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折叠世界(三十一)

※原著背景

※又名周泽楷的背锅之旅【×

※时间轴沿用原文时间轴【即以2004年为叶修叶秋出生年月

※回溯时间设定,逻辑已死,看个乐呵就好






你说,一个人的生命怎么能这么圆满呢?


圆满到再也多不出哪怕一个人的位置。



 

全明星第三天历来的被所有人期待的重头戏,而第九赛季的全明星,引爆了全场。


中规中矩的单人赛和擂台赛之后,备受瞩目的团队赛拉开序幕,而比赛一开始的瞬间,一枪穿云立刻飞枪冲出,枪口直指对方。


这是无论什么时候都没有人见过的一枪穿云,他近乎一个被逼到绝境的狂徒,只能用手上的枪宣泄无法述说的怒火。


比赛的第一个爆点,来自一枪穿云用枪抵着夜雨声烦的额头,黄少天甚至没来得及退避,周泽楷已经扣动扳机。


巴雷特狙击!


满场欢呼夹杂着蓝雨支持者的怒吼,黄少天在队友的协助下脱身暂时退到后方,队伍频道里刷满了他的不满:“靠靠靠周泽楷在搞什么啊?以前就算是他们轮回主场的全明星也不见他这么卖力啊,今天是在耍什么帅啊,王杰希能不能管管啊!”


“好了少天,快去支持韩队吧。”喻文州温言安抚他。


周泽楷的状态异常,作为对手的他们看出来了,队友自然也发觉,要说平时周泽楷打得炫,但也没有今天这么疯狂,尤其作为的远程的周泽楷今天几乎是担当了主攻的位置,无数次拼着近身也要给对方伤害。


江波涛皱起眉头,周泽楷平时不管怎么打,对于队伍配合都十分看重,轮回长期被外界称为“一人战队”,其中大部分都是讥讽周泽楷和队伍的配合问题,所以轮回队长在这方面是下了苦工的,别说其他人,就算是江波涛,也从没见过这样的周泽楷。


他们这边的队长是王杰希,虽说被一枪穿云的状态惊了一下,但王杰希不愧是一出道就能担任微草队长的人,反正他们这边没有治疗,本来就该走强攻的路子,他当即下令,全力支援周泽楷。


“痛快。”韩文清双眼发亮,周泽楷的状态正和他意,拳皇与枪王正面交锋,剑圣与魔术师在旁边缠斗,场下的观众甚至有人站起来高呼着为选手加油。


拳头和枪口碰撞,战意和激情掀起几乎爆炸的热血欢呼。


但没有一个人听到,在所有视线关注的中心,在舞台的聚光处,那声近乎啜泣的呼唤。


“叶修……”



 

江波涛是比赛结束后第一个走出操作间的人,周泽楷的状态不对,明明比赛开始前都好好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一把推开旁边操作间的门,那句“小周”却哽在了咽喉。


周泽楷不好,非常不好,这是江波涛无需询问就能看到的答案。


那个在赛场上意气风发的青年,如今安静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他的眼睛隐没在过长刘海的阴影下,是一片空洞的漆黑。


“我可以先回去么?”周泽楷转过头问江波涛。


他明明在笑,江波涛却仿佛听到了哽咽的声音。


“你不舒服就先回酒店吧,经理那边我帮你说。”江波涛点头。


周泽楷站起来,喧哗声从打开的门蜂拥而入,如同能扭曲视线的炽热风暴。


他迈出第一步,却没料到脚下一软,本能地用手抓住门框才得以稳住身体。


“小周!”江波涛是真的紧张起来了。


周泽楷摆摆手,避过江波涛搀扶他的手,独自向外走去。


手心被摩擦过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但周泽楷都不在乎了。



 

最严酷的寒冬就要过去了,怎么还会这么冷呢?



 

叶修错过了孙哲平。


兴欣对抗嘉世的比赛中,孙哲平的存在不可或缺,这位第五赛季退役的老将,也曾是荣耀第一狂剑士。


周泽楷难以想象没有孙哲平的兴欣在对抗嘉世的比赛中能有几分胜算。


也许就算没有孙哲平兴欣也能赢,也许他可以告诉叶修,让楼冠宁联系他的发小将人追回来。


但这些侥幸的念头都敌不过周泽楷心里的另一个声音,他说,你早就料到了吧。


那些周泽楷一直知道但没有面对的,因为他的参与而被改变的细节走马灯一般在他脑内回旋。


蝴蝶扇动翅膀,就能在地球的另一端引起风暴,何况是周泽楷这么大一个变数。


第八赛季的全明星第二天,叶修应该和苏沐橙去吃冰淇淋,而不是和自己在寒风中吃生煎包。


唐柔不该那么早发现叶修的身份。


轮回公会不该追杀叶修。


陶轩他们也因为被提前送客而没有得见乔一帆。


这些周泽楷知道或不知道的细节都因为他的参与而发生改变,而如今的周泽楷不得不去正视这些改变。


他固执的靠近,只会给叶修带来灾难。


让我们用一个比喻来形容这件事。


就如同杠杆的两端,站着周泽楷和叶修,周泽楷每往叶修那边走一步,叶修那边就会下降一点,就会失去一点,他离叶修越近,叶修失去的就会更多,他如果越过支点,那么叶修就会坠入深渊。


罪魁祸首啊,那个声音难听地笑了起来。


你给我闭嘴!


