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折叠世界(十五)

※原著背景

※又名周泽楷的背锅之旅【×

※时间轴沿用原文时间轴【即以2004年为叶修叶秋出生年月

※回溯时间设定,逻辑已死,看个乐呵就好






炽热的阳光划破云层,自万米高空挥斥而下,宣告着夏天的来临。


联盟的赛事一直非常紧凑,周泽楷平时难有时间回家,所以夏休期乖宝宝周大多都选择回家陪伴父母。


周泽楷刚回来的时候周妈妈还是很开心的,当晚就做了一大桌菜,周妈妈周爸爸对荣耀一窍不通,但对儿子的工作还是很关心的,饭桌上一直询问他和同事关系好不好啊,领导有没有为难人啊,要多和身边的人交流。


周泽楷只得嗯嗯啊啊地应下,不住地往嘴里塞饭,旺财蹲在他脚边讨食无果,愤怒地在地上打起了滚。


是的,周泽楷家还养了只狗,大名是周爸爸亲自取的,旺财。


周泽楷无奈捂脸。


他到现在也没搞清楚旺财是个什么品种,小小的,几年也不见长,说是吉娃娃吧又比吉娃娃大得多,说是个中华田园犬……周泽楷对着旺财端详甚久,不得不承认旺财五官还是和中华田园犬不太像,眼睛要小一点。


他对周妈妈说出这个结论的时候,旺财正对着他龇牙咧嘴。


说来也是巧合,旺财是某日周爸爸出去遛弯的时候迈着小短腿跟在他身后,路上周爸爸甩了几次甩不掉,反而乐了,直接拎回家当个小宠物。


周泽楷倒是挺赞成这个决定的,他回家时间少,有旺财陪着父母也好。


不过这么父慈子孝的场面只持续了不到一个星期,一周后周泽楷迅速就变成了狗都嫌的存在。


真的狗都嫌,刚回来的时候旺财还躺倒露出肚皮给他摸,现在周泽楷想揉揉它都被躲过。


“你没回来之前我和你爸多自在。”周妈妈半真半假地抱怨着。


大概天底下的母亲都这样,孩子在外的时候总是万分想念,但一旦真的回来相处一段时间,又变回了小时候,每天不训两句都不舒服。


周泽楷左耳进右耳出,坐定沙发不动摇,顺便把挣扎的旺财抱在怀里,死活不撒手。


但很快周妈妈就语气轻快地通知他,她和周爸爸要出去旅游了,让周泽楷好好照顾旺财。


周泽楷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周妈妈飞快地收拾好行李,回家陪父母的计划被团吧团吧扔在角落,青春焕发的中年夫妻要享受生活,作为儿子肯定不能拦着吧,周泽楷只得往周妈妈卡里多打了一笔钱,亲自开车将二老送到机场。


