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折叠世界(十七)

※原著背景

※又名周泽楷的背锅之旅【×

※时间轴沿用原文时间轴【即以2004年为叶修叶秋出生年月

※回溯时间设定,逻辑已死,看个乐呵就好






鸟儿没有脚。


周泽楷觉得自己应该是无法注意到这个细节的,但它就如同世界万物的常识一般根深蒂固地存在在他的脑海里。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站在哪个地方,他看不到自己的手也看不到自己的腿,那只鸟儿舒展双翼从海天之间掠过,周泽楷的视野紧跟在它身后。


他大概成为了一种意识。


周泽楷被放在一个温暖的罩子里,天光洒落在海面,被海浪打碎成无数的月牙,鸟儿飞翔的速度很快,周泽楷却只能感受到懒洋洋的暖意。


它要去哪儿?


视线所及之处只能看到大海和蓝天,彼此相对着沉默,固执成为永恒。


天地之间只剩下这只鸟儿,每一次扇动翅膀都竭尽全力,而在这一场静默的旅途里,周泽楷却感受到了更多的声音。


是的,感受到,而非听到。


他感受到风中的精灵欢呼着簇拥在鸟儿的翅尖,他感受到阳光在暴动,海水咆哮着为它让出道路。


如同最伟大的英雄踏上光明之路。


它要去哪儿?


周泽楷迫切地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终点在哪?终点有什么?


他挣扎着向那只鸟儿靠近,仁慈的温暖渐渐褪去,直到周泽楷的眼睛和鸟儿重合。


那一刻风撕裂了周泽楷所有感知,他第一次知道空气也会锋利如刀刃。


他知道了鸟儿的目的地,越过视线远不可及的地方,越过地平线,从不知名的起点抵达海的那一边。


周泽楷从梦中睁开眼睛。


他知道这场遥遥无期的追逐,还远远没有走到终点。

 



“小周最近进步很大啊。”方明华看完队内练习,拍着周泽楷的肩如此评价。


单人对抗上队内向来没有能和周泽楷一战的人,所以这一项上方明华不能下结论,但团队配合这一块作为队友的他们就非常有发言权了。


比起之前,周泽楷在团队配合这一块完全是他们能明显感觉到的提高。


“对,确实啊。”江波涛点头附和,作为轮回的粘合剂,他的这句发言很有分量。


提高?周泽楷一时有些迷惑,不懂自己哪来这么大的进步,这就像古代的武林高手,你要从二流高手到一流高手,那也许只需要几年卧薪藏胆的刻苦,但从一流高手到顶尖高手,就需要人跨越也许终其一生也只能望叹的鸿沟。


周泽楷也不觉得自己最近有什么特别大的改善,但队友们的称赞仿佛是将他几年……


对啊,周泽楷猛然醒悟,他经过了第八赛季,第九赛季,第十赛季,甚至折回来再次经历了半个第八赛季,而他的队友们的第八赛季,才恰恰走过一半。


他们之间,确确实实隔着三年的时光。


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爬上周泽楷的脊背。


他已经是第三次回到现在的时间点,就像在一个回环往复的走廊大步奔跑,他是在第十赛季结束的夏天被突然扔回过去,在上一次的时间里为了抹掉自己的错误,他选择回来,所以周泽楷没能再次走到第十赛季的夏天。


那如果走到第十赛季夏天的他,再一次,被命运之神无情地抛弃,推进循环的时间线之中呢?


他曾经看过一个小故事,讲的很荒诞,说是一个孩子的时间被固定在了一天,不断地重复不断地重复,他每一天醒来面对的都是同样的时间,但除了他,他的家人,他的朋友,甚至于整个世界都并没有改变,他们仍然保持着那一天的模样,丝毫未变。


就好像整个世界的时间都停在原地,只有他的时间还在莽然前进。


孩子慢慢长大,这一切缓慢的变化在父母眼里变成了一夜之间的异变,当孩子藏不住自己的改变时,他就开始流浪。他离开了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他不能在一个地方停留,只能不断地辗转。


最后在一个人的孤独旅途中,白发苍苍,寂然死去。


周泽楷和团队的配合问题一直是轮回为外界诟病的关键,后来江波涛来到了轮回这个问题才有所改善,现在作为核心的周泽楷有这样的改变,全队都显得很开心,气氛轻快。


而在这样的喜色中,唯有周泽楷的手在桌下轻微颤抖。


他的未来,也会是那样么?

