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冬阳.呓语(一)

※我流架空现代背景

※抑郁症周x书吧老板叶

※仅仅属于一个人的自我战争和自我救赎

※主观而矫情的向内描写,没有主线,大量负能量,并不建议跳坑






这是我仅仅为一个人所写的故事

或者这都不能称之为一个故事,仅仅是一种状态

所有的狂风暴雨都只存在于周泽楷的情绪之海,现实里的情节可能无聊到毫无看头,为了更贴近抑郁症的思维方式,直到呓语篇结束,行文都会杂乱无序,三次二次毫无预警地交织,存在大量情绪白描

至于能不能成为救赎,大概直到结局落笔之前,谁也不能得出结论






呓语,属于深渊沉眠者的窃窃私语







十月三十一日   阴


【这是一场战争】

【一场我和我的战争】

                              来自   空白账号


实在是太吵了。


“我们周末去吃了牛排,花了这么多呢……”从左边走过的女孩在向自己的同伴述说。


不用回头都知道,一个人刻意的炫耀,和另一个人烦躁的忍耐。


“好好好,我现在回去做小组作业……”两点钟方向站着的男生口气很不耐烦。


余光看到他的手指在大腿上敲打,间隙越来越短,节奏越来越快。


说话声,鸣笛声,高跟鞋踏在地砖的声音,呼噜面条的声音,分毫毕现。


周泽楷停住脚步,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纤长,白皙,在半空中微微颤抖,像病入膏肓,也像风烛残年。


而在向内翻折的反面,只有他能看到,从肌肤缝隙不断渗透的油脂和汗水,黏腻得自我厌恶。


向内是压缩扭曲的实质垃圾,向外是空虚混沌的透明雾气,那些声音来回穿梭,刺耳笑声,重重鬼影。


灵魂在躯壳里尖叫着左右摇晃,而周泽楷面无表情地拿出耳机戴上,点开手机上播放器。


播放器的背景是周泽楷亲自选的图片,一层叠着一层的白色梨花,被人用画笔禁锢住的美好春光。


那时候的自己是怎样的心情呢?


耳机里的女声唱出了第一个高亢的音调。



 

呵,谁知道?反正我不知道。



 

方明华选的地方是书吧,他将地址用短信发给了周泽楷。


他打电话来的时候是下午一点,周泽楷躺在床上,室友们已经出门了,窗帘被大大地拉开,冷色的日光洒下来,床上的人向内侧翻滚,避开散发热量的另一半被褥。


眼睛睁不开,思维凝固,周泽楷本能地嗯嗯啊啊,电话那边却还在喋喋不休。


烦死了,闭嘴。


周泽楷摁下挂断键,闭上眼睛想要继续睡眠,但大脑已经抓住机会开始活跃,他甚至仿佛能感受到思考跳动膨胀着似乎要涨破血管。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入睡变成了一件折磨的事情,晚上变成了一天中最恐惧的时刻。


美好的梦境不再到来,留下暗色调的废墟。


周泽楷用手臂挡住眼睛。


困啊。


从累到无法忍受终于失去意识到现在过去多久了?四个小时?五个小时?


头疼,心跳异常,关节叫嚣着,心情糟糕到极点,测试表上的症状一一出现。


周泽楷翻身坐起来,肩膀无力地垮塌下去,发丝落在眼前,挠动毫无意义的瘙痒。


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病弱的灰色。



 

书吧要点饮品需要到前台去,周泽楷不好意思什么都不点就在里面坐着,虽然书吧的老板埋首在电脑后面似乎并不在意。


菜单做得很朴素,没有什么花花绿绿的配图,手指紧贴着纸面滑动,之后停留在一个名字。


“一杯茉莉花茶。”


听到这个声音老板才抬起头,看向作为客人的周泽楷。


那个瞬间很短,但对周泽楷来说已经足够了,眼角微弯,嘴边绽开笑意,他本就长得不差,即使这段时间生物钟颠倒导致脸色差了些,这么一笑还是晃得老板顿了一下。


“好,你找个地方先坐,我给你送过来。”


“麻烦了。”周泽楷的表现毫无破绽,就像一个完美体贴的客人该做的一切。


尽管有时候,完美本身就是最大的不正常。



 

周泽楷和桌上的小家伙面面相觑。


不,正确来说宛如傻子一样瞪着眼的只有他,小家伙好好地呆在属于它的花瓶里。


花瓶的材质是玻璃,周泽楷形容不好这个形状,大致看上去像个……沙漏?小家伙的球茎正好能卡在瓶颈处,根须们落在瓶颈以下的水里。


它的叶子还很小,互相紧紧地拥抱着,怯生生地从根茎中伸出嫩芽。


“这是风信子。”


老板将冒着热气的茶水放在周泽楷面前,补充道:“据说冬天都能开花。”


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能笑笑,好在老板大概也看出这位客人没有多少交谈的欲望,转身回到前台。


茉莉花茶泡出来是好看的琥珀色,周泽楷以前很喜欢它。


还记得很小的时候,第一次从父母收到的礼盒里将那盒茉莉花茶翻出来,个子还矮矮的周泽楷自己一个人艰难地烧开水,然后看着茶叶在杯中缓慢下落舒展,变成浓墨重彩的生前模样。


这种茶在异常爱茶的父亲眼里是上不得台面的,因为它太香了,不同于其他茶内敛清淡的味道,茉莉花茶的香气浓郁到让人喝进嘴里时感觉被充斥了整个口腔,仿佛实体化一般,周泽楷太喜欢这种感觉了,就像是果冻,然后一嘴咬下去。


香气都没有了,只剩下涩到舌根的苦意。


被花香诱惑,又被苦涩逼退,无限循环下,一杯茶很快就见底了。


所以方明华看见只剩茶叶的杯子时,差点气得跳脚。


“小周!你胃都这个样子了你还喝茶!”


