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戏骨(二十二)

※我流娱乐圈背景

※演员周X导演叶

※专业相关都是瞎几把写

※经不起推敲的乌托邦,大量影射讽刺,观看不适请右上角,不接受嘴炮哦比心

 

 

 

 

 

 

 

叶修推开门,毫不意外地在门口看到了周泽楷的鞋子。

 

算起来他上一次回到这个家也是一个月之前了,因为工作他很难有时间回来,平时这里只有叶修请的钟点工来定时打扫。

 

叶修拎着两人份的外卖,晃晃悠悠地先去厨房把食物放好,他才拍拍手走到客厅。

 

周泽楷还睡在沙发上,一米八的大个子蜷缩着的样子看起来像个大孩子,以前的周泽楷很少睡在这,他和作息混乱的叶修不一样,到点就规规矩矩上床睡觉,这沙发在叶修最忙的那段时间俨然替代他的床成为他休息的首选场所。

 

叶修没急着叫人起床,他站着细细打量了周泽楷一会,失去了化妆品和灯光的掩饰,青年淡淡的黑眼圈格外显眼,叶修有点烦躁,他习惯性地去掏包里的香烟。

 

烟都夹在指尖,叶修眼角的余光扫到沙发上熟睡的人,打火机在手中几番辗转,还是被他扔回了裤兜。

 

他现在几乎想后知后觉地感叹一句,当年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团子真的长大了。

 

周泽楷离开家的时候才十八岁,刚成年,本来不高的个子在青春期抽条得厉害,他那时候的眉目还没有现在那么英俊,年少的周泽楷笑起来就像是暖阳,穿着简单的白衬衫黑长裤,完全就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心中完美的初恋情人。

 

是的,初恋情人,这个说法还是叶修有几次去周泽楷学校的时候听来的,他当时坏心眼地拿着这个称呼打趣了周泽楷好几次。

 

就是这么个看起来毫无攻击性的少年,却是个极有自己主意的人。

 

叶修和周泽楷之间一直没有误会,即使是当年导致他们分道扬镳的矛盾里,他们也不曾有过对对方错误的定位。

 

不过也正是这样吧,叶修把烟送到唇边,没有误会,所以连真相大白的happy end反转都没有,他们都坚持了自己认为正确的选择,并有着不能放弃的理由。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叶修垂着眼站在那的模样,时钟已经走到了左下角的位置,屋里没有开灯。

 

“叶修?”

 

“醒了就起来吃饭吧。”叶修挽起袖子准备去加热外卖,刚睡醒的周泽楷还算不得思路清晰,他在一瞬间以为自己还是个高中生,在等待叶修回家的时候不小心睡着。

 

不过很快他就想起来。

 

不是叶修和周泽楷。

 

而是导演叶修和明星周泽楷。

 

 

 

今天的说书先生没有来。

 

老板站在柜子后面唉声叹气,说书先生不来,白天的客流量起码就少了大半,老板抬头瞅瞅客人稀稀拉拉的大厅,再次长叹一口气。

 

女人倒觉得这没什么不好,她只是喜欢同戏子喝酒,安静些总是好的。不过现在还是白日里,她手里捧着杯雀舌茶,女人喝茶挑得厉害,这里的茶一向是入不得她的眼的,所以平日来着她都自带茶叶。

 

她倒也专一,这么久以来戏子只见过她带雀舌茶,顶好的茶叶,据说为了这玩意,将军还特意在千里之外的黔州为她买下了一座茶园。

 

雀舌茶泡出来的颜色很淡,一口下去却瞬间被雨意和苦涩充斥,属于茶的清香打着旋儿浮于茶水表面,仿若可以一口咬碎吞下肚去。

 

这是个奇异的时代,外来的文化以不可抗拒的姿态入侵,带来了无数新鲜玩意,卷发,洋酒,汽车,街上妆容精致的淑女和行色匆匆的男人们都活跃在这个时代,他们追逐着脚步急促的历史车轮,并以此为豪。

 

女人穿着和她们别无二致的华丽旗袍,黑发也紧跟潮流微微烫卷,但她现在倚靠在窗边,却像一副最传统的水墨画,静默而写意。

 

“戏子在么?”伴随着一声高喊,包厢的门被从外踹开,杀手身形灵活地躲开门边两位敬业保镖的手,一闪身跑到戏子身后,“你这是惹着谁了?这么大阵仗?”

 

女人丝毫没被杀手的莽撞吓到,她挑眉,挥手示意保镖退下,门重新关好后,杀手也算看出这里谁才是说话的主儿,殷勤地凑到女人身边:“这位姐姐可真漂亮,天仙儿似的,我这眼瞎没注意,唐突了姐姐,姐姐莫怪。”

 

杀手年纪不大,仍是少年的模样,一口一个姐姐,哄得女人忍不住笑起来,她向戏子询问:“你认识?”

