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折叠世界(十六)

※原著背景

※又名周泽楷的背锅之旅【×

※时间轴沿用原文时间轴【即以2004年为叶修叶秋出生年月

※回溯时间设定,逻辑已死,看个乐呵就好









昼夜轮转,瀑布倒流,我们,从头相逢。

 



很久之后周泽楷都不懂自己那时候在想什么。


他从未如此虔诚地向神明祈祷,他不算是个无神论者,也不算是个合格的教徒,他会跟随信佛的周妈妈去庙里拜拜,但也相信科学。


他不知道是哪位神明的恶作剧,但这样难以对旁人企口的事情也只能用这样的缘由来理解。


周泽楷睁开眼睛的时候,充斥视野的是一片灰色的墙壁,和夏天截然相反的寒冷以及身上厚实的棉服都在告诉他这么个事实。


他回来了。


周泽楷一下子松了力气,将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僵直的脊背重重靠在身后的墙上,长出一口气。


心脏跳得极快,周泽楷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甚至有点腿软。


幸好。



 

南方的冬天冷得让人无处躲避,那些浸骨的寒意如同阴影一般无处不在,从指尖贪婪地舔舐着人的血肉,旋转缠绵而上,直到逼近跳动的心脏,和世界一起震颤。


手机上的时间明晃晃地显示着2029年12月,习惯了黑暗的周泽楷被屏幕的亮光闪得眯起眼睛。


无法解释的事件,仿佛有一只无法看见的手拨弄着轮盘,而除了周泽楷,无人察觉。


周泽楷走出小巷,嘉世的牌子高高在上,一层,两层,三层……他甚至能看到嘉世俱乐部房间的灯光。


叶修在哪一间呢?


周泽楷没有问过,叶修自然也没说,他被陶轩以陪练的条件逼退役,而一会儿,他就会走出嘉世的大门,走向他一手造就,也造就他一生传奇的兴欣。


周泽楷稍微走近了一点,他知道离叶修出来还有一段时间,那现在叶修应该正在面对陶轩的刁难么?


他想起叶修走出来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带,自然没有收拾东西,估计是拒绝陪练合同就直接出来的,那么当时的他是什么样子呢?


气愤?暴怒?讥讽?


大概,只是平静地告诉对面洋洋得意的人:“解约吧。”


寒风钻进他的衣服绕着周泽楷的脖子打转,冷得他一缩,将棉服的帽子带好,周泽楷准备向背光处走一走。


嘉世的门口从来不缺蹲守的荣耀迷,周泽楷并不想被人认出来,他将帽檐往下拉了拉,把自己的眼睛隐在暗处。


嘉世的大门打开了。


周泽楷睁大了眼睛,叶修吊儿郎当地走了出来,有蹲守的姑娘激动地跳起来,看了看来人后又无精打采地耷拉下脑袋,最终在不耐烦的同伴的催促下,离开了嘉世门口。


他们不认识这个人,即使他们有数不清的人都喜欢着这个人。


多么黑色幽默的画面,斗神陨落,他们哭喊着喜欢的选手从他们面前缓缓走过,他们却视而不见。


周泽楷站在原地没有动,从叶修出现的那一刻起,他觉得自己就像落入冰海的植物,从根部被冻僵,完全不能动弹。


他的伪装做得很好,起码叶修从他身边插肩而过时,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青年是周泽楷。


他皱着眉,略低着头从周泽楷身边路过,瞬间在周泽楷眼中被无限拉长。


他不敢回头,只装作和街上无数来来往往的陌生人别无一二的样子。


人心之间隔着千万光年,石子落进水面的声音并不能跨越天堑。


很快周泽楷看见苏沐橙夺门而出,追向叶修的方向。


这样就好。


周泽楷把头往棉服领子深深埋进去,逃逸而出的呼吸在空中凝成白雾。


这样就好。


陪在叶修身边的人,本来就不该是他。

 



最近一班从H市到S市的飞机在凌晨,周泽楷心安理得地捧着一杯热咖啡坐在兴欣对面的24小时营业快餐店,他选择了面向门的位置,从落地窗能够清楚地看到兴欣门口,甚至能看到前台。


