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戏骨(十八)

※我流娱乐圈背景

※演员周X导演叶

※专业相关都是瞎几把写

※经不起推敲的乌托邦,大量影射讽刺,观看不适请右上角,不接受嘴炮哦比心

 

 

 

 

 

 

 

孙哲平抬起头的时候,就看到张佳乐抱着吉他坐在凳子上,止不住地傻乐。

 

“傻不傻?”孙哲平抬脚踢在张佳乐的小腿,对面的人呲着牙捂着腿瞪他,他一抬下巴,“我把第二小节改了,试试。”

 

前几天他们见到了负责专辑的导演,导演看到张佳乐之后极力推荐他自己演绎mv,夸得张佳乐最近几天都有点飘飘然。

 

相比之下孙哲平就淡定得多,但这也可能和导演建议他演里面的黑社会老大有关,据张佳乐回忆,孙哲平当时的脸色完全可以本色出演。

 

张佳乐拨错了一个音。

 

孙哲平从曲谱里抬起头,向张佳乐投以疑惑的眼神。

 

失去了吉他声的房间安静得可怕,孙哲平渐渐听到了影影绰绰的另一个声音。

 

“原创新曲……欢迎……有望冲击排行榜……”流淌在主持人甜美嗓音下的,是他们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旋律。

 

孙哲平和张佳乐对视一眼,同时跳起来冲出练习室,张佳乐几乎是以撞击的力度打开门。

 

“这是我的新曲,希望大家喜欢。”

 

屏幕里那个人他们都认识,是公司里的前辈,一线歌星,他现在拿着麦克风,歌声缠绵,一字一句都有如情诗。

 

张佳乐从指尖到小腿都在颤抖,他记得这首歌,他和孙哲平曾经翻来覆去地研究每一个音符,也曾为了歌词的表达拍着桌子争吵,这本该是他们出道的主打曲,本该收录在他们的第一张专辑里最显眼的位置。

 

“我曾爱过的女孩又在何方”

不,不是的,这句是“靠不住的我也慢慢长大”

 

“曾经的陪伴你还记得么”

这句也不对,应该是“被你生出来真是太好了”

 

“我们的故事我还记得,祝福你我的姑娘”

这里明明是“我长成你希望的人了么?现在从心底说谢谢。”!

 

太恶心了,这太恶心了。

 

张佳乐还记得他们坚持要用这首写给父母的歌作为主打曲,而不是情歌或者快节奏的耍帅歌,他还记得自己用双手在虚空中画出大大的圈,“我们的歌有这么温柔。”

 

而现在这首当初他们坚持只用最简单的吉他弹奏出来的曲子被稍稍改编,重新填词,变成了一首甜腻的情歌。

 

这他妈还是张佳乐和孙哲平呕心沥血写出来的东西么?!!

 

张佳乐当时的脑子一片空白,他看到那位歌星唱完后侃侃而谈自己对音乐的态度和梦想,讲述自己的坚持和追求,张佳乐一个字都不想听,但偏偏每一个字都清晰无比地传到了他的耳朵。

 

“在创造这首曲子的时候,我想要表达的就是我们每一个普通人的感情,我们都曾在爱情的道路上……”

 

张佳乐一把捞起身旁的椅子,用尽所有的力气把它砸在了那个人的脸上,椅子的尖角深深陷进电视的屏幕,错综复杂的裂痕扩散,木头和玻璃的碎片飞溅如同一场爆炸。

 

“走。”孙哲平抓住还在粗喘的张佳乐的手臂,几乎是强行把他带往经纪人的办公室。

 

“歌星的新曲发布会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的歌会在那上面?”孙哲平的声音极冷,他重重地拍在经纪人的桌面,对面那个本来专注于文件的男人不得不抬头看他。

 

经纪人的目光中饱含着不赞同,似乎认为孙哲平太过于粗鲁而打扰到自己,他慢条斯理地说着:“歌星听了你们的歌,觉得很好,就用到自己的新专辑了,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啊?”

 

惊喜?张佳乐不能相信他居然用这么个词形容这件事。

 

“反正一首歌而已,你们再写一首就好了,人家和我说了,很满意你们的作品,之后也可以多多合作,你们这次可算遇到贵人了,未来只要有歌星提携,你们的前途还需要愁么?”

 

卑鄙的偷窃者在聚光灯下享受欢呼,下流的帮凶在他们面前洋洋得意,张佳乐不是第一次见过这样的事情,他看到许许多多的人说着“一首歌而已好听就行”“哎呀不要说这些了搞得大家都不开心”“抄怎么了,用你的东西是看得起你,不用你能火么?”“路人围观,纯歌粉,前排出售瓜子可乐看撕逼”“哎哟这关头跳出来说这个,不会是新的炒作手段吧?”

