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戏骨(二十八)

※我流娱乐圈背景

※演员周X导演叶

※专业相关都是瞎几把写

※经不起推敲的乌托邦,大量影射讽刺,观看不适请右上角,不接受嘴炮哦比心


 

 

 

 

 

 

 

唱完最后一句,黄少天只在结束造型定格几秒,便走到舞台最前,边走边平复自己的心跳,到达离观众最近的位置时,他已经能毫不喘气地说一大串讨巧的吉祥话了。

 

舞台边有姑娘淘气,拿着印有“黄少我爱你❤”的牌子提醒般地触碰黄少天的腿,黄少天装作被惊吓到的样子夸张地后退几步,惹得台下的观众大笑。

 

鞠躬谢幕,不顾粉丝的挽留,黄少天快步走下台,舞台由穿着晚礼服的主持人接手,几步窜到后台,冲得太猛的黄少天差点撞到了正匆匆赶往目的地的人,堪堪停住身形,他差点没认出眼前的人。

 

黄少天面前的,正是身着演出服的周泽楷。

 

倒不是说黄少天和周泽楷有多不熟,两人在进一个剧组之前也有在这种晚会碰头的经历,不过一个话唠一个话废,实在不能指望他们有什么不得了的交情。

 

反而是在戏骨拍摄的几个月里,黄少天飞速刷新了对这个曾经认为“寡言高冷看起来就不好相处”的后辈的认识,这次乍一看到周泽楷完全不同于戏骨里的扮相,竟然愣住了。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节目之间的准备时间不长,黄少天迅速闪身让他通过:“好好干啊小周。”

 

周泽楷快步跑去,只来得及留给黄少天一个ok的手势。

 

 

 

主持人说完串词下台后,整个舞台的灯都暗下来。

 

观众们在黑暗中窃窃私语,兴奋地等待着。

 

“嗒!”扩音器传来类似鞋底踏在地面的声音,随之而来的,被灯光照亮的一小块地方,后面的观众甚至伸长了脖子,但很快就失望地发现,站在那的黑衣人仅仅是伴舞。

 

“嗒嗒!”第二次是连续两声,这次被照亮的,又是两个地方。

 

同样的黑衣,同样的面具,依然是伴舞。

 

伴随着第三次声响,观众似乎已经猜到谜底,清楚节目安排的某些周粉已经开始低声欢呼。

 

仿佛是终于吊足了台下之人的胃口,第四次声音响起时,舞台中央亮起,那个沐浴在灯光中的人,同样是一袭黑衣,他没有戴和其他人一样的礼帽,然而台下的粉丝已经认出了这个背影:“周泽楷!”

 

音乐被引爆,灯光在那一瞬炸裂开,周泽楷转身,冷峻的眼神锋利如刀。

 

当初轮回承诺将周泽楷打造成全能偶像,除了演技确实是短板,其他方面也算是尽了最大努力了。

 

如今的青年偶像拉出来,哪个不是唱歌跳舞演戏综艺全能人才,周泽楷演技这一项如今终于被叶修被练起来了,而综艺这一项,还真只能说人比人气死人,同时期的明星上综艺,绞尽脑汁地表现,为了抢镜得想多少办法,而周泽楷从出道起就是标志性的寡言,即使是站在人群最边缘,也能吸引观众的注意,就连摄影特写都格外地关照这个青年。

 

谁让他长得了张好脸呢。

 

唱歌,这就不用多说,周泽楷大概也就是个平均水平,拿到专业如黄少天张佳乐等人面前是不够看,但应付下舞台表演还是绰绰有余的。

 

舞蹈这一项周泽楷倒是格外出色,不知道当初轮回是不是本来耍帅就要跳舞的原则,在舞蹈方面倒是给了周泽楷最好的训练,周泽楷本人争气,身体本身先天条件也不差,倒让粉丝给他起了个“舞王”的称号。

 

就像现在,明明是一样的舞蹈动作,周泽楷做出来就是有不一样的光芒,引得下面的人几乎挪不开眼。

 

粉丝的尖叫声几乎没有停歇,间或夹杂着几句“周泽楷我爱你!”“楷楷我要给你生孩子!”

 

歌曲间奏,伴舞们都开始向后移动,一直冷面的周泽楷突然面对台下勾起一边嘴角,他并拢笼在黑手套中的食指和中指,竖起拇指,剩下的手指蜷缩回掌心,做出一把枪的模样。

 

“嘭!”伴随着音乐里突如其来的枪声,周泽楷微抬手腕,做出开枪的动作。

 

无数的粉丝如同真的被一枪穿心,尖叫声停顿一瞬之后,再次掀起如狂潮般的分贝。

 

 

 

除夕夜大概是周泽楷一年之中唯一确定的假期。

 

八点之后打开电视,不管调到哪个台都是一模一样的春节联欢晚会,看春晚年夜饭已经是春节的不变习俗。

 

现在还不到春晚开始的时间,不过叶修调到的这个台看样子已经决议罢工让工作人员回家吃饭,这时正在重播元旦跨年演唱会。

 

除夕夜被央视霸霸垄断,那其他地方台只好在元旦晚会上争奇斗艳,牟足了劲比哪家请的明星腕儿大,比哪家请的偶像人气高,甚至提前一周就开始公布嘉宾名单,打响这场看不到硝烟的战役。

 

戏骨五位主角都有人来请,这年的元旦和新年离得极近,叶修翻着日历,干脆大手一挥,宣布放假,一口气等过完年再重新开机。

 

