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冬阳.呓语(三)

※我流架空现代背景

※抑郁症周x书吧老板叶

※仅仅属于一个人的自我战争和自我救赎

※主观而矫情的向内描写,没有主线,大量负能量,并不建议跳坑






十一月六日     阴


【我不再尝试倾诉,因为我得不到想要的回答】

【我不再尝试求救,因为我得不到一丝怜悯】

【我不再尝试挣扎,因为我无能为力】

                                       来自于     空白账号


向别人求救是一个人的本能。


就像溺水的人会下意识去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在被层层叠叠的负面情绪淹没之前,周泽楷也曾不顾一切向岸边挣扎。


他求助的对象是年长他几岁且性格温和的学长方明华,他不担心方明华会将他的事情说出去,这一点他很安心。


但并不是每一个求救都会得到正确的回应,起码周泽楷得到的不是。


方明华很关心他,也很积极地想要为周泽楷做些什么,他说:“小周你是不是平时想太多了?”


想太多?周泽楷眨眨眼睛,艰难地消化着他的话语。


“可能不是病啦,我觉得只是你想太多而已,你就是不太爱说话了,周末来我带着你多出去走走,心结打开就没事了。”


他是好意,周泽楷这么告诉自己,他知道心理暗示的强大,所以方明华是好意。


但他拦不住,从黑暗中响起的窃窃私语。


我想太多了,不是病,是我自己可笑的心理暗示


真恶心这样惺惺作态给谁看,都说了向命运装病是没有用的


你很沉迷这种病重的感觉吧?虚伪的家伙


骗子,被戳穿的骗子


周泽楷有点发抖,他发现自己很害怕,那句出自好意的宽慰,在他心里声声回响,最后被放大成尖利无比的指责。


握着癌症病人的手告诉他,你没有病是你想多了,癌症病人乐观地活下去最后奇迹般地痊愈,然而握着周泽楷的手告诉他,你没病是你想多了,却让周泽楷害怕得发抖。


那些痛苦都是我幻想出来的?周泽楷疑惑了,同时又被这个猜想中自己的姿态恶心了。


“失眠肯定是因为你睡前玩手机,以后不准了啊。”方明华温言和他说道。


“好。”周泽楷点点头。


好。



 

从方明华那回到寝室后,周泽楷去了趟厕所,冰凉的水从水龙头流过他的指缝间,怎么都洗不净那种黏腻的感觉。


他突然就毫无预警地吐了。


吐得干干净净。



 

缄默有时候并不是自发,只是当你尝试过一败涂地后,就不会再做无用功。



 

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叶子,所以也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


于是也没有一个人能真正理解另一个人。


这是周泽楷很久后醒悟的事实,那时候的他坐在教室里,右后方的姑娘因为男朋友的出轨而哭泣,前排的男生还在兴奋地讨论昨天的球赛。


而他被夹在中间,丧失了所有感觉。



 

即使很不情愿,周泽楷仍然需要参加每周的组会,他最近论文进度很慢,经常是一整天坐在电脑面前什么都不想做,脑子都停转一般,手指都溢满怠惰。


然后再对这样的自己产生浓重的厌恶。


组会一般是两位老师所有的学生集合在一起,和周泽楷一届的人还挺多,见到他进来纷纷挥手和他打招呼。


周泽楷笑着挥手,他不爱说话,但为人处世却滴水不漏,起码周围的人都没有和他有什么过节。


男生们嘻嘻哈哈地说着属于这个年龄特有的话题,周泽楷只低头翻自己的会议记录,并不参与。


“小周啊。”男生揽着周泽楷的脖子,问,“你论文做得怎么样了?”


周泽楷被勒得很不舒服,但他并不打算挥开男生的手,于是摆出一个“你懂的”的笑容:“就那样。”


男生冲着周泽楷扮出难看的鬼脸,笑嘻嘻地说:“看来大家都一样,一会导师要是问起来,兄弟们要串好口供,可别露陷了啊。”


其他男生立刻竖起拇指以示接收到上级指令,让党放心。


周泽楷垂下眼睛,他对这一切都没有太大的感觉。


话题不知道怎么就转到了他身上,有人说起了之前周泽楷家教被拒的事,同情地唏嘘了两声。


其实说是被拒也不准确,周泽楷给那位被介绍来的小姑娘讲了两次课,他是典型的理科思维,思路转得飞快,而小姑娘却是典型的文科思维,两人接触了两次,连周泽楷都能感受到小姑娘的勉强,于是主动提出了解除家教。


这中间的细节自然没有传出来,周泽楷又不是个会为自己辩解的人,所以传到同学耳朵里的时候就变成了他被拒绝。


“我之前就说小周这么不爱说话,还去当家教,你说出主意多大仇啊?”


