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戏骨(二十七)

※我流娱乐圈背景

※演员周X导演叶

※专业相关都是瞎几把写

※经不起推敲的乌托邦,大量影射讽刺,观看不适请右上角,不接受嘴炮哦比心

 

 

 

 

 

 

 

几乎每个明星都有被狗仔尾随到家的经历,他们藏在不起眼的地方,端着专属他们的长枪大炮,只为了抓拍一张能引爆话题的照片。

 

周泽楷培训时住在公司的宿舍,而三年前凭借第一部电视剧爆红之后,轮回就特意为他添置了房产,在一个安保很好的小区,让周泽楷完全不必为狗仔忧心。

 

其实在哪都一样,如果认真算起来,也许他呆在酒店的时间都比在这多。

 

周泽楷有时躺在柔软的床上,觉得自己这个空荡荡的房子实在不能称之为家,应该概括为睡觉的地方。

 

但当周泽楷回到那个曾经和父母叶修一起生活过的地方时,他打开门的刹那,熟悉的气息携裹着过往的吉光片羽扑面而来。

 

就像还在家里的时候,一推开门就能看到亮起的灯光,或者回到家里,理所应当地等待另一个人的归来。

 

周泽楷没有搬回来,自从上次回来后他就一直忙于戏骨的拍摄,连轴转的日子很累,但现在他坐在沙发上,却只想抱着软枕发呆。

 

叶修回家的时候倒没有被这个不速之客给吓到,空调的温度正好,他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才发现反而是沙发上的人因为他的突然归来有些坐立不安。

 

“拘束什么,这是你家。”

 

叶修说话的时候仍是笑着的,但他的心情并非如同表现出来的那么好。

 

但现在叶修需要镇静,他点燃了一支烟,烟草的味道让他翻涌了许久的情绪稳定下来,他需要心平气和地同周泽楷商量事情,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情况简直再合适不过。

 

“小周,你想去上大学么?”

 

这句话从叶修在办公室见到周泽楷的第一眼就想问,如果让其他人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毫不留情地嘲笑他,周泽楷是谁?如今最当红的男性偶像,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轮回的台柱子,放弃这些去上学,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以前的叶修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选择了沉默,直到昨天,在侍弄盆栽的周泽楷眼中,叶修看到了和以前别无二样的热忱。

 

周泽楷和叶修之间早就说不清是谁欠谁比较多了,他们的命运交缠成坚不可摧的存在,头尾相连,连系铃人也束手无策。

 

周泽楷曾经在这个家里说出了自己不上大学的决定,现在时光兜兜转转,他仍然在这个地方,却由当初的倾听者向他发问。

 

叶修站在那里,脊背挺直,他半眯着眼,就好像只要周泽楷说出一句是,叶修就能回溯时光,将他的未来修正。

 

“不。”但周泽楷摇头,“我不去上大学。”

 

“我只问你想不想。”叶修乱揉了一把自己的头发,“你不用担心轮回那边,我能搞定。”

 

“我不需要。”周泽楷皱眉,轮回怎么可能会放他走,搞定轮回哪里有他说的那么轻松。

 

“你不用管我怎么做,”叶修啧了一声,这么多年了这兔崽子还是这么好懂,“只要给我你真正的意愿就行。”

 

“这是我的选择,叶修。”周泽楷从沙发上站起身,被捏得扁扁的抱枕落在他脚下慢慢恢复原状,“我现在很好,你不需要去做这些多余的事。”

 

“那你当初做这个决定就不多余么?”

 

一句话将几年前的时空与现在连接,这是横亘在他们之间无法逾越的心结。

 

叶修知道自己的话说得重了,但他没法控制心里的无名火,那些愤怒在他心里盘踞了这么久,依然还有火星残留。

 

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世上有很多相爱的人,他们因为误会或者隐瞒,开始争吵,甚至分离。

 

如今叶修就站在周泽楷近在咫尺的地方,他们之间却隔着相依为命的四年,漠然擦肩的五年,以及触及指尖的一年,他们太过于了解对方了,周泽楷知道叶修在为什么愤怒,也知道他在责备什么,而他也知道自己的心思从未瞒过叶修。

 

“这与你无关。”周泽楷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说错了,对面的人显然情绪更糟,他几步走到周泽楷面前。

 

“你做出这样的决定然后告诉我与我无关?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都是因为我太过自私害怕承担后果?”叶修的眼神里有火,自从家里出来之后,这是叶修第二次气到这个地步,而这两次的对象,都是周泽楷。

 

言语如同淬了毒的刀,割在人的皮肤和血肉,将疼痛随着神经送入心脏。

 

虽然不合时宜,但周泽楷却笑了出来。

 

他们两个人,明明都是在拼命为对方谋划,却将彼此越推越远。

 

这世上,还有比他们更笨拙的人么?

