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戏骨.世界线

※戏骨番外,正文小周影帝后设定

※演员周X导演叶

※来自@欢未央 妹子的点文

※被童话书虐到不行自己写点糖治愈一下_(:з」∠)_

 

 

 

 

 

 

 

叶修睁开眼的时候,刺目的白光嚣张地霸占了视野,他用力地眨了下眼睛,才看清被缝隙分割成整齐方块的天花板。

 

不对啊,叶修疑惑,卧室的灯是他和周泽楷一起选的,绝对不是这么冷淡压抑的灯管,简直看起来像医院一样。

 

医院?

 

叶修此时才算彻底清醒过来,他现在正在医院的走廊里,毫无形象地席地而坐,背靠着冰凉的墙壁。

 

本来该人来人往的医院此时鸦雀无声,空荡荡仿佛鬼片现场,所以呼吸声在耳边响起时,叶修着实受到了惊吓。

 

条件反射般地转过头,叶修一句卧槽险些脱口而出。

 

端端正正地坐在他身旁,也循声转过头看着他的人,有着和叶修一模一样的面容,而那个人别在衣服上的校徽轻而易举地表明了他的身份。

 

出现在导演叶修眼前的,正是大学时期的叶修。

 

 

 

两个周泽楷相顾无言,场面看起来比叶修那边镇静得多,至于他们内心掀起了多大的波澜,其他人无从得知。

 

穿着高中制服的周泽楷看上去就比影帝周泽楷青涩得多,明明是坐在属于自己家里的沙发上,却有些局促不安。

 

这不能怪他,毕竟这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以及他举手投足间的熟悉感,都将问题的答案指向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方向。

 

良久,还是小周泽楷按捺不住,问:“你是谁?”

 

“周泽楷。”对于成名已久的周泽楷来说,这样被人当面询问身份的场面还是挺怀念的,不顾自己的答案在小周泽楷心里激起了多大的波澜,他淡定地起身走向冰箱。

 

昨天助理送来的牛奶应该还有剩的,小孩子果然要多喝牛奶才能长得高,周.我身高一米八.泽楷如此想着。

 

冰箱里确实有牛奶,却不是助理送来的盒装牛奶,那种玻璃瓶装的牛奶周泽楷曾经很熟悉,但那还是高中的时候,之后他们就再也没定过那家了。

 

这时候的周泽楷才开始细细打量周围,这仍然是他和叶修的家,但摆设上还是有明显的区别,柜台上的花瓶在一年前就被苏沐橙带来玩的小猫打碎,那个地方现在摆着的该是他们两的合照。

 

回忆挟裹着熟悉感呼啸而来,小周泽楷看着突然愣住的男人,礼貌地发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

 

是了,这里是十几年前,还是高中生的周泽楷的家。

 

 

 

“我觉得作为一个正常人,都会认为这件事不可思议。”小叶修上下打量这个男人,如此评价。

 

对于一个唯物主义者而言,一觉醒来发现遇到了未来的自己,小叶修觉得自己没有当场报警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他伸手摸了摸口袋,完了,手机在周泽楷那。

 

“谁说不是呢。”叶修老神在在地说,其实他的第一反应是自己进入了某个恶作剧综艺节目的现场,他刚装作伸懒腰的模样其实是在寻找摄像机和工作人员。

 

就心怀鬼胎这件事上他们完全如出一辙,如果问诸如魏琛楚云秀之类和叶修从大学认识的人,导演叶修和大学生叶修有什么区别,他们还真不一定说得清楚,他们大概会冥思苦想半晌,得出结论:“更蔫坏了?”

 

但现在将两个阶段的叶修放在一起,就能明显看出区别,已然成为名导的叶修更沉得住气,而大学生的小叶修显然心思更外露,总的来说,大概就是一个是坏得内敛一个坏得明显。

 

蔫坏的本质还是没有改变。

 

叶修仔细观察起周围的情况,这个地方他很熟悉,熟悉到可以排除是有人刻意为之的嫌疑。

 

这里正是他发生车祸后送走周母的医院,也正是这个位置,当时濒临绝望的他拨出了叶秋的电话。

 

大概几年后,医院翻修,将老旧的住院楼推倒重新建起了颇具现代气息的新楼,当时叶修在新闻上看到这件事,因为医院熟悉的名字而多看了两眼。

 

那段往事他们本就很少提及,何况大张旗鼓去布置一个和他记忆别无二致的地方,就为捉弄他?

 

就算是老魏也干不出这事儿。

 

小叶修到底是年轻人,面对这种情况反而兴致勃勃地问叶修:“如果你是未来的我的话,说点什么证明一下?”

 

彼时的小叶修还没有导演叶修狂风暴雨中也懒得抬一下眼的修为,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叶修,没将对方的心思看透,反而将自己的期待暴露无遗。

 

叶修大致回忆了一下自己当初的财政状况,斩钉截铁地说:“我不关注彩票。”

 

“啧。”小叶修十分失望。

 

虽然无数穿越人的彩票梦想没有实现,但小叶修显然打起了其他主意:“那大二上那门专业课期末考了什么你还有印象么?”

