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折叠世界.世界的影子

※原著背景

※又名周泽楷的背锅之旅【×

※时间轴沿用原文时间轴【即以2004年为叶修叶秋出生年月

※叶修角度番外,妈的这个扯淡的时间轴设定是谁干的,站出来!【不就是你么【闭嘴






反面




你没有回头,所以也没看到,他一直凝视你的眼睛。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叶修眨眨眼睛,然后举起手狠狠捏了自己的脸颊一下。


疼疼疼!


叶修觉得自己的记忆没出错的话,他明明昨天才宣布从兴欣退役,怎么会在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穿着棉衣站在小巷子里呢?


双手握成拳又张开,如果这是梦的话,也太真实了吧,触感,温度,空气里缓缓攀附而上的寒意都真实得让人无法忽视。


叶修抬起头的瞬间,对面本来空荡荡的冷灰墙壁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周泽楷。


这孩子大概还没睡醒,伸手在身侧摸索搞得自己差点跌倒。


老实来说突然遇到这种灵异情况叶修还是有点紧张的,所以在看到周泽楷的时候他在心里松了口气。


虽然还是搞不清情况,但有个认识的人总是安心很多。


但很快叶修就发现他安心太早了,因为周泽楷看不到他。


说看不到也不太准确,周泽楷看不到他,听不到他,也感受不到他,叶修伸手去抓他的衣角,却发现自己的手像轻烟一般消散又凝固,而对方丝毫未察觉。


谁才是真实?


叶修看着眼前的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很快叶修就弄清楚了情况,他不光是从夏天到了冬天,而且还从第十赛季回到了第八赛季。


看到嘉世俱乐部的瞬间连叶修都有点懵逼,所以他是回到了第八赛季的H市?


叶修隐隐有一个猜想,而很快这个猜想就被证实。


周泽楷遇到了自己。


“对不起。”周泽楷紧忙道歉,一抬头,对面那个人揉着头,看清周泽楷的脸之后也诧异了。


“小周?”叶修一时也顾不得自己被打湿的肩头,“你怎么在这?”


果然是这个时间点,第八赛季,H市,嘉世俱乐部,雪夜,所有的线索重合在一起,指向了那个特殊的转折。


“去……去网吧。”


周泽楷说这句话的时候视线有些飘忽,叶修顺着看过去,那是……兴欣的方向?


战术素养是个说起来很虚幻的词,但却是真真实实落进人行为中的东西,就比如在这种时候,几乎是下意识的,叶修开始观察周围的情况和一些小细节,将繁复庞杂的信息分门别类,再从中找出自己想要的联系。


那么暂时将这一切定位为一个体感逼真的梦境,叶修甚至不需要移动,四周的景色就在不断地变换,而变换的中心点,也可以说是游戏的主人公,就是周泽楷。


第八赛季的叶修和第十赛季的叶修有什么区别呢?最大的区别在于他们所掌握的信息的不同,兴欣,君莫笑,网管工作,这些对于第八赛季的叶修来说尚是没有到来而陌生的名词,对于第十赛季的叶修来说,就像已经通关一周目游戏的玩家从头玩二周目,这些一周目看起来不起眼的道具对于二周目玩家来说完全是不可忽视的存在。


很快叶修就得到了一个听起来很荒唐但又绝对能合理解释的结论,眼前这个周泽楷也掌握了和自己相等的信息,换而言之,这个周泽楷也来自第十赛季。


他在看到嘉世俱乐部时惊愕的目光也不是作假,那么叶修就只能暂定周泽楷和自己一样是在完全不知情的前提下落入这次折叠。


所以这一切是为什么呢?叶修想要摸支烟,结果翻遍口袋都没找到烟盒。


……大意了!


