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第二年

※年终总结系列【这还成系列了?】

※不知道怎么就怼起来了

※讲道理,散文才是我专业的。。。。。。

 

 

 

 

 

 

掐指一算估计过年期间能忙成狗,还是趁着现在不能写连载只能摸鱼的时候把每年例行任务搞完好了。

 

关于全职的部分去年都说完了,这次就来说说我自己吧,算是一个弧长人士迟来的自我介绍。

 

 

 

云狐不归,这个id是我以前玩游戏曾用过一段时间,后来觉得没什么槽点就直接拿来当圈名了,对,就是这么随便。

 

出处来自诗经里的“云胡不喜”和“式微,式微,胡不归”,加上喜欢狐狸,就改成这个样子了,不知道怎么叫的话直接叫狐狸就好了。

 

至于我这个人,估计看完戏骨的妹子们也知道了,嘴毒人贱,实力任性,这么多年没被人打死,大概是因为我遇到的都是小天使吧……

 

大概是因为我入宅的时候还不兴圈子这回事,我也就没养成混圈子的习惯,多年来都是野粉,默默地萌完默默地走,自娱自乐的多,至今好像还从没主动勾搭过小伙伴……话废的忧伤。

 

 

 

不过现在还好,郑重介绍两位我的小伙伴,追禾大大和百里大大。

 

 

 

追禾大大,我们一般都叫她阿银,我两是高中同学,这么多年相爱相杀,彼此都算交过底的人了,属于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除了爸妈会想到的第一个求助对象。

 

阿银大大帮我写过很多周叶的同人的同人,我每篇长文都有,真爱给你比心,但她确实不是周叶党,之前她和我笑过,有很多妹子在我这看了她的文以为是周叶党就跑去关注,被残忍的事实打脸后又取关。

 

阿银大大看全职确实是我带下坑的,但由于我两之间有“绝对不会站一个cp”的谜之debuff,本来说好的周叶入坑的阿银大大看完原著就变成了伞哥党,在我孜孜不倦的用周叶粮试图带回正路的努力后,变成了伞周党,绝望脸。

 

我两只要是一部作品就没站过一个cp,不是互拆就是互逆,这么多年在撕与被撕的路上没有neng死对方,某种意义来说也是真爱了。

 

 

 

接下来说百里大大,我想这里应该有不少姑娘是知道她的,周叶圈的。

 

和百里认识的契机来源于我的小号,当时我还用小号看文,大小号点赞完后,她说看着两位姑娘的id谜之相似很有趣,我当时还截图和阿银大大看。

 

后来突然她就私信我,说有个脑洞,想找个人讲一讲,好吧,我就听着,听她讲完了我们之间的万恶之源,菲德拉。

 

当时我们还是乐乎私信交流,乐乎私信延迟谁用谁知道,经常会有上下对话错位的情况,就这么,她给我讲完了菲德拉的脑洞。

 

很难想象那一瞬间我的感觉,我那一刻很想成为一个画手,想把当时出现在我脑中的画面呈现给第三个人看,我当时甚至是有些嫉妒百里的,因为菲德拉太戳我了,而我也明白我永远都想不出这样的脑洞。

 

人本身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自己的文字的模样,我少了那一份荒凉,所以我永远都没法写出那样的故事。

 

后来就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了解了很多她的事,百里码字是真的很不容易,我看过她的手写设定本,也曾经戳穿过她脑洞里各种不符合物理学的逻辑。

 

她很早就和我说过,自己更新慢,干脆删了号写完了再开个小号浪,我不愿意她放弃好不容易结下的缘分,就劝她别放弃,这是我很后悔的一件事。

 

后来她遇到了两个人,我不知道是哪两位姑娘,一位指责她长期不更新对她很失望取关了,百里很受打击,后来删了坑,只留下了二进制,决定等写完了再放出来,然后又来一位,指责她删文只留下热度高的,取关。

 

后来遇到第二个姑娘的时候百里状态特别不好,看完之后近乎崩溃,那时候是我劝她,弃号,放弃百里这个身份。

 

她性子软和,这事要是在我这,我这么恬不知耻的人是绝对要把他们两挂出来的。

 

我就是这样的人,我曾经因为自己的懦弱被伤害,所以现在的我锱铢必较,没有什么太太和小透明,因为自己的才华所以活该被伤害?没有这样的道理。

 