他心里一直在小声地说,这也是逼不得已,你看啊,最早的飞机也要明早,我不是故意的。


却不知道这番话是在说服别人,还是说服他自己。


快餐店的位置很好,有不少网吧包夜的人前来购买食物,所以即使是在空调温暖的室内,周泽楷也不得不带上帽子,将自己的脸挡在热咖啡后面。


所幸他坐的这个位置比较偏僻,进门的人不会注意到,出门的人只会看到他的背影,只有两个结伴而行的少女看到打扮怪异的周泽楷,不由得多看两眼。


“不会是变态吧。”其中一位姑娘向同伴咬耳朵。


注意到她们的视线,周泽楷伸手将帽檐压低,侧过脸去。


这下姑娘们更确认了变态的结论,拎起奶茶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


周泽楷抿了口咖啡,没有他的打扰,叶修现在应该看到了兴欣的招工广告,成为兴欣的网管。


他是想给叶修更好的东西,但叶修本人想要的,也不过是一份网管的工作和小小的储物间。


周泽楷不敢走进兴欣,只能靠回忆加上想象,没有他的话,叶修还是会帮陈果打那场竞技场,陈果大概会坐在他之前的那个位置看叶修打游戏,看他进入第十区,看他重启君莫笑。


没有他的话叶修可能就没有那么多可说的,会专心致志地打游戏,会遇到月中眠,会遇到田七他们。


周泽楷就这么坐在那,直到天光泛白,直到他该回去,回到轮回。


不可否认的是周泽楷留到现在多少存了确认的心思,如果叶修没有留在兴欣的话,现在就应该结束游戏出来了。


但他没有,没有他的世界线顺利地按照剧本走了下去。


周泽楷把早就冷透的半杯咖啡扔进垃圾桶,打开门的刹那,从温暖骤然迈入寒冬。


他看看时间,现在回去的话早上的训练应该会耽误,从这到S市不需要太久,他给江波涛打个电话就直接回家补觉,这个时间比他平时起床的时间还早,叶修的话肯定还没——


周泽楷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前进。


没有叶修了。


他要早点习惯这个事实。

 



周泽楷还是买了张第十区的账号卡。


他没从三界六道那里拿,他也说不清自己抱着什么样的心态,但他并不想别人知道这个号,就像无数个玩荣耀的普通人一样,周泽楷随机了一个id就进入游戏。


已经是开服的几天后了,新手村恢复了人烟稀少的模样,只有工作室的小号还在孜孜不倦地发着广告,文字泡在头顶不断滚动。


周泽楷看着屏幕里的账号,没有动。


id,魔比乌斯。


周泽楷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怎么样,这次的账号卡还是他在楼下的报刊亭买的,不同的卡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城市,还是能随机到一个名字。


有些事情还真是冥冥之中就注定了的。


荣耀采用的是账号卡登录的方式,这在一方面高度保证了号的安全,也意味着代练的难度。


周泽楷只得自己慢吞吞地练级,好不容易做完新手任务,副本门口正好有人在刷“4=1随便来”,周泽楷立刻就点进去了。


副本难度不高,五个人操作娴熟,显然都是老手,只有低级技能,就是枪王也不能玩出花来,周泽楷兢兢业业地打着怪,队长突然凑到他身边。


“哥们,轮回粉吧?”


“啊?”周泽楷不明白怎么就得出这个结论了。


“我观察你半天了,你操作这么好,一看就不是新手,用的还都是枪系技能,周泽楷的粉吧?”队长得意地说着自己的推理。


周泽楷确实下意识就挑了自己熟悉的枪系技能在用,但自己是自己的粉听起来也太自恋了:“不是……”。


“那是肖时钦的粉?”队长惊讶,“还是百花?张佳乐不是上赛季就退役了么?”


队长的声音没控制住,队里一个汉子顿时就呛声回来:“你什么意思啊?我大百花的路还长着呢?”


真.百花粉被炸出来了。


“对不住对不住,我就顺嘴。”刚才那话确实不太地道,队长向百花粉道歉,话题一旦打开,后面就顺畅多了,“剩下两位,哪家的啊?”


“虚空的。”走在最前面开怪的汉子声音很憨厚,这勇猛的作风让周泽楷差点以为是霸图粉。


“我粉王杰希!”剩下的应该是个男孩,声音格外有活力,“微草是冠军!”


“诶怎么说话呢?”百花粉不开心了,用手里的武器戳着他的角色,“我大百花才是冠军。”


虚空的汉子嘿嘿一笑,倒没和他们争这些口舌之利。


两个人鸡同鸭讲地争着谁家更厉害,这个说百花缭乱的接班人靠谱,那个说B市地理环境好,一时间副本里吵吵闹闹,游戏音效和人的声音掺杂在一起。


周泽楷用最后一颗子弹清空了boss的血条。


队友们忙着瓜分掉落的奖励,周泽楷一个人站在稍远的地方。


他突然有点想叶修了。


只有一点。

 






TBC。

————————————————————————

讲道理,写得超顺手

上一章盛夏这一章寒冬,我大概有病

评论(14)
热度(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