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世界上最后一个人(中)

※末世背景,短篇

※灵感来源b站视频【av4299056】击鼓传曲:世界上最后一个人

※机智地毒奶了自己一口

※_( ゚Д゚)ノ本命保佑我抽到灯姐,阴阳师里最想要的一个式神

 

 

 

 

 

 

 

灾难的第二天,太阳依然照常升起。

 

光与暗的交界线被推动着缓慢向前,金色的阳光轻纱般铺开,将一切粉饰以温暖的幻觉。

 

倒塌的楼房废墟中有轻微的动静,一只手怯怯地从砂砾中伸出来。

 

倒下的墙角幸运地形成一个微小的空间,将小女孩保护在内,她不过七八岁的模样,精致的裙子已经脏得看不出本来的颜色。

 

阿波罗的马车飞驰而过,倒塌的房屋,残缺的尸体,以及暂时退去的猎食者,仍在暗处喷出暴烈的吐息。

 

这是一场噩梦么?

 

小女孩不知所措地走上突出的石块,空气中充斥着血液和烧焦的味道,如果是噩梦的话,太阳升起,梦就该醒了吧?

 

太阳彻底脱离地平线,光明降临每一处,也明明白白地将一切呈现。

 

尖利得近乎号哭的声音刺穿阳光带来的和平假象,小女孩抱着自己,站在石块上,哭声穿越了梦境和现实。

 

死了,很多人都死了,而侥幸活下来的人,在后怕中几近疯狂。

 

人类所依赖的信息传递途径被破坏,没有统一的安抚和指令,人们开始按照本能行动。

 

这完全是另一场灾难,超市和便利店被人们洗劫一空,长长的车队因为恶劣的路况堵在高速公路上,人们焦急地互相谩骂,争先恐后地想离开这个如同地狱的地方。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哪里都一样,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人间。

 

死者的尸体被弃之不顾,成为某些动物的饕餮大餐,袭击没有停下,人们像被扔进斗兽场的柔弱羊羔,惊慌逃窜,却只能成为神明的拍手笑谈。

 

资源越来越少,首先耗尽食物的人终于红了眼睛,开始将手伸向其他人。

 

道德在这一刻开始全面崩坏,人类社会一度退化到暴力至上的模式。

 

滞后者被理所应当地抛弃,善良变为致命弱点,阴暗的情绪风暴般席卷了所有的人,独自一人的周泽楷抱着自己的武器站在角落,最终无力地放弃了挣扎。

 

活着的人已经从最开始的哭天抢地,到后来的麻木,他们在浓烈的悲伤和恐惧中沉浮,无法呼吸。

 

他们都被这场灾难掐住喉咙,在窒息的痛苦中,静待死神的脚步。

 

 

 

别墅已经破败很多年了。

 

可以猜想到以前别墅的安保应该很好,牢固的铁门沉默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

 

当然这也导致他们挡在门外不得入内。

 

男人对此倒不以为意,他稍微助跑几步,用力一蹬,整个人如同猴子般灵活地几步爬到门上,他单手撑着铁门上方,翻身一跃,稳稳地落在门那边。

 

铁门晃动,锈蚀的关节间发出刺耳的声响,周泽楷下意识地屏住呼吸,仔细捕捉掩藏在铁门声响下的其他声音。

 

直到铁门的震颤重归平静,一直拿着伞站在门前的男人才松了口气,转过身同周泽楷说:“我们运气不错,看来这房子还没有被其他生物占领,那个……”,男人迟疑了一下。

 

“周泽楷。”他适时地告知了自己的名字。

 

“那就小周,”男人打了个响指,“你可以叫我叶修,不过你再不进来咱们就只能在外面过夜了。”

 

 

 

玻璃碎了一地。

 

没有和防盗门做无谓的抗争,两人直接从别墅后方破窗而入。

 

别墅位置太偏,偌大的房子还保留着当初主人离开的模样,他们的到来仿佛撕开了停滞的时光,灰尘被惊扰,叶修很有先见之明地用袖子捂住了口鼻。

 

理所当然地没有水电,不过幸运的是有壁炉,剩下的柴火虽然不多但他们烧一晚上还是够的。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周泽楷盘腿坐在壁炉前,跳跃的火光在黑夜中格外的显眼和富有吸引力,他在走神,思绪仿佛被浸泡在暖水中,懒洋洋地让人连眼神聚焦都感觉费力。

 

温暖果然使人眷念。

 

这让一向警觉的周泽楷甚至在叶修坐到他身边时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直到叶修叫了两声“小周”,他才眨眨眼睛,将注意力转向身边的人。

 

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一只香烟递到周泽楷面前,接收到他摇头拒绝的信号后,叶修将它燎燃,满足地叼到嘴里。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叶修惬意地吞吐着烟雾,而周泽楷在观察他横放在膝头上的那把伞。

 

叶修用它战斗的场景仅仅在周泽楷眼前一闪而过,他只能确定的是,这把伞并不像外表那样无害,子弹的火光曾在伞尖燃起。

 

周泽楷注意到叶修手上有一道长长的伤口,从虎口处开始,一直延伸到衣袖里,伤口显然恢复得并不好,形状狰狞。

 

“在看我的勋章?”注意到周泽楷的视线,叶修举起左手,衣袖向下滑落一截,呈现出伤口的全貌。

 

周泽楷张口想问伤口的由来,还没出声又觉得自己这么问太傻了,这有什么意义呢?将那些在夹缝中挣扎求活的日子拿出来再回味一遍?

