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狐不归

【周叶】世界上最后一个人(上)

※末世背景,短篇

※灵感来源b站视频【av4299056】击鼓传曲:世界上最后一个人

※发文断后路

※_(:з」∠)_实习的我,还不如一条咸鱼

 

 

 

 

 

 

 

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周泽楷咬住自己的嘴唇,犬齿深深陷入血肉中,仿佛这样就能将自己的痕迹全部掩藏住。

 

他俯身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之后,这里有着葱郁到过分的植物,浓重的叶片气息让跟随着周泽楷而来的鬣狗失去了目标。

 

鬣狗的身形巨大,几乎有两米多高,不需要用眼睛看,周泽楷都能感受到这只畜生喷出的热气和移动时踏在地面引发的震颤。

 

周泽楷已经在它的爪子下逃亡了半天。

 

他现在的体力和精神都处于枯竭状态,如果鬣狗真的袭击过来,周泽楷没有把握自己能不能活过去。

 

他已经很不得了了,在单独遭遇鬣狗群的情况下,凭借手上的两把枪,他成功射杀了三只,其中一只就是领头的公狗。

 

鬣狗群,是这片区域最恶名昭彰的生物,他们结伴行动,抢夺别人的猎物,袭击所有动物的幼崽,他们弓着背,涎水顺着嘴角滴答到地面,如同一群强盗。

 

现在强盗正对着地面使劲嗅闻,妄图从中捕捉到周泽楷的味道。

 

作为猎物的周泽楷浑身绷紧,他的身体不断地向他发出需要休息的信号,这让他的脑子不住地走神。

 

如果真的被鬣狗发现,干脆在不能逃的时候往自己脑门来一颗子弹把。鬣狗捕食的场面周泽楷只见过一次,却足以惊心动魄。

 

他不想死,可是在这个世界,他必须得有只能活到下一秒的觉悟。

 

风中传来微弱的声音,本来低着头的鬣狗第一时间竖起了自己的耳朵。仔细地辨认之后,鬣狗喉咙发出低声的咆哮,他不甘心地刨动地面的沙石,最终转身离开。

 

周泽楷没有动,他等了好一会儿,鬣狗的狡猾他已经领教过了,直到确认它真的已经离开,周泽楷一直憋在胸口的那股气立刻吐了出来,他瘫坐在岩石背后,感觉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罢工。

 

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了,自从那场名为末世的灾难爆发后,这已经不知道是周泽楷第多少次从死神手中把自己的命抢过来。

 

周泽楷摸摸嘴上的伤口,有点想笑。

 

这叫什么生活啊。

 

 

 

从千禧年预言到玛雅预言,在人类的漫长历史里,关于末日来临的预言如影随形。人们唾弃着预言的虚假,又沉浸在末日来临的氛围中。

 

而末日真正来临时,没有预言,没有征兆,人类的生活在一瞬之间,天翻地覆。

 

周泽楷不愿意去回忆当时的情景,四散奔逃的人们,因为意外而松开的父母的手,锋利如铁的叶片留给他的至今无法褪色的伤痕。他只剩下这些片段的记忆,却像破碎生锈的刀刃,嵌在血肉之中,伤口终其一生也无法结痂。

 

那个噩梦般的夜晚终于随着太阳的升起而暂时平息,水泥的地面被变异的植物从地下掀翻,连其中的钢筋都断成几截。身形完全超越周泽楷认知的动物啃食着人们的尸体,有很多人死了,活下来的人蜷缩在角落,在恐惧的阴云笼罩下无措祈祷。

 

在人类的口口相传里,大自然俨然成为了一个资源丰富而被开采过度,无力地承受人类的暴行而急需人类拯救的存在,他们将大自然比作柔弱的母体,将弥补自己的过错宣扬得如同悲壮的正义使者。

 

直到大自然用血和恐惧告诉人类,他们,从来就不是世界的中心。

 

周泽楷已经记不得从那一天开始过去了多久,对于活过第二天就是奢望的人来说,计算日子实在是件耗费心力且作用不大的事情。

 

小心地从随身的水瓶里抿一口水,即使很渴,周泽楷依然控制着自己的饮水量,他不知道下一个能补充饮用水的地方要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每一滴水对他来说都弥足珍贵。

 

这真的是件需要巨大的自制力的事情,喉咙干得仿佛要起火,饮用水水经过唇舌弥漫着勾人的甘甜。

 

默默地数着三口,周泽楷强迫自己放下水瓶,他需要休息,倾斜的影子预示着将近的夜晚,他只能坐一小会儿,然后就得起身找晚上的落脚处。

 