坐在床边的周泽楷狠狠地把杯子砸到地上,炸裂的玻璃划破了那个声音。


周泽楷气得两眼发红,但他突然又不明白自己在气什么?


他想起了最开始他做过的那个梦,在那条被他无意间扰乱的世界线里,他梦到自己抢走了叶修的冠军。


他,真的是罪魁祸首。


无论是在第一次因为好奇靠近叶修而导致他和兴欣的缘分搁浅,还是在第二次因为执念靠近叶修而导致他错过孙哲平。


他愤怒,却在冷静思索之后发现,这份愤怒却该是针对任性的自己。


可是啊,可是。


他是罪魁祸首,也是在一次次折叠中无望追逐的囚徒,他是举起刀的刽子手,也是躺在血泊里挣扎的唯一受害者。


周泽楷将脸深深埋进手心。


他到底该怎么做才好啊?



 

“你怎么了?”


就像一道光,也像降临寒冬的春风,周泽楷听到了叶修的声音。


不是错觉,他抬起头,看见那个人站在门口,看着他。


如同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周泽楷愣愣地向叶修伸出手,那个人自然而然地走到他身边,任由青年环住他的腰,将头抵在他的胸膛。


叶修身上有很淡的味道,洗涤剂的清香杂糅着常年不离身的烟味,是独属于他的存在。


周泽楷突然就被安抚了,一切躁动不堪的情绪和深入骨髓的悲伤都平静下来。


叶修的手轻轻地搭在周泽楷头上,力道正好地抓揉着他的头发,他没有追问周泽楷,而是选择了先让怀里的人平静下来。


周泽楷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世界线还没有折叠的那个第十赛季,在研究兴欣的时候,吕泊远曾经顺嘴问过的一个问题。


“你们说叶神这样的人,谈起恋爱会是什么样子?”


那时候的叶修对他来说,还只是嘲讽和强大的代名词,他敬重他,也不了解他。


而现在,周泽楷终于知道了答案,这个人啊,嘴毒,懒散又对荣耀以外的事情漫不经心,可是当他把一个人放在心里眼里的时候,温柔却都要满溢出来。


他会优先考虑你的感受,会笑着看着你,那个对自己粗枝大叶的人却会对你细心体贴,周泽楷在懵懂的时候就被这份温柔吸引着,跌跌撞撞又死咬着牙追逐着他。


命运怎么能这么残酷,在他将这份温柔拥入怀中后,又无情地夺走。


“叶修。”周泽楷突然出声。


“嗯。”


“我们都会退役的。”


“嗯。”


“退役之后你想继续打游戏也好,想换个工作也好,都可以,我这些年代言有很多钱,足够支持你的选择。”


周泽楷从未一口气说过这么多话,但他知道他必须说出口,他想告诉叶修,我认真构想过我们的未来。


“我们要养条狗,大型犬也好小型犬也好,或者两种都养。”


你的愿望也好。


“我们可以在B市定居,也可以在S市或者H市。”


我的愿望也好。


“我有什么不对你要和我说,我不想和你吵架。”


我们的愿望都能实现的未来。


“我们会有一个家,一直到我们老得再也走不动,都要一起。”


那样的未来,我真的想象过。


有好事的粉丝曾经统计过周泽楷的发言,总结出他不是一个喜欢用你我他这样代称的人。


但现在的周泽楷用了很多的我,很多的我们。


“好。”另一个人语带笑意地回应他。


周泽楷突然加大了抱着叶修的力气,他用的力太大了,勒得叶修骨骼发疼,叶修不明所以,又挣脱不开,只能伸手环住他的背,安抚似地拍打着:“又怎么了?”


周泽楷摇头,一句话也不说,他紧紧地抱着叶修,当世界线再次折叠的时候,他就再也没有资格站在拥抱他的距离。


抱抱我吧,叶修。


在离开前的最后。



 

黑暗中,周泽楷抓着叶修的手,安静地面对面躺在床上。


他闭上了眼睛。


他又梦到了那只没有脚的鸟儿。


那片大海还是如此的无边无际,而狂风中的鸟儿却再也没有了飞翔的力气。


他落入了海中,眼见着天空被放肆的海水逐渐涂抹上深蓝,太阳的光辉也被抹去,它悲悯地看着他,看着即将死去的生命。



 

周泽楷想,他的爱情约莫是快要死了。



 

Birds fly Over The Rainbow

【青鸟越过了彩虹】


why then, oh why can't I?

【而我,为什么不能?】”

 






世界线.贰end。

全文TBC。

——————————————————————————————

_(:з」∠)_本来想嘲笑下你们没系安全带的,但我发现我自己都没系

_(:з」∠)_可能没人注意到,但确实因为小周,许多细节都被改变了,世界线的崩坏只是时间问题

_(:з」∠)_下一章完结

评论(61)
热度(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