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狸

【周叶】戏骨(十五)

※我流娱乐圈背景

※演员周X导演叶

※专业相关都是瞎几把写

※经不起推敲的乌托邦,大量影射讽刺,观看不适请右上角,不接受嘴炮哦比心

※叶修生日快乐!*★,°*:.☆( ̄▽ ̄)/$:*.°★* 。

 

 

 

 

 

 

叶修看着门外的人,脸色很不好看。

 

梁经纪人西装革履,人模狗样地一推眼镜:“好久不见了,叶导。”

 

“哪有好久不见,昨天不还见过么?”叶修毫不客气。

 

面前这人正是那位男艺人的经纪人,叶修不相信昨天那姑娘不是经过他的授意,女孩被叶修拒绝,所以现在幕后boss迫不及待地来到台前?

 

“昨天确实我没管理好,给叶导添麻烦了。”梁经纪人一拍额头作恍然大悟状,“你看我这不是亲自登门致歉了么?”

 

亲自登门致歉?叶修没骨头似地靠在门框上,抽出一支烟叼着,他半垂着头点烟,所以梁经纪人没看到他的嘴角笑得有多嘲讽。

 

“你也知道这是我师父的住所,昨天扰了他的清净我已经被他骂得跟孙子一样,这道歉嘛心意到了就好,梁经纪人是大忙人,我就不远送了。”

 

“话不能这么说。”梁经纪人抬手,有意无意地挡开了叶修送客的手,“再忙,正事还是要做的,我家老爷子特别喜欢听戏,我耳濡目染,对程老仰慕已久,这不,这次顺道奉命替我家老爷子拜访一下程老。”他提起左手里的礼品盒。

 

“还是不用麻烦了……”

 

“这种事还是问问程老比较好吧?”

 

梁经纪人仍然笑得一脸谦卑,但在叶修眼里却不吝于吐着信子的毒蛇。

 

有备而来啊,真是麻烦。

 

“让他进来吧。”程老的声音打破他们的对峙。

 

临近中午,早练结束,程老背着手站在他精心护理的花草之间,身后跟着的是满头大汗的周泽楷。

 

程老说完就提步走向客厅,周泽楷向来者点点头就转身回房,叶修长叹一口气,他对自己总是擅作主张的师父一点办法都没有。

 

“请进,梁经纪人。”

 

 

 

苏沐橙落座后凑近叶修的耳朵,问:“那位是?”

 

“昨天那幺蛾子的经纪人。”叶修嘴唇翕动,低声回答。

 

苏沐橙立刻心领神会,这时正好是午餐的时间,梁经纪人坐在程老旁边,一直在奉承他。

 

“令尊谬赞了,我不过是个糟老头子,唱戏只能算自娱自乐而已。”

 

“程老这就太妄自菲薄了,您在戏曲上的成就谁不知道呢?”

 

“哈哈哈年轻人就是会说话。”程老大笑着拍拍梁经纪人的肩膀,“那么不知道令尊平时最喜欢的是哪出戏?”

 

“这个……”梁经纪人没料到程老突然发问,愣怔住,“这个,花田错,我父亲最喜欢您唱的花田错。”

 

“哦,原来如此。”程老高深莫测地点点头。

 

叶修坐在梁经纪人右手边,不过他可没什么精神搭理他,叶修旁边的苏沐橙和周泽楷也只顾着专心吃饭。

 

“我去抽支烟。”叶修拿着烟盒还没站起身,就被程老呵斥了:“坐下!你怎么能去抽烟呢?”

 

叶修:???

 

这下周泽楷和苏沐橙都抬起头,虽说程老不赞成叶修抽烟,但也仅仅是让他少抽,何曾如此严厉地制止过他。

 

“我平时和你怎么说的?抽烟这种事,简直就相当于吸毒,是慢性自杀,傻子才会去做的,怎么你还不改啊?”程老直接拿出了唱戏的腔调,一句话说得抑扬顿挫,这下在座的几个人哪里还不知道程老的意思。

 

“只是抽烟而已嘛。”叶修接过话头。

 

“怎么能这么说呢?”程老怒其不争地叹气,“你们想想,当年咱们国家的国门是怎么被叩开的?不就是那万恶的鸦片么?难道因为这段历史隔得太远,就忘到脑后了?”

