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折叠世界(二十八)

※原著背景

※又名周泽楷的背锅之旅【×

※时间轴沿用原文时间轴【即以2004年为叶修叶秋出生年月

※回溯时间设定,逻辑已死,看个乐呵就好






“夏天啊。”


叶修叼着冰棍棒,百无聊赖地瘫在路边的长椅上,身后是枝叶茂盛的槐树,阳光从叶缝之间漏下来的时候,已经失去了一开始张牙舞爪的狠戾,有点像旺财虚张声势的时候。


但这也架不住天气太热,就连风吹过都带着烫人的恼意,空气里满是万物被炙烤的炽热气息。


这样的天气还有比呆在空调房里玩荣耀更好的选择么?偏偏叶修和周泽楷被陈果打包给扔了出来,临走前陈果捏着烟盒狠狠瞪了叶修一眼,大有不好好办事烟质就有生命危险的意思。


叶修叹气认栽,带着满头雾水的周泽楷出门。


要说H市,叶修从离家出走之后来到这个城市,再加上在嘉世和兴欣的年头,怎么说都该对它了如指掌……


才有鬼咧。


万年死宅叶修大大,现在正和周泽楷头挨头,用轮回队长手机里刚下载的旅游软件决定今天的行程。


说起H市,十个人里有九个会说西湖,剩下一个会说龙井虾仁鲜肉小笼猫耳朵糯米素烧鹅芙蓉水晶虾八宝鸭脆皮鱼珍宝蟹沙锅鱼头王双味鸡蒜香蛏鳝……


两人也不能免俗,跟着地图准备去西湖转一圈。


想必每一个旅游城市的住民都该知道,在天气良好的周末到著名旅游景点是一件多么傻缺的事情。


两小时后叶修和周泽楷就明白了这个事实。


妄图和旅游团的老爷爷老太太抢位置是不礼貌也不明智的事情,两个人走到离西湖距离较远但人少的地方,瘫在长椅上吃冰棍。


周泽楷一路都毫无怨言,听话地跟着叶修,今天的叶修穿着一件浅色的短袖,胡须头发也整理得清清爽爽的,看上去居然非常的……嫩。


叶修将冰棍棒扔进不远的垃圾箱,有一缕头发挡在了他眼前,叶修向上吹气,头发抖动两下,却顽强地不肯挪动位置。


结果这人就和头发较上劲了,堂堂一代斗神,现在却看起来格外的孩子气。


周泽楷握着可乐罐,凉意浸透了手心,人群的喧哗声隔远之后变得模糊不清。


蝉鸣,阳光加上顺着易拉罐滑落的水珠,夏天似乎没有太大区别。


叶修也没有太大区别。


想到这里周泽楷忍不住嘴边的笑意,叶修这样的人啊,要是走不到他身边,确实是看不清的。


在原本的世界线里,如果突然要问周泽楷是怎么看叶修的,他大概会说叶修很厉害,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他们在荣耀里离的很近,在现实生活里却不过是点头之交。


而在折叠后的世界里,那个微小而荒唐的失误将他们绑在一起,就像抹去了窗户上的白雾,周泽楷终于能看见对面的人,眼角眉梢,都是他不曾见过的样子。


叶修伸手在周泽楷眼前晃了晃,将人的注意力拉回来:“乐啥呢?这么开心。”


周泽楷挠挠头没有回答,不过叶修本来也没指望他的回答:“干坐着也不是个事,咱们走吧。”


“嗯。”周泽楷点点头就站起来,叶修捉狭地笑起来:“不问问去哪?你也不怕我把你拐去卖了。”


说着他便伸手去捏周泽楷,将青年俊朗的脸都拉得变形:“看看这张脸,估计能卖个好价钱,兴欣一年的伙食费都有着落了。”


“好。”周泽楷艰难地从叶修的魔爪下说出这个字。


作恶者愣住,然后松开手,他的指尖不小心掠过青年的睫毛,像风按压麦苗。


“傻子。”


“嗯。”



 

硬币的边缘反射着光,旋转着落在他的手心。


在很久之后,在越过那个支点之前,周泽楷都记得那一天。


他们两人上了公交,那辆车人很少,或者说在周泽楷的记忆里被虚化了。


他再也没见过那么漂亮的阳光。


金黄色,近乎澄澈的透明质感,落在手心只剩下被柔化的暖意。


窗外的风景在飞速倒退,连绵成漫长的画卷,坐在他身边的这个人托腮看着窗外,眼角盈满笑意。


之后无数的日子里,周泽楷如同一个合格的旁观者,站在第三人的视角,看着这个画面。


记忆的尘埃越积越厚,一切都被修饰以明媚的色彩和光晕,蓝色的天,白色的云,指尖下的皮肤,眼底映出的人影。


那个夏天,铺天盖地都是思念的颜色。



 