 

周泽楷还在笑,这笑容让叶修更火大,他甚至生出一拳打在周泽楷脸上的冲动。

 

但周泽楷没给他这个机会。

 

就像那个晚上叶修向他伸出的双手一样,周泽楷展开双臂拥向叶修,身前的人触不及防被自己抱了满怀,两个人一起重心不稳倒在了沙发上,周泽楷把头深深地埋进叶修的颈项,他很清醒,他甚至还记得用手托着叶修的后脑勺加强缓冲。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周泽楷的声音带着点委屈,指责着身下的人明明知道他的意思却肆意曲解,“只是因为你太温柔了。”

 

就如同打开了水库的阀门,叶修的怒火随着这句话倾泻干净。

 

他们曾是世界上最笨拙的两个人,想给对方拥抱,却刺得血肉模糊,而如今周泽楷学会了露出自己柔软的腹部。

 

“我过得很好,也很喜欢演戏,我想拍你的电影,这比生物还让我开心。”周泽楷撑起手臂,他低头看着叶修,明明是背着光,眼神却在发亮。

 

是的,拍叶修的电影,当初离家的时候这只是周泽楷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微小幻想,在他毫无准备的时候,戏骨的邀请被送到他手上,微小的种子迅速生根发芽,它催促着周泽楷不顾一切接下了戏子这个角色,走回了叶修的身边。

 

“叶修,”周泽楷用额头抵着叶修的额头,“我爱你,从很久以前。”

 

“谢谢你当初握住我的那只手,”他与身下之人十指相扣,周泽楷抬起两人交握的手,放在唇边落下一吻,“那么现在再向我伸出一次手。”

 

周泽楷觉得自己已经等不下去了,隐瞒,欺骗,故作冷漠,即使是出于最纯粹的善良,依然只会伤害到对方。

 

语言是如此贫乏的手段,周泽楷不知道应该怎样才能向叶修说明,他的出现对曾经那个弱小的孩子来说,是宛如划破夜空的晨曦般的存在。

 

他照亮了周泽楷的整个生命。

 

“叶修,剩下的一辈子,和我一起生活吧。”

 

他笑得那样满足,仿佛这些情话光是说出来,就足以让他幸福。

 

叶修有些愣怔地看着周泽楷,这句话他太熟悉,眼前二十三岁的周泽楷和记忆中十四岁的那个孩子重叠在一起,跨过十年时光的漫漫长河,只有这句邀请,丝毫未改变。

 

和我一起生活吧。

 

周泽楷向叶修伸出手,邀请他踏入自己未来的旅途。

 

叶修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地意识到,周泽楷已经长大成人,他已经成长为能同他并肩前行的男人,他的四肢有力,肩膀宽厚,他走上自己选择的道路,并且从叶修没有预料到的方向,快步追上了他。

 

周泽楷还屏息等待着叶修的回答,他亮晶晶的眼睛让人容易联想到某种大型动物,乖巧与强势的矛盾结合。

 

叶修想起周泽楷刚离开家的时候,他站在窗边,亲眼看着方明华接过周泽楷手里的行李,而另一个人,没有回头。

 

叶修没办法准确地用一个词来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他感觉谁从自己心脏那拿走了一块,那些之前还沸腾跳跃的情绪在这一刻全部都消失,徒留给他寒风呼啸的空洞。

 

周泽楷离开了,叶修却一直关注着他的动向,旁敲侧击地打听着他在轮回的情况。

 

大概就连周泽楷最有资历的粉丝都不能和叶修相比,他看了周泽楷出演的每一部电视剧,知道他代言的每一个产品。

 

叶修没有出手干涉周泽楷,因为他知道自己不能比轮回做得更好,而没有自己的周泽楷,似乎也没有任何区别。

 

他依然那么好,有那么多人喜欢。

 

现在的叶修有些震惊,又有些预料之内,拿到了结局的谜底,曾经走过的剧情里,每一个眼神都像暗含伏笔。

 

他和周泽楷已经走到了足够近的地方,这场感情被时间酝酿得足够醇香,但其实在一开始,命运之神就将答案镌刻在他们手心。

 

十四岁的周泽楷握住了十八岁的叶修的手,那时候他身边什么都有,叶修却一无所有。

 

十四岁的周泽楷说,叶修,和我们一起生活吧。

 

如今二十三岁的周泽楷握住二十七岁的叶修的手,这漫长十年里,他们都失去了很多,唯有这句邀请,从未改变。

 

叶修缓缓地勾起一个笑容,他伸出另一只手,向周泽楷宣读他们早就排演过的结局。

 

“周泽楷,余生请指教。”

 

 

 

 

 

 

 

 

TBC。

————————————————————————————

我终于……踩到了七夕的尾巴……让小周和老叶在一起了……可以躺平了

各位姑娘七夕快乐,不能一个个回复,在这给你们全部比哈特,你们都是小天使

_(:з」∠)_感觉自己要休息两天了,手里还堆着联盟周年庆要用的剧本没写,日更不是人干的事啊,再次向日更的太太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附赠一个七夕小剧场

“小周,你想去上大学么?”

“想。”

于是周泽楷就去大学献身科学研究,在最高学府深造,以诺贝尔奖为终身目标最终和实验仪器在一起了

【不要理我,这只是一个七夕还要写感情戏的单身狗的怨念(ρ_・).。】

【所以说七夕节就该烧烧烧FFFFFF】

 

 

评论(37)
热度(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