 

文字,影像,哭喊,眼泪,那一代人在渐渐老去,最终将会全部逝去,而亲历那段历史的人将再也找不到。

 

他们痛恨也罢,咬牙切齿也罢,这都不能阻止,历史在时间的侵蚀下泛黄风化,他们的后代隔着玻璃睁大眼睛看着破败不堪的文物,毫无触动。

 

但这都不是理由。

 

有些用无数人生命得来的教训和屈辱,就该刻在血脉里,世世代代警醒人们,你并非高枕无忧,而是一脚踏错,就会落入深渊。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仅此而已。

 

程老的话说得极重,梁经纪人脸色有些发青:“程老您言重了吧,抽烟和以前抽鸦片不一样,时代也不同,您看M国那边大麻还是合法的。”

 

“你也别见怪,老头子我年纪大了,就是爱啰嗦。”程老摆摆手,“你看那。”

 

周泽楷顺着程老的指引看过去,那是地面,阳光自上而下,一半被屋檐拥抱,落下阴影,一半纵身而跃,洒下光辉。

 

“这世间总不可能全是阳光,总会有阴影覆盖的地方,我们活在温暖的地方,但绝对不能因此而去轻视活在阴影中的人的痛苦。”

 

“阳光和阴影之间还有灰色地带,我们现在能在日光之下高谈阔论,都是因为有人站在灰色地带,挡住了阴影。”

 

“年轻人,不要把一切看得太轻易,狂妄自大的人会蔑视一块石头,但脑子清楚的人,就会知道关键时刻,一根稻草都能压死人。”

 

程老这一席话说完,桌上久久没有人说话,最后还是梁经纪人自己打破僵局:“是我说错话了,该罚,该罚。”

 

说完自己饮下一杯酒,程老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不置可否。

 

气氛又重新活络起来,但如叶修所料,梁经纪人没有这么轻易放弃,他将目标转向了苏沐橙:“这位就是戏骨的编剧苏沐橙苏小姐了吧。”

 

叶修夹菜的手顿住,苏沐橙并不喜欢出名,所以他一直将她的个人资料保护得很好,除了比较亲近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她的身份。

 

“你好。”苏沐橙笑着回应。

 

“苏小姐之前为叶导写的剧本相当不错,看来这次的戏骨也令人期待。”

 

“谢谢夸奖。”

 

“不知道苏小姐心中对于将军这个角色,有没有理想的人选呢?”

 

苏沐橙投给叶修一个“果然来了”的眼神,回答:“昨天已经和叶导商量好了,会邀请韩文清出演。”

 

“啊,韩文清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呢。”梁经纪人话头一顿,“韩文清已经是老前辈了,可能不是很适合现在人们的审美啊。”

 

胡说八道,周泽楷默默腹诽,韩文清的作品叶修有找给他看过,无论是台词还是演技,爆发力都是令人惊叹的高水准。

 

“苏小姐不考虑一下我们公司的男艺人么?”梁经纪人看苏沐橙只是微笑没有接话,干脆自顾自说下去,“你也想自己的剧本人气大涨吧,说起来苏小姐的形象很好,又有才,如果不嫌弃的话我们公司很愿意捧你这样的人才啊。”

 

这下苏沐橙连面子上的假笑都维持不下去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羡慕着所谓明星,而梁经纪人显然想不到这一点:“苏小姐要是愿意,以后咱们就是合作伙伴了,我先敬苏小姐一杯。”

 

“谢谢,我不喝酒。”苏沐橙摆手拒绝了梁经纪人的酒杯。

 

“现在的人哪有不喝酒的啊,苏小姐这是说笑了,还是说苏小姐这是觉得我身份不够,哈哈哈你们这些小姑娘就是喜欢帅哥,改天我叫我们男艺人和你单独喝一杯也是可以的啊。”

 

一番话说的苏沐橙火冒三丈,但她还没来得及发作,一个人抢在了她前面。

 

“这杯酒,还是我替沐橙喝了。”叶修接过梁经纪人的酒杯,不顾他脸上错愕的神情,“邀请我已经发给韩文清的经纪人了,你们也不用再做无用功,沐橙只是个编剧,拍桌子拿主意的人是我,这杯酒我喝了,这次咱们没有合作机会,以后也希望没有。”

 

不等梁经纪人再说什么,叶修仰头干杯,苏沐橙来不及阻止,赶紧伸手扶住喝完就人事不省的叶修。

 

“叶导这?”梁经纪人万万没想到叶修一杯酒下去就倒下了。

 

“他不太擅长喝酒而已,现在就是有些人,一点酒都不沾。”程老悠闲地说着,“不过看来今天他是没办法招待你了,小周,送客。”

 

吃饭吃到一半把人轰下桌,饶是厚脸皮如梁经纪人也有点挂不住,而周泽楷走到他身边,作出送客的动作,这个年纪轻轻的青年身上蓦然爆发出迫人的气势,与之前无害的样子大相径庭。

 

周泽楷脸上没有丝毫笑意,他俯视着梁经纪人:“请吧。”

 

不得以,梁经纪人只能乖乖起身,他没料到不光叶修难以搞定,程老和苏沐橙也软硬不吃,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程老慢悠悠地冒出一句:“哦对了,叫你家老爷子去配副好一点的老花镜,这花田错明明是花旦的戏目,我一个唱青衣的,怎么会出现在台上?”

