,老样子。”


方才还在台上高歌的女孩旋身占领周泽楷身边的高脚凳,擅自为他做出决定,调酒师看来和女孩很熟,带着暧昧笑意眨眨眼睛,识相地离开,为两人留出一方空地。


“嗨,帅哥。”女孩撑着下巴,笑眯眯地同周泽楷打招呼,而这样近距离的面对,周泽楷才发现刚才在舞台上一闪而过的违和感是什么了。


女孩的黑裙是小礼服制式,漂亮归漂亮,放在酒吧里却显得过于端庄,绑带凉鞋的鞋跟高得让人心惊,却让女孩走路的时候有着芭蕾舞者一般美妙的姿态。


她像一位骄傲而矜持的公主,足下踏着刀尖和臣民的头颅,连偶尔掠过的目光都是莫大的恩赐。


而她现在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周泽楷,然后往他心里投下一枚炸弹:“你在找鬼么?”


周泽楷的瞳孔有一瞬间的收紧,然后他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反问:“他在哪?”


特别节目,并不是美丽的公主,而是传说中跟随在公主身边的鬼。


公主笑意盈盈地看着他,发丝在霓虹灯下被镀上变幻莫测的颜色,像极了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瓣。


“他呀。”公主眨眨眼睛,将秘密从双唇间滑落,“他就在这里,就看你能不能找到。”


“那是谁?”短发的姑娘坐在原本属于周泽楷的位置上,冲着匆匆离开的人扬起下巴。


色泽瑰丽的酒液被送到女孩们手边,伶仃的手腕和纤长的手指是最好的装饰物。


“唔。”女孩揉揉耳边的长发,抿了一口酒,“一个没礼貌的家伙。”



 

舞台上已经换成了另一位歌手,汗珠顺着他过长的发梢重重砸下,他挥舞着手臂,在重金属的伴奏中唱着毫无逻辑性可言的歌词。


但这有什么关系,心怀鬼胎的人们根本无需歌词成为调节剂,激烈的音乐和互相撩拨的眼神已经是最好的催化剂。


脱去理智和冷静的外衣,将思维的钟摆摧毁,最本能的野性,最直接的试探,他们站在人和兽的交汇地,眼角绯红。


而鬼就在这之中。


周泽楷没有直接冲进舞池,他沿着边缘缓步走着,如同悬崖漫步的猎豹,任由深渊之下群魔乱舞,也不肯有一丝动摇。


周泽楷有种直觉,这种本能赐予他的护身符将他从死神手中拉回过无数次。


鬼不在热闹之中。


周泽楷停住脚步,他看到了,那个男人站在人群之外,烟头的火星明灭不定。


猎豹俯下身体,那是进攻的前兆。



 

要说叶修那时候在想什么,他其实什么也没想。


他很少有这样的机会,能让大脑无节制地放空,热闹和尖叫于他而言是最好的保护色,毕竟没有谁会特意去关注角落失意的抽烟男人。


人们都相信自己是胜利者,其他人都活该成为自己的踏脚石。


感受到属于另一个人的气息时,叶修才不耐烦地将注意力收回来。


然而抬起头的瞬间,叶修差点被灯光晃了眼。


蓬勃的,独属于年轻人的味道,永远能与荷尔蒙相配的外形,叶修眯起眼睛,眼角弯起不怀好意的弧度。


这次的搭讪者,可是个美人啊。


酒吧里实在太吵了,为了能让叶修听清他的话,周泽楷和他的距离确实超越了一般陌生人该有的疏离,而他自然也不知道,他这样的脸庞和这样的距离,在这个特有的环境中,意味着什么?


