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予人歌.一见钟情

※予人歌突发番外,正文七年后设定

※v家p主周Xpv师叶

※考前摸鱼,本命赐给我力量吧_( ゚Д゚)ノ

※甜,糖,温馨日常,和正文画风一点都不一样【我已经失去写段子的能力了么嘤嘤嘤

 

 

 

 

 

 

 

无论何时,我爱你,一如一见钟情的当初

 

 

周泽楷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大概三点左右天色就慢慢暗了下来,天空粘稠得像泼入水面的墨汁,办公室里两个小姑娘兴奋地拍照发朋友圈,周泽楷有条不紊地完成着工作,桌面下方缩小着和叶修的聊天窗口,叶修下午没课,早就脚底抹油跑回家去了,现在看着天色不对还能游刃有余地提醒周泽楷。

 

不过既然叶修已经安全到家周泽楷就不急了,叶修长期备在他包里的那把伞现在正是实现人生价值的时刻。

 

叶修这么懒的人,却执着地要在两人的包里都带伞,他的家乡是一个多雨的城市,周泽楷出差的时候去过一次,回来后只记得萦绕着水雾的墨绿山水。

 

下午五点,周泽楷关上电脑,和同事道别后便离开,许多同事被突如其来的雨杀了个措手不及,不少人唉声叹气地在公司等雨停,而周泽楷打着叶修为他准备的伞,油然而生出一种人生赢家的感觉。

 

习惯性地戴上耳机,流淌出的旋律让他眼前一亮,但一手拿包一手拿伞的姿势并不能让周泽楷抽出手看歌名。

 

音符上下跳跃,在铺天盖地的雨幕中为周泽楷圈出一方天地。

 

 

 

周泽楷躲在站牌抖落了雨伞上的水滴,才走上公交。

 

人不是太多,周泽楷走到后门站定,右手边坐着两个学生,正外放着手机看视频,两人低声交谈,笑作一团。

 

周泽楷瞄了一眼,满屏幕的弹幕,b站的辨识度还是很高的。

 

确定关系后,叶修干脆大咧咧地重操旧业,用回了一叶之秋的大号,成了一枪穿云的家养PV师。

 

一叶之秋的粉丝们一时不知该欢呼偶像的归来还是惊叹叶修的脱团速度,一枪穿云的粉丝们倒是火速接受了这个事实并举双手双脚赞成,开玩笑,这么高水准的PV师你在哪再去捞一个来看看?

 

最近两个人在策划一个系列曲,背景用的是童话故事,里面的兔子先生和魔法师结伴旅行,兔子先生一身正装,帽子套在一只耳朵上,那副呆样和周泽楷倒是七八分像,而一旁的魔法师叼着烟斗,披风下仿佛藏有哆啦a梦的口袋,有取之不尽的新奇事物。

 

周泽楷翻看着手机里的成品图,这是叶修前几天画完传给他的,夹带私货做得如此明显,一时让周泽楷不知从何槽起。

 

新的系列让两个人都觉得储存不足,闲来无事的时候就背靠背坐在书房的地板上,人手一本童话书,像两个孩子一般看得起劲。

 

“维京式葬礼你知道么?”叶修问周泽楷。

 

周泽楷摇头。

 

“就把人放到船上,然后烧着放到海里……”叶修随手抓起一张草稿纸就开始描绘,寥寥几笔勾勒出人鱼公主的葬礼,载着冰棺的火船带着海的女儿回到了故乡。

 

“怎么样?”叶修收完最后一笔。

 

无论多少次,看到叶修画画的时候,周泽楷都像回到了那个阳光倾斜的下午。

 

这一定是魔法,他想。

 

 

 

下车之后还要走一段才到家,正值下课的时间,校门口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冒着大雨外出。

 

叶修和周泽楷的家就在他们母校的旁边,当初叶修还没毕业就被导师逮着要接自己的班,正是当初周泽楷见过在实验室被叶修烦得一个头两个大那位,叶修在留校任教后还和周泽楷感叹这真是孽缘啊孽缘,被彼时已经成熟的周学弟熟练地用一筷子牛肉堵住了嘴。

