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戏骨(十七)

※我流娱乐圈背景

※演员周X导演叶

※专业相关都是瞎几把写

※经不起推敲的乌托邦,大量影射讽刺,观看不适请右上角,不接受嘴炮哦比心

 

 

 

 

 

 

 

女人和这个地方格格不入。

 

这要是请来位资深的老先生,你指着这地方说是戏院,那老先生能气得拂袖而去。

 

老板是个贪心的人,一方戏台,白天请了位说书先生,折扇一敲,这天南海北的奇异故事就跟倒豆子一样出来了,到了晚上,便请来戏班子,粉墨浓妆,直到夜半三更才散场。

 

城里的住户们倒是喜欢这个地方,一天的劳作之后,来这就着一小碟洒了盐的黄豆喝上两杯,拍着沾满汗与灰的裤脚和旁的人扯犊子骂娘,大声说笑。

 

大厅里常常吵得鸡飞狗跳,搭着汗巾的小二身手灵活地在这之间穿梭,一路陪着笑,高跟鞋叩在地面的声音很轻,但对小二来说不吝于在耳边炸响。

 

“夫人来啦。”小二三步并两步赶到来客身边。

 

女人漫不经心地整理着自己的手套,大厅里谈笑依旧,但有不少人的目光已经追着这边来了。

 

“雅间还为您留着呢,小的给您引路?”

 

“要唱完了么?”女人抬抬下巴,漂亮的眼睛盯着戏台上的人。

 

“您今儿来得巧,先生这还有最后几句,唱完了我就告诉他您来了,先生一准高兴得不得了。”

 

“到时候带他到雅间来。”女人扔下这句话就迈步走了,她本就是这家店的老顾客,根本不需要领路。

 

“小二!小二!”那边的呼喊一声比一声高,小二不得以暂时离开这位出手阔绰的财主,一叠声地应着好,去厨房取酱好的牛肉。

 

“这朵花可真漂亮,不知道是哪位大人盆中的?”戏台旁一桌客人远远地看到了女人的身影,发问的是一位商人,来城中做点小本生意,明天还需启程回返。

 

“这位您都不知道?”同一桌的客人显然是位本地人,话里话外都带着点优越,“这可不就是咱们城中将军家那位‘良配’么。”

 

“你可别诓我。”商人摇手,他细细地抿了一口杯中的酒,粗劣的水酒在他嘴里仿佛琼浆玉液,“这将军夫人,能跑到咱们这种地方来?”

 

“你以为人家是来看你的啊。”客人嗤笑一声,用肩膀拱拱身边的人,“台上那位看到了么?”

 

商人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台上的戏子咿咿呀呀地唱着,一张脸是脂粉都掩不住的端正。

 

“这位夫人每次都掐着台上这位表演的时间来,人一表演完就招到上面的雅间去,沾了那位夫人的福,这里的人还得称他一句先生。”客人暧昧地冲商人挤挤眼,周围几位竖着耳朵听墙角的,脸上也浮现了心照不宣的笑容。

 

“那将军岂不是……?”商人瞪大了眼睛。

 

“所以说这人啊,也不一定是走得越高越好,这一个搞不好,头上就顶着一片疆土了。”客人说着往头上指了指,逗得周围的一圈人都撑不住笑出声。

 

坐在离戏台最近的那张桌子的少年不耐烦地放下酒杯,他伸手抓抓自己略显凌乱的短发,那桌的人还在肆无忌惮地调笑,有其他人搭话,客人显然更得意了,言辞越发刻薄露骨。

 

“我说你个大老爷们,”少年站起身,一脚踢在客人的椅子上,客人毫无防备,手上端着的酒杯洒出三两滴,“怎么这么碎嘴呢?叨逼叨逼的,烦不烦啊。”

 

“你这人干嘛呢?”客人也被少年的突然袭击搞得火冒三丈,眼看着站起来就要捞袖子开打。

 

“抱歉抱歉,”商人一把拉住旁边想要冲上前的客人,“我们小声点。”

 

少年还准备说些什么,眼角余光却正好看到台上戏子唱完最后一句,往后台去了,一时也顾不上和人理论,一溜烟也窜向后台。

 

“你拉着我干甚?”客人愤愤地抽回自己的手臂。

 

“哥们,我可是在救你啊。”商人看人不领情,语重心长地解释道,“你们是没注意,我走商路遇多了,你别以为那人年纪轻,你看他的脚步,一看就是练家子。”

 

“练家子也不能不讲理……”客人听人这么说,也有点后怕,嘴上却不肯罢休,还在念叨。

 

少年跑得太快,而大厅太挤,即使他身手再怎么灵活,也差点和迎面而来的小二撞个正着。

 

这可真没法儿,两边都没地方让。

 

“我的小祖宗啊!”小二惊险地救下手里那壶酒,立刻就埋怨开了,“就这地你还乱窜,你这不诚心给掌柜找不痛快么?”

