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折叠世界(十九)

※原著背景

※又名周泽楷的背锅之旅【×

※时间轴沿用原文时间轴【即以2004年为叶修叶秋出生年月

※回溯时间设定,逻辑已死,看个乐呵就好






说归说,周泽楷能上游戏跟着叶修蹦跶的时间还是很少。


第三次经历第八赛季对于周泽楷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情,尽管他带领着轮回拿下了两次第八赛季的冠军,但这一次,他仍然不敢掉以轻心。


没有人比他更加明白,每一个微小的选择对于未来有着多大的影响。


他仍然不曾缺席任何一天的训练,对于每一场比赛也不曾懈怠,在轮回队友眼里周泽楷除了明显提升的实力外,并没有其他变化。


他仍是那个一肩担起轮回的队长,从来都是。



 

成为兴欣的夜班网管后,叶修的作息时间也完美地贴合了自己的工作需求。


这就导致周泽楷和叶修能在游戏里相见的时间只有周泽楷结束训练后晚上的休息时间。


应该说是周泽楷单方面想见叶修的时间,后者宁愿轮回队长天天加训,免得总是来烦他。


周泽楷拧开锁,将大衣规规矩矩地挂在衣帽架上,鞋才脱下一只,他的肚子就不争气地叫了一声。


下午经理找他去谈了会代言的问题,来到食堂的时候只剩下几样周泽楷不爱吃的菜。


周泽楷挑食,但因为不爱说话,很少有人知道这回事,人人都道轮回队长脾气好,不拿架子好相处,自然也不会有人知道他的口味。惦记着回去上游戏,周泽楷匆匆扒了半碗饭就离开了。


对于他来说半碗饭实在是塞牙缝都不够,一路从俱乐部风驰电掣地赶回家,就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


家里还有吃的么?周泽楷思索着,冰箱里有点水果,还是上次回家随手带回来的。


厨房里呢?


周泽楷的厨房符合一个单身男性的标准,那就是宛如摆设。


那里应该有吃的。


这是一种很神奇的想法,周泽楷一边清楚地知道那里什么都没有,而另一边,心底还有个声音。


那里应该有一碗莲藕排骨汤,放在保温盒里,他一打开就能看到扑面而来的水汽。


清醒而残忍的揭穿和模糊而温暖的期待同时升腾而起,周泽楷怀着自己都唾弃的想法推开了厨房的门。


里面什么也没有。


周泽楷握着门把手缓慢地眨了眨眼睛,笑了。


他在想些什么呢?


然后脚步轻快地走向冰箱。



 

叶修带队从副本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显眼处的魔比乌斯。


“我得睡了。”苏沐橙隔着麦克风打了个哈欠,她每天还有训练任务,不能像叶修那样整宿整宿地玩游戏。


乔一帆也提出了下线的意思,叶修知道小孩早就困了,于是也不拦着。


眼看副本打不成了,唐柔兴致勃勃地拎着战矛和包子一头扎进竞技场,她最近对于PVP的热情非常高,和包子倒是一拍即合。


转眼间就剩君莫笑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副本门口。


也不对,这不还有个周泽楷么。


叶修活动下手指,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干脆操纵着君莫笑来到周泽楷身边。


“小周。”


那边没有给出回应,魔比乌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奇怪了,平时看到自己跑得这么快的人怎么现在没有动静?


君莫笑移动到离魔比乌斯足够近的地方,叶修才知道了原因。


耳机里传来轻微的呼吸声,缓慢而均匀,昭示着那边的人已经熟睡。


叶修下意识看了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果不其然已经很晚了。


所以这人在折腾什么劲儿啊?


叶修往椅背一靠,他抬头望着网吧的天花板,放空思绪,实在是想不通最近周泽楷的变化是为什么。


要说是对他的身份感兴趣,联盟里估计大部分都是这样,所以王杰希借用微草公会会长的账号和他交手,就连沉稳如张新杰和韩文清也忍不住来网游里试探他。


他们在确认了他的身份后很快就离开了,并没有多加纠缠,就连黄少天,也忙于联赛,无暇骚扰他。


周泽楷却不一样,他简直跟打卡签到一样准时,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练的,等级终于堪堪跟上了他们,唬得叶修最近都掐着他上线之前就组队下本。


但周泽楷再也没有提出过要和他们一起下本,仿佛那天的询问不过是一时兴起,新鲜劲过后就无力再提起那个话题。


他不再说什么,但总是出现在叶修的视线范围内,像个忠实的小尾巴,走过游戏里的千山万水。


君莫笑在魔比乌斯的身边站定,从旁边看去就像两个角色并肩而立,近得叶修的耳机里能清晰地听到周泽楷的吐息。


叶修很聪明,这一点不仅仅体现在荣耀里。


陶轩觉得他不通人情,甚至是不谙世故,仿佛叶修是个高塔之上长大的公主,不知人间疾苦。


那些东西叶修哪会不懂?