 

叶修突然觉得周泽楷长成如今这样根正苗红的样子也是不容易。

 

“你不想问问小周么?”叶修算算时间,大二那段时间正是自己不断骚扰心理系老师的时候。

 

“那有什么好问的?他一定好好的。”

 

“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

 

 

 

小周泽楷捧着手里的牛奶,周泽楷也捧着手里的牛奶。

 

对于周泽楷拿出小周泽楷家里的牛奶招待他这件事,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感觉到一种莫名的诡异。

 

好像主客位置反了吧?

 

周泽楷的手指在牛奶瓶上反复摩挲,指腹下细腻的触感恍如久别重逢。

 

他和叶修虽然在之后的日子没有对家里进行大规模的装修,但总还是有些改变,那些改变一点一滴,一直身处其中的两人并没有过多的察觉,但如今这么一对比,周泽楷倒是全部都想起来了。

 

那台小电视早就被叶修换成了大屏幕的液晶电视,沙发倒是没换,但那几个抱枕通通换成黄少天送的了,那时候他以自己的卡通形象做了不少抱枕回馈粉丝,而身边的朋友自然而然地被他归为粉丝行列,就连韩文清都收到了。

 

“感谢黄少的坐垫,坐着写剧本很有灵感。”叶修在转发黄少天微博时加上了这么一句刻意曲解的话,不出预料地收到了剑圣大大满屏幕的滚滚滚。

 

书房柜子里的影帝奖杯肯定也没了,不过比起它周泽楷更心疼旁边最佳新人的奖杯,那是他凭借戏骨里的表现得到的第一座奖杯。

 

微博上一直流传着一个段子是关于黄少天和周泽楷,话唠对无口,但天地良心,黄少天和周泽楷完全是能正常交流的,比起这个两个黄少天或者两个周泽楷比较好笑。

 

就比如现在。

 

还是高中生的小周泽楷显然对于目前的情况接受能力比较高,他刚低着头喝牛奶的时候其实满脑子都在琢磨该问周泽楷什么。

 

问问他自己以后会考什么大学?这个问题知道了好像也没什么用。

 

问问他叶修的导演梦实现了么?这个应该不需要问了。

 

他的人生,究竟有什么值得剧透的呢?

 

小周泽楷看着面前的周泽楷,愈加沉默。

 

 

 

“这是小周?”叶修手机上仅有的几张周泽楷的照片还是随手抓拍的,基本都是在家里的时候,小叶修摸着下巴评价:“感觉没高中时候好看了。”

 

这话要让周粉听到估计得原地跳起来打人,叶修在脑内对比两个时间段的周泽楷,感觉不到太大差别:“我觉得差不多。”

 

“还是差挺多吧,就是那种……”小叶修一时也不能具体形容出来是什么区别,直到叶修手指一划。

 

那是一段小视频,屏幕里周泽楷用个土气的发卡把刘海别了上去,露出干净的额头,他在对着镜头笑,这边似乎说了什么,他挠挠头,还是那样笑。

 

“这样看起来还是不错的啊。”小叶修嘟哝。

 

叶修想起周泽楷拿下影帝的那部电影,导演是某位圈内的老导演,那部电影他准备了三年,轮回当然不会放弃机会,早早就开始向老导演那边询问,但那边的态度一直很含糊,叶修当时也不管第二天娱乐新闻会说什么了,亲自陪着周泽楷去试镜。

 

结果老导演一看到他就拍板定下来了。

 

“之前看照片还看不出是这么俊一个孩子。”老导演乐呵呵地说着。

 

叶修和周泽楷面面相觑,尤其是叶修:“老导演,是因为公司送来的照片不好么?”

 

“亏你还当了这么多年的导演。”老导演与叶修也算忘年之交,他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你看他的眼睛,要是静态的照片就失了灵气,他就是为表演而生的。”

 

这倒不是叶修的问题,他与周泽楷太过于熟悉,以致于不管是什么照片都能自动代入真实的周泽楷,所谓灯下黑,莫过于此。

 

小叶修随口问道:“小周以后是什么工作呢?”

 

叶修一顿,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小叶修又自顾自地回答:“不用说肯定是去为伟大的科学事业献身了。”

 

然而未来并不是这样。

 

“你真的没有什么可给我剧透的么?”小叶修看着叶修。

 

叶修一时竟然语塞,告诉他什么呢?告诉他周泽楷以后没有上大学进了娱乐圈,告诉他戏骨的主演要请周泽楷,还是告诉他老导演的片子不需要慌带小周去见一面就好?