夏季转会期第四天傍晚,兴欣一行人聚在二楼吃饭。


按照惯例本来他们该在一楼吃饭的,然而自从周泽楷来了之后,陈果果断地把吃饭地点转移了。


毕竟谁也不想吃饭吃到一半引起骚乱吧。


以至于他们吃完了饭才知道这次转会期的重磅消息,陈果从楼下冲上来,抢走了魏琛的电脑飞速打开转会窗口的消息界面。


百花战队王牌角色,弹药师百花缭乱,被霸图战队以1600万的价格给收购。


兴欣的人围着电脑啧啧称奇,而周泽楷站在后方,神情十分淡定。


毕竟第十赛季的时候张佳乐已经加盟霸图两年了,陈果眼角余光睥到周泽楷,诧异地问:“小周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个消息了?”


顺便一提现在周泽楷在兴欣的通用称呼就是小周,连比他年纪小的包子都叫的小周,唯有乔一帆还坚持叫周泽楷前辈,不愧是兴欣最后的良心。


其他人闻言也转过头看着他,周泽楷愣了一下,赶紧补救道:“没有,很惊讶。”


“那你惊讶得不是很明显啊……”魏琛点评道。


不过好在这件事的重点并不在周泽楷身上,叶修在之前遇到过张佳乐,如今只需要一想就知道这次转会的意思。


张佳乐要加盟霸图了。


韩文清,张佳乐,张新杰,林敬言,这四个人对周泽楷来说都是前辈,也是老将。


很多人不理解霸图的做法,认为即使他们能得到冠军,队伍的选手之间也会出现断层,长远来看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后来的轮回和那样的霸图交过手,甚至在第九赛季两队在决赛场上相遇过。


暮年的老虎,爪牙依然锋利。


舆论的爆炸几乎是瞬间,而其中显得最激动的,就是百花的粉丝,尤其在张佳乐的采访坐实了他转会霸图的决定后。


“为了冠军。”


“张佳乐这小子啊。”看完采访的魏琛叹了口气,站在他旁边的叶修从烟盒里抽出两支烟,将其中一支递给了魏琛。


选择在阔别联盟赛场多年后再次复出,和带着散人账号从头再来的两个人,大概都能理解张佳乐为了冠军四个字里,是怎样的放手一搏。


“我记得他以前也是在网吧打游戏的吧。”叶修问。


“可不是,还有孙哲平那小子,最后被百花挖到手,早知道我当初就提前下手了。”


“小周你不知道,我们那个时候都是些混在网吧里的网瘾少年,现在说起来什么联盟大神,当年都是些混小子。”叶修侧过身对周泽楷说。


早期的选手如叶修魏琛之流,身上总是带着股草莽之气,仿佛武侠小说里衣着破落,满口粗话的赤脚老人,最终却是十年前闻名江湖的白衣侠客。


江湖还有他们的名字,即使已经被慢慢遗忘。


“我们那时候是真不容易,为了点奖金,什么比赛都打。”魏琛翘着脚回忆往昔。


周泽楷坐在一边听得很认真,他加入联盟的时候,联盟的运作已经很成熟了,他从训练营被发现,一直都是很正统的路子。


“你也是么?”他问叶修。


叶修低声笑了:“我当然也是,嘉世当初也只是个网吧,不过其实那时候不怎么觉得苦,也不知道那时候年轻,还是纯粹为了赢。”


那时候打游戏真的没有想太多,打赢了就能高兴一天。


“那时候我们在第一区抢boss对打就那些人,第一赛季开赛的时候一打照面十有八九都是认识的。”魏琛一拍脑袋,“你还别说要不是职业联赛咱们这些互相伤害都要揍出感情的还不一定能不能见面。”


“得了吧谁想见你那歪瓜裂枣的样儿。”


“真该撺掇老韩当时直接套你麻袋的,祸害。”魏琛一口烟喷在叶修脸上。


两个人在一片烟雾缭绕里回忆曾经的岁月,从荣耀第一区开服到现在,已经十年了啊。


从最年少轻狂的时候到现在,也十年了。


魏琛把烟头往烟灰缸里一碾:“张佳乐真是的,要冠军就该加入咱们兴欣,冠军妥妥的。”


“就是,看咱们杀回联盟教这些小辈们做人。”



 

从第一赛季到第十赛季,从叶秋韩文清到后来的邱非卢瀚文。


那团燃在心口的火,依然让他们高举刀剑之时,会得到千军万马的呼应。

 






TBC。

————————————————————————————

进入完结倒计时,接下来几章大起大落全程高能,各位系好安全带啊嘻嘻嘻

评论(24)
热度(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