白色并不只有一尘不染的白,也有无数光芒汇聚而成的白。


商业化,明星效应,投资价值,这些叶修都明白,但他并不想去选择这样的人生。


他所求的唯有冠军,仅此而已。


陶轩激昂慷慨地向他痛诉他的不作为对嘉世有多么大的危害,而叶修在他眼里看到的,却只有渐渐熄灭的对荣耀的热爱,以及熊熊燃起的作为商人的贪婪和欲望。


他还保持着最为赤诚的本心,所以能够穿透所有似是而非的借口,看见被刻意掩藏的改变。


当年豪言壮志踏上旅途的三个人,终究只剩下他一个人,还在固执前行。


假如处在他那个位置的是周泽楷,大概一切都会大有不同。


叶修看着屏幕里的神枪手,习惯总是影响着人下意识的选择,魔比乌斯看起来就像小号的枪王,不过鉴于跟风copy一枪穿云的不在少数,谁也不会想得到它背后却是真正的枪王的持有者。


因为荣耀第一人的名头,他们被无数次放在一起比较。


周泽楷是一个没有俱乐部老板会不喜欢的队员,他技术好,风格炫,本身长相也出众,性格也好相处,大概唯一能挑刺的只剩下寡言少语这一点。


无论是竞技价值还是商业价值,周泽楷都让每一个俱乐部垂涎不已。


叶修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么一个人,跟在他身后是什么意思。


他和周泽楷没有任何超越平均以上的交情,叶修没有办法给周泽楷找出一个合理的理由,而偏偏他问的时候,那个人也答不上来。


那就不想了。


叶修在键盘上轻轻敲击几下,君莫笑立刻从待机状态被唤醒。


荣耀并不是一个和谐友好的游戏,角色在野外毫无防备地挂机多半是会被偷袭的。


那不如让他来做这件事。


一串令人眼花缭乱的散人快打,魔比乌斯的血槽飞快清零,倒在地上,还爆出一件装备。


叶修不再去想问题的答案,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心情甚好地将魔比乌斯爆出来的戒指邮寄回给他,信上还附着短短一句话。


“不用谢。”



 

“你们先去。”叶修向唐柔和苏沐橙说,示意她们先行,他随后就到。


等女孩们远去,他才转过身面对找上门的麻烦,周泽楷。


迫于其他公会的压力,圣诞活动叶修不得不利用高塔来杀怪,然而就在他执行计划之前,周泽楷突然找到他,表示自己可以帮忙。


开玩笑,叶修还担心周泽楷转头把自己的计划卖给轮回呢。


一种从周泽楷和他相遇就开始存在的违和感终于浮出水面,就仿佛这个人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瞒不过他。


这并不是什么愉快的感觉。


“小周,”叶修的语气里没了平时的吊儿郎当,“你到底想做什么?”


周泽楷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想说我只是想帮你,但这样苍白无力的理由连他自己都没法说服。


寡言少语的周泽楷是出了名的难采访,周泽楷想这大概就是一报还一报吧,现在他想要编出漂亮的借口,想要说服叶修。


但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事情的真相是那样的诡异莫测,让他无法对任何人启齿。


“我现在也不想知道你的理由了。”叶修就没指望他能说出来,“但你的行为已经对我造成很大的困扰。”


“就算我拜托你,好不好?”


就像一盆冷水从周泽楷头顶倾泻而下,连最细微的血管和神经都被冷藏。


周泽楷是个反应挺慢的人,当然不是说在游戏里,而是在现实生活里。


他的反射弧终于在跑完漫长的旅途后归位。


叶修已经不一样了。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就是这样的微妙和不可思议,周泽楷还记得圣诞活动时叶修大大咧咧地抓着他帮忙的样子。


但现在的叶修不会。


他知道现在的叶修是不一样的,他也知道发生的一切。


但他是个反应如此缓慢的家伙,以至于他的潜意识里还把叶修当成那个住在他家的人。


他们还是那样的亲密的关系,互相给对方添麻烦,也互相麻烦对方。


都不是了。


看周泽楷没有再说话,叶修就当他默认了自己的提议,操纵着君莫笑离开了。


周泽楷什么都知道,但他不知道的是,当这样的事情从叶修那亲口证实出来的时候。


会让他那么难过。



 

魔比乌斯没有离开,也没有再接近君莫笑。


他站在罪恶之城某个楼顶上,不再动了。


唐柔拉怪的时候曾从他身边路过,她虽然不知道周泽楷是谁,但她是个细心的人,自然记得这个一直跟在他们身边的青年。


察觉到寒烟柔的脚步慢下来,魔比乌斯往旁边让开两步。


唐柔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事,她思考了一下,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拉着怪走了。


离开的时候她转动视角看了眼身后的魔比乌斯,神枪手长长的风衣在风中摆动,固执的身影凝成永恒。


连战36个小时后,圣诞活动终于宣告结束。


叶修连眼睛都快睁不开,陈果兴冲冲地接手了捡礼物的任务,在看到屏幕的时候却惊讶地叫了一声:“诶,那个神枪手还在那。”


她对魔比乌斯有点印象,现在看到他还站在原来的地方,顿时感到不可思议。


叶修眯着眼睛看着屏幕。


“不用管他,没什么。”







TBC。

——————————————————————————————

看到好几次了有妹子说节奏慢,所以这里说一下。

这篇文的节奏就是这样了,甚至于我还对现在的节奏很不满意,后面可能还会再试图放慢

当初构思故事的时候我就预见了现在的情况,这文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我拿来磨性子和放缓节奏的存在

我这一次尝试在文里放进更多的细节,以及尝试反复折叠的对比之下,相同的时间和错位的事实

这些都导致了这文节奏会很慢,我在文里埋了很多伏笔,都等着我后来一点一点揭出来

这种方式我也是第一次尝试,很新鲜,我也不打算改了

嫌慢的妹子可以直接攒着等完结了一口气看

以上

评论(36)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