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折叠世界(二十六)

※原著背景

※又名周泽楷的背锅之旅【×

※时间轴沿用原文时间轴【即以2004年为叶修叶秋出生年月

※回溯时间设定,逻辑已死,看个乐呵就好






夏日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落在叶修的手心,缓缓攀升的热量让他睁开了眼睛。


还是很困,脑子里雾茫茫的,叶修将手掌盖在眼睛上,残留的温度透过肌肤唤醒了大脑。


时间似乎不早了啊。


晚睡晚起对兴欣来说完全是正常作息,叶修直到听到属于另一个人的呼吸声,才发现今天和往常的不同。


周泽楷还在熟睡中,呼吸清浅。


大概周泽楷自己都没想到,自己来到兴欣的第一天,为了充分表达对他的欢迎,魏琛和叶修积极邀请周泽楷跟着他们一起打boss。


“这是我们兴欣的特色活动啊,老板娘你别动手!”魏琛一低头躲过了陈果的巴掌,手上的操作却半点没停,“我们总不能在门口拉条横幅,写‘欢迎轮回队长莅临指导’吧?”


陈果明明知道魏琛说的是歪理,但一时又找不到话反驳。


周泽楷倒是不在意,毕竟外界传得再神,他本质上来说也只是个爱打游戏的死宅,对这样的安排欣然接受。


大概是照顾周泽楷的立场,他们选择去伏击霸图的队伍。


“反正老叶和他们有深仇大恨,也不差这一点了。”魏琛对此十分坦然。


“队友爱呢老魏,我去霸图已经要被扔矿泉水瓶了,你还这么害我。”


“难道你现在不抢霸图boss他们就会给你献花么?不过是550毫升的矿泉水瓶和1.5升的区别。”


叶修叼着烟陷入沉思,唐柔和包子都看过来。


“抢不抢?”魏琛问。


“抢抢抢,包子小唐快埋伏起来。”


旁听全程的周泽楷心情十分微妙,以至于第九赛季轮回和霸图在常规赛第一次相遇时,在两队会面环节,周泽楷难得地对韩文清说了句:“辛苦了。”


韩文清:???


一行人直到半夜才在各大公会会长含嗔带怒的目光中下线睡觉,一向作息良好的轮回队长显然累得不轻,直到现在也没有睡醒的意思。


叶修坐起来伸了个懒腰,两人的床隔得并不远,大概仅有一臂的距离,叶修现在的位置能清楚看到邻床睡着的人,或者准确来说该是一人一狗。


旺财的体型实在是不大,就比如现在,它将自己蜷成一团,睡在周泽楷的枕头上,晃眼看过去像是软软的垫子。


也不知道昨天活力满满的小家伙什么时候跳上床的,它的头正好挨着周泽楷的头,弄得青年的刘海都支棱起几根。


为了配合轮回的商业活动,周泽楷的头发一直比较偏长,他的发质偏软,和他本人一样,叶修在床边蹲下身,伸出手准备将头发归于原位。


不然等周泽楷醒来肯定会立起几根呆毛,叶修稍微在脑内勾勒了一下那样的画面,没忍住笑了起来。


一下没注意到手的轻重,周泽楷被额头上传来的触感唤醒,他还没有完全清醒,半眯着眼睛,看着床边的人。


叶修的动作不由得停住。


但很快周泽楷就认出了他,模糊中这样的画面让半梦半醒的人格外熟悉,所以他遵从本能。


周泽楷笑着喊他:“叶修。”


他还没睡够,就像一只大型犬一般,他顺从地用头在叶修手上蹭了蹭,满意地将头半埋进软和的枕头里继续睡去。


旺财被惊动,伸出爪子在虚空中晃动两下,却连眼皮都未抬起。


叶修的手很漂亮,有力纤长,骨节分明,那只漂亮的手停在周泽楷的额头,指尖还残留着方才的触感。


良久,那只手才收回来,叶修挠挠头,终究也对他无可奈何。



 

“你啊……”



 

旺财来到兴欣的第三天,赫然已经成为了兴欣网吧的吉祥物。


如果生活是一场大型游戏,陈果的属性表里,关于“对可爱小动物的抵抗力”一项一定是零。


现在它被陈果抱在怀里,神气地吐着舌头,对于自家主人伸过来想要抱自己的手态度也十分果断。


它把头一扭,伸出自己的小爪子推开周泽楷,显然是拒绝。


叶修乐出声:“你家这狗是成精了?”


