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折叠世界(二十五)

※原著背景

※又名周泽楷的背锅之旅【×

※时间轴沿用原文时间轴【即以2004年为叶修叶秋出生年月

※回溯时间设定,逻辑已死,看个乐呵就好






陈果觉得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奇幻了。


她不过是下午的时候,趁着晚饭之后的空闲站在兴欣门口透气,刚做完半套自创的放松操,陈果就察觉到不远处有人在暗中观察。


可疑人物站在路边的树木后面,戴着墨镜,长得高高大大的,一直向着这边探头探脑。


不会是来踩点的小偷吧?


陈果放慢了动作,小心地从眼角余光观察那个人,结果看到那个人突然弯下腰,然后……抱起了一只戴着墨镜的小狗。


小狗?


陈果觉得自己说不定遇到了一个变态,就在她犹豫要不要回头叫人的时候,可疑人物已经确定了目标,抱着狗狗走过来。


陈果吓得倒退一步,两手握在身前做出上次跟着电视学来的散打站姿,对方却在她一步处站定。


可疑人物半摘下墨镜。


“你好,老板娘。”周泽楷对着她笑起来。



 

陈果带着周泽楷推门进来的时候,魏琛正翘着腿和叶修扯淡,抬眼看到进门的人,拍腿的手一歪。


“嘶——!”魏琛捂着档夹着腿跳起来,叶修顿时乐开了:“哟,屁股着火了?”


“滚你大爷,老子打着蛋了。”魏琛怒吼。


陈果有种想把周泽楷推出去关门再开一次的冲动。


至于其他人,包子正和唐柔组队打竞技场,连个眼神都没给周泽楷。


别看陈果平时怼叶修的时候那么神气,真到其他职业选手面前她又怂得不行,尤其他们之前还从轮回那赚了两千万,魏琛现在还在轮回公会当卧底。


……不得了细数下来简直深仇大恨,陈果看周泽楷的眼神都不对了。


“你怎么来了?”叶修脚一蹬,转椅面向来人。


周泽楷低下头思考了一会,然后举起旺财的爪子摇了摇。


旺财歪头:“嗷呜?”


“少来。”叶修笑着去踢周泽楷的脚。


相处时间越长,叶修对这个看起来寡言纯良的后辈了解也就越深,外界评价褒贬不一的周泽楷,其实最擅长的不是枪体术,而是装傻。


对待不想回答的问题时嗯嗯啊啊抬头望天,在不想出席的商业场合就点头微笑神游四方,周泽楷很清楚自己的外貌优势,该利用的时候绝不含糊。


可惜叶修是看着联盟女神苏沐橙长大的,在美貌攻势这一项防御点得颇高,周泽楷只能一五一十地交代了自己的情况。


“所以你定酒店了么?”叶修一下就抓住了重点。


周泽楷一愣,他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平时出门要么是俱乐部早就集体定好酒店,要么是早有准备的出行计划,这次临时起意,显然把这个重要环节给漏了。


叶修看着周泽楷,周泽楷看着叶修,两人对视片刻,最后一起看向旁边围观的吃瓜群众陈果。


陈果这才想起自己是兴欣的老板,稍微拿出点东道主的气势,提议道:“要不周队你就在兴欣住吧?”


“方便?”


“当然方便!”别的事可能陈果没把握,这种小事她还是能拍胸膛保证的,“正好其他人还没来,你就住叶修那间。”


周泽楷点点头应下来,反正他本来就是来找叶修,何必舍近求远。


“老板娘你去休息吧,我带他去。”叶修站起身,挥手向陈果示意。


陈果本来还想坚持一下,但想起上次和唐柔讨论过的两人的关系,还是选择听从了叶修的建议。


“诶诶,boss不抢了?”魏琛眼一瞪,伸脚就去绊叶修,却被后者轻松闪过,“就尼玛知道偷懒。”


“能者多劳。”


“我呸!早上抢我包子的时候不见你让我能者多劳了。”


“你是远古大神嘛,这种时候就让让我们这些小辈。”叶修说完,也不管身后魏琛那一连串不重样的骂词,拎着门边周泽楷的行李箱,几步离开了训练室。


周泽楷点点头算向其他人打招呼,也跟着叶修的脚步离开了。


而他们离开后,魏琛终于反应过来一件事:“不对啊,老板娘你刚喊的是叶修吧,我记得他还没公开自己的真名啊。”