周妈妈带着墨镜围着丝巾,挽着周爸爸的手臂走过安检门,留机场里一人一狗相看无言。


左右回家也不过一个人,周泽楷干脆直接调转车头准备去公寓看看叶修。


要是按往常的惯例夏休期叶修都是和苏沐橙呆一块的,然而今年在知道叶修住在周泽楷家后,楚云秀早早地和苏沐橙约好,让她过来和自己一块。


苏沐橙和叶修说这事的时候人在网吧,带着帽子和墨镜,还拎着行李箱,准备时间到了直接去机场。


“怎么不在宿舍等时间到了再出来,你要是在网吧被认出来就糟了。”叶修问。


苏沐橙哼了一声,嘉世里她现在看哪个都不顺眼,然而一个俱乐部抬头不见低头见,现在有机会离开,她哪里肯多呆一秒。


叶修只好孤家寡人地继续呆在S市。


正午的阳光毒辣,地面被晒得滚烫,旺财死活不肯自己走,团在周泽楷怀里威风地吐着舌头。


就从停车场到家门这么一段路,周泽楷感觉自己都快被晒成人干了,他摸摸自己露在外面的手臂还能感受到异常的高温。


叶修打开门时就看到一人一狗满脸好热求解救的表情,赶紧让他们进门。


“你不是回家去了么?”叶修惊奇,周泽楷之前和他说过。


简单地向叶修解释之后,周泽楷从厨房翻出个碗,给旺财盛水喝,旺财差点把头都埋进碗里,叶修蹲在一边饶有兴致地拨弄着旺财的耳朵。


旺财抖抖耳朵,喝饱了水满意地抬起头,这才有功夫打量起叶修这个陌生人。


周泽楷一直都觉得这狗简直跟成精了一样,就比如现在,面对陌生人的时候旺财完全收起了家里那份趾高气昂,在地上滚了一圈,就乖巧地坐着。


“你家这狗真有意思。”叶修伸手挠着旺财的左耳根,挠着挠着旺财就四脚朝天地躺下了。


“我家原来也养过狗,当时叶秋给他的名字是小点。”叶修顿了下,想起周泽楷还不知道叶秋的事,解释道,“我还有个双胞胎弟弟,叫叶秋,我当初用的身份证就是他的。”


“我知道。”周泽楷顺嘴回答,然后才猛地想起他知道这件事还是在第九赛季的时候了,果不其然叶修皱起眉头:“我说过了?”


“说过。”周泽楷决定咬死不松口。


“什么时候?”


“就……过年,过年的时候。”


过年的时候叶秋确实来过一趟,不过那时候周泽楷已经回家了,最近网游里事情太多,叶修一时也摸不准自己是不是说过。


叶修养过狗,在逗弄狗狗这件事上还颇有造诣,旺财在极快的时间里就叛变了周泽楷这个原主人,改为赖在叶修怀里不肯走,叶修打游戏的时候旺财就在他脚下呜呜地叫着,站起来伸爪子去够叶修。


无奈之下,叶修只能抱着旺财玩游戏,他干脆地无视了躺在地上还用着卧底身份的魏琛捡走了他的装备,魏琛直接破口大骂,叶修冷静地避开其他人放来的冷箭,指着角色的尸体对怀里的狗说:“旺财,咬他。”


“汪!”旺财欢快地冲着屏幕叫了一声。



 

叶修和旺财最近发明了一个新游戏。


其实这是叶修迫不得已的办法,旺财总是喜欢在他打游戏的时候在他脚边打转,于是每次在察觉到旺财进来的时候,他就比出射击的动作,并拢了食指和中指,无名指和小指蜷缩回掌心,大拇指嚣张地立起来。


然后手腕一抖,旺财就会应声倒下,露出肚皮装死。


这个方法屡试不爽,旺财每次都全情投入,四脚朝天躺在地板半晌,悄悄睁开眼睛看见叶修还在打游戏,才会不满地翻身起来。


“不愧是枪王养的狗。”叶修抱着旺财这么同周泽楷说,他还捏着旺财的爪子做了个招财猫的动作。


周泽楷面无表情。


叶修刚起床,吃完早餐正在沙发上坐着和旺财玩,天气越来越大,私房菜馆的生意进入淡季,老板不堪忍受每天路上的颠簸,决定跟随联盟的脚步进入夏休期。


“他真的不会亏本么?”叶修挑眉问周泽楷。


这个倒完全不需要担心,老板开私房菜馆不过就是个消遣,周泽楷知道他另有投资,完全不为好友的经济状况忧虑。


叶修也乐得不需要天天去私房菜馆,在家里时间一久,生物钟越发颠倒,就比如现在,这都快临近中午了,他才吃完周泽楷为他留的早餐。


周泽楷收拾完毕从厨房出来时叶修正和旺财玩得开心,他抬手也对着周泽楷来了一发射击的动作。


周泽楷直接瘫在沙发上,也算是配合叶修的动作了。


进入夏休期,周泽楷不得不去面对他需要正视的一个问题,叶修的去向。


明明开着空调,周泽楷的手心却被汗水浸湿。


问题不会因为被无视而消失,他只会在你不得不面对的时候露出狰狞的爪牙,嘲笑你的懦弱退避。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房间里一时只有空调工作的声音,嘈杂得让人烦躁。


“叶修,”周泽楷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来,“你……你觉得现在过得怎么样?”


“不,”他又觉得自己的话太有歧义,“应该是你觉得这么生活怎么样?”


“也不是,就是问你现在,就觉得,这……”周泽楷沮丧地发现不管怎么说都有不对的地方。


他只是想问问叶修,在被他扰乱了生活之后,过得还好么?


