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戏骨(二十一)

※我流娱乐圈背景

※演员周X导演叶

※专业相关都是瞎几把写

※经不起推敲的乌托邦,大量影射讽刺,观看不适请右上角,不接受嘴炮哦比心

 

 

 

 

 

 

 

“这是我的选择,叶修。”

 

在很久之后,叶修想到这次争吵,都会觉察到自己的迟钝,在这之前,他对周泽楷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当初医院里那只用力到骨节发白的手,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小孩已经长得比自己还高。

 

钥匙落在柜子上的声音分外刺耳,叶修站在那里,嗓子发干,一个字都再也说不出来。

 

行李箱碾过防盗门,周泽楷走向自己的选择,而叶修才意识到,或者说他一直故意无视的一个事实。

 

他连伸手阻拦的立场都没有。

 

 

 

周泽楷带着墨镜和口罩,站在小区门口,难得地感受了一把什么叫近乡情怯。

 

门卫早就换人,以前那位翘着腿在传达室看报纸的老人大概已经回家含饴弄孙,未免被认成危险分子,周泽楷还是取下了口罩。

 

叶修将钥匙还给他之后没有再多说什么,第二天却把周泽楷的戏份都安排在了早上,凭白为他空出了一个完整的下午。

 

钥匙轻贴在感应区,铁门应声而开。

 

门卫小哥特意抬头看了一眼周泽楷,约摸是觉得这个人比较眼生,已至深秋,周泽楷穿着铁灰色的长风衣,将整个人衬得修长挺拔,门卫打量片刻,觉得这么人模人样的家伙应该不会是小偷,便继续低下头玩自己的手机。

 

小区的格局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即使从枯黄的树枝也能想象出春天时繁花盛开的景象。

 

当初选择小区时,周母一眼就看中了这里景观设计,房地产的售楼小姐十分殷勤地介绍:“太太眼光真好,我们这里的园林规划请了国内最顶尖的设计师,平时还有专业人员维护……”

 

周泽楷知道穿过水池上的八角亭,再右转,那里有被爬山虎缠绕的长椅,曾经他们一家三口最喜欢的饭后节目,就是一起坐在长椅上乘凉。

 

长椅还在那里,表面的漆已经掉落了一部分,露出里面褐色的木质,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坐在那里,脚边放着菜篮子,不知在等谁。

 

周泽楷突然顿住,本来走向居民楼的脚步转向了长椅,他摘下墨镜,半蹲下身子,问老太太:“您好,这里可以坐么?”

 

老太太看着面前这位俊秀的年轻人,她不追星,自然也不知道周泽楷的名字。

 

她笑着点头:“请坐。”

 

岁月在老人的脸上留下斑驳的痕迹,只剩下那双眼睛,依然清澈。

 

那双和周母一样的眼睛。

 

 

 

周泽楷有时候觉得自己确实是好运。

 

这从一些小事情就能体现出来,就比如现在,他毫无遮掩地坐在小区里,往来的人却并不多,即使走过也是急急忙忙,视线都不曾投向过周泽楷。

 

墨镜和口罩都在周泽楷的手里,但他并不想戴,不光是因为在生活化的居民小区里戴了反而更显眼,更因为他觉得那样不合适。

 

他想和老人说话,所以如果戴上墨镜和口罩就太不礼貌了。

 

主动向人攀谈闲聊这件事对周泽楷来说发生的概率无限趋近于零,所以他对于如何寻找话题简直毫无经验,对象是他很少接触的老人家就更提高了难度。

 

“您一直住在小区里么?”周泽楷记得之前自己住在这边的时候并未见过老人,否则肯定会印象深刻。

 

“没有,”老人伸手调整一下篮子里芹菜的位置,“我儿子前年才在这边买的房子,把我和老伴从老房子那边接过来。”

 

“他很孝顺。”

 

“哪里,只要不让我们为他操心就好了。”老人嘴里谦虚着,脸上的骄傲却怎么都掩不住。

 

周泽楷继续为新话题绞尽脑汁,好在老人足够健谈,而且显然也对这个陪她闲聊的年轻人很有好感,她主动发问:“小伙子是新搬来的吧?”

 

“没有,我……”周泽楷一顿,也无法准确说明自己的情况,“我几年前在这里住过。”

 

“今年多大了?”

 

“二十三。”

 

“那已经是大孩子了啊。”老人笑呵呵的,“怎么样,找对象了么?”

