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戏骨(二十五)

※我流娱乐圈背景

※演员周X导演叶

※专业相关都是瞎几把写

※经不起推敲的乌托邦,大量影射讽刺,观看不适请右上角,不接受嘴炮哦比心

 

 

 

 

 

 

 

“我那时刚从酒馆出来,就看到几个人将他围住,说时迟那时快。”杀手一拍大腿,“我一个健步就冲上去,和那些贼人打作一团……”

 

杀手为了还原当时的惊险场景还站起来比划了几下,险些碰倒了桌上的茶杯。

 

奈何作为听众的戏子和学生并不是很捧场,戏子及时扶住茶杯,敷衍地应答两声,而学生仿佛对杯中的茶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专注地看着手中。

 

杀手和学生成为朋友几乎是理所应当的事,那天杀手蹲在墙头,看着巷子里学生被两个人高马壮的男人逼得步步后退。

 

杀手喜欢学生的眼神,即使落入这样的境地,他眼里也没有害怕和惊恐,所以杀手从高处一跃而下,一脚踢在了领头男人的左脸。

 

围堵学生的强盗是曾经被他坏过事的人,这次意图报复却又杀手半路杀出。杀手直率磊落,学生嫉恶如仇,两人一拍即合,大厅里离戏台最近的那张桌子边,不再只有一个人的身影。

 

门被敲响,小二一脸谄媚笑意:“有人托我转交给您的东西。”

 

递到杀手手上的是一封信,杀手只扫了一眼寄信人,便塞进兜里。

 

“今日还有些琐事,我就先去处理一下。”简单地同两人告别,杀手就行色匆匆地离开。

 

傍晚踩着落日的足迹来临,杀手走的时候太过匆忙,拂落了隔开里间和外间的布帘,夕阳的余晖随之被挡住,桌旁的两个人顿时陷入黑暗之中。

 

难以言喻的气氛在两人之间流动,良久,学生率先开口:“他是去干那营生了。”

 

“哪营生?”戏子似乎当真不知。

 

“拿钱杀人。”

 

确凿无比的语气,明明是肮脏血腥的事,学生的语气却像在和戏子话家常。

 

他们本不该这么熟稔。

 

一个是新式学校里的佼佼者,一个是老旧戏台上的唱戏人,他们本该是两条不同平面的直线,各自在自己的层次延伸远方。

 

起码在杀手眼中该是这样,所以他才会这么热心地介绍两人认识。

 

“我已经联系到了学校里的同盟会,他们的想法同我是一样的。”学生继续说,“老师里有那边的人,我们只能私下交流。”

 

若是让一个不相干的人来听,估计也只能听得一头雾水,偏偏戏子却懂:“所以你就选择了杀手?”

 

“我只是留个后手。”

 

天色已经太暗,学生从包里拿出火柴,嗤地一声,点燃了桌上的烛灯。

 

烛火只有豌豆大小,在学生的手离开后,却挣扎跳跃着向上攀升。

 

戏子盯着烛火的眼神有些飘忽:“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你不该搀和到这些事里。”

 

“不该?”学生笑意莫名讽刺,“你看看这国家,得过且过的得过且过,中饱私囊的中饱私囊,人们被灯红酒绿迷了双眼,大概都忘了,那些彬彬有礼的洋鬼子曾经拿着枪抵着他们的额头,凶恶如罗刹。”

 

这是个动荡至极的年代,整个国家维系在一种微妙的平衡中,但所有人心知肚明,这种假象必会被打破,只是早晚之别。

 

野兽在奋起撕咬之前,必将埋伏于草丛之中。

 

“我敬你是——”学生及时阻止自己说出那几个字,“你站在那个位置应该看得比我们更多,这个时候如果还沉默,等待我们的只有灭亡!”

 

戏子看着眼前的少年,他目光灼灼,他如同一把刚开锋的刀,恨不得立刻用敌人的鲜血为自己正名。

 

英雄造时势还是时势造英雄,无数人为这个问题争得死去活来,然而在戏子看来,时势不过是潮汐,那些平安喜乐的蔚蓝海水褪去之后,深海的砂砾才在月光下显露出自己锐利的光芒。

 

“那边的‘桥’我已经搭好了。”沉默半晌,戏子说出了学生想要的消息,“但他未必会走上你规划的路。”

 

“不去试试怎么知道?”学生的眼里有孤注一掷的疯狂,“他是很好摸透的一个人,我有六成的把握。”

 

“六成的把握你就敢赌上你自己的命?你要知道,你一旦进去,那位可未必会放过你。”

 

“我没有想过我能一口气扳倒他,从来没有,他来到这座城多年,从一个小兵一步步爬到现在的位置,自有他的手段。”学生猛地攥紧了白瓷的茶杯,“我只需要去点燃第一把火。”

 

就像是黑暗中前行的点灯人,第一个前进的未必能走到终点,他死后,他的尸体会伫立在原地,最终这些微弱的光辉,会指引后来的无数人,踏上正确的道路。

 