那是赤裸裸的邀请,和勾引。


微凉的手指捏住了周泽楷的下巴,明明比他还要矮几公分,那个人慵懒地抬着头,气势上却是十足的主导者。


叶修笑着拿下燃到一半的香烟,周泽楷眼睁睁地看着那两片颜色浅薄的唇微微开启,然后隐没在白色的烟雾之后。


始作俑者一丝不落地收下眼前人的反应,在看到他因为烟味而皱起眉头时,松开了手指:“还是个好孩子啊。”


被人扰了清净,叶修也不多加纠缠,正准备绕过周泽楷换个地方继续发呆,好孩子却突然发难。


脊背因为外力重重地贴上墙壁,周泽楷向前一步,将两人的距离拉近到呼吸交错的位置,而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偶然,他的腿正好插进叶修的两腿之间,贴着被压制者的胯部狠狠划过,叶修闷哼一声,整个后腰都软了。


“你是鬼?”这句话贴着叶修的耳根送进来,温热的气息让人想入非非。


麻烦的家伙。


叶修的手缓缓搭上周泽楷的腰际,恶意地摩挲着。


“我们,换个地方?”



 

咔嗒,门被关上了。


隔着重重阻拦,喧嚣失了炸裂的冲击,只余微弱得不需在意的小尾巴。


包厢里只有一盏微黄的落地灯,从嚣张的撩拨到温存的柔软只是一道门的距离,只有暧昧,一直舔舐着人的耳垂。


对于地点两人都没有意见,却在选择时分别坐在了茶几的两侧。


戒备,是他们的本能直觉。


叶修率先开口:“我知道你的来意。”


事实上以鬼的名义找他的人都只有一个目的,知道了答案,无论来的人如何遮掩也是原形毕露。


“有人已经出价把这个秘密掩盖起来,”叶修将烟蒂摁在烟灰缸里,亲手将最后的火星熄灭,“而且代价不仅仅是钱。”


言下之意,无需再提出加价的建议。


“你要什么?”周泽楷双腿岔开,叶修是商人,那么就没有不可以交易的商品,端看哪家出价更高。


递到周泽楷的情报里自然是有叶修,可是那薄薄一页纸上除了叶修两字,再无其他,仿佛来自主人肆意的嘲讽,嘲讽他们的无能。


“我要的东西你都能给得起么?”


“你要什么?”


周泽楷再重复了一次问题,对面的人脸上缓缓浮起轻佻的笑意。


“如果我说,要你呢?”


温度毫无预警地升高,本来端坐在对面沙发的人已经来到叶修面前,周泽楷短腿跪在沙发上,双手撑在叶修两侧,将人圈在自己的领地之中。


“怎么要?”周泽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用手覆上叶修的腰侧,触感不赖。


他第一次以这样的定位来评价叶修,要是上床的人的话,叶修也算得上不错。


不过想爬上他周泽楷床的人多到数不胜数,这个人的话……


周泽楷凑到叶修的颈侧,这个人最大的要害就在自己嘴边,只要他想,这样的危险欲望让周泽楷难得有点心跳加快。


而那个人却只是纵容着他,明明处于下位,却有着和周泽楷不相上下的抗衡。


这场调情仿佛战争。


周泽楷的耳朵从音乐下接收到了更为微妙却危险的声音,那一瞬间他的肌肉收紧。


脚步声,和枪支上膛的声音!


身体快于思考,本能激发最大力量,持枪的人踹开门的时候,周泽楷已经一脚踢碎玻璃窗,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跃。


落地瞬间他突然像是收到某种信号,抬起头看了一眼。


叶修仍然带着那份让人生厌的笑意,他一手插兜,弯腰看着周泽楷,像是君王俯视奔逃的野兽。


他举起另一只手,作为枪口的食指抵在自己的太阳穴。


叶修的手腕一抖,周泽楷看懂了他的口型。


“嘭。”







end。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成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喜欢尝试所有新鲜的可能性,没头没尾的短篇,昨天听着BGM突然来的灵感,撩完就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有特别喜欢的BGM也可以推荐给我,我最近可能写写短篇突破下自己的风格

评论(11)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