 

最后叶修揉揉小叶修的头,说:“你的人生不需要剧透,按你的想法走下去就好。”

 

未来的我,也认为不需要向你提前预告什么。

 

 

 

周泽楷手机里倒是有很多叶修的照片。

 

从发布会的截图到唯一一次被陈果押着去拍的兴欣工作室宣传照,看着某次周泽楷拍到的叶修抓着剧本就在懒人沙发上睡着的照片,小周泽楷终于出声了:“一点也没变。”

 

就算年纪变了,衣着变了,气质变了,职业变了,那也还是叶修。

 

小周泽楷眼里亮亮的,屏幕里的叶修在片场神气得不行,拎着个大喇叭抵着方锐的耳朵说话,方锐一时抢喇叭也不是捂耳朵也不是,非常苦恼。

 

这都是他未来会看到的叶修么?

 

周泽楷手指一划,变成了叶修趴在书桌前睡着的样子,旁边的烟灰缸堆满了烟头,窗帘拉得死死的,只有些微晨光能从缝隙来访。

 

小周泽楷看了好长时间,他终于想好要问周泽楷什么:“叶修的身体?”

 

“改剧本的特殊时期。”周泽楷想了想又补充,“每年都有全身检查。”

 

全身检查是他们在一起后每年的例行项目,恰逢闲暇时叶修都还很好说话,一旦撞上电影准备期,事情就难办了。

 

“好了,过几天,过几天等我和沐橙把这个剧本改完咱们就去好么?”这已经不知道是叶修第几次这么敷衍周泽楷了,他眼睛还盯着电脑屏幕,语气里带着点不自知的烦躁,嘴里叼着的烟快要燃到海绵嘴也不管。

 

周泽楷也不多说,拉过椅子,坐在叶修旁边,只盯着他。

 

没几分钟叶修被盯得受不了,只得转过头向周泽楷说:“真的,等我忙过这段时间我们一定去好么?”

 

但周泽楷和叶修都心知肚明,根本没有“忙过这段时间”,叶修对自己的每部作品都精益求精,准备工作永远不嫌多,何况这部作品不知道为什么特别的不顺利,光是剧本就推翻三次了。

 

人在忙碌的时候就容易急躁,叶修越忙越烦,总觉得该发泄点什么,但又不好向身边人发火,他扔掉海绵嘴,只能把烟抽得更凶。

 

周泽楷拿过叶修准备拿烟的手,在他手心捏了两下,叶修的火气就像漏气的气球一样噗噗全跑光了。

 

周泽楷什么都没有说,只这么笑着看着他,叶修就举手投降:“好吧好吧,明天就去。”

 

说完他也不把手抽回来,单手给屏幕那边的苏沐橙打字说明情况,收获了美女编剧一大排火把火把火把。

 

“你要监督他,特别是作息。”周泽楷同小周泽楷说,小周泽楷任重而道远地点点头。

 

尚在高中的青年终于忍不住问出:“你,有特别后悔的事么?”

 

有没有什么恨不得回到过去也要改变的事情呢?

 

周泽楷认真地回忆了一遍自己从高中到现在的人生,郑重地告诉小周泽楷:“没有。”

 

“所以不要犹豫,坚定地走下去。”

 

 

 

当周围的景色开始渐渐模糊时,叶修就知道这场短暂而神奇的会面走到尽头。

 

灯管,墙壁,地面都融化在奶白色的雾气中,叶修抱着手,思索着回去后怎么给周泽楷讲这个梦。

 

小叶修突然偏过头:“最后不来个总结陈词么?”

 

这小孩还真是拗,叶修失笑,然后想起还真有一件事需要告诉他。

 

 

 

“谢谢。”越来越模糊的视野里,小周泽楷向他道谢。

 

有什么可谢的呢?周泽楷想着,这样的梦说给叶修听估计也只能得到叶导演的嘲笑。

 

如果是叶修的话……

 

周泽楷突然想起还有一句话需要告诉他。

 

 

 

叶修:“稍微也停下来等等他。”

周泽楷:“跑快点,再快点。”

 

 

 

“跑吧,不要回头地跑吧。”

“跑到那个人的身边,跑到生离和死别都到不了的地方。”

“这条路上多少人黯然退场,也总会有一个人,能成功抵达。”

 

 

 

 

 

 

 

 

end。

————————————————————————————————————

之前看到有妹子问,觉得他们莫名其妙就分开,莫名其妙就和好了。

感情线一直是我的弱项,所以这个问题我也想了很久。

要按照套路的话他们之间肯定有不能言说的误会大家分开几年再度聚首,要虐身虐心各种事故的助攻下才能和好

但那就不是我心里的周叶了

我心里的周叶可能永远不会发生误会,叶修太聪明,周泽楷太透彻,他们之间只会是立场的冲突,而不是狗血的误会就能将他们分开

我也想过让他们在多吵吵,但写到周泽楷抱住叶修的时候,我心里这个念头也像叶修的怒气一样噗噗就漏光了

他们之间走到后来,只缺一个机会,立场在那时候已经不重要,周泽楷的愿望就是叶修的立场

所以就算看上去很无聊,我也就那么轻易地让他们和好了

毕竟是他们,他们在哪都会好好的

我一点也不担心

 

评论(12)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