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戏骨(三十三)

※我流娱乐圈背景

※演员周X导演叶

※专业相关都是瞎几把写

※经不起推敲的乌托邦,大量影射讽刺,观看不适请右上角,不接受嘴炮哦比心

 

 

 

 

 

 

 

楚云秀安静地蜷缩在躺椅上。

 

为了保持情绪的连贯性,被抓,被杀以及死亡三场戏几乎是连着来的,她本就是个入戏之后不易出戏的人,最后一条之后她是被人抱下场的。

 

一场戏,作为演员的她和周泽楷反而像是遭受了大难,各自呆在休息区,仿佛大病未愈。

 

手臂上传来头发拂过的触感,楚云秀睁开眼睛,看到了意料之内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

 

苏沐橙抱着腿蹲在躺椅旁,她问:“还好?”

 

楚云秀和苏沐橙的相识也是通过叶修,衣服八卦化妆品,女孩子之间的各种话题顺利让她们成为了朋友,这一走,就是许多年。

 

叶修周边这一圈朋友,许多都是通过他互相认识,他们于这个娱乐圈或风生水起或格格不入,但当他们聚集到叶修身边,互相这么一举手一招呼,都会发现,哟嚯,原来还有人和我一样奇葩呢?

 

苏沐橙来的时候第一场已经开始了,她放轻脚步跑到叶修身边,但那个她专属的叶修右手边的位置已经站了另一个人。

 

周泽楷身上穿着一会上场的服装,也同叶修一起盯着场上。

 

苏沐橙站到叶修左手边,叶修抽空转头向她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苏沐橙暂时压下心里的异样感,观察起楚云秀和黄少天的表演。

 

聪明的编剧小姐已经拿到了第一个线索,距离真相揭开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实在可喜可贺。

 

知晓楚云秀的情况,她下场后苏沐橙没有马上去找她,一直等到楚云秀的情绪平稳下来,苏沐橙才凑过去。

 

楚云秀没有坐起来,她身上还是那件脏污的旗袍,声音还透着点虚弱:“没事了。”

 

停了一会儿,她接着感叹:“演完这个角色,感觉演员生涯没有遗憾了。”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前仆后继地去成为演员呢?仅仅是因为名利财气么?

 

不,并不是,在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是热爱着演戏这件事。

 

去扮演一个与自己相似或截然不同的人,是一件会让人上瘾的事。

 

像戏骨里这样飙演技对于楚云秀来说是很难得的事情,更珍贵的是,是这样一个角色。

 

这对于剧本来说是很高的评价,苏沐橙笑得很暖:“你这么说我都不敢请你演我的下一个故事了。”

 

楚云秀当然知道这只是她打趣自己的玩笑话,她撑着坐起来,看着远处魏琛举着喇叭指挥人搬道具。

 

“我记得还有最后一场了对吧?”楚云秀思索。

 

“嗯。”作为编剧的苏沐橙自然最清楚。

 

“还剩,周泽楷。”

 

 

 

酒楼着火了。

 

火是在深夜燃起的,这时候的外来军正和守城军阀激战,炮火连天,能走的人已经走了,没走的人躲在家里,瑟瑟发抖。

 

酒楼的老板早就脚底抹油跑了,平时从来座无虚席的地方如今一个人都没有,也恰好是这样,所以没人看到,戏子一个人站在酒楼门口,默默地看着它燃烧。

 

楼里,安置着女人和杀手的尸体。

 

他们两在大堂,就在戏台前面,太乱了,乱得戏子根本来不及为他们准备太多东西,只能如此草草收场。

 

他就站在门口,透着火光和倒塌的木材,看见他盖在女人和杀手身上的戏服被火舌一点点吞噬,连同他最后混杂一团的感情。

 

他就这么固执地站着,从夜幕沉沉到天光乍破,直到清晨,火势将熄,不顾门口还燃着的火苗,他迈步走进了酒楼。

 

酒楼被烧得一塌糊涂,只剩下摇摇欲坠的骨架,戏子的目标很明确,是大厅里的戏台。

 

所幸戏台当初是用青石砌成,如今还得以保留原样。

 

戏子穿着鲜红的戏服,就这么简单地搭在外面,他没有上妆,唯有眼角,有两抹艳色。

 

他曾无数次从这个戏台俯视大厅,看着其他人嬉笑怒骂,听着他们的真言或者谎话。

 

戏子是唱花旦的,但他现在的眼神却半分都没他该有的情意,那双眼中正在经历一场海啸,夜色下的浪潮漆黑如墨,最后却都隐没在他垂下的睫毛。

 

他开口,第一个音却没有发得出来。

 

他站了一夜,手脚僵硬,喉咙发干,戏子顿住,清了清嗓子,再度开口。

 

回荡在大厅的声音不再是当初的清亮绵软,戏子的声音粗粝得仿若沙子摩擦,刮在听者的耳膜,不吝于一场酷刑。

 

他的声音毁在了那场火里。

 

他用自己的这幅嗓子,为他唯二的朋友送葬。

 

刚开始时还有点狼狈,但很快,戏子就找回了属于自己的得心应手,他在戏台上小步辗挪,衣摆扬起再落下,在逐渐亮起的天光里划过弧线。

 

其实这个角色真的并不太适合周泽楷。

 

戏子的美,美到了一种雄雌莫辩的地步,他站在戏台上,就该是倾城的绝世美人,而周泽楷更多是一种俊朗。

 

但现在周泽楷站在戏台上,连叶修都恍惚,这真的是他认识的那个腼腆害羞的孩子么?