而正在叶修还在懊恼没有烟的时候,周泽楷一把抓住叶修,邀请他去自己家。


事情的发展就此脱轨。



 

私家菜馆,副本记录,圣诞活动,全明星赛,技能点攻略,叶修沉默着,看着周泽楷一步一步走下去。


看着他竭力将世界线修复回原来模样,看着他在选择中摇摆,大概周泽楷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世界真的有一个人,能懂他的苦衷。


第一次折叠在那个夏天宣告结束,叶修在一阵混沌的扭曲中再次回到第八赛季的雪夜,和周泽楷一起。


他站在被周泽楷凝视的那面墙之前,青年长出一口气,仿佛从什么可怕的噩梦中醒来。


那一刻叶修很想摸摸他。


但接触到他发丝的指尖一如既往地消散。


那个在荣耀里无所不能的斗神只能苦笑。



 

叶修觉得自己果然还是不懂周泽楷。


这个人到底在想什么啊?叶修绕着电脑前坐着的人转圈,这个人嘴唇抿得紧紧的,认真的操作着魔比乌斯追在君莫笑身后。


按理来说他已经看着自己走进兴欣,曾经因为他而改变的既定事实已经修正,那么现在的周泽楷又是为什么?


叶修当然了解自己,在面对周泽楷突如其来的示好时,他的反应可能并不会是高兴。


能毫无芥蒂地接受旁人的善意,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勇敢的事。


圣诞活动,君莫笑转身离开后,叶修看着电脑前的后辈,他缓慢地眨眨眼睛,然后肩膀垮下来。


叶修伸手拍拍他的肩,手掌被撞成一团轻烟。


就当是拍到了,叶修自暴自弃地想。


我替我自己给你道歉了。



 

直到全明星的第二天,在通道相遇的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才有所改善。


而对比两条世界线的叶修发现了另一个细节。


他了解自己,所以自己的变化可以说的一目了然。


不管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开始,叶修和周泽楷都会走到一起。


他们就像两块对彼此有致命吸引力的磁铁,叶修甚至有些觉得无法想象,这样一个人,自己在原来的五年里,是怎样对他视而不见的啊。


当然叶修指的是线下,荣耀里他从来都重视每一个对手。


他们之前的交集有什么呢?叶修仔细地回忆起来,第五赛季方明华将这个家伙领来和自己见面,那时候好像只记得他接手了一枪穿云,连脸都没记住。


这不能怪叶修,害羞得一直低头的家伙谁记得住脸啊。


之后就是毫无看点的联赛,轮回的成绩一直不上不下,两队偶尔有聚会,但叶修本身就不爱参加,唯二参加过的两次里,还有一次周泽楷因为代言工作缺席了。


那还剩下一次啊。


叶修猛然想起来,那一次自己小小地戏弄了周泽楷一把,不过大概那个老实孩子连自己在戏弄他都看不出来吧。


有时候被恶作剧的对象反应迟钝也让人很没有成就感。


而当两个人走到一起的时候,一切都显得那么理所应当。


“我发现,我还挺喜欢你的。”


周泽楷在笑,叶修却在皱眉。


这个世界和他记忆里相比有不少细节已经不同。


会顺利么?



 

在世界线尚未崩溃之前,叶修再次回到了折叠的起点。


第三次回到第八赛季的雪夜。


那时候叶修和周泽楷都拿到了谜底,如果不想世界线崩溃,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碾死扇动翅膀的蝴蝶。


所以周泽楷碾死了自己。


那些画面在叶修眼里渐渐变成病态的淡色,像风化的岩石,而他和周泽楷站在终点,听见风声在岩石间喑哑。


最后周泽楷从轮回办公室出来,在走廊和他的队友们走远。


比现实更先到来的是预感,叶修突然开口喊了一声。


“周泽楷。”


那个人没有回头,自然也没有看到,叶修看着他走远,笑意盈盈的眼。


世界在他的脚下一片片碎裂,叶修的意识渐渐归于黑暗。



 

“兔崽子。”



 

“需要自我介绍么?”