 



等周泽楷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登陆上了魔比乌斯的号。


那个念头几乎在周泽楷和身边所有人之间画下了厚厚的隔阂,他不知道该向谁求助和倾诉,几乎是下意识地,周泽楷回家之后打开了荣耀。


魔比乌斯的等级还是升得很慢,比起区服的第一梯队已经有了好几级的差距,周泽楷叹口气,操纵着神枪手往练级地走。


练级地出乎意料的人很少,周泽楷抵达的时候正好有两个玩家从他身边匆匆路过。


“……空知林那边的君莫笑……”这么句没头没尾的话飘到了周泽楷的耳朵里。


他在最茫然无助的时候打开荣耀的理由。


不是游戏,而是叶修。


魔比乌斯转头就奔向空知林。

 



周泽楷到空知林的时候双方已经打成一团,炫目的游戏光效之下,周泽楷一眼就看到了高高跃起的君莫笑。


……装备配色真是一言难尽,不愧是在第十赛季被荣耀论坛玩了一年的梗。


周泽楷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他看到了流木,黄少天在普通玩家中如入无人之境,还伴随着噪音攻击。


周泽楷倒不担心他们,即使对面人数占优,但这边毕竟有叶修坐镇,魔比乌斯悄悄走到一棵树后站定。


叶修之前在网游里被追杀的时候周泽楷也有去帮忙,他们之间的配合很大程度上都是在副本和野外练出来的,叶修也不恋战,眼看着对面援兵一开,拎着周泽楷就飞快逃走。


这样的经历对于周泽楷来说是非常陌生和新鲜的,和正式比赛里的对决不同,网游里的逃杀更自由,没有事先准备的地图,他跟在叶修身后跑过了荣耀的许多角落。


周泽楷看着叶修带领着未来兴欣的同伴们反杀各大公会,没有他的干扰,叶修果然顺利和唐柔顺利回合,寒烟柔手持长矛站在君莫笑的身边,即使现在角色等级不高,唐柔那悍勇的风格也一览无余。


这场战斗的结果几乎没有悬念,很快前来追杀他们的人被打得抱头鼠窜,黄少天和叶修甚至有兴致比较各自斩落的敌人人头数。


万恶的人头狗,被绞杀的玩家泪流满面。


最后一个敌人被消灭,大家暂时能停下手来休息休息,黄少天和乔一帆在说着什么,不断地原地蹦跶。


“咱们接下来去哪儿?”唐柔问叶修。


但叶修没有回答,苏沐橙第一时间感受到了他的异常,停下了和黄少天幼稚地互损:“怎么了?”


“这里还有位高手,不过他可能比较害羞,不请不出来啊。”


身体比大脑更快反应过来,周泽楷狼狈地一个后翻,避过了千机伞的锋刃。


“这位哥们,出来聊聊?”叶修的声音近在咫尺。


说着聊聊,叶修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技能一个接着一个向周泽楷招呼过来,君莫笑的等级本来就比魔比乌斯高,何况子啊低等级阶段散人完全是bug般的存在,即使是周泽楷也招架地颇为艰难。


就在周泽楷的血槽还剩下最后百分之十的时候,君莫笑的伞尖悬在了他的额头:“我还不知道我的面子这么大,轮回还把你请来了。”


“周泽楷。”


叶修的声音还是带着惯常的笑意,但周泽楷却听出了冷。


对,现在的周泽楷对于叶修来说,不过是轮回的队长,他出现在第十区就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轮回会长向战队求助了。


这要让轮回会长知道那得一脸血,之前嘉世和叶修抢记录,轮回会长也萌生过让选手帮忙的想法,但轮回显然头脑清晰,知道什么最重要,并没有答应这样的请求。


但叶修不知道。


第二次折叠后,周泽楷对叶修一直避而不见,而现在两人直面的时候,周泽楷才发现,自己在害怕。


为什么害怕?又在害怕什么?


害怕事实就这样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摆在他面前,现在的他对于叶修来说,不过是一个不熟悉,没有来往,并没有过多接触的联盟后辈。


就像现在,聪明如叶修也不可能想到周泽楷是为什么来到这里,他本来以为是公会的眼线,结果一交手,周泽楷极具个人特色的操作立刻暴露了他的身份。


黄少天一听到周泽楷的名字就凑过来:“靠靠靠还有没有天理了,轮回居然把他们队长派过来,还能不能愉快地做朋友了?”


“其实从叶修垄断副本记录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们不能做朋友了。”苏沐橙淡定地补充。


“我不是……”周泽楷一急更不会说话,他拿不准自己该说他不是轮回派来的还是该说自己对叶修没有敌意。


但无论哪个答案之后都得配上让人信服的解释,这对于周泽楷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


大概是看周泽楷没有还手的意图,叶修收了千机伞,他对于这件事倒没多大感觉,轮回不至于为了个第十区让堂堂周泽楷空降下来,有这个功夫还不如给他多接个广告,多半就像上次王杰希那样,是好奇他的身份而已。


再说要参战早参战了,有周泽楷那帮人也不至于就这么摧枯拉朽地就被他们碾压了。


“咱们走吧。”叶修不打算和周泽楷多纠缠,确认了他的身份,想来轮回队长也不会多留。


叶修的身边有很多人,黄少天,苏沐橙,唐柔,乔一帆,罗辑,包子,以后他的身边会聚集更多的人。


他就像是天生的发光体,像太阳,像位于圣诞树尖的星星,有很多很多的人被吸引着向他靠近。


“叶秋前辈。”


叶修停下脚步,周泽楷的角色仍然是经典的神枪手造型,长风衣黑礼帽,气质和电脑前的那个人倒是微妙的契合。


“下副本,带我一个?”

 

 

 

 

 

 

 

 

TBC。

————————————————————————

百里大大在我家躺着养膘,但就是不是码字,我必须把她挂出来溜一圈

评论(26)
热度(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