 

周泽楷扯起嘴角笑笑,没有言语,他将自己腰后的双枪拿出来,冰冷的金属给了他难以言喻的安全感。

 

“我上一次看到人已经是一年多以前。”叶修的话莫名有种自嘲的语气,一根香烟很快就燃尽,他弹弹指尖,将海绵嘴扔进壁炉。

 

“我还以为这鬼地方只剩我一个人了。”他的声音低哑。

 

有很长一段时间里,周泽楷也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后一个人。

 

没有亲人,没有同伴,没有爱人,周泽楷一个人提着枪在火光中杀出一条血路,没有目标,没有未来,没有盼望,有时候周泽楷都会害怕,自己会在哪一次攻击中放弃抵抗,绝望地走向生命尽头。

 

“大半年。”周泽楷突然冒出这么句没头没脑的话,不过很快叶修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我也以为……只有我一个人。”

 

 

 

周泽楷一直觉得,天真大概是印刻在人类骨肉中的本质,绝望时人类靠它汲取希望。

 

人类的数量锐减,幸存下来的人开始聚集到一起,以求用集体的力量提高活下去的几率。

 

带领他们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男人,他充满力量,年轻,很有想法,也天真到残忍。

 

他同他们说起未来的打算的时候慷慨激昂,在他的构想里,他们俨然成为了人类反攻最后的希望,以现有的地方作为根据地,他们在十年内一定能将人类送回生物链的顶端。

 

他的口才太好,演讲太有煽动力,台下的人都是从厮杀中存活下来的亡命之徒,他们听得热血沸腾,时势造英雄,他们潜意识深处仍然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人类,这一切磨难不过是为了他们之后的逆袭所作的铺垫,他们会成为英雄,被书写在人类新历史的开篇。

 

周泽楷是发出反对声音的人,在他看来这个计划的每一步都风险太大,几乎容不得一点差错,而且对人类这方的战力评估有些过高。

 

然而反对的人终究是少数,激进派的声音呈现出压倒性,他们跃跃欲试,似乎马上就能迎来长篇史诗的转折。

 

后来呢?具体的过程周泽楷已经不想再去回忆,他们对敌人发起的袭击简直是自杀性的,除了留守基地的寥寥几人,前来参与行动的人几乎全灭。

 

周泽楷侧躺在泥地里,腹部的疼痛让他忍不住抽搐,雨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但他明白,自己还活着。

 

也只有他还活着。

 

周泽楷弓着背,发出无声的嚎叫,他身下的泥水已经被同伴的鲜血染红,又被大自然用雨冷然抹去。

 

没有人是主角,没有奇迹发生。

 

天真。

 

致命。

 

 

 

没有目的地的流亡中,同伴走散或者死去,周泽楷温柔地擦拭手中的枪支,它们沉默而坚定地跟随着他,一如既往。

 

“你还剩多少子弹?”叶修突然发问。

 

食物可以通过猎杀其他生物获得,水源可以走到其他地方寻找,但子弹却没法补充,今天的逃亡里周泽楷的子弹急剧消耗,剩下的存货已经捉襟见肘。

 

从周泽楷皱起的眉头得到了答案,叶修的手指敲打伞面,慢悠悠地说:“我倒知道一个补充物资的地方。”

 

叶修要和他分享物资情报?这下周泽楷都诧异了,物资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叶修会愿意和他分享。

 

面前的青年看着自己,被周泽楷的眼神逗乐,叶修没忍住笑了出来,他摆手:“你这样显得我像拐带小孩子的人贩子一样。”

 

笑够了,叶修说回正事:“那个地方之前是个军队的驻扎地,物资充足,不过有不少变异动物驻扎在那里,我们合作,突破进去。”

 

计划非常的简单粗暴而具有诱惑力,周泽楷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他低头思索一番,问:“怎么知道?”

 

叶修没有看身边的人,他低头,视线放空。

 

就在周泽楷以为叶修不会回答的时候,他开口了:“那是我们以前的驻地。”

 

我们,那就意味着那时候的叶修不是一个人。

 

周泽楷不知道叶修在一个人流亡这么长时间后为什么会回到这里,也不知道此刻的叶修是怎样的心情。

 

“好,什么时候行动?”周泽楷应下了叶修的邀请。

 

“就明天吧,迟则生变。”

 

三言两语敲定了计划,叶修合衣躺在壁炉前准备休息,周泽楷则背靠着墙。

 

“周泽楷,”闭眼的叶修突然发问,“你为什么活着?”

 

快要陷入梦境的周泽楷被惊醒,叶修的问题勾起了他很久以前的回忆,他的最后一个同伴,将他推下悬崖,让他得以落入河中逃走,而他自己的半截身子已经落入敌人口中。

 

周泽楷还记得自己坠落下去那一刻的所见,他经历过背叛,也经历过救赎,但落水的瞬间,他无比清醒地意识到,只剩他一个人了。

 

 

 

“因为很多人死了,都死了。”

 

 

 

 

 

 

 

 

TBC。

——————————————————————————————

末世真的好难写。。。。我能想象到的绝望不到他的万分之一,自己作死啊_(:з」∠)_

实在是沉不下去了_(:з」∠)_果然这种不是我擅长的方面啊,希望下一回的打戏要好一点

以及强烈安利《湄公河行动》,今天刚看完,这是我今年来看过唯一能称之为电影的作品了,无论是电影内容还是画面细节,吊打同期所有片子

_(:з」∠)_你们酷爱去看啊

 

评论(6)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