不过想想也知道不会太好吧,堂堂斗神被逼退役,如今只能沦为私房菜馆的前台。


叶修应该一直在荣耀的至高处闪闪发光,直到现在周泽楷才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的想法。


“挺好的,有吃有住有荣耀。”叶修挠挠旺财的下巴,“我觉得挺好的。”


周泽楷完全没有被这样的答案安慰到,因为他知道这只是因为叶修不知道他本来该走过怎样的风景。


“假如你应该有更好的生活,但被人害得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你……”周泽楷越说越没底气,终究没能把最后一句你会怎么对待罪魁祸首给问出来。


“那不关我的事啊。”然而叶修的答案让周泽楷惊讶。


意识到自己说得太怪异了,叶修耐心地给周泽楷说:“之前沐橙看过的有部电视剧里就说了这么个理论,后来沐橙去查过这理论还真存在,大致意思就是说,宇宙无时无刻不在分裂,当我们做出一个决定的时候,比如你选择了A,那么你就走向了A的宇宙,而与之相对的,也会衍生出一个你选择了B的宇宙。”


“你就想问假如我会有更好的未来会不会遗憾对吧。”叶修的第一反应是周泽楷知道陶轩干的那些破事了,“但其实那就算是另一个宇宙的我吧。”


“没有好不好,只是我选择了,或者别人选择了,没有什么可不甘心的。”


叶修说这些的时候很平静,也许有另一个宇宙的他还在嘉世,也许还有的他转会霸图也说不定。


但他现在就是这样,和周泽楷坐在一起,他很满意,也很开心。


这一番话就像光照进了周泽楷混沌了许久的思维,他突然就得到了问题的答案。


是啊,叶修要去轮回还是做出其他决定,都不是周泽楷该去面对的选择。


周泽楷不该去面对,不该去烦恼,不该去决定,也不该去为叶修选择他的未来。


这一切,本就该是叶修自己的人生。


他是犯了错,但那不代表他就能越俎代庖。


他可以为自己的过错弥补,但不该是他想象的那种方式。


“叶修,”周泽楷的声音都有点抖,“你想加入轮回,还是自组战队?”


他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也将选择的权力还给了叶修。


叶修漫不经心地回答:“肯定是自组战队,我还要带着沐橙呢,联盟的男神女神都去轮回?你们胃口也太大了。”


叶修说完自己笑了下,接着说道:“我知道肯定很困难,我这几天也在想着看能不能找个靠谱的投资商,人选就我带着的那些小孩吧,哦对还有个老魏,他可不能算小孩了。”


“挺难的,但我还是想去试试。”


叶修直视着前方,笑意清浅。


对啊,这才是叶修,无论蝴蝶的翅膀扇动多少次,他该做的决定还是不会变,他的斗志和对胜利的渴望,大概一万只蝴蝶起飞,也不会湮灭。


周泽楷突然就伸手抱住了叶修,抱得很用力,叶修被他拉得歪过身子,怀里的旺财顺势就滑到地板上,懵逼地看着他们。


“你这是干什么?被我感动了?”叶修忍不住笑出声,但终究没有挣开周泽楷的怀抱。


“我帮你。”周泽楷认真地说。


“你要怎么帮我?周队要甩我一张五百万的支票么?”叶修不怀好意。


周泽楷摇摇头,却没有回答叶修的问题,他只是抱着叶修,用最直接的方式确认这个人的存在。


然后做出属于周泽楷的选择。

 



夜幕降临,周泽楷躺在床上。


他做了一个决定。


他闭上眼睛,在心中祷告。


他不知道将他送到过去的是哪位神明,但现在周泽楷虔诚地向他祈祷。


祈祷他能够再一次,将他送回第八赛季那个落雪的冬夜。


如果无论如何补救都没办法挽回的话,那就再次回到起始,将自己无意间犯下的不可饶恕的错误,扼杀在源头。

 

 

 

 



世界线.壹end。

全文TBC。

——————————————————————————

以下是我的叨叨


我觉得有必要把这条挂一挂,戏骨关注我的妹子肯定知道我事儿逼又爱叨叨的德行,鉴于有新来的妹子,我还是多说两句

文里有bug指出来,ok很感谢

讨论剧情,私信评论都可以

但如果上来就说你不该这么写,你这么写不好的,那就恕我怼人了

指手画脚和好心建议之间还是有很明显的区别,这事很踩我痛脚,各位就多担待了

评论(22)
热度(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