但其实周泽楷课讲得挺好的,他话不多,但句句都说的是重点,最近他的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小姑娘之后他索性不再接家教。


“不爱说话也比你强,你看我周这张脸,走到哪不是女生主动贴上来,拿下个学生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也对哦,这么一比我好惨啊。”


周泽楷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于是只能插嘴道:“还不是被拒绝了。”


“那你看看我,你比我好多了,别难过啊小周。”


男生笑着,安慰周泽楷。


被安慰的人配合着点点头,然后坐正身体:“导师来了。”



 

“小周你想想,世界上比你惨的人那么多,你比他们已经好太多了,你还有什么可难过的呢?”


方明华也是这么安慰周泽楷的。



 

人类啊,为什么会把自己的振奋扎根于别人的苦难之上呢?


周泽楷想不明白。


看到别人的艰难就会对自己的生活心怀感恩然后积极地活下去?


一点也没有。


就像当初他扒着洗手池的边沿蹲下身时一样,周泽楷只感受到了窒息。


被人掐住脖子,摁着胸膛的窒息感。


他们在剥夺他的资格,生病的资格,难过的资格,甚至于倾诉的资格。


他们问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仿佛他再说一句否认都是大逆不道,再向后退一步都是不可理喻。


他们不理解他,但他们为什么要理解他?


那时候周泽楷清楚地看见自己脚下被涂抹的直线,画地为牢的人,是他自己。


世界在那一刻崩落了所有彩色的涂料,只留给他灰白的线条。



 

他们的救赎是踩着别人的头颅奋力在尸山血海中向上攀爬,而周泽楷的世界里,只有在墓碑间哀泣的风声。



 

大雨倾盆,突如其来。


不少人都打算留下来等到雨停了再离开,但周泽楷决定立刻起身。


他想回去,即使只在那个小小的房间呆了几天,他也对那个只有他的空间有着莫大的眷念。


即使知道面对自己只有无穷无尽的自我折磨,他也贪恋稀薄的安全感。


雨下了有一段时间了,街道的石板被冲洗得干干净净,没什么人,周泽楷将外套的兜帽戴上,勉强算是挡住了雨。


走到公交车站的时候他都快湿透了,公交车还要一会才到,周泽楷感觉到雨水的湿冷拼命地透过衣服钻进来。


腿上被蹭了一下。


周泽楷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冻傻了,所以他直到被蹭第二下的时候才低头看脚边。


是一只狗。


棕红的毛,大概到他膝盖的高度,周泽楷对狗没有研究,也说不清品种,但他能看到狗有一条后腿不正常地蜷缩着。


狗一点都不怕人,亲昵地蹭着周泽楷的腿,给他的牛仔裤沾上了几根狗毛。


它的眼睛是漂亮的琥珀色,如同最珍贵的宝石。



 

“卧槽!”书吧的门被人从外面粗暴地撞开,叶修被门外突然袭来的风雨冻得缩了下脖子,而罪魁祸首不但带着一身风雨,还似乎抱着个庞然大物。


周泽楷一把把帽子取下来,他整个人像被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黑发湿成凌厉的形状,而他脚边,一个棕毛的大家伙把身上的雨水甩得到处都是。


叶修之前对周泽楷的印象都只有不爱说话和腼腆,而这位安分守己的房客一出手,就搞出大事。


“这是?”


“狗。”周泽楷的回答简明扼要,而棕毛的大家伙为了证明一般,应和着叫了一声。


“汪!”



 

【您的文章没有任何评论】







TBC。

————————————————————————

说一下吧,这里方明华的设定,并不是刻意在抹黑他什么,而是他代表着一种正常人的看法

安慰病人没事其实你没病,宽慰他其实你已经很好了,都是很多人在做的

但这是一种抑郁症担不起的安慰,会摧毁他们

没有谁错,只有不对

评论(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