周泽楷也曾经严肃地怀疑过,他绕开旺财的小爪子,使劲地揉着它的脸。


旺财张嘴咬住周泽楷作乱的手,没有用力,只是松松地含着,楼下突然爆发的喊声吓得它差点一口咬下去。


正在游戏中的其他人也被这声响给震住了,六人一狗凑到窗边,才发现声音的来源。


肖时钦来了。


嘉世粉丝对这位曾经雷霆的队长报以超高的热情和掌声,欢呼声惹得来来往往的行人忍不住探头看。


尽管陈果对他们表示了十二分的嫌弃,但不得不承认,迎来了肖时钦的嘉世,会是挑战赛上兴欣最强大的对手。


现在的肖时钦在想什么呢?


选择从雷霆来到降级的嘉世,对于肖时钦的决定,网上的评价褒贬不一,作为四大战术师的肖时钦,一直被粉丝惋惜的就是没有足够与他并肩的队友,霸图的张新杰有被称为拳皇的韩文清,蓝雨的喻文州有被称为剑圣的黄少天,至于叶修更不必说,他自己就是被称为斗神的顶尖职业选手。


但肖时钦什么都没有,许多纵横论坛的大佬都点评过雷霆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阻碍了肖时钦的发展,肖时钦的铁粉更是畅想过如果他能拥有与其他三位战术大师匹敌的队友,说不定他能做出超越人们想象的成就。


但大概现在只有周泽楷知道,这个设想的答案是否定。


拥有孙翔和苏沐橙的肖时钦,也败在了兴欣手里。


这几乎是一场不可能的败北,拥有三位全明星阵容的嘉世,败在了一半以上人员是新人的兴欣。


轮回自然也分析过这场比赛,当时方明华说,嘉世输掉比赛,叶修强固然是一部分,但还有一部分原因在于嘉世内部。


队伍的能力并不是单纯的队员叠加,选手与选手的配合有千万种变化,于是比赛就有了千万种发展。


不过正是因为这样,荣耀才变得有趣,才存在奇迹发生的可能性。


周泽楷思索着嘉世的未来,突然想知道,如果肖时钦从一开始就明了之后的剧情,他还会选择来到嘉世么?


答案几乎是无疑的,费时一年的尝试,毫无意义。


但事实是这样的么?


起码作为和孙翔相处一年的队友,周泽楷知道这一年对他来说并非毫无意义。


也正是这次败北,将孙翔身上的张狂和自大彻底抹去,使得他不会在年少成名的荣耀里迷失,才能有后来轮回的孙翔。


未来,正是无数个过去和现在堆砌而成的高塔。


想到这里周泽楷苦笑,大概没有人比他更能理解,过去对于未来的重要性。


假设也因为只是假设而毫无意义,现在的肖时钦站在嘉世门口,意气风发,坚定而毫不迟疑地走向他自己选择的未来。


肖时钦的身后跟着涌入了大批嘉世粉丝,显然嘉世想要举行一次公开的发布会。


站在窗边看看还好,要魏琛他们跟着进嘉世去看接下来的环节那显然是不现实的,且不说他们愿不愿意,要真去了,嘉世说不定以为他们是去砸场子的,直接就要轰出来。


魏琛走回自己的位置,嘴里还在抱怨:“剩下的发展我用脚趾头猜都能猜到,先是肖时钦去发表一通我爱嘉世我对下个赛季很有信心的套话,然后记者们一通猛拍,明天就能见报。”


“这些战队的队长,一个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万恶的官僚主义。”魏琛唾弃。


“联盟里所有的队长都这样么?”唐柔有些好奇地问,她还没想到职业联盟里居然也这样。


“倒也不是,也有例外,比如……”魏琛仔细思索了下自己所知的队长们,然后转头看向身边的叶修和周泽楷。


“这,”魏琛指着两人,“联盟唯二的特例就在你面前了,一个不说话,一个直接不见人,半斤八两。”


“少来,你也不见得多靠谱。”叶修眼都不眨地怼回去。


“你还别说,要说当队长,我当年可没有一点对不起蓝雨。”魏琛虽然人痞里痞气的,为了蓝雨却的确是尽心尽职,加上混迹社会多年,睁眼说瞎话的本领那是一流。


而周泽楷和叶修,虽说对战队两人都兢兢业业,但在面对记者这一关,两人都是拉低全联盟平均线的存在。


面对记者不及格,垃圾话对战上叶修还能输?


“知道你队长空窗期很久了,不要太羡慕我们。”叶修对魏琛报以十二分的怜悯。


周泽楷甚至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


魏琛眼睁睁地看着这两个混蛋越过自己回到电脑前,两人的表情都十分微妙,似乎真的为魏琛的遭遇感到不忍。


卧槽这两兔崽子!


魏琛恨得差点把牙咬碎了。

 






TBC。

————————————————————————

唯二的特例队长这个梗来自原文,感觉自己已经进入同框即发糖的境界了_(:з」∠)_

评论(18)
热度(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