好在百里还会继续写文,写文这件事于我们三个都有一样不可替代的意义,两位姑娘,希望你们不会再去骚扰她,不然下次遇到的,就是一个辩论队出身牙尖齿利的我了,或许还会有一个撕逼经验丰富的阿银大大。

 

 

 

第二年,我写完了三篇完结的长文,英雄与歌,予人歌和戏骨,戏骨算是标志着我达到“自己能看”的水准。

 

写戏骨的时候也遇到不少不愉快的事,即使之前有心理准备,看到某些话也不由得一噎。

 

其中我最受不了的,大概是指责我不专业这个说法。

 

写文是一件很孤独的事,写手能呈现给人的东西实在有限,以至于许多人的理解里,写手就是无聊时坐在敲敲打打就能得出一篇文章。

 

其他人我不知道,但我,阿银大大,百里大大三个人,如果要写一篇文,从出现脑洞,收集资料,写大纲,反复推敲情节,写文,整个过程甚至说得上艰辛,这导致起码我在完结的时候是没有舍不得的,一篇文于看客而言是一场愉快的旅行,对我却是一场艰苦的马拉松。

 

比如就戏骨而言,三个方面,戏曲,电影,娱乐圈,戏曲我看了央视关于京剧的纪录片,看了不下十场戏的剧本,武松打虎那场我看了视频,看了各种关于戏曲的评价说法,遗憾的是这一块的呈现并没有达到我想象的水平。电影,这块我一直跟着几个比较专业的影评节目走的,然后也研究了像环状叙事结构,电影意象表达方面,我甚至去找来看的是专业的论文,在记者提问那块我找了关于诱导式询问法的论文来看。娱乐圈这块,追禾大大是追星的人,大部分事件都是她去收集情报然后给我梳理的,所写的事件我去微博知乎贴吧各个设计平台考证。

 

这就是我写一篇文,戏骨准备的时间不长,一来是它需要的资料都是短时的,二来是我纯粹在放飞自我,后来补资料简直补得不要命。

 

我不知道洋洋得意指责我不专业不认真的人是如何,但我无愧于我写下的每一个字,我说过我不是什么好人,谦虚啊以德报怨啊什么的我都不会,我这人就记仇,你要是让我不舒服了,我肯定念念不忘很久。可以说我哪里没写好,可以说我哪里没写对,但就这么居高临下来一句不专业,以为我就是凭空写出这些东西,我可不认这莫须有的罪名。

 

一篇好文背后蕴藏的,永远是作者的心血,他们不说出来,不代表不存在,更不是被人轻贱的理由。

 

没有人是世界中心,指手画脚前请思考是否有那个资格,如果没有的话,闭嘴吧。

 

 

 

其实于写文这件事上,我的态度非常古板到了固执的地步,同人文也好,原创也好,小说也好,散文也好,于我而言都是文字,不存在消遣一说,提起笔的时候,就该认真对待。

 

所以我直接就在这提前说了,我可能写不出所谓的同人文,同人不应该仅仅是为了同人而存在,网络文学也不该是为了消遣而存在,我的文字总是依靠着要去表达什么,才能写出来。

 

我在高中还是初中看过这么一篇文,里面作者说,写文,不该是为了任何其他目的,只要掺杂了一点,那你写出来的东西就不纯粹,就永远受制。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并不敢下笔。

 

直到现在,我仍然坚持写文应该是自由和严谨的,作者本身就该是一个足够好的人,才能写出足够传达力量的文字。

 

我离那个地方还很远,不过一步一步,总能走到。

 

百里以前说写文是一件痛苦的事,但对我来说还不至于,写文是我不可能放弃的事,那条路很难,但我没有放弃的念头。

 

写戏骨最后女人死去的时候我是真的一个人在电脑前流泪,但我知道我表达出来的远不及我脑中出现的画面,我写文,只是因为那些画面在每一个深夜反复出现在我脑海里,沐沐跳上木桌的脚步,小周虚握的手,老韩拥抱瑞亚眷顾的鸟儿,叶修穿过挂满“叶修平安”的祈福牌的走廊缓缓归来。

 

以及周叶拥抱着,在千千万万只飞舞的蝴蝶中路过星空和花海,被蝴蝶翅膀扇起的风暴迷了眼睛。

 

文字,真的是奇迹。

 

 

 

这是我呆在全职圈的第二年,依然不知道有没有下一年,有一年写一年,有一天写一天。

 

诗酒邀鬼神,侠客的刀光不该有残影。

 

敬全职。

 

 

 

 

 

 

 

 

END。

评论(2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