 

他们说着冷漠的无关紧要的甚至是二次伤害被害者的话,他们甚至看起来那么客观那么有道理,一一地给被害者细数你得到的好处,一个个都觉得自己是最清醒最智慧的人。

 

但没有人。

 

没有人站在被害者的角度,没有人仔细倾听被害者的怒吼,没有人知道被害者被抢夺的作品里包含了多少心血。

 

偷窃者如此轻易地拿走,将受害者从零开始一点点小心堆积的巴比伦塔全部否定。

 

这不是一场所谓的“借鉴”,这是一场谋杀。

 

刀刺穿心脏,血液倒流回体内,受害者躺着泥地中接受所有人怒其不争的指责。

 

他们看不到他的伤口。

 

或者说,他们看得到,但他们捂住了眼睛。

 

他们事不关己,所以抱着手臂如同看猴戏一般评头论足,甚至推波助澜。

 

“我操你大爷!”张佳乐一拳揍在经纪人脸上,把这个男人打得直接从转椅跌到地板。

 

经纪人根本没想到张佳乐会动手,被打得眼冒金星,养尊处优的生活让他完全来不及闪躲。

 

但这还没完,孙哲平一脚踹开挡在面前的小圆桌,抓着经纪人的领口把他提起来。

 

“你们干什么?你们不怕被公司开除么?”经纪人慌了,他挣扎着,却毫无用处。

 

“那就开除吧。”孙哲平平静地说着,“这种垃圾公司老子早就不想呆了。”

 

他狠狠一拳揍在经纪人的另一边脸。

 

 

 

叶修赶到的时候,这两人坐在路边的花坛上,人手一罐啤酒,颓废又潇洒。

 

张佳乐的头发被风吹得凌乱无比,偏偏这人毫无知觉,叶修还没开口,张佳乐就耍帅地举起手示意他闭嘴,他说:“叶修你丫的给我别说话,老子今天打也打了,约也解了,一句话就是爽,你别来触我霉头。”

 

“喝个啤酒都能醉成这样?”叶修拎起其中一罐,认真分辨上面的度数是不是50以上。

 

“你看那。”孙哲平没正面回答,他用手中的酒罐指指张佳乐的脚边,叶修伸脖子一望,得,满地的酒罐子,啤酒度数再低也经不住这跟喝水一样灌。

 

张佳乐豪气干云地将手中那罐喝干,正准备去拿下一罐时,被叶修打了手。

 

叶修眉一挑:“打死了没?”

 

张佳乐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他指的是谁,饶是被叶修吐槽毒害这么久的张佳乐也忍不住笑出声:“没有,不过也差不多了,我最后看到他倒在地上都出气多进气少。”

 

“没打死你还在这逞威风,孬。”叶修一屁股坐到孙哲平旁边,张佳乐手舞足蹈地怪声喊着:“好好好有脾气,不愧是我张佳乐看上的导演。”

 

张佳乐孙哲平和叶修是校友,究竟这三人是怎么凑到一堆的已经不可考,总之后来抱着吉他的张佳乐孙哲平和扛着摄像机的叶修长期霸占校内情人坡插科打诨,惹得校内一众情侣怒视。

 

当时张佳乐摸摸自己的吉他,问:“叶修你电影要配乐吧?”

 

“怎么?”叶修反问,“你要来?”

 

“看你这么穷,我和大孙就算是做好事。”张佳乐坐正身体,得意洋洋地说:“你电影的配乐,我们俩包了。”

 

叶修闻言立刻从包里掏出纸笔,张佳乐惊讶:“你干嘛?”

 

“咱们来签个合同,我怕到时候你们反悔又要收钱。”

 

“滚犊子!你就不能正常地感动一下么?”

 

孙哲平拎着酒罐子却没有喝,他现在所有注意力都在另一只手的手机上,手指在屏幕上快速翻飞。叶修当然知道他们能解约出来有多难,估计孙哲平现在正在动用家里的力量收拾摊子。

 

叶修拿起花坛上最后一罐没开的啤酒,打开拉扣的时候他对孙哲平说:“这倒不像你平时的行事风格。”

 

是肯定句而非疑问句,张佳乐跳脱,孙哲平却沉稳。

 

孙哲平摁下发送键,用手里的酒罐碰了碰叶修的,说:“我只是觉得,活得幼稚点,也没什么不好。”

 

孙哲平大可以在背后再用手段,但当张佳乐挥出那一拳的时候,他忽然觉得自己也不想忍了。

 

他们就像初中精力过剩的孩子,直接对着不满的人挥出拳头,唯有这样,才能让心中的愤怒发泄。

 

孙哲平突然大声地问:“张佳乐,咱们还写歌么?”

 

“废话!”张佳乐用比他还大的声音回答。

 

后来的事便顺理成章,两人抱着对音乐不变的热忱转战幕后,两年后,张佳乐在荧幕上看到了歌星因为丑闻而身败名裂的消息。

 

他又想起,曾经这个人,拿着他们的歌在聚光灯下,说过的话:“我这一路走来,为的都是对音乐的爱,很多粉丝很惋惜我放弃了朋克,但我觉得我现在更像个朋克,在这次的歌里……”

 

孙哲平脚步未停,张佳乐也只稍作停留,便将目光移开。

 

他们都还走在自己选择的路上,从未迷茫。

 

 

 

 

 

 

 

 

TBC。

——————————————————————————————————

这是我写得最难的一章,之前就写了两个版本,最后反复修改得到了现在的样子

抄袭这种事大概每个人都见过很多,但现在我请你们来看一个受害者的控诉

这是我很喜欢的一个词作妹子,她差一点就夭折在抄袭者的手里→

不过看归看,请大家不要打扰她

所以很多人并不理解我为什么会坚持抄袭者不可饶恕,不是针对某一个人,而是这种行为,掐断了太多人还未出口的歌唱

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和处境与人都无关,唯一能出口饶恕加害者的,只有受害者本身,而如果受害者不愿意,那么旁观者就没有资格用自己的道德绑架他人

评论(17)
热度(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