叶修眨眨眼睛,问在他右边的叶修和刚醒来的叶修。


“怎么介绍?你好叶修,我是叶修?”右边的叶修毫不留情地嘲讽。


叶修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处在一个比较奇幻的空间。


那些他曾经经历的过去变成胶片在脚下缓慢流动,而坐在他面前的两位长着和他别无二致的模样,而且就那天生的嘲讽脸看来,应该不是存在是叶秋的可能性。


不过好在三个人也算了解彼此,三言两语的交流之后,叶修弄清了对方的身份。


左边的叶修,是第一次折叠的世界线里的叶修,为了好区别先代称为一号叶修,而右边的叶修是第二次折叠的世界线里的叶修,代称二号叶修。


三条世界线的叶修在世界线交汇之处齐聚,而要说他们之间的交集,那就只有一个人,周泽楷。


不用多说,叶修猜到剩下两个人应该很清楚情况,毕竟他们对自己的存在没有表示任何的惊讶。


不过他还是有比较在意的事情,所以他问一号叶修:“那夏休期之后,发生了什么?”


既然周泽楷选择了折叠,那么夏休期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号叶修似乎早就料到他会这么问,他漫不经心地说:“小周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了,我回去找了老板娘,成立了兴欣,刚好赶得上挑战赛,然后回去抢了个冠军。”


不对,未来从分叉点出现了扭曲,一号叶修看懂了叶修脸上的疑问,接着问:“你还记得沐橙之前说过的那个理论么?选择的两个可能性会衍生两个完全不同的宇宙。”


叶修模糊想起,苏沐橙确实说过这个,于是点点头。


“你就这么理解吧,小周在那一刻选择了回到第八赛季,那么相对的也会有一个小周选择留下来和我说清楚,选择回去的小周进入了第二次折叠的世界线,而作为替补,我的世界线留下了另一个小周。”


在周泽楷做出选择的那一刻,他就分裂为两个宇宙的存在,分别前往他选择的未来。


不用叶修再问,二号叶修就接过话题:“小周和我说了老孙的事,我托楼冠宁联系上他了,兴欣第十赛季还是夺冠了。”


周泽楷说了,叶修就信了,两个人一起,最终还是走到了周泽楷期待的未来。


“你回去后记得告诉他,应该对我更有信心一点。”一号叶修翘着脚对叶修说。


“对,这是谁?这可是联盟教科书,唯一四冠在手的男人。”二号叶修毫不脸红地吹捧。


“对,看看这。”一号叶修立刻接过话,指着二号叶修说,“拳打王杰希,脚踢韩文清,手残话唠还是孙翔小屁孩都不在话下。”


“可以了可以了……”作为被吹捧的对象之一,叶修及时站出来结束了话题。


不需要他们多说,叶修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还有一条世界线,没有走到它应该在的位置。


每一条世界线,他们都应该平等地从路的两头走来,直到双手紧握。


叶修站起身,拍拍裤子,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小周走的时候你们知道么?”


一号叶修和二号叶修都没有说话,最后还是二号叶修不耐烦地挥手:“该走了,哪来那么多问题。”


叶修笑了。



 

而谁都不知道,叶修在走廊喊出的那个名字,被投影到某个时间线,将青年呼唤回头。


而在周泽楷回头的那一瞬间,名为“愿望”的力量撞入了他的怀中。


即使他毫不知晓。


即使这是来自结局的起始。



 

“嘘。”






 

end。

——————————————————————

无良作者将世界折叠的锅甩给了老叶ヽ( ̄ω ̄( ̄ω ̄〃)ゝ

在折叠破除的那一瞬间,世界线3就和原世界线重合了起来,不要问我问什么,爱因斯坦的棺材板我已经按住了,我是作者我最大,我说是啥就是啥

这个番外将和另一个番外一起收在本子里,另一个番外估计会走欢脱向,会等到本子完售再放出来

合掌,进入修文地狱_(:з」∠)_

评论(16)
热度(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