周泽楷记得往东几百米有一栋破败的别墅,希望那群可恶的鬣狗没有往那边移动。

 

脚腕处突然传来奇特的触感,周泽楷条件反射般地一缩,皮肤却被扯得生疼。

 

就在周泽楷刚才恍惚的刹那,一根藤蔓虚虚地圈住了他的脚腕,被周泽楷的动作惊动,这家伙立刻放弃了接近时的小心翼翼,猛地锁紧,扯着他的脚飞速后退。

 

周泽楷来不及退避,身子被带得向后一仰,手中还没来得及拧紧的水瓶落在地上,洒了一地。

 

不过周泽楷没工夫去可惜自己的水,他被藤蔓拖着在粗砺的地面滑行,背部火辣辣地痛,周泽楷敢肯定再这么下去自己绝对会死在途中。

 

周泽楷仍然保留着曾经的意识,觉得植物是安全且不动的,即使他已经亲眼见识过异变后植物的威力,这样的想法依然残存在他的潜意识深处,让他一时没有防备那些埋伏在土地里的枝蔓。

 

最开始没来得及反应,但这不代表周泽楷会任人鱼肉,周泽楷伸手够到了自己别在大腿处的匕首,依靠着腹部的力量,周泽楷坐起身,毫不迟疑地挥刀砍断了脚腕的藤蔓。

 

束缚着自己的力量一松,周泽楷就地向后翻滚,背部硌在地面疼得他当时冷汗就下来了,但事实证明,周泽楷有多明智。

 

察觉到猎物逃脱而前来试图再次捕捉的藤蔓堪堪从周泽楷衣角擦过,匕首造成的创口处渗出黏糊的液体。

 

突然袭击失败,藤蔓也不再急着捕猎,它慢慢从土地里钻出来,戏弄般地在周泽楷面前摆动。

 

周泽楷面无表情地盯着它,心里却飞快地为自己盘算着退路。

 

一个接一个的打算被否定,周泽楷的额头冒出细汗,藤蔓不急不慢地逼近着,似乎笃定了猎物逃不掉。

 

怎么办?周泽楷脸色不太好,以他现在的行动力肯定逃不出藤蔓的捕食范围,但就这么束手就擒,他不甘心。

 

即使在这样的世界,周泽楷依然想要活下去,这是镌刻在生命深处的本能。

 

“卧槽!居然还有人!”

 

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太久没有听过其他人的声音,周泽楷差点以为是自己的幻觉,诧异之下,他不顾将背后暴露给敌人的禁忌,转过身。

 

昏黄的阳光中,他看到那个男人从高处一跃而下,逆着光周泽楷看不清他的眉眼,只能看到他撑着的伞,边缘锐利地划破天空。

 

周泽楷的右手无意识地抽动了一下,那是无法用画笔去描绘的画面,但很快,跟在那个男人身后而来的生物打破了这一切。

 

那是一只硕大的蜘蛛,八只腿上布满了可怕的黑毛,它来不及停下,跟着那个男人从高处冲下来。

 

“傻站着干嘛!”就在周泽楷愣神的瞬间,那个男人已经三步并两步冲到他面前,蜘蛛身形不如他灵活,被突出的石块绊了一下,咕噜咕噜地滚去和藤蔓缠作一团。

 

送上门的猎物哪有吐出来的道理,藤蔓立刻就放弃周泽楷转头对付起蜘蛛,自身难保的蜘蛛显然也没有多余精力追捕原本的目标。

 

男人并不打算站在这里看他们厮杀,他抓住周泽楷的手臂,向东疾奔。

 

挣脱男人的想法在周泽楷脑中一闪而过,转瞬就烟消云散,男人手心的温度透过衣服传过来,有些陌生,又令人怀恋。

 

他们在夕阳中奔走,如同亡命天涯的狂徒,不知去路。 

 



 

 

 

 

 

 

 

 

TBC。

——————————————————————————————

_(:з」∠)_我记得之前说也许开学就没时间码字了,简直是一个巨大的flag……

实习太忙,这段都是我在回家的火车上写出来的,发来断个后路,国庆把中和下吐出来,当然如果我爆字数了,就是中上中下和下了……【为什么感觉又立了个flag】

十二月前估计都没什么时间码字,等回去才能写折叠世界,这两个月只能摸鱼码设定了,我好心痛……

这是个短篇所以不要期待有什么神展开……只是火车上的突发奇想,我在火车上真是特别容易会有奇怪的灵感……

 

评论(10)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