 

为了叶修上下班方便他们的房子干脆就买在了学校边的小区,正好导师也在这个小区,有时候两个人晚出散步还能看到老人家坐在树下的躺椅上乘凉。

 

想起这件事周泽楷不由得心虚地摸了摸鼻子,他们每天同进同出,一两年还能说是暂时同住,这都七年了,再怎么迟钝的人也该回过味来了。

 

周泽楷怀疑导师早就知道了他俩的关系,不过老人家没多问,也不多说什么,这么多年来也不见给他们谁介绍女朋友,只是偶尔看着周泽楷的眼神深得让他背后发凉。

 

拐走了人家的得意弟子,周泽楷能不心虚么?

 

周泽楷自己是在一家私企上班,工作累起来的时候连着一个星期加班都是常态,轻松的时候能天天摸鱼。

 

他们当年电竞社的群还在,当初在的人都悉数毕业,群里进了新的后辈,结果黄少天嫌弃“和年轻人之间有代沟”,暗搓搓地自己拉了个群。

 

他现在在喻文州的手下办公,魏琛和叶修两个心脏,总喜欢挑他工作的时候在群里撩他,只要一撩出来就排着队圈喻文州“你手下上班摸鱼了”,而转头就被抓个正着的黄少天只能无语凝噎。

 

张佳乐回了家乡,上次周泽楷刚走到楼下,就被快递小哥迎面塞了一个沉甸甸的泡沫箱,回家打开,发现是来自K市的鲜菇,张佳乐还细心地用冰块保鲜,小朵的蘑菇新鲜得像刚从地里拔出来的一样。

 

周泽楷本来准备做个小鸡炖蘑菇加餐的,却被叶修制止,他照了照片跑去微博,良久看到回答才长舒一口气,让周泽楷动手。

 

后来张佳乐知道这件事,特意打着电话过来痛斥叶修无情无义,居然怀疑他的一片好心。

 

“你有没有一点常识,我要是寄毒蘑菇给你你挂了我不就成杀人凶手了么?”张佳乐理直气壮。

 

“我还不知道你们K市人,只要吃了没死都不叫毒蘑菇吧。”叶修作为和Y省接壤的G省人,觉得自己很有发言权。

 

张佳乐顾左右而言他。

 

“哦对其实有个简单的鉴定办法。”叶修恍然大悟,“我直接打个电话给大孙,你要是给他寄了那肯定吃了没事。”

 

“逻辑在哪?”

 

“逻辑就是他要是吃了你的蘑菇出问题,第二天就能一个飞机到K市去揍你。”

 

张佳乐忍无可忍挂了电话,他再次觉得叶修这人简直没法交流。

 

他们这一圈人或多或少都被叶修坑过,但周泽楷和叶修的婚礼上,正是这群人跑前跑后,为他们布置一切。

 

周泽楷站在校门口远眺,天气不是很好,只能隐约看到教十楼上的小教室。

 

他明白自己爱上叶修的时候,叶修带他看了一片星空,他们的婚礼上,叶修用灯和线为他织出一片星空。

 

他之后才明白那天叶修的坐立不安里,还有一部分是为了这个为周泽楷专门准备的礼物,那时候始作俑者站在他面前捏着他的手,作为帮凶头子的苏沐秋惬意地享用着妹妹给自己留下的牛排。

 

那时的周泽楷和现在的周泽楷都想起了他们的初遇,那个人从自己身后走出来,跳到桌子上,一下子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周泽楷压下伞檐向家的方向继续前行。

 

真奇妙,这么多年了,他还记得当时的每一个细节,他记得叶修的衣着,记得被惊吓到的大一新生,他甚至记得叶修和他擦身而过的时候,风带起了他的发丝。

 

一见钟情,后知后觉。

 

 

 