无论何时何地放假总是令人心情舒畅,叶修一回到家就恢复了自己宅居动物的本性,再对比周泽楷忙得脚不沾地的模样,油然而生出一种生为娱乐圈老前辈的优越感。

 

小年夜之后周泽楷总算是彻底闲下来了,两人开始有闲心为家里置办年货,具体分工为周泽楷选货,叶修拍板决定,虽然到目前为止叶修还没有行驶过自己的否决权。

 

叶修的逻辑很简单,反正小周选的肯定不会差。

 

午觉起来的周泽楷走出卧室,就看到叶修一个标准的葛优瘫,而屏幕上正好是自己转身的那幕。

 

听到声响的叶修偏过头,冲周泽楷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小伙儿不错,挺帅嘛。”

 

若是以前,周泽楷大概能被叶修这么句话臊得脸红,而如今他却只是不急不慢地走到叶修身边坐下,认真地盯着电视里的自己,思索片刻,同身边的人说:“这套不帅,下次穿套更帅的给你看。”

 

被不按套路出牌的周泽楷震住,叶修笑出声,他伸手揉着青年的头发:“看把你能得。”

 

两人依然执行着曾经的吃饭条例,家常靠叶修,改善靠外卖,周泽楷打电话向酒店定年夜饭时,服务员极其熟练地记下了他的要求和地址,看来这么做的还不止他们一家。

 

周泽楷和叶修都没有去问之前的五年里对方都是怎么过年的。

 

周泽楷不回家,轮回公司内部也有一群不回家的,一部分是事太多回不了,还有一部分是纯粹喜欢和同事聚在一起嗨,所以周泽楷一般都是留在公司过。

 

叶修的新年都是被苏家兄妹拎到家里一起过,而程老每次都傲娇地表示他不下山,也不让他们谁上山去扰他清静。

 

而今年,甚至不需要去问对方的打算,他们默契地推掉了其他人的邀请,回到了这个老房子,过一个只属于他们两人的新年,就像之前他们生活在一起的每年一样。

 

不过倒是有一次例外,大概在叶修大二的那年,叶秋千里迢迢从家里赶来,虽然已经从叶修那里知道了事情的全貌,在面对开门的鲜嫩高中生周泽楷时,叶秋还是从内心深处感受到了一阵酸涩。

 

‘离家出走在外上大学的欧尼桑哦,鲜嫩的新同居人高中生和我,谁才是你的弟弟!’

 

对此叶修的评价是:“虽然我一直说你太正经和同龄人脱节,你也不要放弃治疗去关注些奇怪的东西啊。”

 

许久不见的两兄弟一碰头就双双智商下降十岁,嘴炮幼稚得周泽楷都不忍直视。

 

叶秋来的时间特别有意思,正好是除夕四天前,叶修收拾收拾正好能和他回家过年。

 

周泽楷一直在等,等叶秋说出自己的来意,然而直到第二天,叶秋拎着行李箱坐上返程飞机,也没有和叶修说过关于回家的一个字。

 

陪着叶修到机场送行的周泽楷不解,而后来的周泽楷却懂。

 

这大概也算是双生子之间的心有灵犀,叶秋懂得叶修的决定,并不多言,他这一趟的目的仅仅只是趁着假期看看好久不见的哥哥而已。

 

拼搏之后疲惫的孩子,总是会回到家里的。

 

 

 

还有半小时才到十二点,窗外的烟花已经接连不断,叶修看着屏幕里的演员嘴一张一合,却半个字都听不到。

 

听不到声音又没有字幕的小品有什么意思呢,叶修索性丢了遥控器,到阳台去看烟花。

 

周泽楷和叶修的家楼层不高,两边的大厦将天空挤成可怜的长条形,有一家放烟花的角度格外刁钻,不管叶修怎么扭脖子都看不到烟花的另一半。

 

“咱们也该买点在家里放的!”烟花的声音太响,叶修对走过来的周泽楷高声说着,对方才能堪堪听到。

 

周泽楷笑笑,给叶修披上外套,不置可否,他知道叶修也就过过嘴瘾,这里可不是周泽楷安保完好的小区,他们俩结伴出去放烟花,估计新年第一个头条就是他们。

 

临近零点,楼下大概有人聚在一起,高声喊着倒计时:“3,2,1!”

 

“新年快乐。”这句话叶修是凑到周泽楷耳边说的,温热的吐息牵动着周泽楷的神经。

 

“新年快乐。”不管沙发上响个不停的手机,周泽楷从将叶修用手臂圈在怀里,他直视着叶修的眼睛,在这样的时刻这样的地点,周泽楷突然很想吻他。

 

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没有半点惊讶,周泽楷的唇压下来时叶修甚至主动回应了他。

 

 

 

新的一年,感谢你回到我身边。

 

 

 

 

 

 

 

 

TBC。

——————————————————————————————

明天考科一,陷入了考前暴躁不想复习也不想码字的焦虑中……_(:з」∠)_结果一背完发现好简单赶紧暗戳戳地码字

_(:з」∠)_本命保佑我明天别出什么幺蛾子啊QAQ

基友看完说突如其来的日常感觉好方,我只想说珍惜暴风雨前的宁静吧……她居然就表示听我这么一说就安心了,这人什么心态啊

高亮求助,有心理学的姑娘或者身边有心理学的朋友或者有看过心理医生经历的姑娘如果愿意的话可不可以私信我一下_(:з」∠)_我就想知道心理医生的询问过程……考据狗伤不起汪的一声哭出来,当然不方便也不勉强

每一个考据狗,上辈子都是折翼的新奥尔良烤翅【悲伤jpg】

 

评论(16)
热度(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