 

“没注意没注意。”少年敷衍地拍拍小二的肩头,很快闪过他继续向前。

 

少年闪身的时候碰到了旁边的桌子,放眼大厅,还只有这桌只有一个人坐。

 

学生皱眉看着桌上的酒杯因为少年的冲撞危险地摇晃了两下,最终坚强地稳住身形。

 

空气中飘荡着汗味和酒香,桌子表面即使被反复擦拭也能看到污渍,没了继续呆下去的理由,学生瞬间觉得这一切都无法忍耐。

 

他整理好衣服,选择了一条比较绕但人比较少的路走出大厅。

 

大厅热闹依旧,梆子声声声入耳,又是一场好戏开演。

 

 

 

“卡!”叶修拍拍手,“非常好,这一条过,休息二十分钟。”

 

片场的气氛顿时松懈下来,楚云秀倚着雅间的窗户,冲着下面大口灌水的导演称赞道:“叶修你这地方选得不错啊。”她用指甲轻敲窗框,被漆成棕色的木头发出闷闷的响声,“我有必要提高一下对你审美观的认识了。”

 

“哎哎哎。”魏琛手指间夹着一支烟,不满地说,“这找场地的活明明是我干的,怎么功劳就变成他的?”

 

楚云秀听到魏琛的话立刻感兴趣地探出半个身子:“他改性了?我记得找场地这活叶修不是非要自己经手么,非要一个一个地方考察比较才会定下来。”

 

“这就小孩儿没娘说来话长了,”魏琛摇头晃脑,“上回书说到,这叶导叶修拿到金牌编剧苏沐橙的剧本之后……”

 

不过魏琛这书没能说完,门口进来位留着小辫儿的青年,远远地就冲着他们招手:“老叶!”

 

“张佳乐!”叶修还没来得及放下水瓶子回话,黄少天已经一个健步冲上去。

 

“啧。”张佳乐表现出了对黄少天十二分的嫌弃,他身后,是取下帽子的孙哲平。

 

用黄少天的话来说,张佳乐孙哲平和他都是“在音乐方面有一定造诣”的人,他们通过叶修相识,因为音乐上的相同爱好很快就混熟,黄少天上一张专辑还请到了两人协助制作。

 

张佳乐嫌弃黄少天也是因为上一张专辑的制作,他本来以为自己写歌的时候已经够疯了,但和黄少天比起来确实还是稍逊一筹。张佳乐已经记不得自己多少次不分地点不分时间接到黄少天的夺命连环call,接起来第一句话必然是:“张佳乐我和你说我刚想到一段旋律/一句歌词/一个MV创意……”。

 

前几次张佳乐还能顾虑着黄少天想要精益求精的愿望耐着性子和他讨论,在第三次被黄少天从睡梦中扰醒之后,张佳乐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

 

“大半夜的,你不睡觉我还要睡呢!”张佳乐揉着自己的鼻梁,“再说又不止我一个人,你怎么不打大孙电话。”

 

“哈哈哈我又不傻孙哲平那块头一看我就打不过……”一时嘴快说出了心里话的黄少天捂住嘴巴的时候,电话那边的人已经恶狠狠地挂掉了电话。

 

张佳乐把手机关机,决定弧自家雇主三天。

 

闹归闹,两人感情还是挺好的,黄少天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搭着张佳乐的肩问:“来干嘛?”

 

“我请来的。”叶修言简意赅地介绍了两人,“配乐担当,张佳乐,孙哲平。”

 

这一圈人里,除了作为歌手的黄少天和兴欣人员,其他人和张佳乐孙哲平都是第一次打交道,韩文清的经纪人张新杰都一反常态地凑近,盯着两人思索良久,直到看得张佳乐快炸毛了,才恍然大悟:“你们以前是组合么?”

 

“我靠你怎么知道的?”张佳乐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

 

“我之前好像有看过你们的视频,那时候你们正准备出道吧?”

 

张佳乐和孙哲平对视一眼,没有回答。

 

“是啊,张佳乐和孙哲平当初是准备以原创组合出道的,这小子那段时间特别疯,每天除了必要的吃饭睡觉就是在写曲子,要不是孙哲平在一旁帮着,他早就过劳死了。”叶修接过话头,爆起老友的料丝毫不手软。

 

叶修和他俩相识还得回溯到三人的大学生涯,他是亲眼看着这两人走过来的。

 

“那你们后来为什么转行幕后了呢?”张佳乐和孙哲平的大名张新杰自然听过,圈内有名的幕后音乐人,不过因为韩文清的工作原因倒没怎么接触过,今天一见面,张新杰才想起许久之前看过的宣传视频。

 

“这个嘛……”叶修刚要接话,就被张佳乐挡了回去:“当面说人黑历史低调点好么?”

 

张新杰感受到了自己问题的不合适:“我只是随口一问,如果不方便的话……”

 

“没事,那点破事有什么好不方便的。”张佳乐摆手。

 

叶修不赞同地皱眉,他刚才正准备把话题岔开。

 

张佳乐转头看了一眼孙哲平,他这个可靠的搭档一如既往地站在他身边。

 

都过去了。

 

幸好。

 

 

 

 

 

 

 

 

TBC。

——————————————————————————————

本章小周下线,目测下章还是下线,算是双花的小回合

(ρ_・).。回家死活连不上wifi,今天才弄好,一个星期没有wifi我纸牌蜘蛛红心的记录都破了几轮了,简直男默女泪

 

评论(9)
热度(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