周泽楷皱眉,有点后悔前几天胃病犯的时候告诉方明华了,暗中评估了下方明华的生气程度,他乖乖地低着头不发一言。


胃病是从小就有的老毛病,但当周泽楷连续三天疼得什么都吃不下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不是单纯的胃病了。


他的精神状态已经影响到了身体状况。


思来想去他将情况告诉了方明华,可刚刚说完胃病的问题,方明华就焦急地要带他去医院做胃镜。


周泽楷愣了下,最后摇摇头,表示是老毛病了,慢慢养就好。


方明华不是好意么?并不,周泽楷很清楚这位高自己两届的学长是真心实意地关心着他。


暴跳如雷的方明华把老板都吸引过来:“老方你脾气什么时候这么暴了?”


方明华也只是吓吓周泽楷,老板这一打乱他终于想起来这里的目的:“叶修,这就是我和你说的学弟周泽楷,小周这是叶修,我给你找的房子就是他的,他自己住在你楼上,你有事需要帮助可以找他。”


大概一周前,周泽楷拜托方明华在学校周围给他找房子,反正大四的他基本已经没有课程,论文在哪里都可以完成。


方明华应下了他的要求,临走前又支支吾吾地问,你是不是和室友闹矛盾了。


周泽楷摇头,他这样的性子要闹矛盾也有点难度吧。


只是不想呆在人多的地方,说话声,脚步声,来来往往认识不认识的同学都让周泽楷焦虑,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只高度紧张的猎物,稍微一点属于别人的声响都让他想逃。


已经很长时间,周泽楷一天中大部分时间都戴着耳机,跳动的音符将外界无限压缩,将他和世界泾渭分明地分隔开来。


没有接触到声音,仅仅有眼睛去观察这个世界的话,就有足够的理由去说服自己,它们都是假的。


都和我无关。


简单的招呼后周泽楷和叶修就算认识了,方明华还得赶回公司,从房东那拿走钥匙后便带着周泽楷上去看房子。


“小周。”


不熟悉的声音叫着他熟悉的称呼,周泽楷应声回头,叶修没骨头一样靠在前台,懒洋洋地笑着。


“白天没事的话也可以来书吧坐坐,这里倒没什么人。”


周泽楷点点头,转身离开之时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


他并不讨厌叶修的声音。


那个声音说不上多特别,但和其他人如同背景中横出一笔的突兀不一样,它完美地熨帖着耳朵的曲线。


转瞬就消失。



 

房间不大,一室一厅,但对周泽楷来说已经很够了,尤其卧室外面还有一个面积不小的阳台,简直可以说得上意外之喜。


家具齐全,没有太多使用的痕迹,看来主人也很少光顾,周泽楷赤脚踩在地毯上,难得有点开心。


方明华把钥匙交给他,絮絮叨叨交待了不少,最后长叹一口气:“小周你不要想太多,要快点好起来,不然下半年进入职场怎么办?”


清脆的一声,好心情碎裂得无影无踪。


“嗯。”周泽楷低声回应,直到方明华离开关门的声音响起,停摆的思维才重新启动。


他看向阳台,那张木质的小桌子上放着和书吧里别无二样的玻璃沙漏。


第二株风信子。



 

戴好耳机,关灯躺下,半夜十二点周泽楷准备睡觉。


播放器的定时关闭时间定多少比较好?周泽楷的视线滑过15分钟,30分钟和一个小时,最后只能无奈自己定义。


两个小时?那时候不一定睡得着吧,还是定三个小时。


旋转的华尔兹扬起裙摆,思绪避开所有现实投影的喧嚣碎屑,无知无畏地向黑暗狂奔。



 

【您的文章没有任何评论】

 

 

 




TBC。

——————————————————————————————

我写完折叠世界的时候觉得自己要完了,因为我察觉到我已经走进一个框好的方形里

所以是时候做一些改变

冬阳可能会用一种我前所未有的叙述方式进行,可能和我一贯的习惯相悖,但还是需要去尝试

之前我尝试过写冬阳的一个小短篇,但心理医生这个角色我是真的掌握不了,所以退而求其次,除了名字和小周的设定,冬阳几乎是全部推翻重来

你可能会看到一个不那么还原的小周,没有那么温和,没有那么好脾气,甚至说得上无理取闹

但稍微了解一下抑郁症,你就知道是为什么

我不是专业人员,仅仅是用一己之见在写文,如果你想看到任何学术严谨的内容那都没有,这文也没主线,散漫得让人发指

并不建议跳坑,这句是真心实意

评论(20)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