周泽楷拧转钥匙,随机跳转的曲目正好又跳到了最开始那首歌,周泽楷把伞靠在门边,终于看到了歌名。

 

这下他记起来了,这首歌是上次他在看一个手书视频的背景音乐,听到前奏周泽楷就喜欢上,特意去找的完整曲。

 

现在忘记了,重新听到,依然会喜欢上这个前奏。

 

打开门,就看到自家的布偶猫快步凑过来。

 

未免自己湿掉的裤脚沾染到猫咪的毛,周泽楷一把将布偶猫捞到手中,最近布偶长胖了,周泽楷一只手拎着它还颇费些力气。

 

“喵喵。”布偶不满地叫着,伸长了爪子想去够主人的衣服,周泽楷将他扔到猫窝里的田园猫旁边,布偶立刻放弃掉这只两脚兽转而亲昵地蹭着假寐的土黄色田园猫。

 

这边也有一只睡着的大型动物,叶修估计是画稿画到一半倒头就睡着了,茶几上散落着几张看不出内容的草稿。

 

屋里开着空调,现在已经有点过凉了,周泽楷还顾不上给自己换衣服,就先去卧室里找毯子给叶修盖上。

 

周泽楷轻手轻脚的动作依然惊醒了沙发上的人,叶修迷迷糊糊地醒来,看到眼前的人几乎是本能地伸手去抱他。

 

周泽楷退后一步:“身上湿。”

 

叶修笑出声:“我还能嫌弃你?”他直接起身,把人抱了个满怀。

 

雨太大,周泽楷即使有伞,发梢外套依然满盈水汽。

 

叶修偏头落下一个吻在周泽楷的嘴角,这样的小动作如今已经习以为常,他抬手揉揉周泽楷半湿的头发:“去洗个热水澡?”

 

“还要做饭。”

 

“去洗澡,饭我来做。”说完叶修就掀开毯子坐起来。

 

周泽楷露出为难的神情,叶修从沙发下找出拖鞋,看着周泽楷不解:“还有事?”

 

“你做饭的话……”周泽楷欲言又止,“能不吃泡面么?”

 

叶修当场给他翻了个白眼。

 

他当然知道这是周泽楷故意的,两人刚开始同居的时候,叶修确实一点厨艺技能都没点亮,慢慢的胃口被周泽楷养刁之后就再难适应泡面和外卖,早几年叶修就乖乖地和周泽楷学了做菜技巧,现在虽说做一桌宴席出来是不可能的,但家常菜还是能搞定的。

 

叶修知道这是周泽楷在调侃他以前不会做饭的事,他把手里的毯子盖了周泽楷满脸:“等着,让你见识见识叶大厨的手艺。”

 

周泽楷从毯子里把自己扒拉出来的时候,叶修已经系上围裙走进厨房。

 

他们已经在一起七年了。

 

所谓的七年之痒周泽楷并没有感觉到,他仍然期待着每天起床睁眼就能看到叶修在自己怀里,期待着每天下班后顺便去学校接叶修,期待着和叶修在一张桌上吃着同样的饭菜。

 

就像他听的那首歌,每一次听到都如同最初相遇那样喜欢。

 

他仍然爱着他。

 

无论何时,我爱你,一如一见钟情的当初。

 

 

 

 

 

 

 

END。

————————————————————————————————

其实本来完结的时候就该写番外的,但当时我基友duangduang两篇番外一出,我就懒得动了……

前几天突然来的灵感,今天忍不下去干脆摸出来了,摸出来之后就要进入惨无人道的考试周了【眼神死

文中夹带大量私货,内置彩蛋,不过这个彩蛋估计明年才会被发现。。。。。

布偶和土黄田园猫的设定来自@一氧化氢 ,是她的一个短篇的设定,这个太太哦我要挂她,我去和她说要借用她的设定的时候

有要打她的么?组队组队【手黄再

——————————————————————————

某太太说我挂她不够,追加黑料一张

这种人为了拖稿什么借口都找得出来

 

评论(11)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