 

梁经纪人脚下一绊,差点摔倒在地。

 

 

 

周泽楷一个人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叶修搬回房间。

 

苏沐橙和程老对叶修一杯倒的酒量显然见怪不怪,周泽楷把他安置在床上,上一次见到叶修喝醉还是他大二出去聚会的时候了,周泽楷坐在床边,还没来得及细想当时的情景,床上的叶修猛地掀开被子坐起来。

 

叶修盯着周泽楷,周泽楷盯着叶修。

 

以前周泽楷只记得叶修酒量不好,喝醉之后人事不省,躺下之后还能翻身起来确实是前所未有。

 

难道刚才是装醉?

 

周泽楷摇摇头,准备去厨房给叶修端点吃的,刚才在饭桌上他注意到叶修基本一口未动,现在又喝了酒,不吃点暖胃的东西一会该难受了。

 

结果周泽楷刚站起来,右手就被叶修抓住,拽得一个踉跄。

 

“蹲下,谁允许你比我高了?”叶修板着脸说道。

 

好嘛还真不是装醉,是要耍酒疯了。

 

周泽楷顺从叶修的意思,半蹲在床边,叶修的耳朵染上绯色,手却冰凉,周泽楷将他的手握在掌中,热量源源不断地从相触的肌肤传递过去。

 

叶修没有抽回手也没有再说话,周泽楷久久没等到他的反应,不得不抬头去看他。

 

周泽楷这是第二次看到叶修这样的表情,而第一次正是他们相遇之时。

 

这样疲惫到都无法掩饰的表情。

 

“叶秋呢?”叶修疑惑地问。

 

叶修的家里情况周泽楷是了解的,叶秋当年甚至来和他见过面,周泽楷不懂叶修问他的用意,但他还是顺着他的话头答下去:“他在家里。”

 

“妈呢?”

 

“在家里。”

 

“爸呢?”

 

“在家里。”

 

“沐橙呢?”

 

“和程老在一起。”

 

叶修几乎把身边的朋友都问了个遍,有些周泽楷不知道的干脆胡乱答,他也不计较,他似乎只需要一个答案,不在乎正确与否。

 

问完之后叶修眼皮开始向下耷拉,要睡不睡的样子,周泽楷扶着他躺好。

 

就在周泽楷要离开的时候,叶修又开口了:“小周。”

 

不是疑问,不需要答案,他没有去问这个人在哪,因为他知道,他的潜意识也知道,周泽楷在他身边。

 

周泽楷停住脚步,最终坐回床边,回应叶修:“我在。”

 

 

“周泽楷。”

 

“叶修,我在。”

 

 

 

 

 

 

 

TBC。

—————————————————————————————————

阳光和阴影的说法来自于我们散打老师,虽然原话的意思和这个不太一样,不过我觉得挺好的,改了下就用在这了

之后戏骨就会转到拍电影的情节上【赶紧把后面的大纲写出来啊混蛋,_(:з」∠)_在补完戏曲知识后我又要去补电影知识了,码字,使人进步_(:」∠)_

 

三发戏骨加两发折叠世界,满打满的一万六,以后我也敢夸口说我是真爱了_(:з」∠)_连续几天高强度码字听歌听得耳朵疼,养成不听歌没法码字的习惯的我真是作大死啊……

_(:з」∠)_大家今天真是高产啊谁都不要拦着我让我安静地吃粮,最近我特么都要饿死了……

今天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就是我今天达成目标五更(^-^)V【朕现在差不多是条咸鱼了【并不算好消息好么,坏消息是我即将断更一个月(・∀・(・∀・(・∀・*)

当初志愿选得好,年年期末赛高考这句话不是唬人的啊同学们QAQ,六月我要准备好几场考试,论文,展示,码字的时间估计是没了,得等到20多号考完了估计我才有时间码字,所以六月就在断更的基础力争有产出【即视感

老叶生日快乐*★,°*:.☆( ̄▽ ̄)/$:*.°★* 。

老叶生日快乐*★,°*:.☆( ̄▽ ̄)/$:*.°★* 。

老叶生日快乐*★,°*:.☆( ̄▽ ̄)/$:*.°★* 。

踩着生日的尾巴再祝福一遍(☄⊙ω⊙)☄

评论(21)
热度(402)