 

这大概是上了年纪的人都爱关心的问题,在他们那个年代,二十三岁的周泽楷早就该成家立业,而在现在,二十三岁的周泽楷仅仅走到了事业的开端。

 

周泽楷摇摇头,他迟疑片刻,最终他看着老人的眼睛,认真地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妈妈,我有喜欢的人了。

 

记忆中周母的笑脸和眼前的老人重叠起来,她们笑着说:“那是好事啊。”

 

他永远都没有办法亲口将这句话向周母说出。

 

“我喜欢他很久,”几乎是心血来潮,周泽楷想向老人讲讲叶修,“他不知道。”

 

“你没告诉他么?”老人连连叹气。

 

“没有。”周泽楷笑笑。

 

最开始发现这件事的惊慌和不安,试图挣脱的痛苦和茫然,直到后来,那些躁动的感情全部都归于平静,它们在周泽楷心中慢慢发酵,变成了他前进的支持和勇气。

 

而这一切,叶修毫不知情。

 

喜欢一个人,想要他知道是应该的事,但好几次周泽楷面对着叶修,那些话在心里酝酿了无数次,都在走到唇边前被他咽下。

 

好几次叶修都察觉到了周泽楷的情绪波动,他皱眉问:“小周,你怎么了?”

 

周泽楷只能缄默,他说不出口,开始是因为胆怯退缩,后来便有了其他原因。

 

“你不说她怎么会知道呢?”老人劝周泽楷,“年轻人就要勇敢一点,难道你还指望女孩子主动吗?”

 

没有去纠正老人善意的误会,周泽楷想起那个人在感情上的迟钝,确实也不能指望他会主动:“他比我好,我还需要努力。”

 

“对方很优秀?”

 

“他很好。”周泽楷点头,他笑起来,不同于屏幕里精致而帅气的笑容,现在的周泽楷甚至笑得有点孩子气,如同像在给老人展示他最心爱的宝物,“特别聪明,有才华,口才也好,很善良。”

 

“我看你也不差,小伙子不要妄自菲薄啊。”

 

算不得是妄自菲薄,周泽楷只是想要走到和叶修同样的高度,当他能够和对方平视时,才将这份感情告诉他。

 

两人没有能再多聊,不远处有人在呼唤老太太的名字,是个拄着拐杖的老爷子,周泽楷主动为老太太拎起菜篮子,慢慢地陪着她走到老爷子身边。

 

老爷子有点发福的模样,头发都掉得精光,他笑眯眯地同老太太说:“今天和隔壁那许老头下棋,三局都是我赢了。”

 

“运气不错。”

 

“这哪是运气,”老爷子扬起一边眉毛,“这明明是我棋艺比他高超。”

 

老太太笑着附和两句,老爷子这才把目光转向一边的周泽楷:“这位是?”

 

“也是小区的邻居。”老太太简单地为老爷子介绍,“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叫啥呢?”

 

“我姓周,叫小周就行。”

 

“小周啊,我们家就在这单元二楼,一起来吃个饭吧。”老太太向周泽楷发出邀请。

 

周泽楷将菜篮子递回去:“谢谢,不过我家就在那边,改天吧。”

 

“那也好,改天记得来陪陪我们。”老太太显然已经将周泽楷划在后辈范围,“小周,要加油啊,下次带着你喜欢的姑娘来给我瞧瞧。”

 

周泽楷笑笑,没有回答,他看着两位老人互相搀扶着,身影消失在单元楼内。

 

如果没有那场车祸,数十年后的周父周母,一定也是这样互相搀扶吧。

 

如果没有那场车祸,他们会载着叶修回家,周父和周母一定会给他收拾一间舒服的卧室,叶修或许会对他们的热情招待无所适从和无可奈何,但一定会在抵达远离家的这个城市睡上第一个好觉。

 

开学了叶修会回去学校的宿舍,但假期一定会被邀请继续住在周家,周泽楷中考的时候他会跟着周父周母一起送他去考场,周母会紧张,而一边的周父和叶修会安慰她。

 

周泽楷会顺利地考上高中,叶修会专心地学习自己梦想的专业,他依然会为了生活费去兼职,而周泽楷会给他带周母准备好的便当。

 

周泽楷依然会喜欢上叶修,心细的周母一定会先发现儿子的心思,她会为周泽楷打气,周泽楷会鼓足勇气去告白,叶修也许会答应也许会惊讶。

 

如果没有那场车祸,周泽楷会有完全不同的未来。

 

但这个世界没有如果,所以周泽楷变成了现在的周泽楷,他再一次觉得自己真的运气很好,能遇到老太太,让他用另一种方式告诉心中的母亲,他有喜欢的人了。

 

即使他连看到父母白首相依的机会,都没有。

 

 

 

钥匙顺利地插进钥匙孔,打开门的那一刻,周泽楷恍然觉得时光倒流,家里的一切都没有改变,仍然保持着曾经的模样。

 

三年前,明星周泽楷出道,五年前,周泽楷离开这个家,加入轮回。

 

周泽楷告诉自己不要回头,他知道自己身后是叶修,他也知道叶修的想法,他什么都知道。

 

但他必须走下去。

 

已经五年了啊。

 

周泽楷怀抱着对叶修最温柔和炽热的感情,走过了独自一人的漫长五年。

 

 

 

 

 

 

 

 

TBC。

 

 

评论(23)
热度(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