 

化妆帮了很大的忙,将周泽楷的轮廓柔和之后,配以燃烧的绯色,周泽楷相貌中属于美的那一部分完全展现了出来。

 

这画面本该是最美的,还燃烧着的废墟上,有美人在起舞歌唱,但传到在场所有人耳中的,却是沙哑的声音,一刀一刀,割在心上。

 

没有考虑过后期配音,叶修的电影大多都是现场收音,就像现在。

 

戏子唱着爱,唱着书生小姐花林中的相逢,唱着鲜衣怒马的少年意气,唱着春日里的和暖日光,那歌声却像在哭,生生将戏词唱出了血和铁的味道。

 

女人死后,戏子再无一句台词,观众能窥见他内心的,只有酒楼前的伫立,和这最后一场戏。

 

戏子最终没有唱出最后一句,他的手无力地举起,却没有办法做出最后的盘袖。

 

炮火声已经熄灭,胜者也好,败者也罢,这一夜之后,这座城便不再是以前那座城。

 

戏子无声地站在戏台上,良久,终于转身,他大步离开,将身上的戏服抛下,重重地掷于戏台之上。

 

戏骨的最后一个镜头,火焰已经全然熄灭,木质的柱子桌椅都被烧作一片焦黑,酒楼的天花板被烧出一个洞,太阳升起,日光从上而下洒落在戏台前的一小块地面。

 

那里有灰尘腾跃,晶莹闪烁,如同灵魂辉光。

 

 

 

“啪啪啪啪!”不知从何处响起的掌声,惊醒了在场还沉浸在戏中的众人,第二个人,第三个人,陆陆续续地,大家都鼓起了掌。

 

为了周泽楷,也为了戏骨。

 

自此戏骨的所有镜头拍摄完毕,电影正式杀青。

 

周泽楷的最后一场戏江波涛自然也赶来,他拍得两只手都发红,当初周泽楷选择戏骨作为转型的作品,他并不看好,但如今周泽楷用事实告诉他,没有比戏骨更好的选择了。

 

脱胎换骨。

 

从去年春天他领着周泽楷走进叶修的办公室到现在,过了一年,这一年里,周泽楷脱胎换骨。

 

江波涛已经可以预见戏骨一经播出,周泽楷将会彻底洗脱毫无演技的黑名,他或许还年轻,但戏骨里的表演已经足以让他在演艺界站稳脚步,也正因为他还年轻,他的天空便还广阔。

 

征得叶修的同意,江波涛可以照一张发微博,他斟酌良久,最终放弃开始的打算,不发周泽楷的照片,而是选择了火后酒楼里,戏台上落于灰尘中的戏服。

 

他将图片上传到周泽楷的微博,十分周泽楷地配上四个字:“新的起点。”

 

放下手机,江波涛才注意到身旁的陈果,她眼圈都红了,捂着嘴单手摁着手机。

 

魏琛注意到江波涛的视线,十分老练地说:“别在意,每次电影杀青她都得哭一次。”

 

江波涛:……

 

 

 

叶修在台下,周泽楷转身离开时,他为自己摸出了一支烟。

 

最后一场戏,他没有看监视器里的画面,而是站起来,用眼睛看着周泽楷。

 

没有比人眼更好的摄影机了。

 

眼睛将所见的画面丝毫不错地捕捉,传送到大脑,最后化为血液流入心脏。

 

叶修看着周泽楷最后的表现,一时觉得出乎意料,一时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戏子的表演从开始到最后是渐层次的,从一开始存在感稀薄的背景板,到最后,仍然是那个戏台,仍然是那个人,却像画家笔下的得意之作,从寥寥几笔的草稿,到几乎要挣脱纸张的栩栩如生。

 

周泽楷成功了,戏子这个角色被他完美地塑造了出来,他的表现好得超出了叶修的预期。

 

再次相逢以来,叶修觉得周泽楷一直在刷新自己对他的认识,他的记忆里周泽楷还是个安静的孩子,而周泽楷以不可抗拒的强硬姿态告诉他,他已经走到了足够和他并肩的位置。

 

而这一切,只不过短短一年啊。

 

真是不得了的悟性,或许周泽楷真的适合这条路吧。

 

叶修仰起头,吐出的烟圈渐渐散在空中。

 

 

 

 

 

 

 

 

TBC。

——————————————————————————————

_(:з」∠)_简直想打end了。。。。。。跑完马拉松的感觉……

这一场有任何bug我都不管!都是老叶的特效!不改不改不改!

下一章完结!

_(:з」∠)_终于要写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37)
热度(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