学生离开的时候太阳已经彻底落下,等候良久的戏班班主在他离开后迫不及待地走进屋子,毕恭毕敬地同戏子说:“爷,该您上场了。”

 

喧嚣鼓点和刺目灯光一同从半开的门涌入,而跳跃的烛火下,两个干涸的茶杯相对而立,默然无言。

 

 

 

叶修宣布这一条过之后,吴羽策和周泽楷都长出一口气,这还是第一个完全由他们两个主导的长镜头,虽然是对话,但其间的情感变化和爆发都颇有难度。

 

但最开始的几遍NG却并非他俩的原因。

 

电影是一门艺术,这不仅仅体现在演员的演技和台词,剧本和摄影,甚至细化到了每一个镜头和细节。

 

好的导演能用一根筷子给你讲故事,意象在电影中往往身兼数职,点睛还是败笔,端看导演如何运用。

 

几遍之后叶修叫停了拍摄,这场戏对学生这个人物的塑造至关重要,但出来的效果却并不理想。叶修和王杰希对着拍摄的桌子反复比划,甚至换了好几次桌上的茶杯,都收效不佳。

 

而解决这个问题的人,不是叶修,也不是经验丰富的王杰希,而是周泽楷。

 

周泽楷提出的正是杀手离开时放下窗帘这个细节。

 

只要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光暗交替之间,观众自然而然就能感受到气氛的变化。

 

不需要周泽楷多说,叶修已经了解了他的意思,他顺势在之后给学生加上了点灯的动作,算是呼应了学生的“点燃第一把火”。

 

这样的经历对周泽楷来说也是第一次,一来,他以前拍摄的多为电视剧,就细节上而言并没有这么多讲究,二来,拍摄电视剧就算遇到什么问题,周泽楷只需要坐在一旁等待导演解决,从未像今天这样参与进去。

 

这不同于演绎,这是一种创作,也许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但总有人能体会到,周泽楷埋在其中的深意。

 

“你小子挺行啊。”黄少天一把搂过周泽楷的脖子,他比周泽楷矮一点,导致后者为了配合他不得不弯下腰,被拉得踉跄两步。

 

拍摄得以继续,大家的心情都很好,围上来七嘴八舌地夸奖功臣。

 

周泽楷有些晕乎乎的,直到其他人各就各位,他才看到站在他面前的叶修,眼底盈满笑意:“做得不错。”

 

“嗯。”

 

 

 

拍戏的日子紧锣密鼓,让人很容易就模糊了对时间的感觉,而剧组众人直到被冻得哆哆嗦嗦找棉服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冬天的到来。

 

但戏里的冬天却还没有到来,演员们仍然需要穿着单薄的戏服进行拍摄,在这其中所有演员都对楚云秀报以了最高的敬意,毕竟他们穿着长袖都觉得无法忍受,而楚云秀穿着露出漂亮手臂的旗袍还能面不改色地演戏。

 

“在这我们要高度表扬楚云秀同志吃苦耐劳的精神,并号召其他人向她学习。”穿着厚重外套的叶修躺在椅子上拿着喇叭如是说道,成功拉满了全组的仇恨值。

 

等拍摄到将军府上的时候叶修才发现了一个问题,为了表现将军府的奢华,他们抱来了不少珍贵的盆栽,现在气温骤降,这些娇弱的植物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老夫看着它们就觉得心疼。”魏琛作西子捧心状,“要冻死一棵咱们得赔多少钱啊。”

 

关爱植物,人人有责。叶修很快就重视起这个问题,负责道具的乔一帆还请来了专业人员,负责保养这些盆栽。

 

不过乔一帆没有想到的是,周泽楷对此表现出了很浓厚的兴趣,甚至能向他们提出一些相当专业的意见。

 

本来因为他们这算得上虐待植物的行为而鼻孔看人的专业人员在与周泽楷交谈过几次后迅速和他建立了革命友谊,两人在植物这一块上有许多共同语言。

 

这时候乔一帆才慢慢回忆起,在之前这些盆栽也受到了周泽楷的不少照顾,才能在他们粗心大意的照料下顺利活到冬天。

 

叶修叼着烟坐在远处看着与专业人员交谈的周泽楷。

 

周泽楷于生物这一项上的天赋从小就体现出来,初高中时就斩获生物竞赛奖项无数,叶修本来以为以他的成绩,以后大概是要走科学家的路子,在生物研究领域为祖国发光发热了。

 

但事实上,周泽楷的学历仅仅到高中毕业。

 

他的人生在高考结束之后发生了叶修之前无论如何都没有想象到的转折,和决裂。

 

 

 

 

 

 

 

 

TBC。

————————————————————————————

我本来以为七夕是明天,所以算着怎么赶都赶不上,结果今天母上大人才告诉我是后天,我算了算爆肝冲一发正好能把告白那一章在七夕发了

作的什么死哦【手动再见】

flag就这么立下了,如果我明天还活着的话

今天感冒晕的厉害,没修就扔上来了,等七夕过了我再回头修一修

 

评论(13)
热度(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