正准备关门离开的陈果愣住,他们平时都叫惯了,兴欣也没有其他人来,所以大家都没有注意过这个细节。


“你们平时下副本的时候说过这件事么?”陈果生怕自己捅了什么篓子。


“这个也不是什么会特意提起的事吧。”唐柔回忆起他们少数几次和周泽楷一起下副本的记忆,确实叶修没有说过。


“不过也可能他们私下说过吧,你看刚才周泽楷也没有什么反应。”唐柔安慰陈果。


“那就好。”陈果拍拍胸膛。



 

“让你见笑了。”刚赢了一筹,叶修心情大好,侧头同身后的周泽楷说话。


“额……”周泽楷觉得这个时候自己该客气一下,他思索着,尽量选用了一个自己觉得挺合适的形容词,“兴欣,很活泼。”


“那当然,我大兴欣就是这么严肃活泼团结友爱,看到这样的后浪有没有吓得发抖啊?”


周泽楷觉得自己大概是开车开晕了才会选择和叶修客气,这个人顺杆子爬的技能可是点满了的。


兴欣的条件自然比不上轮回,但比起后来被刊登在报纸上轰动整个荣耀圈的杂物间,叶修现在的住宿条件已经好了不少。


家具一应俱全,不过该怎么形容呢,还乱得挺干净。


叶修这样的人就不指望他能好好收拾自己的房间了,这一点周泽楷早就有所领教,不过以前这个人大概顾忌到自己是借住在周泽楷家,再懒得动弹也会收拾一下。


房间显然非常符合一个单身男性的标准,被子乱糟糟地团在床尾,床头柜上歪歪斜斜地搭着一件外套,拖鞋一只嚣张地横在床与床之间的过道中,另一只已经不知所踪。


但除此之外就别无他物了。


衣柜里空荡荡地挂着几件基本款的T恤,周泽楷把自己带来的衣服一件件挂进去后,就占掉了大半衣柜,当然是就比例而言。


叶修盘腿坐在属于自己的床上,饶有兴致地看着床边打转的小东西。


床的高度对于旺财来说还是太勉强了,它迈着小短腿转圈,最后扒在床边站起身子,对着床上的叶修欢快地吐着舌头。


叶修伸手揉揉它的耳朵,旺财安安静静地站着让他摸,一旦叶修停下来,小家伙就得寸进尺地蹦跶着想舔他的手。


“你家这狗真是一点都不肯让人休息啊。”叶修笑着说。


周泽楷拉好行李箱的拉链转身时,就看到一人一狗这样嬉戏的画面。


夏天的阳光和天空是不一样的,它们在这个季节抛弃了所有的修饰和伪装,以最本真的面目出现在人们面前,炽热也透明。


从窗户跳进来的阳光在叶修脚边聚成柔软的形状,周泽楷盯着它突发奇想。


每一年的夏天都是一样的么?


不对,这是同一个夏天。


同一个第八赛季的夏休期,叶修逗弄着旺财,于是铺天盖地的熟悉感将周泽楷淹没。


“你也可以让它安静下来。”周泽楷听到了自己平淡得匪夷所思的声音,“像这样。”


他举起右手,像一个孩子一般,比成枪的形状,对着旺财手腕一抖,旺财应声倒下,露出满是绒毛的肚子。


叶修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他也曾经养过狗,不过小点可没有旺财有意思,他用脚去揉旺财的肚子,刚才还躺着装死的家伙一翻身又跳起来。


“你试试?”


叶修学着周泽楷刚才的样子,那只漂亮的手并拢了食指和中指,无名指和小指蜷缩回掌心,大拇指嚣张地立起来。


“嘭。”旺财应声倒下,舌头都歪在一边。


太有意思了。




“不愧是枪王养的狗。”



 

那束光透过水晶,被硬生生弯折了轨迹,却在撞上另一块宝石时,奇迹般地回到了应有的位置。


这难道不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么?







TBC。

————————————————————

_(:з」∠)_我又滚回来了,继续更新

话说我发现基本每篇文写到后期的时候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就变成“填完这个坑我就能开新坑了!”

想写新坑想得不得了,挠墙

评论(19)
热度(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