 

戏子点头,简单地介绍:“朋友。”

 

“卡。”叶修挥手毫不留情地打断。

 

不用叶修多说,周泽楷也知道问题出在自己身上,他稍微活动下因为久坐而有些僵硬的身体,他这一遍的表现还不如上一次。

 

戏子这个角色看起来戏份不多,但其实表现尤为细腻,就比如周泽楷拍的这场戏,女人和杀手的相识就是他在背后推波助澜,叶修给周泽楷的要求也尤为严苛,他要求周泽楷把握好那个度,既不能让人在第一遍看到这场戏的时候察觉戏子的心思,也要让人们倒回来细细品味时能从中发现端倪。

 

戏子是一个很内敛的人,前期除了在戏台上,其余时候台词都很少,也不曾有过很外露的感情表达,所以叶修在看表故事时,完全只把他当成了一个无关紧要的路人。

 

周泽楷遇到了戏骨开拍以来最难以跨越的难题,他们已经NG了好几遍了,他却仍然找不到感觉。

 

楚云秀和黄少天也没有抱怨,兢兢业业地陪着周泽楷一遍遍重来,毒舌如叶修倒也没有骂人,他示意:“先休息一会。”

 

周泽楷苦笑,果然他能力还是不够。

 

戏骨主演的五人里,韩文清和楚云秀是最让叶修省心的,虽然用叶修的话来说,韩文清的将军完全只需要摆个黑脸站在那本色出演就行,周泽楷仍然能感受到韩文清演出了真正属于自己的角色。

 

冷面军阀其实是个挺常见的设定,但韩文清的将军气场太足,他身上萦绕着血腥的冷意,让人只敢避让。

 

楚云秀更不必多言,眉目间流转的情意,举手投足间表现出来的养尊处优,都让女人这个角色变得更加饱满。

 

黄少天的表演就比较飘忽,周泽楷有细心观察过,比起韩文清楚云秀之流用细节表现,黄少天就更多依靠肢体语言,吴羽策也常常观摩黄少天的戏。

 

吴羽策其实最开始并不觉得作为歌手的黄少天会做得比他好,但现场看过之后他不得不承认,黄少天确实比他更适合这个角色。

 

少年意气和侠气,都是吴羽策所缺少的。

 

叶修也曾指点过吴羽策:“黄少天是偶像,在演戏这一项上他完全可以选择适合他的角色,因为他主要的事业并不是这个,但你作为一个演员,固然因为本身会有一些角色不适合,但你更需要的是尽最大的限度用演技去弥补这一切,否则在演戏这条路上你也走不到更远。”

 

应该是演员去演绎角色,而不是角色去将就演员,而演员如果也只去选择自己擅长的角色,只会将自己困守其中,不得寸进。

 

当然这么说也不代表叶修对黄少天的要求有一星半点的降低,昨天叶修还拿着喇叭吼他“少把你演唱会上撩粉丝那套用到戏里”。

 

黄少天愤怒地在大家毫不留情的嘲笑里冲叶修比个了中指,但第二遍再来时,确实收敛不少。

 

周泽楷开始细细回忆当初叶修教给他的东西,而作为导演的叶修却跑到了他身边。

 

“你的眼睛很漂亮。”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震得周泽楷直接抬头看着身边的始作俑者,从叶修这个角度看下去俊秀的青年难得透出两分孩子气,带着恶作剧得逞的好心情,叶修慢条斯理地解释:“所以戏子坐在那里,观众第一眼注意到的,应该是你的眼睛。”

 

“我和你说过的,要入戏,把自己当做戏子,戏子的反应并不是刻意表达出来的,而是潜意识的动作。”

 

“你是我教出来的,放开去演。”

 

叶修站在周泽楷旁边,说话的时候却转过头没看着他的眼睛,他像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语气轻松。

 

周泽楷看着灯光聚集的中心,语气笃定。

 

“好。”

 

 

 

女人被杀手逗得笑出声,她随手将昂贵的茶杯放在窗台上,几步走到桌边,她问戏子:“你认识?”

 

戏子张口,却有一瞬间的停顿,这个停顿太短,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仿佛呼吸一般自然。

 

戏子眼脸微垂,他的视线投注于手中的茶杯上,他的睫毛很长,不自觉地颤动,遮住了日光在瞳孔的投影。

 

戏子说:“朋友。”

 

那个时候的女人和杀手都没想到,他们眼里巧合的相逢,却有另一只手,在背后拨弄他们的命运轨迹,让两个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有所交集的人,在一个定点相交。

 

而戏子,就是那个定点。

 

 

 

 

 

 

 

 

TBC。

————————————————————————————

今天突然醒悟七月份已经过去了,这个假期还剩一个月了,为了不让我说在开学前完结戏骨的话变成flag我决定先停下折叠世界,赶紧把这篇写完

_(:з」∠)_写完就再也不去看娱乐圈的事,啊二次元霸霸爱我

评论(21)
热度(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